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周小川呛声美前贸易代表:为什么用边境税不用增值税


来源:凤凰财经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25日在博鳌论坛“直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分论坛上表示,要直面全球化这一事实,亚洲国家从自由贸易中受益。

凤凰财经讯 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于3月23-26日在海南博鳌举行,主题为“直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会期四天。会议设置42场分论坛、12场闭门对话。凤凰财经全程报道。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25日在博鳌论坛“直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分论坛上表示,任何关税的安排都应该是支持贸易而不是阻碍贸易,希望在今年7月于德国举行的G20会议中,能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有更清晰的描述。

周小川指出,税是一个非常技术性的问题,美国为什么不用VAT?这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说“我没有VAT,所以要用边境税来代替”,我无法赞同,但实际上,美国卖产品给消费者时是有消费税的。我觉得公司税不应该像VAT一样,这个问题值得深入讨论,而且本身就有争议。

任何关税的安排应该是支持贸易的,而不是阻碍贸易。对中国来说我们执行开放政策已经多年,我们清楚的意识到如果你是想鼓励出口的话,就应该让出口商自由的去选择进口的这些原材料和进口的技术。如果对进口这个方面有限制的话,又怎么能够形成在价格方面的竞争力呢?如果一个政策对进出口任何一端有歧视的话是没有办法形成一个最终最好的产出的。

周小川表示,要直面全球化这一事实,亚洲国家从自由贸易中受益。大家讲到亚洲国家从全球化中受益,亚洲经济有了更加快速的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提高,这让我想起了30多年的一场讨论,70年代末80年代初,那场讨论中,我们把以自由贸易为导向,和以国家内部为导向进行了一场讨论。 

我们可以从政治上去讲全球化的缺点,但全球化是有其经济原因的。全球化已经发生,我们应该适应现实。现在已经不能选择是否欢迎全球化,全球化如同一个社会变革,已经不可避免。

如果要支持制造业领域,就要把其他领域的资源转移过来,这就是一个资源分配的问题。我们且不说这种做法对不对,但就经济学本身来说,这种做法也具有争议。对中国来说,我们已经开放多年,我们如果要支持出口,就要让这些出口制造商自由选择进口原材料,如果对这方面进行限制,如何形成一个最佳选择? 

此外,全球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基本集中在工作方面,比如在就业市场。

以下为演讲、对话实录:

周小川:全球化自由贸易刚开始的时候讲到亚洲国家,从自由贸易全球当中受益,亚洲经济于是有了更加快速的发展,亚洲人民的生活水平于是有了提高,这个是我想起了30多年前的一场讨论,大概是在1970年代晚期80年代早期,在那场讨论当中我们把自由贸易为导向的贸易战略和国家内部为主的导向做了一个比较。决定中国是否对外开放,多大力度对外开放。

当时很多人讲到的说是依然要内部寻找额外的替代方式以内为导向的这种增长方式,但是事实证明这并不成功,我觉得这和全球化其实有直接的联系,我们可以从政治上去讲全球化的缺点,但是全球化是有其经济原因的。世界各地这样的观点,全球化的过程当中会有自然涌现的保护主义,运输交通会变得昂贵最明显的来自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交通运输,因为实在太远了,交通运输本身就是很昂贵的,再一个就是电信设施很昂贵的。

但是现在的成本是如此之低廉,大家讲到了数字化,数字化极大的改变了整个情景信息在流动,人们的流动有更加的频繁,中国每年有1亿人口是有海外旅游或海外旅行的路线,这是三十多年前我们没有办法想象的。因此,全球化是已经在发生的,一个现实我们必须要直面这样的现实,这个崭新的现实,不是我们环不环境全球化的问题,就像是社会挑战和经济挑战一样这是一个我们不可避免的一再发生的现实。

有些国家认为资源分配的利润来讲,比如说支持制造业领域的话,就要把其他领域的经济资源拿到你所支持当中来,不管有没有效率本身人为干预式的就是有问题的,这个就是认为的启示那些被移出的资源领域,所以经济平衡率来讲,服务业高科技领域有自己的优势,但是你把有优势领域的这些资源给重新分配到制造业领域来,我们且不说这样的做法对不对,但是经济学基本理论来说这种想法本身值得争议。

大家问到了VAT的问题,是不是我的好朋友美国前贸易代表讲到的边境税的问题,就VAT我不知道最终的决定什么样的,但是我知道任何的关税安排应该是支持贸易的,而不是阻碍贸易的,对于中国来说我们执行开放政策多年了,我们清楚的意识到如果你是想鼓励出口的话,就应该让出口的出口商自由的选择进口的这些原材料和进口的技术。如果对于进口这个方面有限制的话,又怎么能够去形成在价格方面的竞争力,又怎么能够在进口的原材料,进口的技术和最主要的进口人力资源和人才方面形成一个最优的选择,如果一种政策是对进出口任何一端有歧视没有办法形成最终的产出,中国这个方面也形成了经验,比如说像定字产品,中国现在跟音频设备视频设备电子产品出口很多,在80年代的时候中国开始在音频视频的电子产品的出口大幅增长,其中能够形成这种快速增长的原因在于有较低的进口关税,因为中国出口商可以更多的选择,选择更好的进口原材料。

这样他们可以利用这些材料还有技术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有一些替代品,主要的还是市场需求跟抉择,我的观察对于自由贸易还有全球化,对于金融行业来说如果我们要继续用AIIV亚投行还有其他的发展银行体系进行数字化,还有信息通讯技术等等我觉得这个可能就会给我们一个更好的基础,让大家对于全球化的需求更高。

当然我也想看一下政策的整合政策的协调,有人会问这些问题,我们需要时间考虑所有的这些整合以及协调,当然这个也是基于我们对于政策制定的讨论,我希望在20国集团汉堡7月份开峰会的时候可能就会有一些更加清晰的语言表述,我们更多的表述一下自由贸易和全球化。

Mike FROMAN:我不代表特朗普发言。我只是说一些自己的意见,尤其刚才嘉宾说到的TPP还有一些国家之间的讨论重要性,还要有非常高的标准我们已经看到上周在智利也开了一个会进行,很多讨论的意见可能都是国会提出的,包括就是有给里面填一张关于环境劳工还有经济方面的基础,我觉得我们的这些讨论其实可能其他的国家在进行协定谈判的时候可以吸取一些经验,周小川先生之前跟我很长的讨论,我们说到中国以出口为导向的,中国的补贴还有就是中国进口的一些替代性我们之前也说到了信息协定,我之前跟中国的官员在聊天我们说你们真的是希望这些产品纳入更多的医疗器械,这个官员说我们有好多好多的老人,我们必须做好准备,因为要不然他们得了病的话,可能就要有一些很大的影响,所以我就跟他说,当然这是一个方式或者把关税降下来你去进口全世界最棒的医疗设备这样可以给这些老人治病了,所以这个就是我们看到的现在还是有很多的一些空间才能达成更广泛更开放的自由贸易。

说道边境税的问题我想解释一下,他们说美国没有VAT,如果没有的话进口的时候有边境税的调整,边境税的调整跟VAT差不多的性质,当然还有类似的性质设计,还没有做出最终的设计,这个我们谈边境税的想法。

周小川:我想做两个评论,一是全球化所带来的,人们所说的负面影响基本上集中于工作方面,刚才也讲到了就业的创造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多年前的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所造成的,影响到很多经济体失业率上升。另外的一个劳动力市场本身并不完美,各个领域发生了极大变化有些上升有些下降,劳动力有从不同的经济领域调整跟流动的状况,所以我们应该关注的是重新培训员工的知识和技能的重新培训,来应对人们所说的自由贸易带来的工作短缺的问题。

当我们讲到全球化,自由贸易的系统,资源的分配中最关键的一点是核心资源的分配,资本技术和技能,如果人员的技能已经过时的话必须进行调整和更新才能够去应对全球化所带来的所谓的这些挑战,这是不可忽视的。

第二,我讲一下关于税,这是一个很技术的问题。朱民总也讲到了这一点,关于VAT美国干吗不用VAT这个是正确的选择,如果你们没有VAT,所要调整,使得我没有跟你有保持一致,我无法赞同。因为出口你们有销售税,而对于进口的产品的时候你们把进口产品卖给消费者的时候有消费税的,边境税其实他调整有限的,是对公司营业税的一个调整,我觉得公司税不应该是一种不直接的税,不应该像VAT一样。所以你们拿VAT说事的时候,这个本身是有争议的。

这个问题值得深入讨论,而且本身就有极大的争议性。                    

[责任编辑:马萌伟 PF043]

责任编辑:马萌伟 PF043

推荐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60676000)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