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匠选
热门文章 换一换

特色小镇的产业发展逻辑


来源:凤凰网财经

特色小镇的发展,也存在着通用的“密码”,归纳起来为三点:近城、傍产、强IP。

资料图

文/李仁泽

时至今日,国人对“特色小镇”一词早已耳熟能详。

特色小镇“非镇非区”,它不是行政单元上的建制镇,也非简单的工业园区。作为发轫于浙江的供给侧改革的成功实践,该概念于2014年在杭州云栖小镇首次提出,并被写入了来年的省政府工作报告。

历史地看,特色小镇兴起于浙江,壮大于长三角,如今在全国范围内以燎原之势普及开来。作为链接农耕文明与工业文明的纽带,正借助产业转型升级的历史机遇,成为中国新型城镇化的重要推手。

2016年7月,住建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发文,提出到2020年要在全国范围内培育1000个左右的特色小镇。随着政策风向标的日渐明晰,这种以数平方公里的土地集聚特色产业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的创新平台,迎来了一轮高增长的爆发期。红木小镇、航空小镇、足球小镇、康养小镇等,各式各样名目的小镇不断涌现,种类繁多、不一而足。

而风口之上,泥沙俱下。飞速发展的同时,难免弊端丛生。无论是个别地方政府的“政绩小镇”,还是缺少产业支点的盲目跟风,或者是部分房地产商制造库存的新手段,这些“特色”明显不足的异化现象,已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

去年底召开的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要引导特色小镇健康发展”。这是“特色小镇”一词首次在国内规格最高的经济会议中亮相。

在更早的12月初,四部委发布《意见》规范特色小镇建设,要求从实际出发,防止盲目发展、一哄而上。一方面,这代表着来自官方高层声音的认可。另一方面,也在引导人们重新审视这个新经济的宠儿。

成功三要素

19世纪德国浪漫主义诗人荷尔德林提出“诗意地栖居”,海德格尔进一步阐释并构想了这个观点,将其分为三个层次,其中最高层次是自由地居住在大地之上。

特色小镇的理念正与此相似,其最终目标是要实现基础设施建设与文化宜居并举,打造一个和谐自由的生活空间。在避免房地产化倾向被专家疾声呼吁、于官方反复提及、在社会成为共识的今天,特色小镇的发展已进入关键的转折调整时期。

特色小镇的发展,也存在着通用的“密码”,归纳起来为三点:近城、傍产、强IP。

第一点是“近城”,也就是地处大城市周边。

追根溯源,这一点要从中国的城镇化进程说起。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中国的城镇化率已达到57.35%,在经济学上,被认为是处于诺瑟姆曲线的第二阶段。而这一区间上的具体表现就是:大城市高度发展,向融入都市圈和城市群的网状经济变化,环核心城市的卫星城将承载持续的人口和产业资源外溢。

在这样的背景下,特色小镇与城镇化进程是高度互补的,并终将成为这个进程的一部分。因此,大多数小镇的发展都不宜远离核心城市,在核心一、二线城市周边建设特色小镇是决定其成功的先决条件。

第二点是“傍产”,也就是依托丰富的资源。

有的小镇不具备地处大城市周边的条件,但如果拥有着丰富的产业资源,也具备着成功的可能。以法国南部小镇格拉斯为例,自18世纪以来就被誉为世界香水之都。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赫尔希镇为例,如今也称好时镇,即是巧克力公司好时的总部和工厂所在地,这个巧克力世界的主打标语是“世界上最甜蜜的地方”。

在国内,要数特色小镇的滥觞浙江。从县域经济发达之地的发展路径来看,小镇的首要作用是区域分工带来的产业集聚,比如嵊州的领带、缙云的带锯床、瑞安的汽摩配件。依靠这个原发性的核心动力,在交通配套、政策补贴等要素的配合下,焕发出了巨大的活力。

第三,是强IP,也就是高认同的品牌共识。

当一个小镇既不具备位于大城市周边的区位优势,又无相应的资源可以依托时,发展旅游似乎成了唯一之选。对于文旅产业来说,各种小镇尽管因地域、文化的不同各有特色,但游客的印象还是大同小异,甚至连街边纪念品商店售卖的特产都似曾相识。

《罗辑思维》作者罗振宇曾讲到:当世界越来越破碎,那些治愈破碎的力量就会变得越来越值钱——这个力量我们称之为共同的认知。

要想改变这种“千镇一面”的现象,“共同的认知”或者说独特的IP资源,无疑不可或缺,比如复制乌镇的古北水镇、韶山的红色文化、横店的影视城。可以想象,为大众熟知的强势IP终将胜出。

在未来,“为一座塔赴一座城、为一间房赴一座岛、为一顿饭赴一个村”的理念,将引领文旅产业的繁荣。

产业小镇的逻辑

纵观上述三点成功要素,均是作为特色小镇成功的必要条件。

这同时意味着,并非是具备了这些要素,就一定能取得所谓的成功。特色小镇中的“特色”二字的关键在于产业,通过自然聚集和合理引导而形成的的产业运营,则是小镇发展的灵魂。

真正的特色小镇一定是由产业带动的,由政府部门制定相应的优惠政策,合理挖掘产业的内容和活力,进而带动整个产业链的发展,形成良好的供需关系,才是特色小镇可持续发展的内生动力。

诚然,合理的房地产开发是特色小镇不可避免的一环,没有必要将其妖魔化。但特色小镇更重要的发展核心,却在于产业运营。而在这个范畴内,起家于河北廊坊的产业新城运营商华夏幸福,拥有着独特的话语权。

华夏幸福赖以成名的核心产品是产业新城,这种以PPP模式与地方政府合作打造的产品,在15年间于曾经落后的河北省固安县,成就了中国产业新城的经典样本,并被复制推广到全国。在河北香河、浙江嘉善、广东江门、四川彭山等地均有成功的实践,甚至远达印尼这样的“一带一路”海外沿线国家。

2016年后,在特色小镇建设如火如荼的背景下,这家以产业运营起家的地产商,将核心产品产业新城的建设优势延伸到产业小镇业务领域,打造“产业新城+产业小镇”的双产品线,在一众地产大军中率先突围。

相比于产业新城这个大循环,产业小镇则是小循环。这种小循环能够做到“短平快”,缩短与政府的谈判周期,用“有限”的手法形成有限规模的逻辑,正是产业小镇的魅力所在。

以昌黎葡萄小镇为例,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北部山区,葡萄小镇规划面积39平方公里,围绕生态、生产、生活互相融合的原则,挖掘昌黎地区深厚的葡萄种植和酿造的民俗文化,对葡萄全产业链进行创意元素植入,打造独特的“葡萄架下生活方式”。

在特色小镇的基础上,这种以产业运营为主导的创新形式,对其它诸多小镇不无启示。

这得益于华夏幸福所长期坚持的理念:一个产业新城就是一个产业集群。该理念在产业小镇这条业务线上,得到了积累和传承,与众多专家学者“一镇一品”的呼吁亦是不谋而合。在探索并实现所在地区的可持续发展中,凝聚了新的共识,为区域产业转型升级和新型城镇化建设,开辟了新的路径。

(本文首发于凤凰财经)

[责任编辑:徐婧 PSY055]

责任编辑:徐婧 PSY055

推荐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预期年化利率

最高13%

凤凰金融-安全理财

凤凰点评:
凤凰集团旗下公司,轻松理财。

近一年

13.92%

混合型-华安逆向策略

凤凰点评:
业绩长期领先,投资尖端行业。

为您推荐

undefined
没有更多了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