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欧元区里的“穷哥们”


来源:国际金融报

欧洲央行要求希腊恪守各方已达成一致的救助方案,以此作为该央行向希腊金融系统提供大规模支持的前提条件。激进左派联盟党魁齐普拉斯不止一次表示,如果激进左派联盟胜选,希腊将留在欧元区,“从各角度来看,希腊脱欧的议题显然不存在”。

2015年1月,欧元区的两个“穷哥们”上演了一出“围城”。

立陶宛,这个原本是前苏联版图中的东欧小国,“削尖脑袋”终于在1月1日投向欧元区怀抱,让人觉得共同货币作为一种信仰,依然拥有信徒;而偏隅西南的的希腊,正琢磨着怎么出来呢!它的这份若即若离,壮大着欧元区左翼势力的雄心,分散着广大选民的凝聚力和吸引力,考验着各方在博弈中对抗危机的决心和耐力。

希腊效应

随着希腊提前选举的到来,有关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担忧再次升起。

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激进左派联盟在2012年就曾提出退欧政策。在本次大选中,该党依旧大呼口号,主张拒付希腊的部分债务,要求重新与国际债权人谈判,修改救助协议,并逆转希腊为换取巨额救助而被迫采取的紧缩措施。

与此同时,希腊正在面临如何向援助方“交差”的紧急时刻。去年12月,希腊总理萨马拉斯将该国与“三驾马”达成的救助协议延长两个月之后,这份救助计划将于2月底到期。此后,希腊须在3月份偿还IMF的15亿欧元借款,而且该国还将在未来几个月偿还更多债务。

欧洲央行要求希腊恪守各方已达成一致的救助方案,以此作为该央行向希腊金融系统提供大规模支持的前提条件。这一前提条件与激进左派联盟的政见无疑是互斥的两极。如果激进左派联盟当选,而其所采取的改革措施不能被主要债权人接受,希腊赖掉债务和甩掉紧缩的办法就只有退出欧元区。

对欧元区来说,希腊的去留关系甚大,因为希腊之后,葡萄牙、意大利、和西班牙有可能亦步亦趋,效仿“希腊模式”。香港《明报》评论称,论经济规模,这4个欧洲“经济病友”,当以名列西方七大工业国之一的意大利体型最庞大,西班牙亦不可小觑,两国都曾经传出有意退出欧元区,若然局势发展至此,欧元区名存实亡。

或是虚惊

距离大选还有多日,人们仍可期望希腊在退欧的灾难前悬崖勒马。最新公布的民调显示,约一成的受访者表示仍未决定将把选票投给谁。如果萨马拉斯所在的民主党获胜,那么一切都好说了很多。

观察人士看到,此次希腊危机尚未传染至欧元区的其他国家,其证据之一就是其他国家国债收益率并无大幅上涨。人们相信此次希腊退欧事件对市场的破坏力将不及欧债危机最严重之时。更让欧盟稍感宽心的是,近期的一份民调显示,74%的希腊人愿意自己的国家留在欧元区。

即便是激进左翼联盟也认识到,希腊退欧将是一场灾难。据港媒评论称,希腊以抵赖债务,耗尽外国资本的信用和耐心为代价发行的新生货币如何能替代欧元支撑经济体的正常运作,将成为摆在当局前的大难题。如果希腊政府无法再在国际资本市场上获得融资以重振经济和重组银行系统,希腊央行将不得不通过印钞来解决流动性问题,可预见的货币大幅震荡和恶性通胀将可能挫败一切改革的努力。

评级机构穆迪1月14日称,与欧元区危机最严重时期相比,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依然不大,这股趋势扩散至其他国家的风险比2012年要低。

激进左派联盟党魁齐普拉斯不止一次表示,如果激进左派联盟胜选,希腊将留在欧元区,“从各角度来看,希腊脱欧的议题显然不存在”。路透社称,虽说在选举结果明朗之前还不好与齐普拉斯展开正式谈判,但德国和欧盟都感觉,如果齐普拉斯获胜,与他达成某种协议并非没有可能。

尽管齐普拉斯目前仍然力抗“正在毁灭欧洲”的紧缩政策,但也并不排除激进左翼联盟胜选后政策大转弯,放弃原先承诺,履行与国际达成的协议的可能性。如果这样,“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讨论将是虚惊一场。

新成员加入

希腊上演“退欧”风波之时,波罗的海小国立陶宛1月1日投入了欧元区的怀抱,成为第19个欧元国。

立陶宛总理布克维休斯新年一到,就在首都维尔纽斯的自动提款机领出10欧元,成为该国首名领到欧元的人。

立陶宛的民调结果显示,该国国民中只有一半人看好这一欧洲统一货币。不过,财长沙久斯确信,情况将会改变,因为立陶宛“需要欧元”。在沙久斯看来,欧元显示出,不论对外在的震动还是对内部的紧张,都具抵抗力。“我们共同经历了欧元在全球金融危机后的所有遭遇:内部贬值、幅度高达30%的薪资和社会福利削减。但是,我们一直无权共同参与决定,不能充分享受欧元这一统一货币带来的益处”。

分析人士认为,加入欧元区能促进商贸,消除兑换货币的成本,有助于在西方开拓新市场。由于卢布贬值和经济制裁,俄罗斯几乎已经无法再充当立陶宛乳制品及其他商品的市场。

鼓吹加入欧元区的政治人物还相信,加入欧元区不仅有经济上的好处,同时也能改善立陶宛的政治处境,尤其在北约回报俄罗斯侵犯波罗的海领空、俄罗斯在与立陶宛接壤的加里宁格勒举行军事演习后,向欧洲靠拢,来面对俄罗斯逐渐升级的威胁,不失为一个解决办法。《纽约时报》就称,俄罗斯总统普京可能会更加谨慎,不愿惹恼这个既是欧洲联盟、北约成员,又属于欧元区的国家。

以上种种情况使多数人认同加入欧元区会是立陶宛经济的新希望。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就表示,加入欧元区将给立陶宛带来更多投资和更稳定的经济增长。

或成悲剧

但还有一部分立陶宛人认为,“我们正在加入一个江河日下的组织,欧元区的问题将影响到立陶宛的未来。”另一个欧洲国家拉脱维亚似乎可以给立陶宛提供一些前车之鉴。2013年拉脱维亚成为第18个加入欧元区的国家。拉脱维亚加入欧元区一年以来,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拉脱维亚加入欧元区后物价基本未变,通胀率保持较低水平。其财政状况也有了明显改善。2014年以来,惠誉、标准普尔和穆迪均上调了拉脱维亚的信用评级。拉脱维亚财政部长瑞尔斯称,该国于2014年初加入欧元区是个历史性事件,不仅为该国带来经济上好处,如降低货币兑换成本、抵消外贸币值风险和提振出口,更重要的作用其实在于为该国提供额外安全保障。

一年来,拉脱维亚对于吸引更多外国投资,尤其是来自欧盟投资的期待出现落空。2014年1月1日,拉脱维亚满怀期待地加入欧元区,最迫切的愿望就是希望这一重大事件能使更多外国直接投资流入拉脱维亚。但数据显示,2014年前9个月,外国对拉脱维亚的直接投资只增长了1.66亿欧元,与没有加入欧元区的2013年同期相比,外国直接投资仅增长了1.4%,这显然是微不足道的。

对于目前正陷于经济停滞和通货紧缩边缘的欧元区来说,维持欧元的生命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立陶宛做出了同拉脱维亚同样的选择,加入了欧元区,这些举动表明了欧元区单一货币计划对一些欧洲国家来说仍然具有很强的吸引力。路透社称,像立陶宛加入欧元区是因为它必须加入。因为立陶宛认为欧洲是对抗俄罗斯经济危机及其独断政治的一个避难所、一种文化、一个经济体以及一个壁垒。欧元只有在为结成更紧密政治联盟铺路的情况下才具有意义。

没有人知道这些观点是否有助于在其他尚未加入欧元区的东欧国家,但至少像波兰和捷克等国,还在观望,并不急于签约。

[责任编辑:wangws]

标签:立陶宛 加入欧元区 拉脱维亚

人参与 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