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财经 > 财经滚动新闻

“燃气大王”王玉锁出手抄底,22年A股老兵再次面临易主


来源: 市值风云

null


作者 | 白鹤芋

流程编辑 | 刘博钰


西藏旅游近年来经营困难,在国家大力发展西藏旅游业的大背景下,其亏损累累不得已开始变卖资产。此前,西藏旅游由于连亏两年被披星戴帽*ST。


最近,市场又传来西藏旅游实控人即将变更的消息。不过,这次的接盘方却是个超级大佬,对于谋求转型升级的西藏旅游而言,不能不说是一件好事。


一、A股二十二年


西藏旅游是西藏地区唯一的旅游上市公司,近年来发展态势似乎与越来越好的西藏旅游经济格格不入。


在西藏自治区十三五发展纲要中,旅游业已确定为带动自治区经济发展和富民兴藏的主导产业,2017年,西藏全区旅游接待人数、旅游总收入均实现双位数增长速度。


null


这么好的发展机遇,西藏旅游却逃不过ST,想起来真是尴尬。


从业务来看,西藏旅游主要包括旅游景区资源的开发与运营、旅游服务、传媒文化三个业务板块。


登陆A股22年时间,西藏旅游的业绩并不亮眼。史上最高净利润不到3000万,其余年间则在亏损与薄利之间摇摆。近年来更是连续亏损,2016年亏损高达9512万,去年连续亏损7917万没能逃过ST。


与其他景区类上市公司相比,西藏旅游游客接待规模和营业收入也被远远抛在身后。不仅如此,在所有旅游景区上市公司中,西藏旅游市值排名垫底,目前仅有24亿。


null


去西藏旅游的人越来越多,西藏旅游怎么活得如此尴尬? 按照西藏旅游的解释,西藏旅游虽有众多独一无二的旅游资源,却均位于高海拔和边疆地区,客流量远不如预期。


雪上加霜的是,年初至今,巨亏不止的西藏旅游股价正在迅速下滑。


null


总体看来,西藏旅游缺钱,戍边真是苦的不要不要的。


二、王玉锁入主

最近,西藏旅游发布公告透露,控股股东或将不再是国风集团。


梳理发现,国风集团于2002年通过股权转让成为西藏旅游第一大股东,当时受让后持股比例为28.42%。


null


直到今天,国风集团经营西藏旅游已长达16年,目前仍为西藏旅游大股东。不过,由于西藏旅游股权一直以来较为分散,国风集团今年3月底持股比例仅为13.18%。


西藏旅游最新的这笔交易正是发生于前几大股东与外部投资人之间。这笔股权转让最终或将直接导致西藏旅游实控人易主。


6月16日,西藏旅游公告,第一大股东国风集团与西藏考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考拉科技)准备共同筹划一笔股权转让交易。


具体为,国风集团与考拉科技欲将其所控制的西藏国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风文化)和西藏纳铭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西藏纳铭)全部股权转让给新奥控股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奥控股),这两家公司目前分别为西藏旅游的第三、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合计达到20.33%。


null


通过这笔交易,新奥控股将以20.33%的持股比例成为新晋控股股东,其实际控制人为“燃气大王”王玉锁。本次交易完成后,实际控制人也将由欧旭阳家族变成王玉锁,后者是新奥控股的实际控制人,河北赫赫有名的大佬。


王玉锁正是成功打造新奥系的掌门人,目前通过新奥集团已将业务延伸至各个产业链。根据公开信息,虽然新奥集团在外界看来是一家以能源为主的公司,但目前业务已扩大至能源板块、新智互联网板块、“乐业”板块。其中“乐业”板块主要布局地产、旅游、文化及健康产业。


这样看来,接盘西藏旅游,似乎又是王玉锁下的一盘大棋。


null


三、控制权那些事

西藏旅游曾有过多次股权变更历史,梳理发现,西藏旅游实控人易主的事情早已不是新鲜事儿了。几年前,甚至有个人股东曾觊觎对西藏旅游的控制权。


2014年9月26日,西藏旅游准备收购海南三道部分股权。这次股权交易是为了改善公司业绩而进行的优质资产引进。这家公司主要运营海南呀诺达雨林文化旅游区,景区运营能力非常强,成立短短几年时间营收就突破3亿。


不过,此次交易在多次延期后最终搁浅。按照西藏旅游的说法,导致此交易终止的原因是海南三道股权结构太复杂了。由于各种经营问题,2014年底,西藏旅游净利润直接从2013年781万净利润变为-3346万,亏损大幕就此拉开。


次年,为了预防连续亏损,西藏旅游运用财技成功扭亏为赢。2015年,西藏旅游通过剥离西藏国风广告有限公司等交易,从2014年亏损3346万变为2015年盈利536万,也成功躲过了被退市的命运。


null


虽然经营不善,但是西藏旅游在资本市场的魅力不减。


一场著名的股权争夺战上演。2015年7月,时值A股触底反弹之际,胡波、胡彪两名西藏旅游股东联合化作一致行动人举牌西藏旅游。多轮买入后,被媒体称之为“胡氏兄弟”以9.59%的持股比例晋升为第二大股东。与此同时,国风集团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仅为16%。


这样的持股比例已经威胁到国风集团的控股地位,为狙击胡氏兄弟,国风集团及实控人欧阳旭家族先后将胡氏兄弟起诉。几个月后,双方和解,股权大战也宣布结束。


7月,国风集团主动防御,开始持续增持西藏旅游,持股比例由16.10%增至20%,巩固了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反之,胡氏兄弟合通过减持慢慢退出持股5%以上的股东名单。


null


又过了一年,西藏旅游再次曝光了新的资本动作。2016年上半年,支付公司拉卡拉曾计划借壳西藏旅游。西藏旅游拟以18.65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4.56亿股,并支付现金25亿元购买拉卡拉100%股权。


若交易完成,孙陶然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不过,此项交易被市场质疑“规避借壳”,并因为规避手法过于“侮辱人”而终止。


收购拉卡拉失败后,西藏旅游仍旧在寻找其他新的生存机会,后续业绩依旧陷入亏损泥潭,2016年亏损9512.41元,2017年亏损7917.34万元。


当初西藏旅游躲过了2015年,却没能躲过2017年,连亏两年的西藏旅游终于带帽成为“*ST藏旅”。不仅如此,西藏旅游还存在较大的集中偿债压力。


2017年底,西藏旅游负债合计高达8.8亿元,其中短期负债5.43亿,而西藏旅游手上资金仅有5529.84万元。


null


距离2018年结束还有半年时间,西藏旅游开启保壳大战。在找到新的合作者之前,亏损累累的西藏旅游已经开始变卖资产之路。


今年5月,为了不让酒店等重资产拖累业绩,西藏旅游以6.49亿的代价将5家四星级酒店出售。


当初,投资这5家酒店的本意是为游客提供艰苦跋涉后的优质住宿环境,从而实现西藏旅游从观光游向休闲游转化的战略布局。然而经过几年经营,西藏旅游觉得如此做法虽然必要,但时机并不成熟。


而买入这5家酒店的公司不是别人,买主新绎七修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同样属于王玉锁“新奥系”公司,看起来应该属于“一揽子”交易。

null


四、“燃气大王”的版图

一直以来,新奥系背后的王玉锁本人就充满传奇色彩。1984年投身商海以来,王玉锁用34年时间打造了庞大的新奥版图。在2017年的《胡润百富榜》中,王玉锁以540亿身家位居第34位,成为仅次于王文学的河北第二富豪。


此次与西藏旅游的交易一旦完成,也意味着,“燃气大王”王玉锁将坐拥新奥股份、北部湾旅、新奥能源共计4家上市公司,除新奥能源为港股上市外,其余均为A股公司。这几家上市的公司的经营情况怎么样呢?


具体来看,新奥股份1994年上市,主要业务涵盖液化天然气生产/销售与投资、能源技术工程服务等,2017年营收达到100.36亿,净利润为6.31亿。


null


新奥能源于2002年港交所上市,主要业务为管道燃气销售、燃气接驳和汽车燃气加气站的建设和运营,2017年营收482.69亿港元,净利润28.02亿港元。


最晚登陆资本市场的是北部湾旅,其于2015年上市,主要从事北部湾区域海洋旅游运输及旅游服务业务,2017年营收25.1亿,净利润2.7亿。


这几家公司经营业绩都算的可圈可点,不能不说王玉锁经营有道。这样看来,新奥系能把西藏旅游带入什么样的未来,可以拭目以待。

null

END/本文为市值风云APP原创作品 欢迎转发,转载需授权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