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IPO改革攻坚:智取“拦路虎”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然而,和历史上的任何改革一样,注册制改革也势必将面对诸多难题与考验。当然,有一些困难我们无法预判,但对于那些可以提前察觉的“绊脚石”与“拦路虎”,无论是监管层还是投资者,都理应做出充足的应对与准备。否则,来之不易的改革进程就有可能受到牵绊与影响。

23年了,证券市场的改革终于迎来“决战”时刻。近乎每两三年就要改一回、素有“屡败屡改、屡改屡败”之称的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即将走上它应该走的那条市场化路径——注册制。

然而,和历史上的任何改革一样,注册制改革也势必将面对诸多难题与考验。当然,有一些困难我们无法预判,但对于那些可以提前察觉的“绊脚石”与“拦路虎”,无论是监管层还是投资者,都理应做出充足的应对与准备。否则,来之不易的改革进程就有可能受到牵绊与影响。

好在我们还有时间,虽然紧迫,但只要尽快行动起来就为时未晚。

导语

时间迈进2015年,对于A股市场而言,注册制的脚步已渐行渐近。

“盼了这么多年,注册制就快来了,我们却始终高兴不起来。”上海一位从业十多年的投行人士坦言,最让他担心的是,以A股投资者目前的心态和能力,将很难适应注册制带来的新环境。

“最怕的就是出现‘一放就乱’的局面,到时候好不容易等来的注册制弄不好就成了昙花一现。”在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看来,不仅仅是投资者,监管层的监管能力和市场的法制环境同样亟需完善。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前证监会发审委委员李曙光指出,监管层的职责之一是消灭欺诈上市和虚假行为,对此所做的一切的合法手段都是必要的,关键是有经济学依据,做到罚当其罪,与此同时,也让受罚各方和市场心服口服。

但在前述投行人士看来,监管层对诸多造假上市公司的处罚显然难让市场各方都“心服口服”,“我们担心的是,没搞注册制的情况下,对骗子的处罚都这么轻,搞了以后骗子更多了,岂不是更加法不责众?”

“这两大问题,可以说是注册制改革路上最大的两头拦路虎,所幸现在还有时间解决,但关键还得看监管层的勇气和决心。”尹中立认为。

股东大会乏人问津

尽管投资者在A股市场已摸爬滚打了24年,但是至今也难言成熟和理性。

李曙光也坦承“国内的合格投资者太少了,普遍存在着非理性行为和纯投机行为,以及对上市公司不闻不问。未来一个发展趋势是把散户引导到机构投资者那里去,关键是机构投资者也需要成熟。”

这样的结论并不难得出。“你去看看上市公司股东大会的参与情况就知道了。”一位上市公司的董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在股东大会上很少看到中小投资者的身影。

实际上,不仅是现场股东大会乏人问津,便捷的网络投票同样参与度不高。

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12月15日至19日这一周时间内,共有145家上市公司召开股东大会,均为现场和网络投票相结合的方式。其中,网络投票和现场投票合计的股东及代理人数超过100人的仅有13家 ,另外有65家公司的参与股东及代理人数不足20人。

去现场参与股东大会的股东人数更少。上述145家公司的股东大会上,仅有15家公司的现场投票股东及代理人超过20人,多达105家公司的现场股东及代理人是个位数。

其中,四川双马(000935.SZ)、中银绒业(000982.SZ)和北矿磁材(600980.SH)等公司的股东大会,到场股东及代理人均只有大股东1人,成为“1人现场股东会”。

“去参加费及餐饮住宿需要自己承担外,还有时间成本。更重要的是,即使到了现场,跟高管交流,他们也不会多说什么,除非有私交。”广州一位浸淫市场多年的牛散对此表示。

自2004年以来,沪深交易所陆续发布《上市公司股东大会网络投票实施细则》及相关通知,我国的股东大会网络投票制度已有10年时间,但投资者通过网络投票行使权利的积极性仍然不高。

上述145家公司中,仅有12家上市公司的网络投票股东超过了100名,而多达54家公司的网络投票股东是个位数。其中,百圆裤业(002640.SZ)、金自天正(600560.SH)、宏磊股份(002647.SZ)等的网络投票股东人数为0。

如果说股东大会的表决事项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议案,投资者“不闻不问”也无可厚非,但有些攸关公司资产处置甚至可能有损其切身利益时,投资者们也仍然选择“沉默”。

南京医药(600713.SH)2011年12月25召开的一场股东大会,审议公司出售南京同仁堂药业等6家公司股权事宜,其中南京同仁堂黄山精制药业58.93%股权和南京同仁堂洪泽中药材科技有限公司87%股权的出售价格均为1元。

这在当时饱受争议,股东们在网络上群情激奋,但最终在审议该事项时,股东及代理人到场仅有3人,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的5家机构同样集体失语。

“这样的做法看起来很不理性,但在A股生态下却是合理选择。”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对此认为,投资者认真行使股东权利,参与公司治理,无非希望公司发展越来越好,但假如投资一家烂公司反而能取得更高收益,那所谓的公司治理还有何意义?

事实上,热衷垃圾股炒作在A股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比如ST金泰(600385.SH)就曾创下过连续42个涨停的纪录,类似的案例更是不胜枚举,甚至明确要退市的公司也不例外。

“央企退市第一股”*ST长油就是在退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都遭到爆炒,其在收盘前最后10分钟放量翻红收阳,成交1.18亿股。

“在A股市场,你被40多块的中石油套住了可能永远都翻不了身,但被一个垃圾股套住了,只要忍到最后往往都能赚钱。”一位热衷于垃圾股炒作的私募人士坦言,“就怕公司还烂得不够彻底,大股东还抱有幻想不肯让壳。”

“类似的心态之所以广泛存在,就是因为炒作垃圾股往往能带来可观收益,而这又是基于A股退市不力和借壳上市的合法化、常规化。”尹中立认为,“发达资本市场无不对借壳这种后门上市方式采取高压监管态势。自中概股危机爆发后,美国大幅提高借壳上市难度,近三年来已经没有一家中国企业敢到美国借壳上市。”

正是这样的矛盾局面令人担忧。

“股民的心态目前来看丝毫没有转变,注册制的核心是把判断公司投资价值的权利交还给投资者,但你觉得一个连股东大会都不参加的投资者,能履行好这样的权利吗?”前述投行人士说。

监管之手有待强硬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投资者心态的成熟还有待时日。但注册制已是迫在眉睫,在这种情况下,严厉的监管体制和法制环境就成了保障投资者利益,维护市场稳定的最后一道防线。

“遗憾的是,这最后一道防线目前看来同样是有待改进。”尹中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这样的判断并不难得出。近几年,证监会以造假上市、财务造假等行为给上市公司、中介机构开出了不少罚单,但效果却是差强人意,有投行人士就直言“从罚单看,上市公司的造假成本太低了”。

万福生科(300268.SZ)和海联讯(300277.SZ)为例。2011年9月上市的“创业板造假第一股”万福生科,上市一年后就因财务造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3年3月,其自查结果显示,公司于2008年至2011年间累计虚增收入7.4亿元左右,虚增净利润1.6亿元左右,而2008-2011年四年,其净利润总数为1.81亿元。也就是说,该公司在上述4年时间的利润九成是造假而来。

证监会给万福生科相关中介机构和责任人开出的罚单为“暂停平安证券保荐资格3个月,罚没合计7650万元”,此外平安证券还拿出3亿元赔偿基金赔付投资者;给万福生科及其相关责任人开具的罚单为“责令公司改正违法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龚永福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相关责任人给予警告,并处以5万元-25万元罚款”。

近日,停牌了20个月的万福生科不仅未能退市,反而再次巧妙复活。其实际控制人龚永福、杨荣华夫妇通过向桃源湘晖与宁波永道借债的方式,然后以“项目借款逾期未还”为由,借道法院司法划拨的方式将控股股划给了桃源湘晖。龚永福夫妇不仅金蝉脱壳,还免去了2亿元债务,股票复牌后更是连续涨停。

被证监会认定为造假上市的海联讯,在IPO阶段和上市之后都存在财务造假行为,但最终仅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822万元罚款;章锋等相关负责人也只受到警告,以及3万元到1203万元不等的罚款。

事实上,类似的案例同样不胜枚举。

“这样的处罚无异于鼓励造假,这样的监管环境和投资者心态,如果还未彻底改变,就搞注册制怎么不让人担心呢?”前述上海投行人士说,“既然证监会认定上述公司骗取了IPO核准,那么撤销原先的行政许可就能让它们直接退市,根本无需修改任何法律条文。”

在其看来,要改变上述两大问题也并不困难,“只要敢于让类似万福生科这样的公司快速退市,同时监管层不鼓励甚至禁止借壳重组,这些情况就能很快得以改观,注册制才能获得一个平稳运行的大环境。”

(记者邮箱:2464795425@qq.com)(编辑 卜坚 郑世凤)

[责任编辑:robot]

标签:流通股 保荐 停牌

人参与 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