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匠选
热门文章 换一换

对机器人征税是自负与贪婪的表现


来源:凤凰财知道

作者:邓新华 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渤澥声中涨小堤,官家知后海鸥知。蓬莱有路教人到,应亦年年税紫芝。这是唐代陆龟蒙的诗《新沙》。诗中说,渤海岸边新出来一片沙地,征税的官府比海鸥还要先知道。如果能够有路

作者:邓新华 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渤澥声中涨小堤,官家知后海鸥知。

蓬莱有路教人到,应亦年年税紫芝。

这是唐代陆龟蒙的诗《新沙》。诗中说,渤海岸边新出来一片沙地,征税的官府比海鸥还要先知道。如果能够有路通往蓬莱,官府肯定也会向仙人们征税。是夸张的说法,但生动地反映了征税者的贪婪与自负。

特朗普减税了,大家都在热议。这之前,一些美国富豪还联名呼吁不要给富人减税。好办啊,特朗普减税了,这些富豪仍然可以向政府捐赠,以补足少交的税。考验他们的是不是“说一套做一套”的时候到了。

美国不少富豪喜欢为征税鼓与呼,比如比尔盖茨。

今年,比尔·盖茨在接受数字媒体《石英》采访时说:“假设工人在工厂做价值五万美元的工作,该个人会被征收个人所得税。如果机器人也做一样的工作,那么也应该对机器人征收相似水平的税款。”

对机器人征税,并不是只有比尔盖茨这么说。知乎上就有不少人支持对机器人征税。有人说:“一些服务业,它们需要更多的人类员工来提供服务。它们需要更少的税收来促进繁荣增加就业。所以针对机器人收税,在未来我觉得是非常必要的。”一些人还能列举出很多支持征税的理由。

旧金山市监事金贞妍(Jane Kim)一直在硅谷推行机器人税。她说:“我确实认为自动化将成为收入不平等的最大问题之一。自动化本身并不是一件坏事,但它将让财富更集中。如果你现在不做好准备,它将进一步加剧收入分配不公。”

而韩国政府还真的打算这么做。有消息传出韩国计划修改宪法,降低对自动化投资的税收优惠,这其实就是间接的对机器人进行征税。

机器人分两类,一类是受人类控制的机器人,是传统的机器人概念;另一类是摆脱人类意志、自行进化的机器人。后一类机器人目前只是存在于概念之中。上述这些言论和做法,针对的应是传统机器人。

对这类机器人征税,其实就是对机器人的主人征收资本税。

这一类思维可以理解。在不少人的观念中,“一税就灵”根深蒂固。有什么问题,收税来解决。征税解决养老问题,征税解决医疗问题,征税解决失业问题,征税解决教育问题,征税解决房价问题……如果还有什么问题没解决,那一定是因为征税还不够多。

而且对资本投入征税,一向是许多人热衷的事,更何况机器人投入还带上“人”字,不税你税谁?

哈佛大学教授、前美国财长劳伦斯·萨默斯则反对向机器人征税。萨默斯认为把机器人列为就业破坏者毫无道理。如果这样,那发放登机牌的自助终端呢?加快文件制作的文字处理程序呢?通过预防疾病而破坏医药行业就业的疫苗呢?

萨默斯是一个凯恩斯主义者,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他却并不糊涂。

富士康老板郭台铭说:“关于征税,这要看你怎么看机器人。”他认为,机器人不是取代人,而是增加人的工作效率,粗重、繁重、人们不愿意做的活让机器人做,定位是人类与机器人协同作战。

科技进步、资本投入并不会减少人类的工作岗位,只会增加工作岗位,这方面的道理,已经被市场派反复论说了。道理很简单,所谓工作,就是别人支付报酬雇你劳动,技术进步效率提高,人们就有钱雇更多的人。大家互相雇佣,就业增加。

一些人主张对作为资本品的机器人征税,这还在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但是,如果未来基于人工智能的机器人真的摆脱人类意志、自行进化了呢?以前阿尔法狗横空出世时,很多人就热衷讨论这一可能性。到了那一天,机器不再需要人类了。对这样的机器人,也要对它们(或他们?)征税吗?

近期就有人提出了:征!

社科院副院长蔡昉近期在一个演讲中说:有一张图,机器人统治了我们,我们没有工作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向机器人乞讨。这张图不是开玩笑。机器人是我们发明出来的,因此如果我们未雨绸缪,能制定出好的政策,我们要把乞讨这件事变成对机器人征税。一类经济行为解决不了自身带来的外部性,而机器人的发展带来了全球全人类面对的最大的外部性,因此我们要对它征税,用它来支撑普惠性的人人有份的基本保障。

在科幻作家刘慈欣的小说《乡村教师》中,外星球的硅基生命可以直接把知识装入另一个个体的头脑,而碳基生命的人类则通过教师为中介,花费极长的时间来传递知识,这遭到了硅基生命的藐视。如果机器人真的摆脱人类意志自行进化,它们的进化一定是加速度的,非碳基生命所能比。

也就是说,如果真的到了人工智能真摆脱人类意志、自行进化的那一天,机器人对于人类来说,其厉害不亚于仙人。

但这并未让一些学者放弃“一税就灵”。

如果陆龟蒙所反讽刺的古代官府敢于对仙人征收紫芝,是因贪婪而自负的话,蔡昉们就是对干预的自负。

知乎上一个人说:“一旦不将其(机器人)纳入常规的经济管理的体系,那么这个漏洞将会导致经济的崩溃。”

这样的话语,可以很好地体现哈耶克所说的“理性的自负”。

特朗普减税了,或许可以帮助大家多想想另一条思路:如果减少干预、更多减税,科技进步会更快,人们或许可以借助技术进步加速自身的进化,当超级人工智能的奇点来临,人类相对机器人也不至于太弱。

像蔡昉那样,哪怕预见到人类可能沦为向机器人乞讨,也仍然相信干预体系可以让机器人乖乖就范,这样的自负,只会阻碍人类的进步和进化。

[责任编辑:谭红朝 PF009]

责任编辑:谭红朝 PF009

推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为您推荐

undefined
没有更多了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