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阿根廷和土耳其债务危机是一枚全球性的预警信号?


来源: 凤凰国际iMarkets

阿根廷债务危机愈演愈烈,外界不免疑惑——阿根廷和土耳其的汇率和债务危机是不是不会产生广泛影响的局部事件吗?这些危机是美联储持续正常化利率之际,臃肿的全球债务市场将变得更加脆弱的早期征兆吗?

凤凰国际iMarkets讯 英国《卫报》近日报道称,阿根廷债务危机愈演愈烈,外界不免疑惑——阿根廷和土耳其的汇率和债务危机是不是不会产生广泛影响的局部事件吗?这些危机是美联储持续正常化利率之际,臃肿的全球债务市场将变得更加脆弱的早期征兆吗?

攀升的利率可以检验一些发达经济体的稳定性,尤其是意大利这样的国家。众所周知,意大利的选民,特别是经济不怎么发达的南部地区的选民,已经果断把票投给了极具破坏性的民粹主义政府。意大利的经济规模是希腊的十倍,若意大利发生违约,那么这将摧毁欧元区。实际上,现已掌握大局的民粹主义联盟政府曾暗示称它想通过欧洲央行减计一些秘密债务,这些债务并没有包含在该国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130%的官方公共债务中。

好消息是全面的全球债务危机仍不大可能爆发。即使近来欧洲表现疲软,全球经济总体状况也仍保持强劲,世界大多数地区仍发展稳健。虽然数家新兴市场的企业确实已经累积了庞大的美元计价海外债务,但是许多外国央行也拥有充足的美元资产,尤其是那些亚洲国家的央行。

而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拥有充足的资源来应对第一轮危机,即使它包括了例如巴西在内。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无法传输资金,而是它将无法令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达成现实可行的协议,从而犯下此前在希腊问题上就曾犯过的错误。至于意大利,由于欧元区官员绝不允许负债累累的意大利摧毁欧元,这样一来欧洲将有可能如新政府所愿寻找到途径,从而暂时允许其预算额外松弛。

“尽管周遭政治环境恶劣但仍可以保持乐观”的最重要理由是全球长期实际利率仍处于极低的水平。即使围绕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发生了一系列闹剧,但是30年通胀指数型国债的债息率为1%左右,远低于平均值接近于3%的长期回报率。只要全球利率基础状况良好,大规模的债券违约就不会发生。

多年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一直表示,发达国家不再需要担心它们接近纪录高位的公债水平,但是现在该组织已经开始发出警告——如果在不久的将来面临新一轮经济衰退,许多国家可能发现自己剩余的财政空间狭小无比。这些挑战不仅源于账簿上的债务,而且来自于隐性负债,这些隐性债务最主要归结于大量资金不足的养老金和医疗保健项目,在许多情况下远远超过了官方数据。

近来研究所提供的确凿证据强有力地支持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观点。历史上高负债的国家在面临重大冲击时其经济增长表现明显更差,高公共负债和经济增长之间的长期相关性明显为负。当然,积极减少政府债务负担也不必然产生某种经济结果。严重衰退是动用国家战争基金的时期,而非积累战争基金时期。

破坏性强的冲击可能发生在任何国家,而这些国家的资源也可能并不如大家以为的那么充足。例如,网络攻击、大规模疫病和金融危机产生的风险可能远比任何人愿意承认的大。不难想象,经济发展迅速的中国突然减速,这就会给全球市场造成冲击。如果完全出乎意料的事件发生了,我们可以预期到的一件事是有全球信贷市场作为强有力后盾的政府将能够更好地应对。

纵使最可靠的办法是让任何新兴市场债券崩盘都保持在可控范围内,现在的警钟也应该敲响,就算发达经济体国家也是如此。毕竟,国家不管多富有,都应该把它的未来押在“现在的超温和利率环境将永远持续”前景上。

那些向我们保证发达经济体国家的债务非常安全的经济师们的观点听起来就像三十年前那些吹捧“大稳健”的人的。在很多情况下,他们是一类人。我们在十年前看到的将不可避免地再次发生,当涉及到全球债务和金融危机时,我们并没有处在历史的终点上。

(本文作者系哈佛大学经济学和公共政策学教授肯尼斯·罗戈夫。他在2001年至2003年期间曾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首席经济师 编译/双刀)

[责任编辑:郑雨婷 PF089]

责任编辑:郑雨婷 PF089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