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的“双屏贯目”,李楠的“骁龙在天”,左右互搏的魅族与魅蓝


来源:速途网

原标题:黄章的“双屏贯目”,李楠的“骁龙在天”,左右互搏的魅族与魅蓝


  今年年中,随着魅族内部架构调整,硬件部门被拆分为“魅族”和“魅蓝”两大事业部,由黄章与李楠分别带领。三个月过去,两家的新品都已问世,对比两家的产品,隐约呈现出一种微妙的“左右互搏”气氛。


  图为魅族科技董事长 黄章(左)和高级副总裁、魅蓝事业部总裁李楠(右)

  黄章的“双屏贯目”

  作为创始人兼董事长 黄章亲自挂帅的魅族事业部,独立之后成为了最具“天时地利”的部门,得到了魅族内部最多的优势资源。


  今年年中,随着魅族内部架构调整,硬件部门被拆分为“魅族”和“魅蓝”两大事业部,由黄章与李楠分别带领。三个月过去,两家的新品都已问世,对比两家的产品,隐约呈现出一种微妙的“左右互搏”气氛。


  图为魅族科技董事长 黄章(左)和高级副总裁、魅蓝事业部总裁李楠(右)

  黄章的“双屏贯目”

  作为创始人兼董事长 黄章亲自挂帅的魅族事业部,独立之后成为了最具“天时地利”的部门,得到了魅族内部最多的优势资源。


  图为魅族PRO7

  而最好的印证,莫过于魅族品牌独立后的首款产品——PRO7:历经了469天打磨、11版概念设计,耗资3000万,只为在手机的背面开一扇“窗”,打破了魅族产品每款看上去都差不多的“脸谱化”设计。

  而“画屏”为PRO7带来的影响并不局限于表面,据拆解报告显示,PRO7内部布局完全抛弃了之前的设计风格,首次采用“L”型主板。

  由表及里的改变,倾注了黄章大量心血和魅族大笔资源,最终才打造出“双屏贯目”的PRO7。

  李楠的“骁龙在天”

  相比魅族事业部的得天独厚,留给魅蓝事业部总裁 李楠的资源就显得十分有限:研发剥离,产品在短期内只能通过ODM打造;经费紧缺,李楠在发布会上“哭穷”,称为了买下虹软算法,开场已经请不起演唱嘉宾。留给魅蓝的,只有80%魅友(魅蓝出货量占到魅族总出货八成)的“人和”。

  在魅蓝Note6“重新出发”的发布会上,李楠称唯有初心和用户不可辜负。为了保住“人和”,“初心”辜负与否无法定论,但“用户”肯定是辜负不得的。

  所以想不辜负用户,摆在李楠面前最为有效的方法便是“用户痛点在哪就解决什么”。

  什么是魅友最大的痛点?当然是万年不变的联发科了。

  “讲真,我们会不知道你们想要高通?”


李楠的这句“讲真”,为刚刚发布的魅蓝Note6带来了骁龙625处理器,比魅族“原计划”首款高通处理器的手机来得早了一些。


  图为去年年底曝光的2017年魅族产品规划

  这一招漂亮的“骁龙在天”,让魅族从“万年联发科”的阴影中走了出来。配合主摄像头采用的索尼 IMX362(或三星2L7)感光元件+虹软算法,又让魅蓝Note6的理论成像素质有了质的跨越,解决了大多数千元机成像质量平平的又一痛点,对于魅友来说可谓双喜临门。

  合久必分,痛点升级大战痒点创新

  然而这边魅蓝Note6靠着处理器和感光元件收获着魅友的好评,却让上个月刚刚发布的“同门师兄”魅族PRO7吃了瘪。


  图为魅蓝Note6

  PRO7刚刚上市一个月,背部的“画屏”虽然在外观上保持了差异,但对于这块陌生的副屏,对于用户尚属于“痒点”需求,需要时间逐步了解它的应用场景。二此时隔壁魅蓝拿出一颗高通处理器,解决了魅友多年的大痛点,自然更加受到魅友的拥护。


  图为魅蓝Note6

  PRO7刚刚上市一个月,背部的“画屏”虽然在外观上保持了差异,但对于这块陌生的副屏,对于用户尚属于“痒点”需求,需要时间逐步了解它的应用场景。二此时隔壁魅蓝拿出一颗高通处理器,解决了魅友多年的大痛点,自然更加受到魅友的拥护。


  另一方面,PRO7标准版所使用的Helio P25,在跑分与体验上双双败阵骁龙625,加上相机模组也不具优势,加上价格上贵了1000多元,换来一块用户还不完全了解的画屏,也很难激起用户的购买欲。

  分久必合,两部分工同上市

  不过,魅族和魅蓝两大事业部,虽然表面上是一山更比一山高的竞争,但骨子里还是同一家公司,是“亲兄弟”的关系。


  据魅蓝发布会后,李楠公开表示:未来魅族与魅蓝两大事业部将承担不同功能,黄章挂帅的魅族事业部将持续在创新方面发力,承担黄章心中的“梦想”;而自己带队的魅蓝事业部则承担销量的任务,同时要保证持久的盈利,并预计今年魅族整体销量仍维持在2000万左右。

  所以,魅族分拆之后,有助于三大事业部明确自身的使命,同时提供了更加灵活自由的施展空间,更加有效的执行本事业部的战略,携手实现魅族“稳增长,创利润,挺进IPO”的目标。

人参与 评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