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无惧合作伙伴资不抵债 舜天船舶屡立危墙终尝苦果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也就是说,在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合作之前与之后,明德重工不仅利润亏损,而且早已处于资不抵债的状况,但舜天船舶并未顾忌这一点,仍然做出了与其合作的决定。

本报记者 韩迅 上海报道

停牌了两个月的舜天船舶(002608.SZ)终于复牌,可这一次带来的是坏消息。

2014年12月30日,舜天船舶公告称,12月19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向法院申请明德重工破产重整的议案》。法院已于2014年12月26日受理了公司对南通明德重工有限公司(下称明德重工)破产重整的申请,公司拟作为重整方对明德重工进行重整,接收其与造船相关的主要资产和业务(实际情况以法院裁定的重整计划为准)。

据初步统计,基于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合作建造船舶项目,截至2014年9月,明德重工及相关方拖欠舜天船舶款项共计25.5亿元左右。而由于明德重工的困境也直接将舜天船舶拖入“财务泥潭”,导致公司风险敞口较大,损失甚至可能高达29.45亿元。

这一切的背景源自国际航运市场的持续低迷,而对于正在筹划增发16亿元以继续扩大造船规模的舜天船舶来说,未来同样充满了不确定性。

明德早已资不抵债

对于舜天船舶而言,这笔巨额损失源于2013年的数次合作。

彼时舜天船舶公告称,“出于切入高等级船舶制造市场的目的,公司与明德重工合作建造多个船舶项目”,其中包括木片船项目、海洋平台供应船项目、自卸/非自卸船项目、不锈钢化学品船项目、64000吨散货船项目、驳船项目等32艘船舶项目。

南通润德船务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润德船务)参与了其中的木片船、自卸/非自卸船等20艘船项目。

舜天船舶2013年5月9日的一则重大合同公告显示,公司与明德重工、 成都华川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华川)作为共同卖方,就2艘多功能海洋平台供应船的业务与国外买方签订《船舶建造合同》下的《补充协议》;并与明德重工签署 《船舶建造合同》,合作建造这2艘多功能海洋平台供应船。

2013年6月28日,舜天船舶再度公告,“与明德重工、润德船务作为共同卖方于近日就6艘木片船的业务与国外买方签订了《船舶建造合同》下的《补充协议》;此外,公司与明德重工、润德船务签署《船舶建造合同》,合作建造上述6艘木片船”。

2014年4月24日,舜天船舶的又一次公告,“公司与明德重工、润德船务作为共同卖方于近日就7艘不锈钢化学品船的业务与买方签订了《船舶建造合同》; 此外,公司与明德重工、润德船务于近日签署了《船舶建造合同》,合作建造上述7艘不锈钢化学品船”。

资料显示,明德重工成立于2001年9月4日,注册资本3180万美元,法p定代表人是季风华,股权结构为明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香港)持有100%股权。

润德船务成立于2006年12月5日,注册资本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许新如,股权结构为程晨51%、明德重工49%。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明德重工2014年12月初提供的一份未经审计的财务报表显示,2012年和2013年其分别亏损2.82亿元和2.43亿元,净资产分别为-0.16亿元和-2.58亿元。

也就是说,在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合作之前与之后,明德重工不仅利润亏损,而且早已处于资不抵债的状况,但舜天船舶并未顾忌这一点,仍然做出了与其合作的决定。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邮件的方式向舜天船舶发出了采访请求,但公司方面并没有回复。

破产重整定局

最新公告显示,舜天船舶自2013年初至今与明德重工合作建造了多个船舶项目,合同总金额约为57亿元。润德船务参与合作了其中的木片船等20艘船项目。

截至2014年11月30日,双方合作建造的32艘船舶中,明德重工及润德船务已经向舜天船舶完成交付5艘船舶。

在合作方式上,对外,舜天船舶、明德重工等与船东签署外合同,约定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等作为共同卖方,对船东承担建造并交付船舶的责任;对内,舜天船舶与明德重工签署内合同,约定舜天船舶向明德重工提供船舶建造资金,明德重工负责具体的船舶建造。

如果能顺利实施,不仅明德重工能够赚得盆满钵满,即使是舜天船舶也可以获得不菲收益。

但是,江苏一位造船企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船舶行业是一个典型的资本密集型行业,但现在融资的难度越来越大,融资成本越来越高。“现在船东预付款最多10%-15%,大量的造船资金需要外界融资,例如银行贷款。现在银行对船舶企业授信的要求更高,准入门槛相对也提高了,而且财务费用也比以前增加。一旦船东放弃收船,造船厂只能面临破产。”

舜天船舶2014年12月30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根据明德重工的财务状况推断,明德重工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故同意公司向有管辖权法院提出对明德重工破产重整的申请。

截至2014年11月30日,舜天船舶对明德重工及相关方的债权28.05亿元中,不含公司委托明德重工代理支付的1.57亿元,但含公司应收明德重工及相关方利息的余额。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数据均尚未经双方对账确认。

对明德重工破产重整,舜天船舶表示将面临明德重工不能完全清偿公司债权的风险,并因此可能导致公司 2014 年度业绩出现巨额亏损,对公司2014年度业绩的具体影响金额尚待通过明德重工破产重整工作来最终确定。

“在最极端的情况下, 即公司所付资金全部不能收回的情况下,尽管此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极小,最大将会给公司造成损失约29.45亿元,从而影响公司利润约29.45亿元。”

而舜天船舶2013年净利润为1.24亿元,2014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0.42亿元。截至2014年9月30日,舜天船舶净资产为21.64亿元。

被处以监管关注

申银万国证券的研究数据显示,2014年11月份全球造船业新接订单为297万DWT,同比回落85%,环比回落7%。2014年前11个月全球新接订单合计10211万DWT,相对于2013年同期减少30%。

可见,全球造船业景气度依旧低迷,这对于舜天船舶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

实际上,舜天船舶早已知晓明德重工的问题,但是公司并未及时对外披露。

2014年12月30日,舜天船舶披露的重大诉讼公告显示,公司就与明德重工的债权债务纠纷,于2014年10月17日以担保人季风华和程建华为被告,向南京市雨花台区法院提起诉讼,诉请两被告共同向公司清偿债务本金1300万元及计算至清偿之日止的利息,并申请查封了季风华和程建华分别持有的南通综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南通综艺)652.15万元股权。

2014年12月23日,公司向法院申请变更诉讼请求,变更后诉请两被告共同向公司清偿债务本金7亿元及计算至清偿之日止的利息。

舜天船舶是10月21日停牌的,其停牌前至近期才对外披露公司与明德重工的债权债务纠纷,而在此之前,舜天船舶的公告对此事只字未提。

2014年12月22日,深交所向舜天船舶出具警示函,涉及事由是“公司未及时、准确、完整披露其与明德重工的合作进展事宜”。

舜天船舶的公告显示,在未来六个月内,公司将面临29.57亿元的偿债压力。如公司无法按约交船给国外船东,则需退还船东预付款并支付相应利息,届时,公司将面临共计39.47亿元的偿债压力。

以上测算还均未考虑归还到期银行融资后续贷的情况,及归还到期账款后的账期可循环性的情况,如考虑到公司截至2014年11月底的银行综合授信额度80亿元,以及实际控制人可能对公司的资金支持及信用担保,舜天船舶表示“出现不能偿债的可能性较小”。

但是,市场还是选择了“用脚投票”。

2014年12月30日,复牌的舜天船舶直接跌停,报收11.51元,截至收盘,还压着1581.35万股的卖单。(编辑 卜坚 郑世凤)

[责任编辑:robot]

标签:重工 停牌 净利润

人参与 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