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新梅恢复上市“振翅”仍然“落地” “飞上枝头变凤凰”越来越不容易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ST新梅恢复上市“振翅”仍然“落地” “飞上枝头变凤凰”越来越不容易

__12.thumb_head

每经记者 杨建 每经编辑 谢欣

6月6日,ST新梅迎来恢复上市“首秀”,集合竞价阶段该股涨5.61%,连续竞价阶段该股涨至16.17%,此后上交所公告称,NST新梅今日上午交易出现异常波动,暂停NST新梅交易。不过恢复交易后该股涨幅扩大至27.77%再度遭到临停。但值得注意的是,截至收盘,NST新梅却微幅下跌,未能如愿“暴涨”。对此有私募人士指出,随着IPO扩容,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和“借壳”难度增加,以及监管层对大股东减持的约束,以ST股为代表的“壳股”生态正在面临巨变。  

恢复上市首日股价悲情逆转

ST新梅6月5日晚间公告称,公司股票将于2017年6月6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恢复上市交易,恢复上市首日,公司A股股票简称为“NST新梅”,股票代码为600732,公司股票价格不设涨跌幅限制。恢复上市次日起,公司A股股票简称为“ST新梅”,股票代码为600732,公司股票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为5%。

6月6日,ST新梅迎来恢复上市“首秀”,集合竞价阶段该股涨5.61%,连续竞价阶段该股涨至16.17%,此后上交所公告称,NST新梅上午交易出现异常波动,自2017年6月6日9时30分开始暂停NST新梅交易,自2017年6月6日10时起恢复交易。不过恢复交易后,该股股价从8.1元涨至9.80元,涨幅达27.77%而再遭临停,上交所再度发布通知称,自2017年6月6日10时开始暂停交易,自2017年6月6日14时55分起恢复交易。

然而在14时55分,NST新梅恢复交易,在交易时段最后的5分钟内,公司股价走势画风突变,出现断崖式坠落,从停牌前上涨的27.77%直接下跌,截至收盘竟微幅下跌0.26%,全天换手8.28%,成交额3.08亿元。这也意味着,当日买入的投资者已遭遇较大浮亏。

从上交所公开交易信息上,每经投资宝(微信号:mjtzb2)发现,6日游资并未对NST新梅产生浓厚兴趣,位于买入席位第一的国联证券杭州中山北路营业部买入金额仅928.23万元,而卖出席位第一的光大证券沈阳十一纬路营业部卖出金额高达2665.37万元,据简略计算,买卖前五大席位6日累计净卖出ST新梅金额为3115万元。 

公告显示,ST新梅股票暂停上市主要是因为前期控制权之争未能有效化解。公司控制权之争始于2013年11月,历时近3年,并且进行了一系列诉讼,公司生产经营停滞,连续亏损被暂停上市。而在2016年,公司经营业绩大幅改善,实现扭亏为盈,2016年营业收入为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81.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54万元,2016年公司净现金流量改善明显,连续两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正。

NST新梅从暂停上市到恢复上市,一路可谓不易。每经投资宝(微信号:mjtzb2)注意到,ST新梅控股股东新达浦宏一方面承诺,在前期协议受让公司股份后的60个月内不以任何方式转让或减持所持股份,还承诺特定期限内不主动增持和减持公司股份,避免再次出现控制权之争;同时承诺,公司自恢复上市之后的3个会计年度(2017年至2019年),每年扣非后净利润均较2016年度实现增长,且年均增长幅度不低于10%,如不能实现,控股股东将对差额部分予以现金补足。

变身“凤凰”将越来越难

实际上A股市场一度演绎过壳股经过重组“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神话,比如被暂停上市的*ST超日在一系列的重整之后变身为*ST集成,公司在2015年8月12日重返A股恢复交易,而其2014年4月28日停牌时的价格(前复权)为0.64元,该股在复牌首日便暴涨,在恢复上市当天的价格最高为13.25元,并以这一价格报收,首日暴涨达1970%,之后连续三个交易日股价一路推高,可谓是浴火重生。

此外,*ST凤凰曾在2013年12月27日被暂停上市,公司于2015年7月31日收到深交所的恢复上市的通知,公司股票自2015年8月18日起恢复上市。而公司股价在2013年12月26日停牌前为1.69元(前复权),在2015年12月18日恢复上市首日最高价格为21.6元,当天收盘价格为21.2元,上涨超1154%。

而这样“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案例不在少数,ST生化在2007年4月10日停牌时的价格为3.16元,此后公司在2013年2月8日恢复上市。恢复上市当日涨幅超511%。还有山东金泰在2013年4月25日停牌时的价格为8.5元,此后公司在2014年8月6日恢复上市,在恢复上市的首日上涨超94.47%。

由于曾存在这种摇身变为“凤凰”的神话,因而A股有部分投资者一直青睐于押注暂停上市公司的股票,期待在公司起死回生之后获得超额投资收益。如“ST专业户”陈庆桃,锁定暂停上市的ST新梅,据2017年一季报显示,陈庆桃持有超1318万股的持股量。

随着市场制度的完善,不少垃圾股恢复上市后的市场表现也趋于弱化,尤其是在退市日趋常态化的情况下,暂停上市的“垃圾股”想要恢复上市将变得越来越难,这也极大地加剧了投资者的押注风险。虽然那些在暂停上市前买入的投资者,充满了一夜暴富的期望,然而NST新梅恢复上市首个交易日从暴涨到下跌,让不少人心碎了一地。

时隔7个月再现借壳“闯关”

最近关于放开并购重组的呼声渐渐高了,前几天,经济学家吴晓求认为,资本市场的并购重组是其最基本、最核心的功能,没有这个功能,资本市场就没有生命力,也就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6月6日天中午,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在中投论坛2017暨“一带一路”与跨境投资CEO峰会上发表演讲称:继续深化并购重组的市场化改革。 

每经投资宝(微信号:mjtzb2)注意到,在时隔7个月之后,A股市场终于又出现借壳上市预案,ST云维6月5日晚间公告,公司拟以2.61元/股的价格发行18.45亿股,作价48.15亿元收购新三板公司深装总98.27%股权。交易完成后,李兴浩及其一致行动人中亘投资、郑凤梅将持有公司25.74%股份,李兴浩将成为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公司的主营业务将变为建筑装饰工程设计与施工,本次交易构成借壳上市。

自“借壳新规”出来后,A股市场鲜有闯关者,最近的一单要追溯到7个月前的新疆城建。而此次深装总借壳ST云维,也是民企借壳国资上市公司。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今年以来ST板块中累计超10多家公司披露了重大重组事项的最新进展,其中在6月2日,沈机集团出具了承诺函,拟在2018年末之前将i5在机床领域的全部相关技术、知识产权、产品组装生产线及研发、生产人员全部择机注入*ST沈机。

值得注意的是,ST新梅经过艰难的努力恢复上市,而“新都退”却在退市的路上。6月6日“新都退”迎来进入退市整理期后的第8个跌停,最终收于3.43元。截至6月6日上午收盘,只成交5手,而在跌停板上还躺着157万手的封单,公司股价也创下了2014年8月之后的阶段新低。 

“壳股”生态面临巨变?

在5月17日,深交所发布*ST新都股票终止上市的公告,*ST新都成为“2017年退市第一股”。与此同时,包括*ST昆机、*ST吉恩等多只个股也纷纷暂停上市。随着今后退市日趋常态化,暂停上市的“垃圾股”想要恢复上市将变得越来越难。在此前,被暂停上市的个股最终在经过资本运作之后,有较大概率能够实现起死回生,在恢复上市之后,标的公司的股价也会出现暴涨的情形,这就为那些在暂停上市之前押注买入的投资者们提供了丰厚的利润空间。

对此有私募人士在朋友圈表示,对于押注暂停上市公司股票的投资者而言,首先要在股票被暂停上市前买入,持有时间一般在一年左右,这是时间成本。押注的投资者将面临各种不确定性,即使后期恢复上市,能否如期暴涨也是关键,尤其是在IPO扩容背景下,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再融资和借壳难度增加,以及监管层对大股东减持的约束,以ST股为代表的壳股生态也面临巨变。  

资深私募人士周天宅告诉每经投资宝(微信号:mjtzb2),“炒壳”监管趋严的大背景下,“保壳”重组难度加大、重组成功预期收益降低,必然有部分“壳公司”重组不成直接退市。反过来,由于“壳价值”降低,重组趋势紧迫,重组方之间要价筹码降低,也促成重组方迅速和解推进重组,几家欢喜几家愁,“保壳”公司将出现冰火两重天的格局,迅速分化。

不过广东辰阳投资对每经投资宝(微信号:mjtzb2)表示,“壳公司”是A股市场中具有特殊意义的一类资源,其估值随着IPO进度快慢,再融资难易和限售松紧等政策变化而波动,核心在于再融资能力。前述几个要素在近期都面临收紧,影响了“壳公司”的短期估值,甚至引发中长线估值中枢下移。但以上要素是面临收紧而非约束条件打破,原来导致“壳公司”存在的基础仍然还在,故“壳公司”的“投资价值”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依旧存在。

人参与 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