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匠选
热门文章 换一换

厉以宁:改革难难在两点,利益集团还有怕失业


来源:凤凰财知道

厉以宁手稿本文为厉以宁在2017年新浪金麒麟论上的演讲四大原因造成结构性失衡很难改变我要讲的题目是“如何消除结构性失衡”其实,结构性失衡这个问题由来已久,它为何长期未改?改革有

厉以宁手稿

本文为厉以宁在2017年新浪金麒麟论上的演讲

四大原因造成结构性失衡很难改变

我要讲的题目是“如何消除结构性失衡”

其实,结构性失衡这个问题由来已久,它为何长期未改?改革有多大的难度呢?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考察,我发现结构性失衡的改革很困难,因为它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所以,要想把结构性失衡在很短的时间内消除是不容易的。

结构性失衡之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有大的本质性的改革,是由四个原因造成的:

第一,中国曾长期处于计划经济体制下,按照计划经济的原则,政府决定一切,很长时间内都是如此,即使已经改革开放了,但行政在经济中起的作用始终是存在的。

第二,长期以来政府的干预跟宏观调控是结合在一起的,行政命令和宏观调控并未分开而是混在一起。这样的话实际上行政手段的力量就更大,你要违背它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在国有企业改革速度还比较慢的时候。

第三,各部门、各地区甚至是各个企业都有攀比的现象。比如,一旦经济指标下来了,假定增长8%,我一定要想办法超过8%;如果是8.5%,我一定是9%,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做到在市场经济道路上发展。

第四,“发现错误”是很难的,要真正发现错误,让中央感觉到了,时间就很晚了,也就错过了改革的最佳时机。

中国消除结构性失衡的关键在于改革

在中国进行经济的结构性改革,关键在发展方式的“改革”。

如果坚持过去的发展方式,重数量、重速度,那不容易改,因为那种发展方式鼓励了人们大搞重复建设、消耗资源,尽管产品卖不掉,积压在仓库里,可是他们完成了任务。所以对我们来说,当前最要紧的问题是真正做到消除结构性失衡,一定要改革发展方式,要从数量型的、速度型的改为质量型和在质量型下面讲效益,这就是今天我们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主要的部分。

当然改革会产生一些困难,如果是为了消除结构性失衡,就一定要想办法在工作中注重产品质量,注重产品的推销能力,扩大产品的市场。但又做不到,为什么做不到呢?一个是利益集团,他们对改革是持观望的态度。还有一种情况是怕引起经济中的一些副作用,其中一个最明显的副作用就是失业。

今天的改革之所以要“碰硬的”,就是要消除利益集团在形成结构性失衡方面的作用,要真正通过改革,通过发展来增加就业人口。

重视“X效率”的发挥,提高企业效率

改革还需要改变效率的观念。所谓效率有三种:

第一,生产效率。这是经济学概念,主要是投入和产出之间的关系,是微观意义上的,也是我们过去比较注重的。

第二,宏观效率,宏观效率在于资源配置。效率投入产出都没有变,但配置的方式变了,组成了资产的重置,资产的重置就产生了新的效率,这是宏观的经济效率。

第三种效率,叫做“X效率”。X代表未知数,效率按照投入产出的比例来看,这么多的投入和产出都是相应的,但为什么有时候效率远远不足?应该产出这么多,但没有实现,这就叫“X负效率”。

有分析认为“X负效率”是由三个原因造成的:

第一,集体目标和个人目标不一致,集体目标被架空。

第二,微观单位中意见不统一,或者有地方观念,不能融洽。

第三,有些地方、个人不一定能摆脱惰性区。这就形成了经济学中“从前不解决的问题”、“不知道的问题”由“X负效率”发挥效率。

要增加“X负效率”就必须要做到几点:

第一条,集体目标和工人的个体目标不一致,就目标分解,求同存异。譬如说,把目标一分解,集体目标是大写的ABCD,个人的目标是小写的abcd,这其中一定有很多是一致的。比如,工厂希望能安全生产,职工希望平安回家,这个安全的目标是一致的;还有工厂希望能够增加盈利,职工希望增加分配红利,这个也是一致的;再来,工厂期望自己的声誉高,工人认为在这样的企业中工作感到很光荣,这也是一致的。

第二条,工人与工人之间不融洽怎么办?各自后退一步,小事情不要计较。

第三条,克服惰性就要有纪律,还要有激励。

第四条,员工对企业认同了,愿意为企业做事了,这样效率就提高了。

怎么在“X效率”中去掉“X负效应”,让“X效率”从负变为正?如果没有职工的积极性、认同感,不可能有那么高的效率。调动积极性就应该从“X负效率”这方面去入手,“大国工匠精神”“劳模精神”这些都是出于使X负效率转为“X正效率”的目的。

调动人的积极性要着重重视四类人群

第一种,新型农民。现在的农民自己进学习班,自己参加各种知识培训、技术培训。因为他们的土地可以租给别人,也可以自己经营。现在的农村跟过去也有所不同,农民成了集体公司的主人,农民在做很多服务业领域的工作——“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最后“1+2+3=6”,所以现在就叫“第六产业”。

第二种,新型的企业家。政府要一视同仁,这样的话,大家才有积极性。产权保护是最要紧的,是创新的保障。

第三种,新型管理者。这可能是未来的方向,比如职业经理人,他们能把效率搞得更高,让企业更能完成自己的使命。

第四种,新型的营销者。光有产品销路是不够的,还要有持久的竞争力,有自己独特的创造。

所有的企业都要走这条路,农村、农民正在变,企业家有新的要求、新的希望。新的管理者可能是各种经理人,新的营销者懂得市场的走向,这样的话,我们消除结构性的失衡,也就是完成供给侧结构方面的改革是有重要意义的。

[责任编辑:谭红朝 PF009]

责任编辑:谭红朝 PF009

推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为您推荐

undefined
没有更多了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