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宏磊股份陷“被提款”怪圈


来源:新金融观察

人参与 评论

由于关联方宏磊控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宏磊股份近日受到监管层警告,要求其在规定时间内补齐欠款,否则可能“被ST”。事实上,除违规占用应收票据和铜材贸易款外,宏磊股份大股东还频繁进行股权质押。

一份及时的整改公告让宏磊股份又一次与ST的帽子擦肩而过。

由于关联方宏磊控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宏磊股份近日受到监管层警告,要求其在规定时间内补齐欠款,否则可能“被ST”。所幸,宏磊股份董事长、控股股东戚建萍上周及时还清了“欠款”。

事实上,若算上2013年4月宏磊股份所遭遇的资金占用被曝光问题,这已是戚建萍第二次“救火”。

宏磊股份与关联方宏磊控股的实际控制人均为戚建萍,连续两次“犯案”似乎流露出大股东对资金的饥渴,而这场“资金饥渴症”的源头,则指向了酝酿在宏磊控股体内多年的一场担保危机。

二次救火

2014年5月23日,浙江证监局向宏磊股份下达了行政监管决定书,称关联方宏磊控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要求其及时清偿欠款。

对于关联方资金占用,其实宏磊股份并不“陌生”。2013年4月25日,宏磊股份也收到过一份内容几乎相同的行政监管决定书,当时浙江证监局认定关联方宏磊控股占用公司票据4.74亿元,要求宏磊股份向关联方追索被占用资金并加强内部控制。

当时,宏磊股份的保荐机构民族证券曾发布公告,称宏磊股份在监管层约定时间内偿还所占用资金“存在较大难度”,若不能按时偿还,将会触及《深交所上市规则》中的“其他风险警示”。

而最终结果是,两次被警告后,宏磊股份均赶在监管层要求的最后期限内追回了欠款,避免戴上ST的帽子。

虽然及时清偿了欠款,但宏磊股份曾作出的承诺却成为一纸空文——首次“犯错”后,公司董秘方中厚表示,公司将加强内控管理,一定要合法合规经营,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逾越监管的“红线”,任何理由都不能成为打擦边球和违法违规的借口。

一个关键的细节是,在第二次因关联方占用资金接到监管层警告的一周后,方中厚辞去了宏磊股份董事会秘书的职务,宏磊股份董秘由董事长戚建萍代理。

宏磊控股尽管两度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但只要及时“还钱”即可免去责任。对于控股股东占用资金的情况,目前A股市场一般主要以警告或者是谴责、责令返还为主,这使得关联方占用资金的违法成本几乎为零。

但在二级市场上,宏磊股份在去年爆出控股股东占用资金事件后,股价曾出现较大幅度的下跌,最低仅为6.56元/股,几乎为发行价12.8元/股的一半,给股民造成了直接损失,宏磊股份股价已长期处于破发状态。

宏磊股份“二次违规”后,于6月5日午间因“预披露重大事项”停牌,在停牌之前,公司股价大涨逾5%,两个月以来尚属首次,但此“重大事项”是喜是忧,公司董秘办人士表示不便置评,一切将以公告为准。

担保危机

大股东不惜监管风险,两度违规占用公司资产,似乎说明大股东确实“囊中羞涩”。

事实上,除违规占用应收票据和铜材贸易款外,宏磊股份大股东还频繁进行股权质押。2013年以来,公司累计进行了8次股权质押,截至2014年5月29日,实际控制人戚建萍及其弟戚建生、其子金磊的股份几乎全部处于质押状态,3人质押的股份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48.81%。

是什么令宏磊股份大股东对资金如此饥渴?顺着这一疑问,2012年诸暨等地的担保危机等连环事项浮出水面。

宏磊股份所在地正是浙江诸暨市,而2012年初温州担保危机升级之际,诸暨市亦受到波及。当时该市的大型房产集团凯翔集团因大量对外借贷,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宏磊控股曾为凯翔集团提供担保。

这一说法曾得到戚建萍本人的证实。

宏磊控股去年因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而举行的致歉会上,戚建萍曾表示,“2012年以来,由宏磊控股提供反担保的达亨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凯翔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资金链断裂,被银行逼债,使得宏磊控股不得不为达亨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凯翔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代偿银行债务约2亿元;随着达亨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江凯翔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资金链断裂而失去担保资格,宏磊控股又被压贷和收贷近4亿元。宏磊控股由此承受了巨大压力,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事隔两年,宏磊控股的资金缺口是否已被填好尚未可知,但从近期戚建萍不惜违规,再度向宏磊股份伸手“借钱”来看,恐怕情况并不乐观。

对于本次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原因,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宏磊股份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大股东担保事宜“可能还需要处理”,所以再次出现了大股东占用公司资金的现象,但目前公司已补齐欠款,投资者无需担心。

两次违规是否足以说明公司内控存在较大问题呢?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在对宏磊股份2013年的审计报告中表示,宏磊股份发生关联方占用资金,以及未严格执行对供应商、客户资信评审程序,贸易商品仓单等凭据流转不及时,存在不按合同约定的结算方式和期限进行交易,2013年度贸易业务亏损0.34亿元,存在内部控制缺陷。

除内控缺陷外,宏磊股份自身的业绩亦有待加强。根据2013年年报,去年主要产品漆包线的毛利率仅为4.02%,全年亏损7815.51万元,净利润同比下降近500%,这似乎警示戚建萍需要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到宏磊股份的运营上来,而不是将上市公司当作“提款机”,而后又忙于“救火”。

(编辑:舞哲)

[责任编辑:macong]

标签:宏磊 证监局 股份董事会 

人参与 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