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独道 | 共享单车会陷入“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怪圈?


来源:凤凰私享会

原标题:凤凰独道 | 共享单车会陷入“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怪圈?

凤凰私享会|凤凰卫视官网编辑部出品

凤 凰 卫 视 金 牌 栏 目

《一虎一席谈》

近日,共享单车被外国青年评选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已然站到了时代的风口之巅。

有数据显示,截止去年底,全国共享单车投放量达2000万辆,预计到今年年底,将增至5000万辆。随后汽车、充电宝、雨伞、篮球也纷纷加入了共享行列,为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添砖加瓦。

然而共享时代便捷服务的背后,带来的社会问题却层出不穷。无序停放的共享单车,带来了新的拥堵。占用破坏等行为频频发生,共享雨伞投放没多久就丢失不少。如何管理成了新难题。

虽然共享的便利,引得各国民众羡慕嫉妒恨,但也有声音称,中国的共享过度了。

8月2日,交通部等十部门联合出台了共享单车新规,规范自行车停放及管理。新规一出台,民众纷纷叫好,但有不少人担心,共享单车会陷入“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怪圈。随着中国共享经济快速崛起,企业纷纷完成多轮巨额融资,开始海外扩张之路,有分析称,这或将演变成一场圈钱游戏。日前,德媒放出“共享单车是白痴经济的论调”,引发人们对共享经济是否是资本泡沫的担忧。

新规能否让共享单车告别野蛮生长?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节目针对该话题来了一场大讨论!节目精华小凤君为你们整理出来啦!

节目精华

金融界两大佬互怼:

共享单车是公益行为还是租赁行为?

谢太峰(北京京华金融研究院院长):我觉得仅仅靠法规,还未必能够做到有效管制。共享单车的管理比汽车要难得多,因为它是面对的对象可以说是成千上万,面对这么一个庞大的使用人群,要管理起来难度是非常大的。所以这个法规初衷是很好的,但是到底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起效果?我认为这还必须加强执法。

而且我认为这个共享单车,它节约了资源,带有社会公益性,它是共享经济的一个部分,它带有社会公益性,既然带有社会公益性,所以我认为不仅不应该收资源占用费,而且还应该给予补贴。只要能够达到了资源共享的目的,我们就可以把它当作是共享经济。我认为它是一种普惠经济,是一种平民经济,所以在我们中国我认为应该是大力发展这种共享单车这样一些个共享经济。

杨少峰(会同资本创始合伙人):我觉得是这样这个行业如果说政府不管的话,一定处于无序竞争状态,在无序状况下任何人都不可能赚到钱的。如果是个公益组织,政府可以不用收费,但这是一个企业,你挣的钱是你的,你凭什么去占有大家的公共空间呢?

我完全反对共享单车,我不认为它是一个共享经济,我认为它只是一个租赁,它的本质是你企业,你买了这个资产你把它租给我了,租给了用户,这个本质是一个租赁行为。你的目的是为了盈利而不是公益,公益跟经济一定得分开。

我认为现在共享单车出现这么多问题,乱停可能是老百姓,我们使用者的问题,我骑完车完了之后,我没把它停在一个合理的地方。

共享经济的出现固然是让我们生活取得很大的方便,但当它成为一个城市的这种障碍的时候,我觉得在政府出台的政策之下,企业必须得去配合。

两位"共享"CEO代表企业方发声:

为了客户我们在改变

李刚(小蓝车CEO)

李刚(小蓝车CEO):有一个新规出台来帮助我们,能够实现这个行业里面的一个有序的竞争,我觉得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我觉得对投放的总量一定要有限制,让城市的车不会快速增长很大,我们一起研究出比较好的办法。

整个共享单车行业发展速度很快,所以我们也在提升自己的我们线下的服务能力。未来的话我们会做到精准的调度,我们现在就是在这种错峰的时候去做很多调度的这些事情,那未来我们会调动更多的用户去做这样的一些自主的调度。

关于费用,到底收不收?怎么收?

这件事情其实是一个比较漫长去论证的过程,就是说你如何去论证说哪些车辆是占用这些道路的?哪些是不占用的?不能因为我们现在有问题就一棒子打死,我相信这件事情要抱着发展的眼光看待这件事情。

我们第一时间要有专门的调度团队,在每个城市有数百位调度的同事,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把它做得更好,我们去做到城市生活助手,去给更多的生活服务导流,我觉得这才是共享单车我们该思考的未来。

赵书平(共享e伞创始人):对于雨伞丢失,我觉得很正常,你的伞是可以拿回家的,你不可能打雨伞打到一半我停下来再淋雨回家吧?肯定是要到家里吧,避风的地方我才能把雨伞收下吧,收下来我不可能又跑到外面去还伞吧?那肯定是带回家。

这个不叫公益事业,搞企业的人不要谈公益,我就是搞企业的,我就是要创造利润,我没利润我为什么要去做?虽然我现在利润还是没有的。但你不要把它当成一支伞,它就是一个媒介,是天天每个人打着出去的媒体,你要看到它的媒体。

如果我共享工作自己广告放在自己的媒体里,我再用共享工作去进行ABC轮融资,是不是很完美的事情。作为一个企业来说,最起码要把自己的产品做好,一定要把质量做好,服务做好,不要去忽悠消费者,你忽悠他,消费者肯定不买你的账。

专家指导:

要支持和鼓励 不要因噎废食

朱巍(交通部共享单车指导意见立法专家):我们认为市场的东西应该交给市场,但是如果政府没有宏观调控不管的话,只会不断的增多。现在管好了之后,比的是什么?比的是实力,比的是谁服务好,谁更人性化?谁对用户权益保障更好?其实卡断反倒更有利与促进竞争。

共享单车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公共交通的润滑剂,它完成起到了公共交通的再利用的问题,所以共享单车善莫大焉,它实际是解决拥堵,绿色环保出行,高效出行的一个法宝。中国三大互联网公司这样企业的级别,或者跟他们合作的时候就会发送一个从头到尾,包括支付渠道,包括他刚才说的这种广告位这种出租,它完全没有必要再通过行直接的5毛、1块钱的收费。

为什么某网购平台现在市值这么高?它也在亏损,就是做的是这个闭环,做的是互联网生态。他们背后的资本都是谁?中国三大互联网企业不乏其中,为什么?为了让它们宣传自己的东西。为了在手机上占有一定的位置,为了粘连性,为了渠道,为了资金,为了一切这些东西,所以他们将来我敢说你们的渠道,第一有可能是被互相合并,第二将来投靠一个大树,大树遮阴之下,你们变成它的一个手。

共享经济现在出来的这么多问题,除了法律责任之外,还有社会责任还有道德责任。但是为什么我们现在这么喜欢指导意见呢?就是因为他可能不是一个结束,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


李光斗(中国品牌战略专家):共享单车不仅有公益性质,而且解决了人们交通出行的痛点,只要能满足人的需求,任何的所谓的法规是挡不住的。市场经济很完美的社会不存在的,一定是过剩的然后通过市场的选择优胜劣汰。

我觉得用孔夫子一句话回答你,就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就是说你政府管理不是管理他们,是建立规则。我看到很多共享单车,很多把小孩放到购物筐里头,这个时候谁管呢?一定是政府管,如果在新加坡,在美国政府会罚的你,一定是进入你的信用记录。所以说政府应该管消费者,而不是说建立消费规范。

共享单车品牌不要急于去国外,把中国的共享单车做好,然后再向全世界。共享单车是共享经济的最好代言人,让中国重新登上自行车王国的宝座,我们可以展望一下,未来解决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交通问题的一定是共享经济,包括我们期望的共享汽车,所以我们对共享单车不应该因噎废食。 

技术大牛的PK:

用不同的方式切入去改变现状

邓斌(资深科技媒体人):技术是一个解决乱停乱放这个问题很好的一个手段。但是我建议,电子围栏不应该由企业单独去建,而应该由政府部门公用事业单位来统一画线。而且这个方法比现在共享单车要进行行政调控的方法要更好,因为共享单车发展那么快,在我们之前是没有想象得到的。像我们那个道路还有我们公共场所这都属于我们市内的公共资源,公共物品,我们大家用的时候,每个人都可以用,互相不影响,但用的多了,就会影响其他人。而且如果它想要走出国外,就要摆脱现在这个粗放性的经营。

王清锐(互联网分析师):我可以认同它,但是过犹不及,什么叫做过犹不及呢?这个需求一万辆共享单车就够了,结果我时常推出一百万辆,这个的话必须要限制。一个正常的市场供需应该是平衡的,而不是无限地扩大。一辆自行车的附加价值是可以看得见的,你像某互联网租车品牌它是汽车,公共交通,你像你说的某互联网租房品牌它是租赁、居住,这个都是人的非常大的一个需求,骑自行车最后解决一公里。我们能够想到的现在的共享单车的模式,盈利的模式,一租赁,二押金生息,三车体广告。除了这之后就几乎没有了。

我不支持罚,我也不支持一刀切,我支持的是里要反思。不要把共享单车,或者共享经济当成共产主义,排斥一切进入任何领域,进入任何的领域没有边界,这样的话最终会导致它泛滥。

不要让国民素质背黑锅。这个跟国民素质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跟它的商业模式是有关的,我对我们的国民素质有信心。

观众声音

本期节目的观众也十分给力,不仅有很有思想深度的高中生,还有为了节目专门做调研的观众,让我们来听听他们的看法。

观众1:第一,如果它买了3万辆自行车,它没有充分让它共享出去,这才叫资源的浪费,这一点是我认为的。第二,国家出台一系列的法规,政府它所起的作用是调节经济的平稳发展,进行宏观调控,进行市场监管。如果共享单车停到了机动车路中间,它可以收取罚款或制定的规章制度,可以再继续地进行调整以规划,而不是出台一些所谓因为你共享单车,你的商业模式,对城市市容产生了影响,我就要从根本上对你进行一系列的制裁。

观众2:现在我想听到的是怎么能杜绝这种乱象,乱象是谁造成的?这跟用户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家门口那车不是老总搁那的,是那些骑车的停那儿的,我车位上的那些车,也是那些骑车的扔那儿的,现在你跟他较劲,没用。关键是这骑车人怎么守规矩。

观众3:共享单车这个问题怎么管理,我们应该政府来管消费者,然后来管骑车的人,我觉得这个很不对的。就是你想想现在这么多单车,现在政府的话连单车都管不过来,然后你还要去管骑单车的人,整个城市到处都是,你怎么来管?这个运营成本,是不是比你管单车还要大?所以我觉得,负责监管的是应该是单车的这个企业。

观众4:以我这个体会,咱们现在不是说缺制度,是缺市场调查。车搁在什么地方适合?有集中的地方,最简单的一个地铁口基础几千辆车,一个地铁口恐怕就一辆都没有,真有这种情况。上班之前所有车骑过来了,我调查过一次,两千多辆车在西北口放着,等下班回来的时候,西北口头一辆车没有,但是东北口还有200多辆车没人骑,这就属于它在什么位置?所以我给某共享单车车老板一个建议,一个是做好市场调查,一个不要借以他们定出政策来限制他们的能量。

胡一虎:其实共享经济说到这儿,我最喜欢那个词,“绝对不忽悠”。为什么?只有不忽悠才能扎扎实实把产品做好,才能让大家感受到共享经济它的便利跟它的方便。第二个关键点是我们的企业,企业能不能提出更优质的产品,才能够让我们证明我们这个从别人国家所借来的一些产品,在经过自我提升之后,是不是能够反哺到其他的国家。

欢迎大家在评论区留言,

谈谈您对共享经济的看法,

或者吐槽您看到的不文明共享行为,

精彩评论我们会选上留言区让更多人听到您的声音哦!

人参与 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