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反转?华大基因公开澄清举报案实名举报人王德明又爆料了


来源: 时间财经

原标题:独家|反转?华大基因公开澄清举报案实名举报人王德明又爆料了

作者:陈世爱

7月10日,华大集团举办媒体开放日活动,面对30多家媒体,再次公开回应了“举报门”事件。华大基因母公司深圳华大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即上述“华大集团”)承认了南京昌健誉嘉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昌健”)此前是华大研究院的合作伙伴,也承认了是华大集团早期商业化运作经验不足导致了“举报门”。

但华大集团仍然强调,公司永远不从事商业性质地产开发,与举报人纠纷的关键“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并未曾真正建立。

让华大集团深陷苦恼的“举报门”起源于6月14日,天涯论坛注册用户“独孤九剑王德明”发布了一则《举报华大基因伪高科技忽悠欺诈涉嫌贿赂官员,大规模套骗国有资产》的文章,实名举报华大基因,例数其3大罪状:否认委托南京昌健运营的“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的存在,同时迫害其他运营商;圈地开发房地产,骗取国家补助;伪高科技。

公开资料显示,华大基因成立于1999年,先后完成了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中国部分”(1%,承担其中绝大部分工作)、国际人类单体型图计划(10%)、第一个亚洲人基因组图谱(“炎黄一号”)、水稻基因组计划等多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基因组研究工作,是国内龙头基因企业。

针对华大基因的实名举报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华大基因当即公开回应,否认上述一切指认,并申明要追究王德明的法律责任。但事实远未浮出水面,即使此次公开说明中,华大集团没有回避媒体提问,也主动承认了自己的不足,但在王德明看来,华大基因还是净玩些把戏,让他非常气愤。

以下为王德明接受时间财经的独家专访对话:

整个2017年南京昌健仅完成17例细胞存储样本,占全年300例目标的5.7%,此话是否属实?

我要说明的一点是,即使只完成了5.7%,江苏的业绩依然是全部11家合作伙伴中的全国第二名,仅次于其总部所在地广东省,且公益项目样本量全国第一。因为2017年华大基因在筹备IPO上市,向证监会申报的时候没有申报细胞业务,我们多次收到各种方式严厉的通知要求暂停推广!所以全部11家合作伙伴都处于停滞状态,说券商多次严厉警告,必须暂停细胞业务,否则华大基因被证监会调查就上不了市!这些事情可以向华大基因上市承包券商求证,华大还说要对我们暂停业务造成的影响和损失将进行补偿,当然并没有兑现。

2017年华大基因筹备IPO上市强制要求所有细胞合作方做出牺牲暂停推广,当时北京誉马反应最激烈,但华大基因态度决绝,说杀鸡儆猴立即废除与北京誉马的合作。如果我们不同意,也将取消与我们的合作,于是全国11家合作伙伴都被暂停了业务,北京誉马也因“不服从管理”被华大基因最先单方面宣布废除。

华大基因称,“自2015年12月起至2017年6月,在细胞存储业务及服务方面,华大研究院前后与南京昌健誉嘉在内的11家第三方合作方签订了技术服务合同。今年年初,华大研究院向11家合作机构均发送了《解约通知》。”这个事实准确吗?

事件属实,但时间点不准确且故意遗漏。2017年8月,华大人力资源总监李治平通知我们所有细胞合作方开会(不含北京誉马,北京誉马因上市敏感期间不听从管理已被华大基因开除)。那次会谈很愉快,之后李治平出任细胞事业部总经理。到10月16日,华大基因通知我们新的合作对接人为王焕峰(李治平总经理下属商务总监),并宣布正式重启业务,12月华大基因邮件通知我们“把业绩提上来!”。而仅一个月后,2018年1月华大又给所有合作方全体邮寄“解约通知函”。我们的客户主要是孕妇,是处在怀孕期等待服务的,华大基因突然单方面违约不履行义务,造成无法解决的矛盾。并且华大基因处理问题的态度,对合作方的冷酷、对客户的不尊重,对生命所托客户样本的不屑,令我们气氛和愤慨!

华大基因研究院院长徐讯认为,“举报门”反映出华大早期商业化运作没有经验、运营管理不成熟。你是否认同这一解释?

部分认同吧,也乐于看到华大基因承认了他们的部分错误。

华大基因说商业化运作没有经验、运营管理不成熟、疏于管理,但他们没有说自己不诚信、不道德、不守约,以及耍流氓和对合作方的霸道行径,当然我也觉得要他们承认这些比较困难。但总算徐迅代表华大基因承认了错误,承认疏于管理,承认参与房地产项目(占股份、坐享分成,参与小镇整体规划、产业部分运营管理)。同时,我也对他表态不再参与房地产项目表示赞赏。

徐讯讲到,只是和你讨论筹建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而事实上很多业务需要的技术条件和场地一直没有落地,所以实际上这个中心并没有存在,未曾真正建立。

关于“江苏中心”,华大基因已经三改其口,贵司可以找到华大此前的几个不同版本对比分析体会一下文字游戏的奥秘或艺术。此前华大基因一直不承认官方网站和官方微信公众号都发布过相关新闻资讯,更心虚的把过往网站内容偷偷删除,今天承认了!我们表示欣慰!

但华大基因部分领导可能学历不高,建议请小学语文老师区分一下“成立”与“筹备成立”,“已正式成立”是什么意思?要不查一下字典?相关信息我们也在公证处进行了司法公证。

华大研究院已经向你发送《解约通知》,正式与你解除《国家基因库技术服务合同》,关于解约的事情原委,过程和细节,你方便讲述一下吗?

首先我不同意你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合同中的双方没有任何一方可以宣布单方面解除合约。这个问题我咨询了律师,合同目前还在“存续”期,华大基因单方面违约不履行义务但并未终止。希望你明确,并且重视不要在宣传中出现错误以免误导了公众。

从华大基因开始耍流氓不道德、不诚信、不守约提出单方面想解除合作至我们实名举报行为约有半年多时间,我们尝试了无数次希望与华大基因沟通,他们所有的领导几乎全部都找过了,直到他们要找关系通过公安局抓我们去坐牢我们才彻底绝望!我们实名举报是因为华大基因恶毒到极致找公安局要抓我们坐牢了,兔子被逼急了也会咬人的。

至于实名举报后很多人说我是英雄,阻止天量国有资产的流失,维护老百姓血汗泪税收的民脂民膏我谢谢你们,当时觉得不举报也会被华大基因搞死不如殊死一搏当次英雄。

公章的备案证明,你那里有吗?公安局的调查进展如何?

当然有。公章的刻制是华大基因在突然违约之后我们需要独立承担客户证书的发放工作,先咨询过律师和工商局,依法提出刻章申请,经过咨询刻章机构需要提交什么材料后准备了相应的材料,按标准要求提交材料、经过审批核准、经正常手续合法备案后,专业刻章机构刻制后交由我方的,也具有备案防伪编码和正规发票。

华大基因报案后,南京市建邺区公安局首先刑事调查我们,我们答辩和做完笔录后建邺区公安局说没事了,但是南京市玄武区公安局又传唤调查我们,最新是说(因为华大基因否认)怀疑我们提交的刻章备案材料造假,我们同意其去查证,公证处文书上有编号如果是造假我们承担刑事责任。

我们还有很多证明和还原事实的证据,但是认为证据在法庭上拿出来更为合适。我们也不想在媒体面前过多展示伤口,相信法律公正。我们向人民法院起诉华大基因刚刚有了最新进展,法院通知于2018年7月18日下午14时在开庭(南京市建邺区雨润大街99号一号楼第25法庭),鉴于很多媒体朋友关注我们也向法院申请了公开审理,欢迎媒体朋友们来旁听法院的审理。

你还有其他与该事件相关的人可以介绍给我吗?你作为举报牵头人,给我引荐几个?仅有的信息不太好还原以及佐证相关事实。

前面把梁松介绍给你们了但是反转了,人性的扭曲我们不敢去窥探,梁松跟我说他儿子失踪说了不止十次,短信邮件都能找到很多次,但竟然没有失踪!我也因为被他欺骗和向媒体表述信息被证实有误感到懊恼。陕西李忠杰就是我曾说过举债经营因为华大基因违约做出自杀傻事,重伤抢救三个月的李总,在之前曾多次向我借钱和诉苦,被华大基因违约我们都经营困难没有财力所以借不了钱给他,得知后来他作出自杀傻事之后我也特别心痛。其它几家合作方其实并不太熟,只是华大基因统一开会时见过一两面,你们自己找找问问他是否愿意被采访吧。你们能找到我的联系方式,相信同样可以找到其它合作方的联系方式!

但是人艰不拆,实名举报不是一件容易事,压力太大别人愿不愿意站出来我不知道,我一直自诩心理强大但现在已十分憔悴开始莫名抓狂和精神分裂,尤其一家人的生命安全都在隐患之下,很多人冒充媒体冒充记者冒充快递人员冒充警察想骗我们见面,我个人上有七八十岁父母,下有两岁幼小孩儿和妻子腹中二胎,这段时间一直生活在极大压力和恐惧之中。梁松与华大基因和解了,如果华大基因展示出足够的诚意,我们也愿意洽谈和解,鱼死网破,网破了个洞修修补一补就行了,鱼可是死了。我一家老小担惊受怕处在这种状态,我是自责的。

华大基因承认参与了江苏健康小镇项目,但是以提供技术的身份,这与“圈地做房地产”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并且华大基因承诺不做房地产,你怎么看?

我也看到了华大基因的最新回应,非常高兴华大基因能承认错误!从6月27日嘴硬“从未在江苏参与任何房地产项目”到今天承诺不再做房地产,如同贪官被查处前坚决不承认贪污被查出之后表态保证洗心革面以后不再贪了一样,但我们至少乐于见到“保证”这一幕。但之前房地产千亩万亩的土地怎么处理呢?

操作地产的是华大基因全资子公司与华大基因股份和华大基因控股和华大基因研究院都是同一些实际控制人,不管通过哪个壳子套骗国有资产土地和财政都是我们举报的广义“华大基因”,同一批实际控制人的左右口袋有区别吗?说左口袋里没有房地产但右口袋里的房地产难道不是你的吗?就像你上口袋(上市公司)被质疑没有科研你华大基因不是也把下口袋的研发往自己身上揽吗?

关于华大基因称2017年5月18日的“侵权告知函”始末、真相及结果?

2017年5月18日我司确收到一封华大基因寄来的“侵权告知函”,诧异和无法认同!我司第一时间联系,但却没有人知道这份神秘法律文书的来源以及“签发人”,于是我们只能与华大基因的最高领导层(管我们的股份公司CEO尹烨、华大基因董事长汪建、国家基因库主任梅永红)联系,邮件为证,截图如下。后华大基因法务部联系回复,表示是细胞事业部王延平总经理突发急性淋巴瘤去世,内部衔接期间信息不对称,是“乌龙函”,已口头向我方道歉,鉴于当时还算融洽的关系我们并没有要求对方书面道歉。我们不知华大基因为何现在突然又拿出来试图混淆视听?邮件如下,还原真相。

并且,我们在华大基因道歉承认“乌龙函”口头致歉时同时询问质疑了为什么国家基因库官方网站将去年所发布“国家基因库细胞中心江苏运营中心已成立”的新闻资讯删除,华大基因方面表示是网站数据库服务器升级维护,大概两周后恢复正常。所以出现了我在邮件中质问http://www.cngb.org/dynamic/626.jhtml被删除的事情,确实大概两周后网站数据恢复,内容不变但网址变为:http://cngb.org/index.php?g=Content&m=News&a=dynamicText&id=248,正是因为经历了这次华大基因乌龙函的波折,律师朋友也建议到公证处公证,于是我们在2017年7月19到公证处进行了国家基因库官网信息的公证,最后一次查看存在是2018年6月29日上午8:35分该信息还在官网上存在,现在已被删除。

合作矛盾是否与你不认同采集脐带血相关?

脐带不是脐带血,采集脐带血危害婴儿健康。本人正常发表本人科学观点,被别有用心者恶意断章取义歪曲。看到部分媒体误会刊发一些言论,关于本人科学观点,从两年多前就与华大基因有沟通!彼时华大基因曾经要求过我方开展脐带血业务被我方拒绝,并拒绝理由得到华大基因(当时部分领导)的肯定和赞赏!造福人类!近期华大基因再拿出来说事并将与我方合作争议混为一谈,实为恶意关联和歪理邪说!

我不介意再简要将采集脐带血危害母婴健康的观点再复述一遍,我个人也是一个三岁孩子的爸爸,从2015年底,我自己的宝宝出生前,我也一度非常犹豫要不要储存脐带血。因为对自己宝宝是否要采集脐带血的慎重,我进行了认真深入的研究。我的观点是一开始感觉有利有弊,然后发现弊大于利,再深入的研究发现全是弊没有利,于是我们自己就没有存。

你的诉求只有赔礼道歉吗?

我们最无法接受的是华大基因违背事实污蔑我们,因为他们的污蔑(发声明、登报纸、华大员工在医院里嚼舌根诋毁、所有华大基因员工朋友圈转发污蔑),合作医院领导约谈我们,万名医生不明真相询问我们,地方政府卫计委找我们,过往的客户找我们控诉我们诈骗,要到法院起诉我们和向公安机关报案,我们陷入无法摆脱的泥潭之中。并且我们公司在这个行业里的名誉已经彻底被华大基因毁了,全国范围内在这个行业,江苏省(江南时报发行量50万份,中国华东地区)所有卫生系统和医院,是不是把我们公司和我们公司员工未来一辈子的生涯都毁了?

以上是回答你的问题,我实在累了不想再多说话唯一想说的再重复一遍,实名举报是因为华大基因逼人入绝境,找关系公安局要抓我们坐牢,兔子被逼急了才咬人的。但我们的举报内容是属实的,我们现在受到了太多的骚扰和威胁,这么长时间我一直在北京流浪,因为觉得在北京城天子脚下才有安全感,但是我毕竟始终还要回江苏生活,我的家人我的亲友都处在巨大骚扰心神不安和惊恐之中,希望相关部门依法保护实名举报人和家属的人身安全!

你不要求赔偿吗?

在人身安全有危险的情况下并没有心思考虑那么多。

此外,时间财经联系上了华大基因人力资源总监兼华大细胞公司负责人,李治平并未回答问题,而是给出了华大公传部门的邮箱。同时,时间财经电话联系了陕西李忠杰,但对方回应称正在医院做检查,下午再回复。

关于王德明的个人简介,时间财经在前期的一篇报道中已有介绍,请移步至举报华大基因真相。

相关阅读:

独家|再反转?华大基因举报案当事人梁松:愿意无偿承担一切债务

作者:陈世爱

轰动一时的实名举报华大基因案,剧情似乎大逆转——主要当事人之一的北京誉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梁松说:“我愿意无偿承担一切债务。”

在此之前,梁在接受时间财经采访时表示,由于华大单方面解约,导致公司背负四川成都合作伙伴大量债务,因而坚决不同意解约。然而梁松近日却对时间财经说,“他们赔就赔,不赔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去强求。”

以下为对话内容:

看到你近两天的朋友圈了,刚好昨天华大基因研究院院长徐讯也出来公开回应了,意思是事情得到解决了是吗?能分享一下最新进展吗?

首先非常感谢时间财经的报道,但是事情的解决,我们还在进一步的等待,华大方面我们有过沟通。就像你之前采访我的时候说的那样的。我们很严谨的来看待这个问题,说华大基因伪科技,我不赞同,关于华大基因是否圈地做房地产,以及是否和地方官员有不正当关系,我一直说我们不是很清楚。但是华大的违约还是存在的,华大基因也出来自己说了是因为自身前期经营产生的问题。

徐讯的话我也看到了,我也有他的微信,但是我下一步怎么解决,我还是那句话,商业的归于商业生命的归于生命,我把这句话也发到朋友圈了。简单说就是,华大基因是商业机构,它在商业上的错误,那是商业上的错误。但是华大基因在生命科学领域和罕见病方面所做出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华大基因在商业上的错误不可以去诋毁它在生命科学方面的一些成绩。还是那句话,有很多患者在等着呢。

但你之前的诉求呢?华大基金单方面毁约,未对你们进行补偿,而且造成你的牢狱之灾,这些诉求你向华大基金提出,他们没有回应?

没有达成任何赔偿,因为星期一见面只是想以后能在罕见病和临床方面去进行去合作。但是他们前期对我们造成的伤害,放到今天来看,没有必要拿去这个事情去打击华大,华大也的确在业内是做出一些贡献。关于赔偿,看他们怎么样做了,他们自己去考量。

你的意思是,你先做到你的仁至义尽,接下来看华大表现?

对,他们赔就赔,不赔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去强求,因为别人很大,誉马到今天为止已经被伤得很严重。

我也跟李治平说了,誉马还会在干细胞方面还会继续努力,坚持下去。能和华大合作也罢,不合作也罢,华大赔偿也罢,不赔偿也罢,这对于疾病的治疗和细胞的治疗方面,誉马一定会坚定地走下去。无外乎,华大基因欠誉马一个道歉,欠我们一个道歉,但是他们赔偿就看他自己的良心。

作为一个成熟的上市企业,并担负着国家基因库这样的一个名誉,我想该认错就认错,该承担就承担,何况誉马这样小的创业公司都能为行业打开心胸,华大怎么做,国家基因库怎么做,就看他们的。希望他们的行为能配得起中国国家基因库的荣誉!拭目以待吧!

那你还是为行业考虑的意思是吧,是你主动找的他们,还是他们主动联系的你?

当然!国家基因库,这招牌对于中国生命科学的意义有多大!在我心里是很重!何必去毁名誉!

我主动的。周一见面商谈的结果就是,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过去了,尽快的把这个片翻过去。

这个举报事件应该是对他们有影响吧,现在接触你的态度怎么样?有诚意吗?

无所谓诚意不诚意,以前是大家不了解。但是我觉得这个举报事件对他们还是有打击。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不能对我不了解的事情去评论。我和德明也吵过,但是说句老实话,德明发出这封举报信的时候,没有跟我沟通过,否则我就不会让德明发这样无聊的举报信。

如果你方便的话还是劝劝王德明,让他找李治平或者谁,理性地沟通沟通。

你觉得王德明这样做其实并不是很理性是吧?我看到他的朋友圈了,大概意思是,你被“招安”了。

我可以很拍着胸口说,也可以把我和誉马的账户公开。我和华大基因没有任何的利益,这是非常明确的。

你看我的朋友圈上面,我再三强调,有这么多癌症患者、这么多罕见病患者在等着,难道非要通过王德明事件做出一个魏则西事件来吗?非要通过这个事件使整个行业全部倒退吗?因为德明不是做临床出身的,誉马受到打击以后,我现在转到临床转化这一块,我接触到的罕见病接、癌症患者,我说句老实话,你去看看他们绝望的目光,我是一个医生,我很心酸,不就是我和誉马背负一点债务,受到牢狱之灾吗?对于整个行业和对生命的尊重来说,不要再去计较了。

我们和华大基因没有和解,正在和解当中。御马可以为了行业,为了国家基因库这个这个行业的骄傲、也是中国的生命科学工作者的骄傲,去抛弃掉所有的一切,包括誉马可以接受无条件的解约。

重申:我们和华大没有达成任何交易或有条件解约!我们仅仅是理性的沟通!

时间财经注意到,7月12日上午,梁松在李治平的最新一条朋友圈点赞。

另外,时间财经就梁松的回复,询问了王德明的看法,以下为王德明的回复:

北京誉马梁松说他和华大基因还没有和解,但正在和解中,并且觉得是你太激动了,没有理性对待这件事,面对这种分歧,你将会怎么处理?你怎么看待梁松的行为?

我并不知道突然发生了什么。举报事件之后华大基因也多次联系我说希望能“见面聊聊”,但要求我们去深圳,出于一些考虑我们不敢去深圳,但是梁松去了。在深圳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此前梁松说与华大基因谈的时候肯定会录音,并且承诺结束后发录音给我听,但现在他已不愿意再跟我分享。

梁松认为华大基因对于整个行业是举足轻重的,并认为你没有从事临床工作,并不知道患者离不开华大基因,期待你对此的回应。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明白他为什么竟然这么说。我自2008年大学本科毕业供职于某三甲医院,十年的时间了一直在医疗行业直接或间接从事临床工作。

北京誉马对我表达的意思是,他愿意背负一切债务,既往不咎,甚至不要求后续合作,只为了行业,而华大基因、国家基因库对行业至关重要,所以他不再毁誉。同时他强调,没有和华大基因达成任何赔偿。对于这个转折,你的分析是什么?

我也不明白。一个多星期前他还说要带刀去华大基因,我这里有他长期以来要和华大基因拼命,要去上访,要和华大鱼死网破搞死华大基因的录音、微信语音、文字、电子邮件,此前还是我一直安抚着他不要冲动不要上访不要抹黑国家基因库。现在突然180度大反转,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故无法评价也不敢揣测人性。

所以,真相到底是什么?(北京时间财经陈世爱)

[责任编辑:杨胜忠 PF090]

责任编辑:杨胜忠 PF090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凤凰证券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