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不是药神》走红背后:国内加大仿制药扶持力度


来源: 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出品杨越欣

“谁家还没个病人,你就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

在癌症高发,抗癌药价格高昂的中国,电影《我不是药神》还未正式上映就已引起热议。在喜剧幽默的外壳下,电影对癌症病人寻求廉价进口仿制药的辛酸,戳中了每个人心中的伤痛和隐忧。

电影男主人公的原型,是2002年患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陆勇。在寻找便宜仿制药的过程中,他逐渐成为病友们心中的“药神”。陆勇曾因帮病友给印度厂商汇款而被起诉,检察院又因其善举撤诉。对于“自己”在电影中为钱代购仿制药的形象,陆勇在微博上发文表示不满。他说,“在病友面前,我是’神’;在资本和明星面前,我也是弱势群体。”

凭借推迟实施的《专利法》和强制专利条款,印度仿制药产业发展迅速,全世界有20%的仿制药从印度出口。印度仿制药虽然药效好,价格大大低于进口专利药,在中国却属于假药,因此催生出一条代购印度仿制药的产业链。而现在陆勇已不再涉足代购事务,只在病友QQ群留下详尽的购买攻略和渠道信息,帮助需要印度仿制药延长生命的病友。

事实上,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医药消费市场,也是仿制药生产使用大国。但因为中国仿制药长期存在质量低、药效差的问题,实际临床治疗中,医生和患者长期倾向于使用专利药。

2015年,国务院出台《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仿制药审批流程进程加快。今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解决了国内仿制药长期存在的一致性评价问题。仿制药企业也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可以享受15%的企业所得税优惠。

2013年4月1日,格列卫专利到期,国内也有企业开始生产仿制药。2013年8月,江苏豪森医药集团的昕维上市,2014年正大天晴药业集团的格尼可上市。昕维和格尼可已被一些省份纳入医保范围,但仍不及专利药格列卫普及。2016年,原研厂家诺华的格列卫市场份额最高,为80.29%,昕维和格尼可的市场份额则分别仅为10.97%和8.53%。

凤凰网查询发现,目前市场上0.1g*60片昕维的供应价格在1000元-2000元不等,0.1g*12格尼可的价格则为220-350元不等,价格虽远低于专利药格列卫,但和200元的印度仿制药相比仍然较为昂贵。

药神陆勇

《我不是药神》中,徐峥扮演的保健品老板程勇,因慢粒白血病人找到他希望帮助代购印度的便宜仿制药,从而走上倒卖印度药品之路并最终被捕。这个悲喜交加的故事,实际上是根据陆勇在现实中的真实经历改编而成。

陆勇个人微博账号的名字是“药侠陆勇”。他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关于专业出口各类劳动防护手套和工艺手套的无锡市振生针织品有限公司,另一个则是“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

2002年,34岁的陆勇被确诊患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为控制病情,陆勇开始服用瑞士抗癌药格列卫。格列卫虽然效果好,却价格高昂,并且没有纳入医保,每个月服用一盒需要病人自费23500元。而印度生产的格列卫仿制药,价格只有其二十分之一,2014年后仿制药价格更是降到200元一盒。

于是陆勇从2004年开始托人从印度买Natco公司生产的仿制药Veenat。后来,他又找到更加便宜,但未在印度药店出售的Cyno公司的仿制药。陆勇还将印度仿制药介绍给QQ群中的其他病友,并经常亲自去印度买药,帮其他人代购。他就像美国奥斯卡获奖电影《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中的男主人公一样,逐渐成为病友群中英雄一般的人物。

为方便帮病友给印度方面汇款,陆勇在网上办理了3张信用卡。2013 年11 月,陆勇被湖南沅江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014年7月21日,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众多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

但是在2015年1月27日,沅江市向法院请求撤回起诉。法院在不起诉决定书做出认定:陆勇购买和帮助他人购买未经批准进口的抗癌药品,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的相关规定,但其行为不是销售行为,不构成销售假药罪。而陆勇通过淘宝网购买并使用借记卡,其目的和用途是帮助白血病患者支付自服药品,情节显著轻微,法院不认为是犯罪,最终决定对陆勇不起诉。

如今,陆勇的故事被搬上大银幕。在一个陆勇病友交流的QQ群中,凤凰网财经看到,有病友转发了关于《我不是药神》的介绍文章,还有人说看了这部电影觉得“好感动”。

但是,陆勇自己对电影的改编却不是很满意。6月8日,陆勇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上发文表示,电影发布的预告片和花絮给他带来不小的困扰。在预告片中,面对印度商人的“你想做一个救世主”的评价,男主角程勇不屑地说道“我不要做什么救世主,我就是挣钱。”

对此陆勇表示,“大家处于对我的关心和支持,纷纷向我表达了对该片的不满,认为会让观众觉得我真的从众挣钱,损害了我的名誉。”

此外,陆勇还对预告片和其他拍摄花絮中的搞笑行为表示不满,认为这是对病人的消费。陆勇写道:“恰恰电影将主人公刻画成一位为讲个人义气而对抗法律的个人英雄令我不满。我从未对法律、对时代感到不满,我和病友们不想造成社会的对立。我始终敬畏法律,感恩新时代,感恩社会的进步。”

电影首映典礼上,徐峥宽慰陆勇说:“这部电影小人物的部分属于我,英雄的部分属于你。”而他在微博中写道,“在病友面前,我是’神’;在资本和明星面前,我也是弱势群体。”

不合法的救命药

所谓仿制药,是指药品的化合物专利到期后,其他厂家所生产的一模一样的药物。1984年美国通过“哈茨沃克曼法案”,规定专利药到期后,新厂家只需证明自己的产品与原药生物活性相当即可,仿制药由此产生。因为仿制药减少了临床试验费用,也没有专利费,因此价格大大低于专利药。

印度的仿制药产业发展迅速,得益于印度在药品专利领域的缓慢和拖延。2005年,印度国会才通过《国家专利法》,开始对药品进行专利保护。2012年,印度知识产权局首次授予Natco公司强制许可,授权其生产拜耳公司用于治疗肾脏和肝脏癌症的药物多吉美的仿制药,此后其他印度制药厂也纷纷凭借强制许可生产仿制药。

虽然陆勇和病友们代购的印度仿制药在印度是合法生产,但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规定,没有经过临床监测,获得药品进口注册证的进口药仍然属于假药。据GQ在2017年的一篇报道《令人生疑的“中国药神”》,2006年陆勇第一次前去印度,和仿制药Veenat的生产厂商Natco的老板见面,希望对方可以以更低的价格在中国售卖仿制药。但是Natco公司代表来到中国考察后未再与陆勇联系。陆勇猜测,因为在中国已有治疗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专利药,Natco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和中国监管部门见面后,得知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进入中国。

印度代购与国内仿制药

因为曾经帮印度公司在开设账户被起诉,现在陆勇已经不再亲自接触代购事务。

目前,虽然格列卫已经在一些省份被纳入医保范围,一支的价格从2万多元降到不足2000元,而印度的仿制药只需要200元。相比之下许多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还是选择代购印度物美价廉的仿制药。

陆勇的一个病友交流群中,提供了陆勇留下的购买渠道和教程。交流群公告声明,病友可以在群里交流不懂的问题,但是只能自己发邮件联系代理商购买,并自己通过银行直接往印度汇款。最新版本的教程不仅详细介绍了代理商的联系方式和购买流程,为帮助不懂英语的病友也能自行购买还提供了给印度代理商发送邮件的英文模板、药品的报价和运费。

按照教程中的介绍,想从印度购买仿制药的病人,需要先向Natco印度代理商的邮箱发送一封邮件,说明所需药品的种类和数量。在收到代理商的回复后,病人按照代理商提供的银行账户和报价在银行进行汇款。汇款后再将汇款凭证以邮件形式发送给代理商。在家等待大约10-15天,病人就可以收到快递来的药品。

除陆勇以外,市面上也有不少从事印度仿制药代购的平台。凤凰网财经随机在网上找到一家代购网站,询问治疗乳腺癌的靶向药物赫赛汀的代购方法。

该印度代购网站向凤凰网财经表示,通过微信支付后,三天即可收到从印度发来的赫赛汀,一支的价格为7000元,包括200元冷链费。药品从印度发出后,会途径香港,由专人负责带到深圳,再通过顺丰快递发给买家。对于代购渠道是否合法的询问,客服回应,公司从事印度仿制药代购已有6年时间,表示“要不是专业的,也不会做那么久。”

事实上,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医药消费市场,也是仿制药生产使用大国。据报道,我国现有的18.9万个药品批文中,有95%属于仿制药,2017年中国仿制药市场规模达到了5000亿元,提供了制药企业的主要营业收入。

但因为中国仿制药长期存在质量低、药效差的问题,实际临床治疗中,医生和患者还是倾向于使用专利药。2006年,当时的药监总局局长郑筱萸因降低药品审批标准造成假药致人死亡,以及巨额受贿被执行死刑。此后十年,中国医药审批也变得步伐谨慎,改革缓慢。

2015年,国务院出台《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仿制药审批流程进程加快。今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解决了国内仿制药长期存在的一致性评价问题。仿制药企业也被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可以享受15%的企业所得税优惠。

格列卫在中国的专利申请日期为1993年4月2日,按照中国法律规定的20年专利期,在2013年4月1日后,制药企业即可生产格列卫仿制药。

目前,国内已有生产格列卫仿制药的企业。2013年,江苏豪森医药集团的昕维(伊马替尼片)上市,此后豪森在国家I级药理基地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开展了昕维-格列卫生物等效性研究,结果显示其与格列卫生物等效性一致。2012年正大天晴药业集团在中国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药物临床试验机构和中国药科大学展开仿制药格尼可的临床试验。2014年格尼可上市。

昕维和格尼可已被一些省份纳入医保范围,但仍不及专利药格列卫普及。2016年,原研厂家诺华的格列卫市场份额最高,为80.29%,昕维和格尼可的市场份额则分别仅为10.97%和8.53%。

凤凰网查询药品价格315网发现,目前0.1g*60片昕维的供应价格在1000元-2000元间不等,而0.1g*12格尼可的价格则为220-350元不等。这一价格虽然已远远低于专利药格列卫,但和200元的印度仿制药相比仍然较为昂贵。

[责任编辑:兰丽娜 PF020]

责任编辑:兰丽娜 PF020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