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能跑多远?


来源:晤同

PK

共享单车野蛮生长,国家出台新规,规范发展。近日,共享单车被外国青年评选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已然站到了时代的风口之巅。有数据显示,截止去年底,全国共享单车投放量达2000万辆,预计到今年年底将增至5000万辆,随后汽车、充电宝、雨伞、篮球也纷纷加入共享行列,为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添砖加瓦。然而共享时代便捷服务的背后,带来的社会问题却层出不穷,无序停放的共享单车,带来了新的拥堵,占用破坏等行为频频发生,共享雨伞投放没多久就丢失不少,如何管理成了新难题。虽然共享的便利引得各国民众羡慕嫉妒恨,但也有声音称,中国的共享过度了。

8月2日,交通部等十部门联合出台了共享单车新规规范自行车停放及管理,新规一出台,民众纷纷叫好,但也不少人担心,共享单车会进入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怪圈,随着中国共享经济快速崛起,企业纷纷完成多轮巨额融资,开始海外扩张之路。有分析称,这或将演变成一场圈钱游戏。日前,德媒放出共享单车是白痴经济的论调,引发人们对共享经济是否是资本泡沫的担忧。新规能否让共享单车告别野蛮生长?共享单车是不是一场资本圈钱游戏?

《一虎一席谈》PK

共享单车能跑多远?

胡一虎(主持人):共享单车,它算不算是所谓的占道经营呢?如果这样来谈,我们就要来谈到的就是说,到底应不应该对所谓的共享单车来收取公共资源占有费?很多人都觉得,应该收取资源占有费。邓斌,看法如何?


邓斌(资深科技媒体人):我肯定是赞成的,当然政府这个政策里面,是没有提到像共享单车,体现这个公共资源收费。但我认为应该要提出来,而且这个方法可能比现在共享单车这个意见里面说要进行行政调控的方法要更好。因为共享单车的发展那么快,是在我们之前没有想象得到的。像我们的市内的道路,还有我们的公共场所,这都属于我们市内的公共资源、公共物品。我们大家用的时候,每个人都可以用,互相不影响,但用的多了就会影响其他人。


李刚(小蓝单车创始人):我不认同这一点,到底收不收 怎么收,这件事情其实是一个比较漫长去论证的过程,也就是你如何去论证说,哪些我车辆是占用这些道路的,哪些是不占用的,我是不是放在公共的该停的地方就算不占用,我放在私人的不该停、就是政府规划的不能停车的地方叫做占用,这是一个很难界定的事情。我是不是把车放在可以停、政府划完线的地方,就算是不占用呢,那如果是这个样子,那我是不是自己买一辆自行车,我自己的一辆自行车,我放在马路上。


杨少锋(会同资本创始合伙人):不对,第一个您占用的社会的公共资源空间,而您是一个企业,您不是一个公益组织。如果您是个公益组织,政府可以不用跟您收税,但是你是一个企业,你赚的钱是你的,你凭什么去占用我们大家的公共空间。所以从这一点角度来讲的话,那你共享单车可以停,我别的东西能不能停?那你因为你占了这个地方,可能就导致了很多这个人行道,我可能在这边散步,可能在这边走路,你挤占了我的这个资源,你当然应该要付出代价。

朱巍(交通部共享单车指导意见立法专家):这就叫择肥而噬了。大家看现在这个车肯定很多,那必须我要分上一杯羹,我要咱们想想,为什么有共享单车能解决我从家到地铁站,最后这1000米的问题。只要解决之后,那么我完全都是公共交通工具,所以说共享单车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公共交通的润滑剂。它完全起到了公共交通的再利用的问题,所以共享单车善莫大焉。它实际是解决拥堵、绿色环保出行、高效出行的一个法宝。不仅不应当收拥堵费,政府还应该拨大量的钱去建电子围栏,如果政府这点都做不到,什么都收钱、交了钱交了罚款,就相当于有了许可的话,你就可以再放眼,放远一点看一看,难道交了这个排污费、就可以排污吗?

邓斌:我们所说的向共享单车收公共资源占有费不是罚款,不是说我交了这个钱之后,我就可以随便停,而且根据咱们的经营,按照比如说每天每辆车交大概多少钱,比如说按我们自行车的停放费,北京现在标准大概一辆车是五毛钱到一块钱一次对不对,自行车如果按这个标准的话,我们收他一天停两次,这个不为过吧,现在为什么是五毛一块钱这么便宜,你想想是因为他们付出了很多,如果再收一个拥堵费、再收一个资源费,你知道能涨到多少钱,最终羊毛出在羊身上,老百姓还要为此买单。

胡一虎:你就已经在盘算了是不是?

李刚:对。

朱巍:是不是得两块钱以上了?

李刚: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还这么低价)。

谢太峰(北京京华金融研究院院长):我认为这个共享单车,它是共享经济的一个部分,它带有社会公益性,既然带有社会公益性,所以我认为不仅不应该收,资源占用费,而且还像朱老师说的,还应该给予补贴。为什么我停着自行车,我这就叫是共享,那我开着自己的车子就不算呢,我们所有的车停到这个停车位上,我们都得付费。

杨少锋:在这一点我完全反对共享单车,我不认为它是一个共享经济,我认为它只是一个租赁,它的本质是你企业,你买了这个资产你把它租给了用户,这是个本质上是个租赁行为。

李刚:让我们聊一聊共享单车的本质,我们可以看到我举几个数字,我们可以看到,刚才我们只是所说了,杭州花了二十几万去搬运对不对,但你要知道,每年杭州为自己买那些有桩的共享单车要花数亿元。每年,那共享单车加入进来,由我们企业去承担这样一些共享出行的责任。

杨少锋:我打断你一下,你的目的是为了盈利,你的目的不是为了公益,公益跟经济一定得分开,你不能说,我有公益的性质,我就要求社会就必须对我无偿提供这些服务,那是不可以的。

李刚:你不能因为有了商业性质就否认它的公益性。

节目现场

高中生(观众):我觉得到现在为止,这种恶性竞争的模式,盈利应该还是为0。因为我已经免费骑了一个月的某品牌共享单车,现在就看哪一家能够不要在高楼的塔尖上再盖大厦,能够重新拔地而起,它才能取得市场的一定的优势。

李刚:任何事物发展都要有一个基础建设的过程。在基础建设的过程中,肯定大部分的都要投入固定的成本,我觉得固定的成本的投入期间,我们并不要太过于在于看他的是不是短期的盈利,从中长期的角度来讲,共享单车我们可以提升自行车的使用的效率,那通过租金的方式,造成整体的盈利;第二点我们做了很多很多商业模式的拓展,去做到城市的生活助手去给更多的生活服务去导流,我觉得这才是共享单车我们该思考的未来。


李光斗(中国品牌战略专家):我支持你一下,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的特点就是几乎所有的都在一开始是赔钱的。我举几个例子,第一个某互联网租车品牌是亏钱的,但是它建立了一个平台,另外某互联网租房品牌,它到现在没有赚一分钱,它的市值你知道是多少吗,超过300亿美金,所以说这就是独角兽的特点,它一开始就是跑马圈地,我相信如果不要说现在50家,如果我们的共享单车,全中国剩下5家的时候,你的日子会很好过。

胡一虎:但是我们看看在网络上所呈现出的讯息,现在这个时刻当中,倒闭潮一家接着一家的在眼前,所以有人觉得这个盈利模式他的财务逻辑是经不起考验的。


王清锐(互联网专栏作家):一辆自行车的附加价值,是可以看得见的,你像某互联网租车品牌,它是汽车、公共交通,你像你说的某互联网租房品牌,它的是租赁、居住,这个都是人的非常大的一个需求,骑自行车最后解决一公里,我们能够想到的现在的共享单车盈利的模式,一租赁、二押金生息、三车体广告,除了这之后难道是补胎吗,没有吧。

李光斗:我觉得有这三样 还不够吗?

王清锐:不够。

朱巍:不是。这个我要讲一讲,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单,这是他们典型的经济,他们不敢说,他们不愿意说。现在我们做的是什么,互联网生态叫闭环,我们只要是扩大到有足够的用户之后呢,通过用户储存在本地终端上的数据搜集上来的用户身份信息,第一方面可以画精准画像,第二方面可以画精准广告,同时到中国三大互联网公司,这样企业的级别或者跟它们合作的时候,就会发生一个从头到尾,包括支付渠道、包括他刚才说的这种、广告位的这种出租,他完全没有必要再通过行,直接的5毛1块钱的收费,所以至今为止,为什么某快递服务平台一直是在亏损,而且他明知道亏损,而且还会继续亏损下去,他明确表态,我们不考虑盈利,就是做的是这个闭环,做的是互联网生态。小车,我敢说将来不会独立发展,咱们可以往下看一看,它们背后的资本都是谁,中国三大互联网企业不乏其中,为什么,为了让它们宣传自己的东西,为了在手机上占有一定的位置,为了粘连性、为了渠道、为了资金、为了一切这些东西,所以将来我敢说你们的渠道,第一有可能是被互相合并,第二将来投靠一个大树、大树遮荫之下,你们变成它的一个手。

杨少锋:咱们在举例子的时候,我们都举的那些看到是成功的例子,但是中国有一句话“你只看到贼吃肉,你可没看到贼挨打”。比如讲,就像我们之前的这个前些年,非常热闹的团购百团大战,所有的那么多,几十家的团购网站能够把你一个商家,天天打电话打到你发疯为止,到现在为止,这个团购网站剩下几家,所以我们不能就只拿着那些成功的案例来说这个模式一定成功的,我们要看到,这一个成功的案例后面是,一大堆死去的堆着。



编辑:解明珠、蒙小度 

人参与 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