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血汗工厂”如何帮助穷人


来源:凤凰财知道

文/托马斯·迪洛伦佐 译/David Wu关于资本主义最古老的神话之一,即这样先入为主的印象:工厂给予穷人加倍的薪酬,使他们不在街上游荡(摆脱乞讨、偷窃、卖淫或更落魄的生活),或挣脱令人

文/托马斯·迪洛伦佐 译/David Wu

关于资本主义最古老的神话之一,即这样先入为主的印象:工厂给予穷人加倍的薪酬,使他们不在街上游荡(摆脱乞讨、偷窃、卖淫或更落魄的生活),或挣脱令人精疲力竭的农活,竟令贫者愈贫,达到敲其骨而吸其髓的目的。他们据说是为“血汗工厂”工作, 赚到的是“仅能糊口的工资”。

这是社会主义者和工运分子在工业革命早期的主张,迄今仍有这样一类心怀不满者在煽风点火——他们通常是那些本身不事体力劳作,工作时不流淌汗水的人。(这里并不涉及那种转移视线的宣称,即所谓多数外国“血汗工厂”在利用某种奴隶劳动。这不过是一种可耻的宣传伎俩,目的是要把自由市场的捍卫者描绘成奴隶制的支持者)。

在这场反资本主义的恢宏运动中,工会的自私自利一向容易识破:如果不以某种方式禁止来自非工会劳动力的竞争,工会就不可能存在,无论这些劳动力来自国内,还是来自国外。因此,他们针对非工会工人展开宣传、恐吓或暴力活动,无论这些工人身处印第安纳州,还是位于印度尼西亚。他们绝不把第三世界穷人的福祉放在心上。

如果工会的一意孤行如愿,那些因跨国公司提供的就业岗位而改善生活的穷人,都会失去工作。他们当中的许多人,要么被迫从事犯罪,要么倚靠卖淫为生,再不然就得食不果腹、饥寒交迫。在全美各大学校园,工会成功煽动起“反血汗工厂”的运动、研讨会和抗议活动。这就是它们所自我标榜的“道德高地”。

反工厂运动,一直是由社会主义分子破坏工业文明的愿望,或劳工团体的非竞争内禀所驱动的。从来没有一场“反血汗农场运动”的事实,让这点更加明朗。农活的严酷艰辛,不亚于其他任何体力劳动,与150年前别无二致。 事实上,在工业革命早期,还有当今的第三世界国家,家庭都拥有多得多的孩子,一大原因,就是把孩子视为干农活的潜在苦力。

亚伯拉罕·林肯仅受过不到一年的正规教育,因为他的父母,就像19世纪初美国边疆的其他大多数人,需要他担起农活。但是,由于农业不被认为是资本主义的一种形态,不对劳工团体构成任何真正的威胁,因此从来没有遇到任何严重的社会抗议。

在《劳工研究期刊》即将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本•鲍威尔和大卫•斯卡贝克介绍了他们对11个第三世界国家“血汗工厂”的调查结果。在11国的9个国家当中,位于那里的外国“血汗工厂”工资高于平均水平。在洪都拉斯,近一半劳动人口每天靠2美元维持生活,而“血汗工厂”每天就支付13.10美元。“血汗工厂”工资是柬埔寨、海地、尼加拉瓜和洪都拉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多。对于所有那些因受骗上当而充当反血汗工厂抗议者的天真大学生(和教师)来说,这个调查结果的含义是,他们应该支持和鼓励第三世界得到更多的直接外国投资,如果他们真的关心第三世界人民的经济福址。

从来都不是洪都拉斯之类国家的工人,起来抗议耐克或通用汽车在他们那里新建工厂的落成。那里的人民,由于在他们的国家(以及世界其他地方)当中制造和销售的消费财货越来越多(越来越便宜),无论他们身为消费者还是工人,都得到好处。这类资本投资远优于另一种选项——外国援助。外国援助总是赋予受援国政府权力,使受援国的私营经济境遇更差。基于市场的资本投资,总是远远胜过政治性的资本配置。此外,如果外国投资失败,经济负担只会落在投资者和股东身上,而不会落在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身上。

在20世纪初的社会主义计算辩论时期,路德维希·冯·米塞斯对“市场社会主义者”所作回应之一是:只读《华尔街日报》并利用资本主义国家当中显示的投入品及其他财货的价格,以令社会主义像他们所说的那样运作,是不足够的。与私有财产和以市场为基础的价格对于资本主义的重要性一样,资本主义成功的另一要素,是企业家精神、管理、冒险、营销、金融决窍及其他技能,是在资本主义国家发展数百年之久的文化。假如没有这样的文化,市场社会主义者只能假装在“玩”资本主义。

外资流入第三世界的另一好处是:上述知识有可能被传递到先前对此一无所知或知之甚少的国家。穷国不仅需要技术,还需要资本主义的文化。没有资本主义的文化,这些国家就永远走不出贫困。

贫困国家当中外国工厂的存在,也创造了经济学家所说的“集聚经济”。工厂落成之后,许许多多、形态各异的商业在工厂四周萌芽,以服务工厂本身及所有的工人。因此,被创造出来的,不仅仅是工厂的就业岗位。此外,对贫困国家的成功投资,向其他潜在投资者发出信号,表明那里是一处稳定的投资环境,这可以带来更多投资,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和更大的繁荣。

投入到穷国的资本,提高了劳动力的边际生产率,从而使工资水平日益上涨。这正是工业革命曙光以来的历史现象,今天在世界各地普遍发生的事情。反血汗工厂运动的目标,正是在阻碍这样的投资,倒施逆行以令工资增长停滞。

最后,也许外国“血汗工厂”的最大好处,是让美国工会手段乏力。除了少数例外,美国工会长期以来一直处于反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前沿,支持几乎全部对美国资本主义有害的破坏性税务和管制政策。工会意识到自身无法存在,除非它们能够说服工人:雇主就算不是社会的敌人,也是工人阶级的敌人,工人需要工会来保护他们免受这些剥削者的伤害。

如果你热衷于帮助第三世界的贫困人口,那么,你需要做的,就是购买更多第三世界地区资本主义企业里面他们凭藉劳动生产的产品。

[责任编辑:谭红朝 PF009]

责任编辑:谭红朝 PF009

推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