注册

舜天船舶高息放贷踩雷 借款方老板疑跑路


来源:华夏时报

人参与 评论

见习记者王俊仙南京报道

马年伊始,《华夏时报》记者赴南京调查,主营船舶业务的舜天船舶(002608.SZ)高息放贷惹麻烦,其于2013年12月31日发公告称,南京福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南京福地”)已累计拖欠公司委托贷款利息1215万元。眼下距离该公告已将近一个半月过去,公司仍未就该笔贷款的下落做出进一步说明。记者发现南京福地开发项目从2013年8月开始就已烂尾,已经收到至少10张诉讼传票,其老板张从华也不知所踪。

就在其他造船企业为资金苦苦挣扎时,舜天船舶却敢于一掷千金豪赌高风险理财,这不得不让投资者心惊。业内人士认为,舜天船舶这次借款逾期事件说明公司的风险管控机制存在严重缺陷,公司的独立董事和监事会也没有尽到监督责任。

借款方人去楼空

南京福地究竟是什么原因无法付息呢?新年伊始,记者赶赴该项目所在地进行实地调查。福润广场位于南京市江北区域的宁六公路和葛关路交会处,所处地段车水马龙,非常热闹。然而用墙围起来的福润广场工地上却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塔吊空荡荡地竖在大楼旁,而大楼也只建成一个框架。

周围居民告诉记者:“这个福润广场已经停工好几个月了。”而唯一留守工地的建筑施工公司“江苏天目建设集团”的一名工人兀自坐在门卫室里,他告诉记者:“这个项目2011年开工,2012年12月份就封顶了,后来开发商没钱给我们施工队,去年8月份项目就停工了,到现在已经停了4个月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工呢。”

这位工人指着不远处的一个两层房告诉记者:“那就是你要找的项目售楼处,售楼处盖起来后项目就停工了,所以也没人去里面上过班,灰都有一层了。”贴在售楼处外墙上的标识物也只剩下“福润广”三个字。

根据记者查到的福润广场的预售许可证,福润广场本来定于2013年3月17日开盘销售,但实际上一直都没有销售过。

当记者表示想要寻找开发公司负责人时,上述工人提醒道:“开发公司大老板你也别找了,你找不到他的,公司讲找不到他们老板人了,他还差我们好几十万元钱呢。”

根据公开资料,南京福地法人代表为张从春,但是大股东为张从华,持股59.17%。公告披露的南京福地2011年全年和2012年半年度的净利润均为亏损,原因为房地产企业当年未形成销售。而其下的主要房地产项目为葛塘新城,张从华与张从春为兄弟关系,该笔委托贷款的用途正是用于该项目的资金周转。

记者查询到的资料显示,南京福地与其他两家房地产公司合作开发的阅江广场项目已于2011年左右交付,目前主要资产为葛塘新城项目(即福润广场项目),而此项目也是舜天船舶放贷9000万元的抵押物。据2012年12月21日的《福润广场项目商品房预售方案》显示,福润广场位于大厂葛关路696号,拟于2013年2月销售,2014年6月竣工交付。

根据舜天船舶公告,南京福地注册地址为“南京市沿江工业开发区新华路89号”。上述预售方案也显示,福润广场的销售负责人名为马晓宁,开发商南京福地的办公地址为“南京市沿江工业开发区新华路89号”。

记者又来到南京福地住所所在地。然而蹊跷的是,这个所谓的南京福地总部却只是一个只有两层的简陋房,门口用蓝色字体标示着“南京沿江工业开发区商业网点管理办公室”字样。据记者在二楼的办公区遇到的工作人员介绍,这里并没有叫南京福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

记者又辗转找到了南京福地法人代表张从春的手机号,但拨打后却被提示为空号。而销售负责人马晓宁在电话中则表示现已不在南京福地工作,所以不了解情况。记者还多方了解到,南京福地的大股东和董事长其实是张从华,然而记者连续多日拨打其手机号,都无人接听。

除此之外,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南京福地除对舜天船舶的借款外,从2013年8月至12月期间,曾收到10余张诉讼传票,所涉内容均为借款纠纷。而这10余起诉讼案件的起诉方既有个人,也有企业,其中包括两家银行和一家小贷公司。

热衷放贷踩雷

2011年8月10日,舜天船舶登陆中小板上市,在此后的不到3年时间里,公司频频发布公告委托贷款。

2012年5月16日,舜天船舶通过广州银行南京分行向全椒福爵贷款4500万元,期限不超过12个月,年利率为19.2%。

同年9月21日,舜天船舶发布三笔委托贷款公告,分别为:对全椒福爵房地产有限公司委托贷款2800万元,贷款期限12个月,年利率18%;向江苏瑞东建设有限公司贷款8500万元,贷款期限12个月,贷款年利率18%;向南京福地委托贷款9000万元,贷款期限18个月,贷款年利率18%。

上述4笔委托贷款共涉及金额2.48亿元,舜天船舶则称此举目的是“为提高公司自有资金使用效率,合理利用自有闲置资金”。

而就在2012年9月20日,舜天船舶刚刚完成了公司债发行,募资7.8亿元,票面利率6.6%。当时就有市场人士质疑:“一边低成本发债融资,一边又委托高息放贷,而且利率堪比高利贷。”

这4笔委托贷款的收益率的确绝对可观,不但超过1年期银行贷款基准利率的3倍,也超过了大多数信托产品的收益率。让投资者高兴的是,上述贷款中的3笔已经在2013年收回了本息,记者测算,这3笔贷款当年累计给舜天船舶2013年前3季度至少带来了1500万元的利息收入。

而根据舜天船舶2013年的三季报,其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02亿元,其中仅对外委托贷款取得的损益就3219.06万元,占净利润的比重超过三成。

然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公司刚品尝到高息放贷带来的甜头,就碰到了一颗“地雷”。

2013年12月31日,舜天船舶突然公告称,南京福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南京福地”)已累计拖欠公司委托贷款利息1215万元,公司与福地房产尚在协商解决过程中,要求其尽快支付相应利息,但不排除采取相应法律措施,以切实维护公司及广大中小股东的利益。

2014年2月14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舜天船舶证券部,其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还在与南京福地协商中,现在还是无进展,如果有进展肯定会发布公告的。对南京福地具体情况我并不了解,都是上面的人在协商的。”

风控信披存漏洞

正所谓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越高的收益同时也伴随着高昂的风险。舜天船舶对南京福地的这笔委托贷款,也是四笔贷款中金额最大、期限最长的,上市公司理应更加审慎。

当时公司在公告中称,经公司实地考察,上述借款人资产质量良好,经营状况正常,且借款人为此次借款提供了真实、有效的担保,因此归还本金的风险在公司可控范围以内。然而记者发现,舜天船舶在委托贷款决策过程中的风控和信息披露均存在明显缺陷。

“上市公司搞委托贷款本身就不合适。”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微观室副主任剧锦文认为,“自有资金的来源分为利润创造和银行贷款。如果是自有的盈利,就应该向股东分红,不分红而去委托贷款,到底合不合适?如果资金来源于银行贷款,到底合理不合理?这都是需要搞清楚的,尤其是在董事会决策的时候董事一定要去考虑这些问题。”

剧锦文还表示:“对于上市公司来讲,要进行委托贷款,一定要好好考虑风险问题。投资前一定要关心投资对象还本付息能力,不能轻易选择一个根本不了解的公司去投资。”

事实上,舜天船舶对这些委托贷款的风险均未能有效防控,3名独立董事亦没有对这3笔贷款提出异议。

上述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说道:“风控肯定是有的,我们在公告中也提示了风险。”

南京中虑律师事务所谢书磊表示,很多委托贷款都是通过中介机构对接,贷款人对借款人没有做到详细调查,而只凭中介机构提供的信息是不行的。

在查询过往公告得知,对南京福地的贷款是在2012年10月10日获得股东大会通过,至目前已经有15个月。按照舜天船舶公告,南京福地累计拖欠利息1215万元,而这刚好是9000万元借款的3个季度利息之和。这意味着公司在对方欠息9个月之久后才向投资者披露。

实际上,借款人南京福地投资项目在记者实地调查前几个月就已经停工,法院传票也屡屡见诸报端,同时本来预计2013年3月开盘的福润广场也未如期开盘。对于这些事实,舜天船舶也未向投资者做任何说明。

根据公司2012年9月的公告,该笔委托贷款的抵押物就是福地房产所有的福润广场的1.7241万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及房屋所有权,经过评估机构评估,价值为1.2191亿元。不过奇怪的是,在2013年12月31日的公告中,贷款抵押物评估价值变为1.589亿元,对此差异公司也未作解释。

上述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咨询相关部门以后表示,2012年9月份那次并未包括房屋附着物,后来房屋附着物转为在建工程,抵押价值就与之前有所不同。

[责任编辑:liuqiang]

人参与 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