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金融监管协调机制争论 哪种监管模式更务实?


来源:凤凰财经

据多家媒体消息,五年一度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将于2017年7月14日召开。从近期高层表态和多位专业人士分析来看,此次会议或建立监管协调机构,解决“一行三会”协调监管问题。历次全国

据多家媒体消息,五年一度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将于2017年7月14日召开。从近期高层表态和多位专业人士分析来看,此次会议或建立监管协调机构,解决“一行三会”协调监管问题。

历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会议均涉及金融体系的重大改革。本次会议在金融风险积聚的背景下召开,金融安全问题也提到了历史性高度,此次会议将通过建立金融监管协调机制来防范风险,业界基本达成了一致共识。

但对于监管协调机制的具体模型如何落地,目前业界声音不一。不过倾向性更多的是讨论三种路径:其一,央行之下设立协调机构,将央行升格;其二,在“一行三会”之上新设一个金融监管协调机构,独立于“一行三会”;其三,升级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升级意思指由比央行更高的级别来协调管理。

应该说,各个监管路径不一,但是共同有一个特点,将金融监管协调机制提到更高级别层面。为什么?目前现有的类似协调监管的机制有央行牵头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没有实权,结构扁平化,会议流于形式。2016年1月国务院设金融事务局,主要负责协调金融和经济监管机构工作,工作内容主要涉及‘一行三会’的行政事务协调,但不涉及具体业务的执行落实。这个是个行政机构,而且级别属于正厅(司、局)级部门,而“一行三会”均为部级。

显然,目前的两种模式都离理想务实“金融监管协调”模式有一定距离。当前中国金融风险聚集,“一行三会”之间协调乏力,在稳定是大前提的背景下,中国金融体系亟待出现一个“超级监管者”,在大的框架不变基础上统筹协调监管。

那么,当前热议较多三种协调监管路径,此前都有一些相关的风向。

第一种,央行之下设立协调机构,将央行升格。6月21日,在以“全球视野下的金融改革与稳健发展”为主题的陆家嘴论坛上,证监会副主席姜洋表示,将继续全面、依法、从严监管,保持监管定力,同时改进监管方式。督促上市公司回归主业、严防投机炒作;将坚强法制建设,解决违法成本低、监管手段少的问题;同时还将依靠央行牵头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加强监管协调,把握监管节奏和力度。

今年年初,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表示,人民银行明确提出探索建立“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政策框架,积极探索二者间的协调配合。今年,表外理财正式纳入MPA,与此同时MPA考核越来越严格。

“MPA等操作意在说明央行在行使职能,从三会中收回一些权利。目前来看,将央行升格,央行之下设立协调机构的可能性比较大” 北京博瑞达鑫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汪杰说,“从各国惯例看,要维持货币政策与决策独立性,应该提升央行的权限与地位。从历史渊源看,三会与几大银行同根同源,均从央行分拆出去,央行还是母体。我觉得如果仿照西方国家,把央行与审计署提升至副国级层面更合适,保持审计与货币政策的独立性。”

第二种,在“一行三会”之上新设一个金融监管协调机构。

这个方案有点类似“双峰监管”,将审慎监管和行为监管分离并分别成立相应的独立监管部门,与中央银行保持独立,分别实施审慎监管;通过加强市场监管约束各类参与主体,确保货币政策、金融监管政策的有效传导。但在大稳定的前提下,“一行三会”框架不发生变化。

这个方案的好处是,“一行三会”的格局不会发生改变,在避免了“超级央行”模式下存在监管救助便利,催生风险累积的情况下,符合稳定的大前提。

同事“一行三会”功能重组,同时将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和金融控股公司、系统重要性金融基础设施的监管和金融业综合统计交由央行负责。

7月4日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中提出,强化金融监管协调,统筹监管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统筹监管金融控股公司和重要金融基础设施。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高级研究员、中国投资公司原副总经理谢平在7月2日CF40召开的主题为“统一监管规制下资产管理新趋势”研讨会上建议,应当坚持分业监管、适度功能监管,可以在“一行三会”基础上成立一个有实权的金融稳定委员会来进行统一协调。其核心是明确责任追究机制,起草金融稳定委员会联合监管原则等,切实推动解决当前一行三会之间金融规则打架、对金融机构和产品监管标准不统一、金融监管存在真空等问题,督促明确监管责任、 加强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和处罚、对一行三会有责任追究权等,切实提升金融监管的权威性和有效性。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胡滨建议,“实体性的金融监管协调机构亟待确立,此次会议也亟待解决这个问题。它应该是独立于‘一行三会’并在之上设立的实体性机构。至于叫什么名字不重要,要解决核心问题是真正解决一行三会以及其他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问题。它不是金融监管机构,是监管的协调机构。它不是一个庞杂的机构,作用在协调,可能设立二级部门,不过还是协调作用,不具体履行监管的职责。”

最后一种:升级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

今年3月10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全国“两会”期间的记者会上谈及金融监管协调机制时表示,金融监管协调机制两年多以前已经初步设立了一个机制,叫做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下一步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在初步达成一致后,有可能提高到更有效的层次。

2013年,根据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同意建立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的批复》,建立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联席会议不刻制印章,不正式行文。联席会议由央行牵头,成员单位包括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必要时可邀请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有关部门参加。原则上每季度召开一次会议,主要为了加强协调监管、促进信息沟通。然而,部际联席会议在后来被市场诟病为“流于形式”。

7月4日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也表态将通过强化功能监管和政策协调性来预测、防控金融风险:“下一步联席会议将强化功能监管、综合监管和行为监管,实现金融监管全覆盖。继续加强对跨市场金融风险的监测预警,强化对重点领域金融风险防范化解的政策协调和行动配合,着力提高风险应对处置能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王朝阳认为,继续保持当前监管格局,但应改进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建议目前实行的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的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是一种横向协同模式,报告建议把这种模式改为由国务院牵头的纵向协同模式,实现政策制定、政策执行和公共服务提供三个方面的协同,注重功能监管与机构监管相结合,并妥善处理好部门责任与协同效率的关系。

同时,王朝阳强调,应该协调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构建完善宏观审慎监管框架。目前中国的金融监管现状,应该协调进一步金融监管机构,既要对单个金融的监管,同时也要跨市场跨行业的监管。

总的来看,国内外监管经验表明并不存在最优金融监管模式,每种金融监管模式并没有好坏优劣之分。不管是超级央行模式、超级金融监管模式、系统重要性监管模式和双峰监管模式等均只是对特定阶段、特定市场的可行金融监管模式,而非理论最优模式。

[责任编辑:杨芳 PF057]

责任编辑:杨芳 PF057

推荐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凤凰财经”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或音视频),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凤凰网财经频道(010-60676000)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