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B端市场“攻城略地”的我来贷 如何搭建自己的金融机构朋友圈?


来源:凤凰财经WEMONEY

在C端市场打下一片天地后,WeLab(我来贷)创始人龙沛智决定将此前积累的经验和优势引入B端,为我来贷开辟出一条新的发展通道。

凤凰WEMONEY讯 在C端市场打下一片天地后,WeLab(我来贷)创始人龙沛智决定将此前积累的经验和优势引入B端,为我来贷开辟出一条新的发展通道。

如今,这条通道仍在不断拓宽。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我来贷已与超过30多家金融机构建立起战略合作,包括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广东南粤银行、晋商消费金融、安信小贷等等。

公开资料显示,WeLab于2013年创立于香港,2014年进入中国大陆,旗下包括中国移动贷款平台我来贷以及香港的线上借贷平台WeLend。

在美国风投调研机构CBInsights此前公布的亚太区科技公司最大融资榜单中,WeLab以融资总额2.05亿美元,成为香港地区获最大融资金额的科技企业,位列总榜单第7。

与融资总额同样备受关注的是WeLab的投资方:长江和记旗下的TOM集团,马来西亚主权基金Khazanah Nasional Berhad,广东省粤科金融集团,欧洲大型银行ING,中国邮政与TOM集团旗下的邮乐网,红杉资本等。

不做P2P,这是龙沛智在进入大陆市场时坚守的理念。“P2P只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且入局者芸芸,后来者并不占据先机。相比之下,把金融变成技术创新,更具长远的发展优势。”龙沛智告诉凤凰WEMONEY。

考虑到传统金融领域长期存在的供需失衡等情况,龙沛智将目标瞄准因缺少传统征信数据,难以享受到金融借贷服务的人群。据其透露,经过前期的探索和实践,我来贷将白领、蓝领、个体工商户确定为主要服务人群。

具体来说,部分在银行难以拿到贷款的用户,可通过我来贷平台发出申请,后者分析与申请者信用相关的数据,对风险进行定级,最终实现用户授信。截至目前,我来贷的注册用户已超过1861万,在线申请金额突破118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我来贷平台向C端用户提供的资金,主要来自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这也正是目前颇受业内青睐的“助贷模式”。在该模式下,我来贷等平台扮演着帮助金融机构获取用户及风险控制的关键角色。

定制“私房菜”

显然,在C端业务猛增的同时,龙沛智看到了新的市场契机,我来贷与银行等金融机构之间不再局限于简单的资金合作关系。

2017年1月12日,我来贷宣布与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广东南粤银行、锦程消费、晋商消费、安信小贷等11家银行和大型消费金融公司展开战略合作,且与数家机构上线合作产品。

有人说,龙沛智野心不小,意图以金融科技为切口,在B端市场搅起一番风云。龙沛智并不否认布局B端业务带来的更多发展可能性,但他更愿意把这当作是一种情怀。

“中国的普惠金融绝对不是我来贷一家平台能够推动的,如果我们能够把核心技术输出给所有合作机构,用他们的力量渗透到中国普惠金融之中,那中国三分之一的人口就能享受到真正的普惠金融。”龙沛智说。

然而,向传统银行等金融机构输出风控技术,提供大数据、获客等服务,这门生意并不只有我来贷在做。诸如蚂蚁金服、京东金融等互联网金融巨头均在相关领域进行布局。与此同时,同盾科技、闪银等大数据提供商也成为银行等金融机构纷纷“牵手”的对象。

竞争者芸芸,我来贷凭何能拿到B端市场的“入门券”?龙沛智认为这源于我来贷明确的市场定位——全方位信贷解决方案提供商。

“蚂蚁金服、京东金融、微众银行等主要做的是与自身平台相关的事儿,合作过程中银行没有主动权,无法拿到与用户相关的数据。而大数据提供商则是向银行等出售数据,但数据的后续使用却是一大挑战。”龙沛智告诉凤凰WEMONEY,我来贷做的就是提供整套解决方案,提供诸如纯线上营销、大数据获取、处理与应用、线上风控、贷后管理等服务。

归根结底,我来贷是要让金融机构了解如何把这件事做起来,且做得更好。“就像通过外卖平台点餐与定制私房菜,前者能让你填饱肚子,但后者不仅会让你填饱肚子,还会教你如何填饱。”龙沛智强调。

众所周知,“私房菜”同时也讲究个性化定制。在与众多金融机构沟通合作的过程中,我来贷逐步形成三种成熟的合作模式:资金合作、白牌合作,以及风控合作,其通过向合作机构收取服务费和佣金实现盈利。

具体来看,资金合作指的是由机构提供借贷资金,我来贷通过自己的产品和风控为其匹配优质的借款人。这种方式可在保证资产质量和安全的前提下,迅速帮助银行等金融机构实现盈利。

白牌合作则是我来贷帮助金融机构设计线上APP或H5产品,运用线上线下的营销方式获取客户,并提供有效的风险排查,扩大金融机构优质用户群。在这种模式下,合作机构对外输出的是自己的品牌,运用我来贷的产品逻辑和申请流程积累自己的客户群,可达到迅速获客,业务增长的目的。

风控合作模式是基于我来贷平台,运用大数据改善金融机构风控流程和效率。也就是说,在合作机构既有业务上,将我来贷的风控转变为对方风控的一部分,增强机构风控,帮助对方更好地管控用户的信用和欺诈风险。

另据龙沛智透露,我来贷目前还推出了银行版APP,将不同金融机构的合作产品聚合在一个平台上,用户根据需求选择适合自己的金融机构产品,我来贷在大数据风控等环节把关,并把客户交到合作机构手中进行终审,完成线下线上O2O 的整合。

会被“抛弃”?

根据官方资料,我来贷产品已上线及正在洽谈中的中国大陆合作伙伴有52家,香港有4家。

从这组数字来看,我来贷B端业务在大陆地区开展得似乎更为迅速。龙沛智告诉凤凰WEMONEY ,两个市场的推进情况的确截然不同。

“普惠金融在国内需求更为强烈,特别是因为地方大、人口多,很多银行都想来做这件事。而在香港,银行数量本就不多,大部分最初都比较抗拒与我们来做这件事。”龙沛智感触颇深,国内银行选择与我来贷合作是因为看到后者做得还不错,香港地区则不然。

用户数据显示,在香港地区,年轻高收入的人群更愿意通过我来贷平台借钱。年轻人不再去银行排队办理业务,不少银行逐步意识到用户体验对业务造成了影响,怎样才能挽留这部分人群?香港地区银行开始主动“牵手”我来贷等金融科技平台。

然而,诱惑与挑战并存。在大力开拓B端市场之际,我来贷也面临着不少现实问题:金融机构对应的客群与我来贷C端客群是否会有重叠?金融机构在掌握相关技术后,我来贷是否会失去原有价值,被合作机构“抛弃”?

龙沛智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在客群选择上,我来贷与合作机构有明确的区分。与此同时,合作之初,我来贷会明确告诉合作机构,哪些可以帮他们做,哪些不可以,形成一定的核心技术壁垒。”

不过,龙沛智也坦言,技术本身处在持续的发展创新中,很难有永久的壁垒。

“技术可能会被淘汰,但我们数据的积累量却是无可替代的。我来贷有几十亿的数据沉淀,每个用户都有超过2000个相关指标,即便未来有公司拥有和我们一样的技术,但也不代表其拥有了和我们同样多的数据。”龙沛智可谓信心满满。在他看来,数据沉淀并非一朝一夕可完成。此外,如何处理破裂、不完整的数据,并将其构建成可行的评分模型,也是我来贷在未来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的关键。(凤凰WEMONEY 张颖馨/文)

[责任编辑:wemoney PF055]

责任编辑:wemoney PF055

推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