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舜天船舶放贷触礁 欠款方南京福地涉讼超3亿


来源:华夏时报

人参与 评论

见习记者王俊仙南京报道

4月14日晚间,舜天船舶(002608.SZ)发公告称,其委托银行贷给南京福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福地”)的9000万元本金及1543万元利息未按期收回。15日开盘,舜天船舶小幅下挫2.63%,报收于15.9元。18日公司股价大跌4.26%,报收于15.3元。

早在今年2月份,本报就曾发文对南京福地项目烂尾和其老总张从华的去向表示了质疑。

4月17日,舜天船舶证券事务代表孙宝莉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不会首先使用诉讼拍卖的方式,因为抵押资产价值能够覆盖其对南京福地的贷款本金和利息,“现在我们还在和南京福地协商,我们总的宗旨是最大程度保护公司和股民的利益。”

4月18日,舜天船舶在2014年一季报中预计,由于船舶市场的低迷,公司2014年半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同比下降15%-45%。

福润广场项目烂尾

上市一年后即2012年,舜天船舶就通过银行连续发放了4笔委托贷款,合计约2.48亿元,贷款利率从18%到19.2%不等。其中3笔都于去年收回本息,并于去年为舜天船舶创造了至少1500万元的利息收入。然而高收益也意味着高风险,这次“狼”果真来了。

2013年12月31日,舜天船舶发布公告表示未收到对南京福地的委托贷款时,本报记者曾经前往南京福地的主要项目葛塘新城(即“福润广场”项目)所在地一探究竟,发现该项目已经停工,而且南京福地的老板也不知所踪。

近日,本报记者再次前往位于六合区的福润广场项目,发现仍然无人施工,第一次来时看到的无人作业塔吊还是静立在原处。

“我们3个是江苏天目建设集团的工人,这个项目停工是因为开发商南京福地没钱了。”一位留守工地的工人向记者坦承,“其实前年过年时,就因为开发商没钱给我们,这个项目就停工过。后来一直等到南京福地老板张从华把钱筹好,到账3000万我们才复工,现在又停了。”

据他回忆,此后天目建设持续施工,一直到去年8月份。当时天目建设按照合同约定问张从华要钱,但是张从华又说没钱,拖到最后,天目建设就只好停工。“他欠我们好多钱,给工人发工资、买材料都是我们公司自己从银行贷款,先垫的。现在这个项目就留了我们在看工地,因为停工,负责人也不常来。按照原来进度,其实再过一两个月房子就该交付的,但现在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交付了。”

记者随后联系到天目建设南京分公司负责福润广场项目的周经理(音同),他告诉记者:“我们跟张从华通过电话,但是他到现在也没出现,光是工资、材料费等,他就欠我们好几千万呢,我们已经对他们提起诉讼了。”

涉讼超3亿元

事实上,除了天目建设提起的诉讼外,此前本报曾报道南京福地收到了10余张诉讼传票,所涉内容均为借款纠纷。

近日,本报记者通过查询南京市中院和南京市区级法院发现,南京福地在南京市中院的在审案件有10件左右,其中4件一审未结案的标的合计超2亿元,1件一审已结案的标的6000多万元,其余为二审案件,标的合计1000万元左右;南京福地在南京市鼓楼区法院有6个未审结案件,涉及内容均为债务债权和合同纠纷等,标的金额近1亿元。而南京福地的福润广场项目则被轮候查封。

本报记者为此联系到南京福地在某案件中的委托代理人——江苏君泊律师事务所邹金俊律师。

“现在涉及到南京福地的案件比较多,绝大部分已经进入民事诉讼程序,在诉讼过程中,张从华包括南京福地现在都在积极应诉。”邹金俊表示,“由于法院查封令,福润广场项目销售上出现些问题,但是大方向还是在销售的。要说债权债务到底是什么情况,法院还在审理,还要等法院对案情查明之后再处理。”

为了对涉讼详细情况进行进一步采访,记者试图联系南京福地的人。

此前,虽然记者曾前往福润广场预售方案中所示南京福地的办公地址处,但是并未找到该公司。随后记者发现,张从华还有一家公司名为“南京万江安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位于南京市下关区万江大厦8楼,但是该大厦保安告诉记者:“万江安鸿之前是租的南京港务公司在8楼的办公用地,现在早就不在了。”

而记者连续多日拨打张从华的手机,也一直无法接通。对此,邹金俊表示:“你们用电话肯定是联系不上他的。人其实找得到,但是不一定在南京。”

3月底,舜天船舶董秘曹春华也向记者表示,南京福地的老板张从华并没有跑路,他一直和张从华有联系,正在协调委托贷款的事情。

不优先考虑起诉

那么,既然南京福地已经身负多项债务,为何舜天船舶至今未对南京福地提起诉讼呢?

本报记者于4月17日采访了舜天船舶证券事务代表孙宝莉,她认为,“诉讼虽然也是我们同时在考虑的一个方式,但是我们会留到后面用,作为南京福地的抵押债权人,我们享有抵押物的优先受偿权,而且抵押给我们的资产是没有重复抵押现象的。”

在南京中虑律师事务所谢书磊看来,从起诉到拍卖楼盘得到款项程序漫长繁琐,将花费三五个月到两三年不等。但是如果债务人愿意配合,债权人可以优先考虑作价转让、债权转让等方式给第三方,这样速度会快很多。

而据孙宝莉介绍,除了诉讼外,舜天船舶还在使用另外两个对策,“一方面是和张从华协商,其实张从华的态度也是很积极的,他正在多方筹资,筹到资金后会尽快把欠我们的钱还上,这也是我们认为最好的一个方式,能够实现双赢;另一方面是我们也正在积极推进,寻找愿意接手这部分抵押资产的人,把抵押权打包处理。但是我们是不会放弃这三种对策中的任何一个的。”

那么经此一事,舜天船舶以后还会做委托贷款吗?

孙宝莉告诉记者:“目前来说,我们没有再去做其他委托贷款的准备,这是因为我们年初也收到了很多订单,所以会集中精力去造船。”

与此同时,舜天船舶的融资或将面临挑战,截至2014年一季度,舜天船舶资产负债率为74.86%,同比增长3个百分点。

此外,4月15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中国银河证券、易方达基金等4家机构调研时,曾问及舜天船舶的融资情况。舜天船舶方面表示:船舶行业是一个典型的资本密集型行业,但现在融资的难度越来越大,融资的成本越来越高。现在银行对船舶企业授信的要求更高,准入门槛相对也提高了。融资难会对船舶行业的发展有一定的限制。

[责任编辑:liuqiang]

人参与 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