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野三坡论坛 | 蔡昉:中国经济如何再次打破“克-扬诅咒”


来源:产业中国研习社

9月23日,第二届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在河北保定野三坡举行,众多国内外经济学家齐聚拒马河畔,以“改革推动力”为主题,深入探讨中国经济改革的新引擎,以期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推动中国

作者| 蔡昉

9月23日,第二届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在河北保定野三坡举行,众多国内外经济学家齐聚拒马河畔,以“改革推动力”为主题,深入探讨中国经济改革的新引擎,以期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推动中国经济行稳致远。  

作为论坛支持单位,产业中国研习社受邀出席。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发表了演讲。在他看来,户籍制度改革十分重要,实现了这一点,就能第二次打破“克-扬诅咒”。

以下为演讲实录:

蔡昉:

大家上午好,前面的发言人讲的都非常具体,提出了很多实在的政策建议,我讲一个稍微理论化的,提出中国经济如何再次打破“克-扬诅咒”?

“克”是美国经济学家,“扬”是大牌的经济学家,他们两个确实有过一些长期的诅咒。我们看第一次早在九十年代前半段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就写了很多文章,有非常技术化理论化的文章,也有一些非常流行产生重大影响的文章,当时媒体针对中国还讲的亚洲四小虎,是“纸老虎”,这是第一次诅咒,当时影响也很大。

后来他们逐渐把目标转向了中国,因为中国的高速增长大家称为奇迹,很少有人怀疑,但是他们不认为是奇迹,他就做了一篇很重要的文章,他说我只需要一点小小技巧就可以化化神奇为腐朽,把金子变成一个粗金,他的意思是中国的经济增长没有长足的进步,不会持续。我们这么多年的增长,甚至我们达到顶点开始减速了,他说国经济要“撞墙”了,但是我说了你不可持续,你终究会撞墙。

最重要的我们要了解他们错在哪里?他们的确是预测错了,改革开放40年的增长,你还在讲不可持续,你那个持续多少年才叫持续呢?曾经克鲁德曼在2000年的时候,李光耀就问他一个问题,你说新加坡只是靠投资实现的增长,是不可持续的,那么我们沿着40年40%的投资率,但是我们一直增长的很好,你怎么解释这个东西?

我想他们怎么解释呢,第一是理论出发点,他们坚持的是新古典增长理论,就是假设劳动力无限供给,因此回报率就是下降的,所以你没有增长是不可持续的。但是我们谁都知道,在2004年初,我们不会出现中国的劳动力是无限供给的,因此他不懂的这个特点,因此他不懂得人口红利,所以他判断错了。

这张图就非常明显,你看这个区域,一个曲线是表明劳动年龄人口,下一个线是非劳动年龄人口,在我们改革开放期间,这个区内的非年龄劳动人口稳定不变,说明你的人口是升之者重,因此给我们带来人口红利。

这个人口红利表现在哪些方面呢?我想第一个我们大多数研究者都可以证明,人口红利首先表现在劳动力数量。其实劳动力增长非常快,也意味着劳动人口的受教育水平增长很快,因为我们都知道一代比一代的受教育水平高,你就意味着我们的更高的人力资源,会改善你的整个劳动力的素质。所以这是第二个人口红利的表现。

第三个就是我们抚养比低,就给你带来更有利的资本积累的条件,同时资本的回报率非常高,这是有很多研究和证明的。除此之外,生产力进步也是非常快的,劳动生产率进步都很快。过去像布鲁德曼没有很快的提高,但是后来很多研究证明中国在改革开放期间,全部的增长率是非常快的。其中一个重要的来源就是当地大规模的劳动力非常低下的农业转向,就意味着会得到提高。因此构成了我们生产力的高速经济增长,这是必然的,并不是说我们有非常规的,如果我们实现了一个非常规的高速增长,那就是一个赶超的过程。

人口红利不再导致投资回报下降

但是确实过去的增长源泉可能到了一定的阶段,就会发生一些变化,比如2012年我们的劳动适龄人口就是负增长的。从今年之后我们的经济活动人口就是劳动力,也开始负增长。所以会导致一系列的变化,劳动力短缺就会带来工资过快上涨,这个上涨超过了劳动生产率的速度,你的竞争力就会下降,新成长的劳动力越来越少,每年新的人力资本的总量也会下降,我们人力资本改善的速度也会下降。

劳动力短缺再加上过去投资过度等各种原因,导致了投资的回报率在迅速下降。我们农村16岁到19岁的这部分人口,也就是初中生和高中生,他们到2014年达到的最高值,就意味着我们每年从农村转移到城市来的这些农民工的增长速度在之后就开始下降,也使我们城市化有所减速,这些因素放到一个经济增长的模型中,是要向下行的一个趋势。

第一,承认我们在这个发展阶段,必须转向新的发展动能,这是我们将来一定要走的,我们实现了从低收入到中等偏上收入的跃升,如果我们能够第二次打破这个诅咒的话,我们就可以跨越这个阶段向高收入国家的迈进。

我想这个命题今天是有意义的,我们看上面这张图是城镇的全部劳动力,可以看到,如果城市里还有劳动力供给,是因为38%是由农民工构成的,下面这张图也可以看到,如果你单纯看统计的数据,我们目前农业的劳动力总量还特别多,但是我们通过评估之后,下面这条趋势是逐渐下降的态势,也就是说我们目前农业劳动力的比重只有18%,但是在这之后还有没有潜力,再进一步就要由城市农民工来保持充足的劳动力供给。

我将参照国家和中国做一个比较,所谓的参照国家是这个意思,我们中国今天人均GDP是8000美元,未来到2022年这一段时间要实现12600美元的跨越,因此看比我们人均GDP高,又没有完全进入高收入国家,以及达到了高收入门槛的国家之间的产业结构,劳动力配置是如何,我们就可以看到,如果中国劳动力的比重按照中国的标准要达到高收入国家的走向,也就是今后五年的走向,还有巨大的差距。

户籍制度改革助力城市发展

阻碍城市发展潜力的问题仍然是我们的一些体制机制障碍,最核心的就是户籍制度还在制约着我们,但目前我们围绕着户籍制度改革已经推进了,越来越进入到旧户籍本身的核心问题上。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有一个理念,户籍制度改革是一个公共体,是全国改革的公共体,也就是说不仅仅是地方政府的问题,是全国的问题。户籍制度改革是可以直接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让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减速更慢一些,可是带来的这个红利是中国经济的,但是改革的成本却是每一个地方政府要直接面对的,因此,会产生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户籍制度改革问题上不相容的问题。打破这个不相容我们要做到这么几点:

第一,城市要为本地人口提供公共服务,财力确处于极限,要是无法服务到农民工,农民工就可能回乡,农民工回乡就会造成劳动力短缺,这种现象会更加严重,因为还有新的农民工会转移进来,速度会越来越满,返乡会越来越快,就意味着生产力提高的逆向的变化。我们必须让中央和地方政府分享分担改革,那么我们现在还没法分享这个改革红利,因为不能一一对应,但是现在改革的成本,也就是中央政府可以推进这个改革。

第二,我们应该把户籍制度改革变成一个自上而下的改革,第一政府要多买单,第二要制定一个全面的路线图,让中央政府支付的这些改革成本和你实现的城市户籍的增长要一一对应起来,这样才是可推进的、可操作的,也可评估的一个改革思路。

因此我的意思就是,如果我们曾经预测改革没有大的变化,那么我们未来的增长率会下降。但即使这样,我们也可以长时间在世界上有领先的经济增长。

通过一系列的改革,其中最重要的是户籍制度改革,我们可以取得效果,变得更像一个L型的曲线,也就是我们的潜在速度会下降的慢一些,维系中高速的环境要短一些,因此是非常重要的。实现了这一点,就能第二次打破这个诅咒。

谢谢大家。

(本文由产业中国研习社根据专家在第二届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上的发言录音整理,选登时有删节,且未经本人审阅)

[责任编辑:徐婧 PSY055]

责任编辑:徐婧 PSY055

推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