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财经 > 财经滚动新闻

靠补贴生存的企业:A股16家公司除补贴全亏损,最牛车企曾骗补5.2亿


来源: AI财经社

原标题:靠补贴生存的企业:A股16家公司除补贴全亏损,最牛车企曾骗补5.2亿 2018年6月7日,国

原标题:靠补贴生存的企业:A股16家公司除补贴全亏损,最牛车企曾骗补5.2亿

2018年6月7日,国家能源局发布消息,回应此前于6月1日联合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印发的《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这份被称为“光伏新政”通知主要包括两项政策,一是新投运的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每千瓦时统一降低0.05元;二是除5月31日前并网的电站,今年内不再新增有补贴的普通光伏电站指标。

国家能源局表示,光伏补贴压力日益加大,不利于产业持续健康发展。“光伏新政”一出,加速行业补贴退坡,光伏企业靠补贴过活的日子,恐怕将要一去不复返。

实际上,纵览A股上市公司,有一批公司完全是靠政策补贴吃饭,有些如果刨除补贴,净利润立刻变为负值,甚至还有公司拿了巨额补贴仍然全年亏损。

千亿新能源汽车补贴换回巨额亏损

据各公司2017年财报数据,A股市场共有16家公司除去政策优惠补贴的净利润是负值。其中,前三名都是汽车企业:安凯客车全年总计获得5.81亿政策优惠金额,但净利润亏损2.3亿;亚星客车前后共获得2.29亿补贴,但全年净利润只有4200多万;金杯汽车获得1.16亿补贴,全年净利润1500多万。

这些汽车企业拿到的巨额补贴,基本都来自于国家新能源汽车推广补贴。早在2009年,国家就出台了《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则》,财政部、科技部、工信部、国家发改委陆续发布文件,选取3批共25个城市开展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试点,通过财政补贴推广新能源汽车。

2010年,6个城市先后开展了私人购买新能源汽车补贴试点,当时的标准是3000元/kWh,插电式混合动力车最高补助5万元一辆,纯电动车最高6万一辆。直到2013年,新能源补贴政策正式进入补贴应用阶段,标准开始逐步细化。

截至2015年底,中央财政累计安排补助资金334.35亿元,新能源汽车累计生产49.7万辆,销售约44万辆,我国已成为全球新能源汽车保有量最大的国家。

2018年5月25日,工信部公示了《关于2017年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初步审核情况》,2016年(第三批)和2017年新能源汽车企业应清算补贴资金约189.7亿元。加上2016年第一批和第二批的补贴款,两年间,工信部已累计发布4批补贴,涉及新能源汽车42.5万辆,补贴总金额高达447亿元。如果算上地方补贴,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已累计超过千亿元。

巨额补贴并未来带与之相符的回报。宇通客车、比亚迪、安凯客车、福田汽车等上市车企近两年补助金额都位居前列,但据上述企业2017年财报及2018年一季度财报数据,受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原因,净利润均出现大幅度下滑。

其中,比亚迪2017年净利润下跌19.51%,2018年一季度同比下跌83.09%;宇通客车一季度净利润2.95亿,同比下降6.81%;福田汽车一季度亏损6.04亿,同比暴跌792.75%;2017年度获得补贴最多的安凯客车当年甚至出现了高达2.3亿元的亏损,2018年一季度亏损8000多万,同比下跌252.39%。

7.6万辆新能源车骗补92.7亿

一方面,大多数车企靠补贴度日,除去政府补贴,新能源汽车的盈利基本为负。另一方面,还有一些不法企业利用政策骗取补贴。

2016年9月8日,财政部曝光5家存在骗取新能源汽车补贴的客车企业名单,分别是苏州吉姆西、苏州金龙、深圳五洲龙、奇瑞万达贵州客车和河南少林客车。这5家企业中,苏州吉姆西骗补金额最多,高达5.2亿,骗补最少是深圳五洲龙,也有5574万元。

工信部对上述5家企业停止执行中央财政补贴,并对吉姆西取消整车资质,要求其他4家把问题车辆从推广目录中剔除,追回补贴资金。并开出罚单。

骗补风波后续引发补贴政策大规模整顿,国家分批进行了三次大规模调查。据《证券日报》报道,财政部等四部委于2016年年初组织力量对93家主要的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进行了专项检查。其中,涉嫌骗补和违规谋补的车辆总数达到76374辆,涉及补贴总金额92.707亿元。

受此影响,补贴审核标准也愈发严格,2017年首批申请的23万台车辆中,近三成未通过审核,而在此之前2016年新能源车补贴通过率是96%。

2018年2月13日,财政部、工信部、发改委等部门发布的《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规定,新能源客车补贴退坡幅度和补贴的技术门槛均明显提升。这一标准将于6月12日正式执行,受此影响,车企未来获得补贴将相应减少,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势必迎来新的一轮优胜劣汰。

光伏补贴缺口超千亿,相当于每人多交71元电费

与新能源汽车行业状况相似,光伏行业众多企业也是靠政府补贴过活,虽然从企业财报数据看,政策优惠金额在净利润中所占比例并不夸张,但“光伏新政”发布后的一周,行业震荡极其明显。毫无疑问,现阶段光伏行业仍旧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依赖政策。

2018年6月1日,多部委印发《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中规定,原来不受指标限制的分布式光伏被纳入管理规模,但按照今年的建设进度,目前10GW的指标已经所剩无几;另一方面,此前电价都是一年一调,此次仅隔5个月就再度下调标杆上网电价。上述调整自5月31日起开始实施,完全没有缓冲期。

因此,这份“光伏新政”又被称作是“史上最严苛光伏政策”。6月3日,11位光伏行业大佬致信新华社称,希望变革不要太激烈,“放光伏产业一条生路”。

6月4日,“光伏新政”出台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各大光伏概念股纷纷“倒下”,其中通威股份、隆基股份、阳光电源、林洋能源、中环股份5家公司跌停。

在香港上市的信义光能也受到新政影响,这家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光伏玻璃制造商6月4日盘中一度跌17%,是2015年8月以来最大跌幅,当天收盘下跌14.73%,市值缩水20.79亿港元(约16.92亿人民币),截至6月7日收盘,四天市值蒸发超过23亿元人民币。

AI财经社依据同花顺系统的不完全统计显示,10年间,光伏概念板块近一半的企业曾获得政府补贴,总计补贴金额达325亿元,2016年达到最高,总计57.84亿,而2017年则下降到10亿元以下。

但光伏行业的补贴不止是一次性的,在光伏电站建成验收后,可以按照当时的补贴标准持续获得20年的补贴。也就是说,随着光伏电站越来越多,补贴金额也将逐年上升。

2016年,全国光伏装机77.42GW,发电662亿度,以平均0.4元/度的补贴计算,总额高达264亿;2017年,装机130GW,发电1182亿度,以平均0.38元/度的补贴计算,补贴金额超过450亿。这些补贴通过“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发放的,但政府财政也存在巨大缺口,该基金的资金缺口在逐年扩大:2015年累计缺口400亿元,2016年600亿元,2017年超1000亿元。

更可怕的是,“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的资金是来源于电费。自2012年起,财政部针对使用的每度电都会征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税,1000亿的缺口平摊到每个人身上,相当于每人多交了71元电费。

业内普遍认为,“史上最严光伏新政”出台的根本原因在于补贴压力太大,且短期内难以解决。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教授接受采访时称,虽然在短期内光伏行业的利润会受到影响,但从长远来看,取消补贴有利于整个光伏行业发展。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