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生生物被指上市时粉饰业绩 律师扩大索赔征集范围


来源: 金陵晚报

金陵晚报记者 陶炜

长生生物疫苗生产造假事件不断发酵,根据长春公安消息,公司董事长高某芳等15名涉案人员已被刑事拘留。而《金陵晚报》“易索赔”记者则在调查中发现,公司曾被经销商指控在2015年借壳上市时有粉饰业绩的行为。如果该指控属实,则意味着公司在借壳上市时就有造假。鉴于此,可参与索赔投资者的范围扩大了。

经销商指控公司粉饰业绩

由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一份民事判决书【(2016)吉01民初609号】中,记录了长生生物经销商山东兆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对长生生物业绩造假的指控。

2015年1月1日,长生生物与山东兆信签订《商业合作协议书》,约定长生生物公司指定山东兆信公司为其商业经营合作机构,指定合作产品包括“万信”冻干水痘减毒活疫苗、“万信”流感病毒裂解疫苗、“万信”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VERO细胞)、“万信”A+C+Y+W135群脑膜炎球菌多糖疫苗,同时对价格及回款期限做出约定。上述协议签订后,长生生物公司根据山东兆信公司每笔《发货申请表》要求,于2015年度分次向山东兆信公司提供了货物产品,但山东兆信公司自2015年1月1日起至2016年1月,均未根据双方约定按期付款,累计未付货物总金额达4602万元。但是,山东兆信公司并未付款。双方因此对簿公堂。

而在法庭上,山东兆信这样表态:“对真实性没有异议,是我们双方之间签订的协议。对关联性有异议,这份协议是我们为了配合长生生物公司做上市公司业绩签订的,价格和供货产品品种均没有按照协议实际履行。”山东兆信的意思是,合同是双方演的双簧。而对于山东兆信的这一说法,判决书中并未提及长生生物的回应。在双方的官司中,山东兆信一审败诉,之后又提起上诉进入二审。二审中,吉林省高院撤销了一审法院的判决,要求长春中院重审此案。

律师扩大索赔征集范围

根据披露,山东兆信是长春长生2014年第二大客户、2015年上半年第一大客户。但是在2012年、2013年,山东兆信并未出现在长生生物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却在2014年突然成为大客户。截至2015年上半年底,长生生物对山东兆信存在4530.06万元应收账款。

2015年长生生物与山东兆信签订商业合作协议书时,公司尚未借壳上市。公司是在2015年7月份发布的重组草案,并在2015年12月借壳黄海机械上市的。如果山东兆信的指控属实,这就意味着长生生物在借壳上市前就存在粉饰业绩的行为,涉嫌造假上市。鉴于此,律师扩大了索赔征集范围。在2015年7月14日至2018年7月20日之间买入长生生物并在2018年7月20日晚间仍持有该股的投资者可以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发送到jzqsp2016@126.com的邮箱参与由《金陵晚报》“易索赔”频道组织的索赔预征集,且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前期费用。

值得注意的是,董事长高俊芳一人身兼多职: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这种连财务总监都亲自兼任的任职方式在上市公司中非常少见。另外,公司有非常明显的家族企业特征。高俊芳的儿子张洺豪任副董事长、副总经理;丈夫张友奎任副总经理兼销售总监,全都是要害职位。

[责任编辑:杨胜忠 PF090]

责任编辑:杨胜忠 PF090

推荐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证券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