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18年全球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揭晓:美团39岁创始人第三


来源: 财富中文网

2018年全球『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揭晓

《财富》杂志发布了2018年“全球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排行榜。

在今年的榜单中,4位34岁的同龄人,以及1位39岁的中国人构成了三甲(存在并列排名、联合创始人同时入选的情况)。

他们依次是:带领公司突破10亿用户数量的Instagram首席执行官凯文·斯特罗姆(位居第一);在争议旋涡中依然为公司争取数十亿美元在线广告收入,并继续拉高公司股价的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并列第一);打造了仅次Uber的世界第二大打车软件,Lyft联合创始人洛根和约翰(位居第二);以及通过合并,创造了当前最大独角兽之一企业的美团点评公司首席执行官王兴。

同样入选今年榜单的来自中国的商界精英还有:36岁的商汤科技首席执行官徐立;35岁的字节跳动首席执行官张一鸣;37岁的瑰丽酒店集团首席执行官郑志雯;以及美籍华人,36岁的博德研究所和麦戈文研究所分子生物学家张锋。

来见见这些颠覆者、创新者、叛逆者和艺术家们,并从他们身上获得启示。

——本刊编辑部

1. 凯文·斯特罗姆(34岁)

Instagram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在斯特罗姆的领导下,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不断发展,但2018年标志着公司进入了一个新时代:用户数量突破了10亿大关,引入了新的在线视频播放功能,报道称公司价值高达1000亿美元。而且,Instagram似乎有像特氟龙一样耐腐蚀的气场,尽管母公司Facebook被用户隐私危机吞噬,它却没受到分毫伤害。Ins的用户,要么不知道两者之间的关系,要么因为实在太上瘾,根本毫不在意。对于斯特罗姆而言,2018年的大事还包括成为人父、获得一级侍酒师资格,当然,这些重要时刻都发布在了Instagram上。

1. 马克·扎克伯格(34岁)

Facebook公司首席执行官

扎克伯格这艘永不沉没的大船,在这一年里经历了无数的争议,换成其他任何一位首席执行官,在这种巨型漩涡中肯定早就翻船了。然而尽管隐私丑闻甚嚣尘上,俄罗斯虚假信息事件沸沸扬扬,扎克伯格还被拉到美国和欧洲的立法者面前作证,Facebook的在线广告收入仍然高达几十亿美元,还因此进一步拉高了公司股票。7月,这位Facebook的创始人超过沃伦·巴菲特,成为全球巨富第三名。然而这位首席执行官仍然要面对公司历史上最大的错误所带来的余波,同时还要面对一个更可怕的危机:现在的年轻用户觉得Facebook是父母辈才会用的社交网络。

2. 洛根·格林(34岁);约翰·齐默(34岁)

Lyft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联合创始人兼总裁

齐默离开雷曼兄弟帮助格林成立一个叫做Zimride的拼车网站时,别人说他这是放着安稳日子不过。几个月后,雷曼兄弟倒闭了,Zimride却变成了Lyft,这两兄弟因此成为过去十年最成功的创业家之一。今年,得益于其主要竞争对手的各种问题,这个紧跟Uber排名世界第二的打车软件发展迅猛:过去一年,Lyft的估价翻了一番,高达150亿美元,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也从20%跃居35%。下一步做什么?共享单车。

3. 王兴(39岁)

美团点评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王兴创业时尝试过推特模式、Facebook模式、Friendster朋友网模式,但是最终Groupon团购网站给了他成功的灵感,他在2010年创立了团购网站,并逐渐提供送餐、酒店预订、购买电影票及其他各种服务。2015年,网站和大众点评合并,因此带来了大量用户自主生产的内容,比如餐厅评价、图片和推荐等。现在这家合并后的企业是最大的独角兽之一,估价超过300亿美元,王兴把这个超级应用称为“服务领域的亚马逊”。今年他还收购了中国的现象级共享单车摩拜,在平台上加入了共享单车服务;现在公司正在为600亿美元的IPO做准备。

4. 蒂芙雅·苏尔雅德瓦拉(39岁)

通用汽车公司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

当今年秋天宣布苏尔雅德瓦拉将成为通用汽车的首位女性首席财务官时,她创造了历史。这家汽车业巨头因此成为《财富》美国500强公司中唯一两家由女性首席执行官和女性首席财务官领导的公司(另一家是好时)。苏尔雅德瓦拉成长于印度金奈,后来在美国攻读了哈佛商学院。2005年加入通用汽车后,一路升任至通用汽车资产管理的首席执行官,2015年还担任财务与财富副总裁。近年来,她在通用汽车投资Lyft、出售欧宝汽车、软银投资通用的无人驾驶子公司Cruise等项目中都发挥了关键作用。

5. 布莱恩·切斯基(36岁)

爱彼迎公司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社区领袖

再过一个月,离切斯基、内森·布莱恰泽克、乔·杰比亚去丹佛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推销自己不走寻常路的房客共享计划就过去十年了。专家说这个想法绝对行不通,但三兄弟坚持了下来,而今天爱彼迎称其估价已达到310亿美元,已经有超过3亿人次入住。虽然面临着监管和其他挑战,但是公司今年终于开始盈利了,还请来了美国运通前任首席执行官肯·切诺特加入其董事会,中国住客的数量更是翻了一番。公司还即将开始IPO。

6. 亚当·诺伊曼(39岁)

WeWork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诺伊曼在布鲁克林创业时,和人共享一个办公室,但他的事业很快就呈现爆炸式发展。现在WeWork已经在超过22个国家拥有近300处办公地点,而且据说最近会有一轮以软银为首的巨额风险投资,如果顺利,公司估价将超过350亿美元。批评者坚称WeWork不过是一个美其名曰的而且被严重高估的房地产把戏,但诺伊曼完全无视这些人,集中力量促进公司增长、提升社会影响力。公司一直带头雇佣难民,目标是在未来五年雇佣1500人。

7. 徐立(36岁)

商汤科技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商汤科技是第一家源于香港的独角兽企业,经常被人们称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估价达45亿美元。该公司由香港大学的一群学者于2014年创办,他们请来了在计算机视觉领域有专长的计算机科学博士徐立来将他们的想法商业化。徐立带领商汤科技走到了面部识别技术的最前沿,为超过700多家企业客户提供监控系统解决方案;此外,中国政府也是个大客户。

7. 张一鸣(35岁)

字节跳动公司首席执行官

快速崛起的字节跳动公司拥有中国最火的新闻应用“头条新闻”,用户超过7亿;去年还以10亿美元购买了短视频应用Musical.ly,来完善升级自己的短视频应用抖音,抖音是2018年第一季度全球下载量最多的非游戏类苹果手机应用。接下来,据说张一鸣正在考虑赴香港IPO,公司估值或超过450亿美元,而其私有市场估值为200亿美元。

8. 卡特里娜·蕾珂(35岁)

Stitch Fix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继Stitch Fix于去年11月上市后,蕾珂不仅成为2017年全年唯一一位带领科技创业公司上市的女性,而且成为公司上市史上最年轻的女性创始人之一。这家在线零售和造型公司的股票虽然起步坎坷,但一路飙升,IPO后股价已经上涨不止一倍。目前Stitch Fix的市值超30亿美元,活跃用户总数达270万,2018年收入预计将达到12亿美元——它需要有强势表现,才能抵御亚马逊新推出的黄金会员衣橱服务。蕾珂本身也将在年底开启人生的新事业:在11月迎来第二个孩子,而她计划休满16周产假,给其他首席执行官妈妈们立个标杆。

8. 德鲁·休斯顿(35岁)

Dropbox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在休斯顿还比较年轻的人生里,他可能会觉得2018年是目前最重要的年份之一。作为硅谷最热门的创业公司之一,11年后,他终于带领这家云存储和工作场所软件公司在3月上市了。华尔街为Dropbox成功实现IPO欢欣鼓舞,开盘第一天就把股价拉升近40%(此后又增长了13%)。成功上市后,Dropbox的公开市值跃升至124.5亿美元,超过公司100亿美元的私人估价。当年休斯顿因为拒绝了乔布斯把Dropbox卖给苹果的邀约而轰动一时,现在的结果相当不错。

8. 丹尼尔·伊克(35岁)

Spotify公司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

Spotify已经走进了第十个年头,但伊克仍然在思考如何创新,保持这家流媒体音乐公司的繁荣。比起音乐,行业领军企业Spotify的2018年更关注怎么赚钱。公司在4月采用直接上市的方式挂牌,避开了华尔街和他们昂贵的IPO费用(卖出的股份比预计少,但股价开局强劲,并一直缓慢稳步上涨。)。公司还宣布为免费用户改版app,目的是将更多免费用户转化为付费用户。公司的用户数量已经突破历史记录,每月活跃用户数达1.7亿,优质订阅用户数达7500万。

9. 惠特妮·沃尔芙·赫德(29岁)

Bumbl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什么样的约会软件不只是约会软件?Bumble。沃尔芙创办的这个App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这个女性至上的热门App已经吸引了大约3400万注册用户,从2014年创立以来,收入预计达1亿美元,沃尔芙因此成为女性主义商业偶像。但公司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Bumble和头号劲敌Match 集团正在互诉对方,而Facebook也要进入这个市场。但沃尔芙·赫德本人的事业一直在上升,最近还加入了Imagine Entertainment的董事会。

10. 凯斯·考扎(39岁)

Icahn Enterprise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考扎10年前加入伊坎并成为企业管理者,2014年被任命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伊坎以其创始人、激进投资者卡尔·伊坎命名,投资涉足多个领域,从能源到轨道汽车,从食品到时尚,不一而足。在考扎的领导下,该企业去年净收入突破历史新高,达到24亿美元。5月,在伊坎打赢了一场相当高调的股权之争后,戴顿大学毕业的考扎还成为施乐公司的董事会主席。

11. 约旦·皮尔(39岁)

Monkeypaw Productions公司创始人

你可能知道皮尔是名演员,或者最近还知道他是位获得了奥斯卡奖的编剧导演,但这位土生土长的曼哈顿人已经成为好莱坞冉冉升起的知名制片人。他的制片公司目前有多个项目正在进行中,包括与HBO合作的恐怖电视剧以及同重新命名的YouTube Premium服务合作的科幻选集。6月,新任命的亚马逊工作室主管詹妮弗·沙尔克的第一单生意就是签下皮尔制作一部独家电视剧。作为《逃出绝命镇》的导演,他为开拓社会道德类恐怖电影的新市场打下了基础,这部电影预算450万美元,收入2.55亿美元,并且成就了第一个由非裔美国人获得的奥斯卡原创剧本奖。

12. 杰辛达·阿德恩(37岁)

新西兰总理

只有曾经作过DJ的新西兰总理阿德恩成为新西兰政坛的摇滚明星才恰如其分。新西兰人对她的狂热支持被称为“杰辛达热”,正是这种狂热才在去年秋天拯救了工党摇摇欲坠的运势,帮助她登上了全世界最年轻女性领导人的宝座。热度一直持续,无论是她宣布怀孕,还是在6月亲手描绘了一幅绝无仅有的场景:一个国家的女性首脑,怀里抱着刚出生的孩子,开启了六个月的产假。但她的休假时间似乎并不固定。她在7月宣布要进行福利改革,其中包括为新生儿父母提供周补贴,这个国家正在与住房和移民危机作斗争,劳动党要履行其提升国家福祉的承诺。

13. 苏米亚·巴尔贝尔(37岁);安迪·邓恩(39岁)

沃尔玛电子商务、移动和数字市场营销副总裁;沃尔玛数字客户品牌高级副总裁

为了适应电商时代,为了打败未来的零售业对手亚马逊,沃尔玛在做出改变,而邓恩和巴尔贝尔处在这场变革的中心。他们年轻、时髦、是数字时代的老手,代表了新一代的沃尔玛员工,也代表了沃尔玛想要吸引的新顾客群体。(他们也是这个名单上的新面孔。)沃尔玛2017年以3.1亿美元收购了邓恩的男装品牌Bonobos后,他就全面接管了沃尔玛的数字品牌,改造了主打古着的Modcloth生产线,推出了全新的奢侈床品床垫品牌Allswell。巴尔贝尔随着沃尔玛花33亿美元收购了她担任首席营销官的Jet公司加入沃尔玛,此后她的职权大大增多。她现在主管Walmart.com的市场营销、沃尔玛美国的全部线上营销以及社交媒体。目前看起来还不错:沃尔玛最近一个季度的电商销售额增长了33%。

14.安嘉莉·苏德(34岁)

Vimeo首席执行官

苏德2014年加入Vimeo,担任市场营销主管;去年她升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工作任务是将Vimeo打造成主要面向个人用户和中小企业的视频创作、传播及盈利的云平台。Vimeo今年收入预计达到1.25亿美元,苏德的老板莱文(见上文)说Vimeo是“IAC集团内没有上市的企业中发展机遇最大的企业。”轶闻:苏德争取每晚都能睡够九个小时。

14. 乔伊·莱文(38岁)

IAC首席执行官

曾为投资银行家的莱文现在经营着巴瑞·迪勒建立的市值130亿美元的互联网帝国,公司旗下品牌众多,包括Daily Beast、Investopedia和Match集团等,虽然价值110亿美元的在线约会巨头Match在2015年独立了,但实际控制人仍为IAC。除了Match,IAC旗下抢眼的品牌还包括刚刚合并的ANGI Homeservices、Dotdash和Vimeo。哦!还有IAC的股票,一路飞涨:自从莱文于2015年年中接管IAC,股价就以市场平均速度的三倍飙升。

15. 唐纳德·格洛沃(34岁)

演员、作家、导演、音乐艺术家

也许没有人比格洛沃更心怀演艺事业了。5月,他的音乐人格Childish Gambino(幼稚的甘比诺)发行了名为This Is America的单曲,火爆全国,初发行就占据美国音乐排行榜前100名榜首,第一周在线播放量达6530万人次。两个月后,他创作并主演的FX剧集《亚特兰大》第二季首播吸引了270万观众,比过去一年任何一部有线电视喜剧的观众数都多。格洛沃似乎永不疲倦,并且能够准确把握潮流文化脉搏,他淋漓尽致地诠释了什么叫娱乐家。

16. 伊凡·施皮格尔(28岁)

Snap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Snap可以吸引用户,可以吸引财富吗?这家洛杉矶媒体公司2017年高价IPO后,一直备受这个问题困扰。施皮格尔当年眼睁睁地看着竞争对手Facebook抄袭Snap的产品创意赚了个盆满钵满。历史不会重演:尽管来自扎克伯格及其公司的攻击仍然在持续,施皮格尔已经大刀阔斧地调整了Snap的工作重点,以软件驱动广告销售,向世界展示他不会退却。现在他只需要重振Snap低迷的业绩和股价就够了。

17. 约翰·克利申(28岁);帕特里克·克利申(29岁)

Stripe联合创始人兼总裁;Strip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这对爱尔兰兄弟是全球最年轻的白手起家型亿万富翁之一。帕特里克和约翰分别从麻省理工和哈佛辍学,2008年卖出了他们的第一份产业——一家在线拍卖管理公司,据报道售价500万美元。之后他们产生了一个新的点子,孕育了Stripe,现在Stripe已经是一家估价92亿美元的大型支付公司了。Stripe和亚马逊、Lyft、Facebook等公司签约,每年都经手处理成千上百亿美元的电子商务转账。

18. 詹妮弗·海曼(37岁)

Rent the Runway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公司的“云端衣橱”业务用户已超900万,而且经营范围已远超其最初的理念:为特殊场合出租礼服。公司两年前推出的无限会员服务,用户只需支付固定费用,即可每天租赁衣物,该服务去年增长125%,今年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50%。公司今年秋天还将推出企业项目,为其它品牌和零售商出租库存衣物。今年春天,公司还从马云据说价值超过7亿美元的投资基金中获得了2000万美元投资,而海曼本人还被任命为雅诗兰黛的董事会成员。 

19. 陈炳耀(36岁);谭慧灵(35岁)

Grab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Grab联合创始人

Grab这个名字很好地诠释了这家约车类创业公司2018年的战略。3月,公司抢购了竞争对手Uber在东南亚的业务,奠定了公司在当地打车服务的霸主地位。6月,丰田注资10亿美元,据称这轮投资将Grab的市值推高到100亿美元。现在这兄妹俩的工作重点在把Grab转变成“日常生活超级应用”,向用户提供移动支付、小微金融、日用品采购等其它服务。

20. 布莱恩·阿姆斯特朗(35岁)

Coinbas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阿姆斯特朗正在把美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Coinbase打造成“加密的谷歌”,想要像谷歌成为上一波互联网热潮的龙头企业一样成为下一波热潮的霸主,这是这个团队的梦想。虽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路选对了:去年冬天的投资热潮中,Coinbase来势汹汹,总账户数让嘉信理财黯然失色。现在公司正在对一些行业新贵进行投资,开展并购——其中一项并购可以让它获得几个急于拿下的金融执照。

21. 蕾哈娜(30岁)

歌手、词曲作家、演员、企业家

去年秋天,这位来自于巴巴多斯的歌手推出了备受期待的化妆品线——Fenty Beauty,该化妆品系列涵盖带有一系列深色调的40种色彩。新产品大大超出了普通明星品牌的延伸效应,不仅仅斩获了喜人的销售业绩(据悉,开卖40天便狂卖1亿美元),同时也彰显了一种社会态度,深色调色彩产品在众多店面销售一空,而很多主流品牌也跟风推出了更加丰富的色彩系列。《时代》周刊将其称之为2017年最佳发明之一。5月,蕾哈娜推出了内衣品牌Savage x Fenty,面向所有的体型,尺码一应俱全。

22. 维塔利克·布特林(24岁)

以太坊创始人

布特林将其开源区块链平台以太坊称之为“世界计算机”。对于这位消瘦的空想家来说,以太坊只是一个实验,而且在最初一无所有,但它如今的市场估值达到了480亿美元,也让其成为了全球排名第二最有价值的加密货币网络,仅次于比特币。以太坊今年也是时来运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表示不会将该网络的原生加密货币以太币作为一种证券来监管。有消息称,谷歌最近曾试图聘请布特林执掌其传闻中的加密货币业务,但被其婉拒。

23. 亚历山大·欧卡西亚-科特兹(28岁)

政治家、教育人士、社区活动家

6月,这位前Bernie Sanders组织者创造了历史,在初选中颠覆性地击败了纽约第十四国会选区已10次连任的民主党人士乔·克劳利。尽管这是她第一次竞选,而且面临的是克劳利10比1的筹资优势,但出生于波多黎各、成长于布朗克斯的她斩获了58%的选票。如果她胜出(由于身处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民主党选区,胜利几乎已成定局),她将再次书写历史,成为国会议员中最年轻的女性。

24. 维拉德·特内夫(31岁);拜朱·巴哈特(33岁)

Robinhood联合创始人兼联合首席执行官

用智能手机来买股票,并省去恼人的交易费,你觉得如何?这也是数百万年轻投资者使用Robinhood的原因。巴哈特和特内夫在斯坦福相遇,都是数学大拿,他们于2013年成立公司,以平等主义为诉求,向经纪公司发起挑战。五年后,公司估值达到了56亿美元。今年,公司又将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纳入其交易产品组合。如今,他们希望把Robinhood打造为一家业务齐全的数字银行。

25. 帕沃·杜罗夫(33岁)

Telegram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他被称之为“俄罗斯的马克·扎克伯格”。然而,我们早该摒弃这一称谓,并按照杜罗夫自身所取得的成就来为其正名。在模仿Facebook创建VKontakte(2014年被所谓的克林姆林宫亲信强制接管)这一俄罗斯第二大最受欢迎的网站之后,杜罗夫将精力放在了Telegram上。自创建五年后,这一加密聊天应用每个月的活跃用户数量达到了2亿多名。公司甚至还发起了迄今为止最为宏大的“首次代币发行”。有报道称此次代币发行共计销售了17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如今,作为亿万富翁当中的新贵,杜罗夫正在对抗俄罗斯和伊朗的禁令,两国的政府领导人称Telegram是暴动的帮凶。

26. 大卫·吉尔伯阿(37岁);尼尔·布鲁门特哈尔(37岁)

Warby Parker联合创始人兼联合首席执行官

受一副丢失的眼镜和研究生院校预算的启发,布鲁门特哈尔与吉尔伯阿以及另外两名联合创始人于2010年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求学期间创建了颇具社会责任意识的廉价眼镜公司。“试戴后再买”的理念大受追捧,而且其直销模式开创了零售界的先河,而且经久不衰。这两位如今掌控着一个价值10亿美元的品牌,筹集了近3亿美元的资金。通过其“买一捐一”模式,Warby为有眼镜需求的人士捐赠了400多万副眼镜。

27. 郑志雯(37岁)

瑰丽酒店集团首席执行官

当这位哈佛毕业生和前投行家于2011年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时,这家当时总部位于达拉斯的高端酒店公司经营着19家酒店,大部分位于美洲。如今,公司旗下酒店数量达到了61家,有超过25家正在筹备当中,这些定制式新贵酒店遍布北京、伦敦、老挝琅勃拉邦和硅谷的沙山路。这些酒店和它们的爆炸式增长都与郑志雯息息相关。虽说这个酒店集团是家族业务(瑰丽被她已故的祖父所组建的财团收购),但酒店的发展愿景则完全是出自她的手笔。

28. 麦克·塔布斯(27岁)

加利福尼亚州斯塔克顿市市长

在一个别人认为过于年轻而难以托付重任的年纪,塔布斯已经成为了一座城市的执掌者——人口32万的加州斯塔克顿市。事实上,他开创了两个先河,既是美国各大城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市长,也是斯塔克顿市首位黑人市长。这位年纪轻轻的市长为城市带来了一些有别于传统的理念。塔布斯正在实施统一的基础收入制度,这是一个十分热门但从未经过检验的经济理论,其中涉及由政府向市民发放现金来消灭贫困。从今年秋季开始,这座城市将为最多100个当地家庭每月发放500美元的捐赠资金,供其任意花销。

29. 张锋(36岁)

博德研究所和麦戈文研究所分子生物学家

7月,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发布了一项令人振奋的声明:基因编辑可以被用于癌症免疫疗法,而且其效率要高得多。这项发现的核心技术便是众所周知的Crispr,而张锋是最先在人类细胞中使用这一技术的科学家之一。这一发现激发了业界使用Crispr来应对各种疾病的热情,从遗传病一直到癌症。今年早些时候,张锋及其同事帮助创建了一家专注于Crispr的新初创企业Bean Therapeutics,并借此获得了8700万美元的融资。

30. 克里斯蒂娜·托斯(36岁)

Milk Ba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托斯于2008年为百福餐饮帝国打造了一个怪诞的烘培坊。如今,她正在通过14家Milk Bar连锁店,打造自家的美食王国。Milk Bar的产品包括备受推崇的美食,例如Cereal Milk软冰淇淋和Crack Pie。去年,她完成了第一轮融资,并在更多城市开设了店面。托斯曾两次荣获詹姆士·比尔德美食大奖,正在撰写第三本食谱,也曾多次在MasterChef中担任评委。她正在打造自己的美食品牌,而且进行的十分顺利。

31. 埃米莉·维斯(33岁)

Glossie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美容行业需要新面孔。我们不妨看看维斯和其Glossier品牌,该品牌主打极简个性化护肤理念。维斯是一名艺术院校毕业生,在康泰纳仕出版集团担任助理和博客主时摸到了美容行业的门道。Her Into the Gloss平台催生了Glossier产品线,采用了直销模式,设计简约,而且卖相极佳。Glossier俘获了青年消费者的芳心,投资者也对其青睐有加。公司筹集了8600万美元,估值达到了3.9亿美元。

32. 阿兰·汉密尔顿(37岁)

Backstage Capital创始人兼执行合伙人

四年前,汉密尔顿和她的母亲在一家酒店中同住一个房间。如今,她已是一名风投资本家,通过其风投公司在100家公司投资了400万美元,而这些公司的执掌者都是一些未受到重视的创始人,其中包括排名第34位的Blendoor。她还额外筹集了3600万美元,用于专门投资由黑人女性企业家创建的初创企业。(她将其称之为“早就该有的基金”)汉密尔顿致力于解决有色人种女性融资难的问题,这些女性获得的风投资本仅占风投总额的0.2%,而她的这一举动也引发了其他人的关注。

32. 安努·达格尔(39岁)

Female Founders Fund创始合伙人

从企业家转行做投资者的达格尔于2014年创建了种子阶段风投基金Female Founders Fund,用于投资由女性执掌的科技公司。在与投资者进行700次会面之后,她筹集了500万美元,并用其投资了Thrive Global、Zola和Maven这类公司。到2018年,局势发生了变化,达格尔在5月为其第二轮早期投资基金筹集了2700万美元,其中为数不多的合伙人包括梅琳达·盖茨和卡特里娜·雷克(详见第8位)。

33.马克·斯塔德(39岁)

Dragoneer Investment Group创始人兼合伙人

斯塔德的职业生涯可谓是颇为令人震惊。他所组建的多支对冲基金专注于公共证券和亚洲市场,而其中最成功的两笔交易则是为Spotify预IPO债务融资,以及购买Uber很大一部分股权。但他的年龄显然和其业务跨度不匹配,也让一些人感到震惊不已。(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说:“我不知道他还不到40岁。”)斯塔德称自己“在传统上枯燥无味的行业中敢于标新立异”,并为此感到自豪。他的这种创造力获得了回报,其创建仅有10年的投资公司Dragneer竟能够以小博大,与规模远大于自身的公司一道开展投资。

34. 史蒂芬妮·兰普金(33岁)

Blendoor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兰普金在15岁那年便成为了一名全栈网页开发者,并拥有斯坦福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颁发的学位。然而,她依然被谷歌拒之门外。谷歌拥有5.5万名雇员,而在技术岗位工作的黑人女性屈指可数,兰普金不由得想到……难道是歧视?因此,她成立了Blendoor,帮助科技公司消除招聘过程中存在的偏见。其客户包括Salesforce、谷歌和爱彼迎。Blendoor还发布BlendScore报告,该报告是一个基于数据的排名,衡量了160家公司的多元化程度,十分具有借鉴意义。

35. 崔斯坦·哈里斯(33岁)

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联合创始人

放下电话,走出房间,干点别的事情。这是身为当代版“尼尔·波兹曼”(知名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译者注)的哈里斯所奉行的理念。他此前曾在谷歌担任驻地“设计伦理师”,但对科技公司占用其员工时间和注意力的做法感到失望,并因此而离开了谷歌。随后,他通过其极具吸引力的文章和对话,一手发起了有关“数字分心”和“应用成瘾”的国际对话。1月,马克·扎尔伯格将哈里斯的口头禅“合理利用时间”作为Facebook的设计目标。

35. 埃里克·莱斯(39岁)

作者、Long Term Stock Exchang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莱斯在其2011年的著作《精益创业》之后成为了一位企业界大师,这本书影响了一代的初创企业家和类似的大型公司。如今,他专注于打造LTSE,一个设有上市标准(重点考虑长期投资)的新型交易所。华尔街的短视投资行为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莱斯能够找到解决之道吗?如今,他仍在探索所需的复杂监管举措,也为此筹集了1900万美元。毕竟,他此前曾撰写了一本如何成功创新的著作。

 36. 林恩·朱莉奇(39岁)

Sunrun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前风投资本家朱莉奇在2008年大萧条来临之前,在其联合创始人的阁楼上创建了市值17亿美元的Sunrun。公司挺过了这场危机并存活了下来,并在2015年上市(在敲击开市钟的时候怀里还抱着1个月大的女儿)。Sunrun的客户群在过去五年中的年增速达到了38%。2018年,Sunrun抢夺了SolarCity(由埃隆·马斯克的特斯拉持有)所占有的市场份额,成为了美国住宅太阳能、电池储能和太阳能服务的领军企业。 

37. 内特·南泽(39岁)

Overwatch League理事

这位土生土长的加州人是世界电子竞技领域的前沿人物。在南泽的带领下,守望先锋于1月开始了其首发季,这款多玩家第一人称视角射击游戏是游戏公司动视暴雪旗下增速最快的授权品牌之一,其营收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通过将现有电子竞技组织与传统体育企业进行整合,南泽帮助该游戏拿下了全球12个永久特许经营权,并有望在下一个季度进军欧洲大陆和中东市场。

38. 海蒂·扎克(39岁)

ThirdLove联合创始人兼联席首席执行官

在谷歌和Aéropostale工作之后,扎克借助其在零售和科技领域的经验,萌生了创建一家专注于健康的公司,从而让购买和穿戴胸罩成为一种更加舒适的体验。在其老公、联席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大卫·斯贝克特的帮助下,ThirdLove于2013年面世。借助产品半罩杯的递进尺码,确定最合适胸罩的小测试以及便捷的直销模式,公司业绩一路高歌,其过去两年的年化营收增长率超过了450%。

39. 杰弗里·查肯(36岁);马修·查肯(32岁)

Blink Health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

查肯兄弟正在应对医疗领域最棘手的问题:处方药高昂的成本。Blink的策略是使用电子商务为病患拿到价格更加低廉的药物。公司的宗旨是颠覆高高在上、缺乏透明度的医药供应链,而中间商通常会在供应链中提成,而不是节省消费者的成本。到目前为止,这一策略似乎开始奏效:Blink与药物巨头礼来制药和罗氏建立了合作关系,而且在大多数地域都拥有合作药店。

40. 蕾拉·卡留比(39岁)

Affectiv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艾尔·卡留比的工作是训练机器认知人类复杂的感受。这位美籍埃及企业家于2009年与人共同创建了风投资本投资的“情绪人工智能”初创企业Affectiva,当时她是麻省理工学院的一名科研人员。自那之后,公司已经分析了680万张面孔,用于更好地破译如何分辨微笑和傻笑。全球25%的大型公司均已成为了公司的用户。迫切希望测试广告和产品效果的营销人员对这一能够读心的技术趋之若鹜。该技术还将被用于更为高尚的领域,例如协助那些患有孤独症的人士,以及抑郁症的诊断。

译者:Agatha,冯丰

[责任编辑:徐彩月 PF101]

责任编辑:徐彩月 PF101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