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FUN来了
热门文章 换一换

博通千亿美元强娶高通推手:华裔并购狂人和他的友军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博通千亿美元强娶高通幕后推手:华裔并购狂人和他的中国友军美国芯片巨头高通的董事会,果然拒绝了博通(Broadcom)的千亿美元并购提议。11月13日,高通官方发布声明,拒绝了博通于11月6日提

原标题:博通千亿美元强娶高通幕后推手:华裔并购狂人和他的中国友军

美国芯片巨头高通的董事会,果然拒绝了博通(Broadcom)的千亿美元并购提议。

11月13日,高通官方发布声明,拒绝了博通于11月6日提出的以价值1300亿美元现金和股票收购高通的提案。高通董事会主席Paul Jacobs称:“董事会一致认为,博通的提议严重低估了高通在移动科技行业内的领导地位,也低估了高通未来的发展前景。”

但这很难动摇市场对于博通强娶成功的信心。“当(博通)已经开始到处嚷嚷时,就是一切都准备好了。”一位半导体行业人士这样评价对博通对高通的天价收购。

业界对博通的信心,一部分来自于博通通过并购发展壮大的成功历史,另一部分则来自于这段成功历史的造就者——博通CEO(首席执行官)Hock Tan(陈福阳)。

这名64岁的华裔,自2006年掌舵新博通的前身之一——安华高科技(Avago)以来,在并购之路上罕逢敌手。

并购狂人

颇具戏剧意味的是,安华高的诞生,原本是一个不断分拆的产物。

如果不断往前追溯,安华高的前身,还是从IT巨头惠普分拆出来的安捷伦半导体。

惠普本身业务线极为庞大,调整布局的事情时有发生。1999年,惠普把芯片制造、电子测量和分析仪器这部分业务剥离出来,成立安捷伦。2005年年底,安捷伦的半导体部门被知名投资机构Kohlberg Kravis Roberts(KKR)和Silver Lake Partners(银湖资本),以26.6亿美元收购,并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名曰安华高科技。

2006年,刚刚拿下安华高,KKR就请来了本文的主角——陈福阳出任CEO,安华高也因此不断壮大。

2009年,安华高在纳斯达克上市。

在陈福阳的主导下,安华高还开启了一段堪称疯狂的并购打怪之旅。

2013年,安华高以66亿美元的对价,买下美国老牌芯片供应商LSI,随后留下其核心存储产品线,出售了非核心资产。

当时,LSI的年营收还要稍高于安华高。但这丝毫没减弱陈福阳的决心,它依靠巨额贷款和老股东银湖资本的支持,顺利完成了并购。

2015年,陈福阳再次展现了自己的激进作风。安华高以“蛇吞象”的姿态吃掉了老牌芯片公司博通,代价是370亿美元,这也是半导体行业当时最大规模的并购交易。这一并购让市场领略了陈福阳的冒险精神。当时博通的年营收为84亿美元,差不多是安华高的两倍。而370亿美元的收购对价,甚至已经超过了安华高当时的市值。

而且,在这场并购之后,新公司还保留了更为响亮的博通的品牌,虽然博通的股票其实已经从美股退市。

这场蛇吞象的表演,让新博通成为全球第五大半导体公司,排名在英特尔、三星、台积电和高通之后,成为了芯片行业一个重量级的玩家。

陈福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

“财务出身”

早在2006年陈福阳掌舵安华高之初,原来的安华高总裁后出任董事长的DickChang,就评价陈福阳“拥有通过完善的战略定位和策略实施来推动公司成长的卓越领导才能,是引领安华高在公司成功转型后继续其完全独立进程的理想人选”。

根据多家外媒的报道,陈福阳是马来西亚华裔,陈福阳是他的中文名。他出生在一个并不算赋予的华人家庭,通过考取麻省理工学院的奖学金,获得了到美国求学的机会。对于这段经历,陈福阳心怀感激,他在功成名就之后曾向麻省理工学院捐赠了2000多万美元。

安华高早年的通稿称,陈福阳拥有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硕士和哈佛大学MBA学位,曾经担任Commodore国际公司的财务副总裁,也曾在通用汽车和百事可乐等担任过高级管理职务。在半导体行业,陈福阳曾效力半导体解决方案公司ICS,以及硅谷半导体公司IDT。除在美国的工作经历以外,陈福阳还是位于新加坡的Pacven投资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并曾担任马来西亚Hume工业公司总经理。

陈福阳不是半导体科班出身,他也喜欢强调自己是“财务出身”。有报道称,两年前,陈福阳在华美半导体协会的年度晚宴上曾经这样评价自己,“我并不是半导体人,但是我懂得赚钱和经营。”

关于陈福阳的性格,有美国媒体称其有着华人常见的害羞的一面。比如,陈福阳非常低调,很少出现在媒体的报道中,常常是出现在公司的通稿中。

但一位博通前员工对澎湃新闻记者谈及对陈福阳的印象,则是“目标明确,快狠准”,“当初安华高收购了博通,我就被裁掉了,我们部门不怎么赚钱,就被裁掉了。”

虽然市场也有质疑其不重视研发、过于激进的声音,但在陈福阳的带领下,新博通的市值已经高达1100亿美元,芯片业务线覆盖智能手机、机顶盒、无线WiFi等诸多领域。而且,博通高达200倍的PE,也证明了市场整体对该公司的认可。

相比之下,高通市值约920亿美元,PE为24倍。如果按24倍PE计算,博通市值才是高通的一个零头。

陈福阳的友军

当然,在收购高通的战斗中,陈福阳并非孤军奋战。

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称,银湖资本将斥资25亿美元,支持博通提议收购高通。这是银湖资本已承诺提供给这笔巨额并购交易的可转债融资50亿美元的一部分。这个50亿美元的计划,也是银湖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笔交易。

公开资料显示,陈福阳和银湖并肩战斗已久,安华高收购LSI,后来收购博通,背后都有银湖的身影。今年3月,银湖还与博通一起,向东芝提起了179亿美元的购买提议。

银湖目前拥有约390亿美元的管理资产,是世界上最大的技术型私募股权公司之一。该公司在今年早些时候募集了150亿美元的基金。

不只是银狐资本,此前有外媒的报道提及,陈福阳的友军,应该还会囊括那些在高通和博通均有持股的机构。据称,占据高通近半数股权的17家机构中,近七成也同时持有博通股份。

有分析认为,考虑到高通近来遭遇监管机构和客户的多方挤压,陈福阳提出的改变专利授权方案的策略,应该颇具吸引力。而且,高通在调制解调器芯片领域的领先优势,和在无线wifi芯片领域领先的博通,有一定的互补性,整合成本不会太高。

中国资本介入机会?

此外,上海果通CEO施成斌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称:“我觉得不排除有中国资本介入的可能,芯片背后是国家实力的博弈,博通并购高通,为中国资本介入提供了一次极好的机会。”

上海果通是一家专注于物联网解决方案的科技公司,与高通和恩智浦都有业务合作。

“博通并购高通必然要取得中国政府部门反垄断的批准才行,以往中国想买他们的芯片业务,他们都不卖给我们,这次有求于我们,那么有些业务可能会卖给中国。”施成斌这么认为。

2016年高通收购恩智浦案,就有中国资本顺利收购了恩智浦的标准件产品业务部门。

2017年2月,北京建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恩智浦半导体共同宣布,恩智浦半导体旗下的标准产品业务部门正式完成交割,交易金额为27.5亿美元(约合181亿元人民币)。

建广资产是一家专注于集成电路产业与战略新兴产业投资并购的资产管理公司,母公司是有国资背景的中建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恩智浦标准件这块资产质量非常好,产品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应用领域包括汽车电子、工业控制、电信通讯、消费电子。”施成斌表示。

紫光集团曾多次在美国发起收购,但最终因政治因素都遭到折戟。

恩智浦的标准产品业务,包括分立器件、逻辑器件及PowerMOS等产品,除了设计部门,该交易还包括恩智浦位于英国和德国的两座晶圆制造工厂和位于中国、马来西亚、菲律宾的三座封测厂和位于荷兰的恩智浦工业技术设备中心,及标准产品业务的全部相关专利和技术储备。

有分析认为,如果美方有求于中方,加上陈福阳一贯喜欢把收购来的资产剥离出售,中资可能寻觅到一些合适的资产。

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就认为,博通以往收购都是分拆、对客户涨价、逼客户签长约的财务运作,对下游客户尤其是中国客户很不利,中国应该拒绝其并购。

推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为您推荐

undefined
没有更多了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