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前同事眼中的高俊芳:从朴素漂亮到看不懂的“疫苗女王”


来源: 市界

7月24日,市界走访了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附近的家属楼,采访了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的前同事,对方表示,高俊芳没有什么社会关系,“农村来的孩子,漂亮、有气质”。不过,对于后来高俊芳的快速发迹,她表示有诸多“看不懂”。

▲ 长生生物正大门

作者| 熊颖

编辑| 邢昀

长生生物(现为ST长生)的疫苗造假案仍在发酵,监管铁拳出击,涉事疫苗停产、产品召回,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以及部分高管也被带走立案调查。

7月24日,市界(ID:newsseeker)走访了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以下简称“长生所”)附近的家属楼。长生所是中国生物下属的六大生物制品研究所之一,此次疫苗造假案中的长生生物脱胎于长生所。而长生生物在起家发展、频繁股权转让中,与长生所的关系早已抹去。

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上世纪70年代末曾被分配到长生所财务科工作。市界(ID:newsseeker)在走访中遇到了正在休息的退休员工李秀华,她曾和高俊芳共事多年。

对于网传高俊芳的雄厚背景,李秀华表示,(高俊芳)没有什么社会关系,“当时觉得挺朴素的,农村来的孩子,漂亮、有气质”。不过,对于后来高俊芳的快速发迹,她表示有诸多“看不懂”。

疫苗降低标准之嫌

从上世纪70年代进研究所到1997年退休,李秀华没想到自己研究了一辈子的狂犬病疫苗,当孩子被猫挠了,还要担心疫苗的安全问题。

7月15日下午,国家药监局发布通告,在对长生生物开展飞行检查中发现,该企业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行为。长生生物的疫苗造假事件揭开盖子。

虽然国家药监局表示,本次飞行检查所有涉事批次产品尚未出厂和上市销售,全部产品已得到有效控制。但恐慌情绪仍然蔓延到了李秀华所在的家属楼。

2017年中国狂犬病疫苗批签发数据显示,长生生物的狂犬病疫苗约占全国销量的1/4。李秀华告诉市界(ID;newsseeker),身边亲人朋友打的狂犬疫苗全部源于长生生物。狂犬病的死亡率几乎为100%。李秀华也担心之前打的疫苗会不会有问题?

此前有接近长生生物的人士向市界(ID:newsseeker)透露了一种可能性:长生生物出品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可能添加了一种酶,用于增加浓度,这种酶国家没有正式批准。

不过,对于这一说法,李秀华表示了怀疑,“没听说狂犬(疫苗)可以加酶。疫苗是可以添加佐剂”。她告诉市界(ID:newsseeker),狂犬疫苗的合格标准较严。她推测,长生生物的狂犬疫苗造假可能是在降低标准上做文章。

7月23日,长生生物在给深交所的回复函中,对近三年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的签发量进行更正,2015年-2017年三年各签发253.91万、207.27万、369.08万人份。

▲ 长生生物一号车间

在狂犬疫苗研究一线工作30多年,李秀华对长生生物的狂犬疫苗存在不少疑问,在人员、车间、容量都有限的前提下,为什么长生生物每年有这么高的产量?她对市界(ID:newsseeker)表示,“狂犬疫苗的生产周期十分复杂,光是鉴定就需要1个月的时间,以前研究所从生产到出品耗时2个半月。”

而国家药监局负责人7月22日通报称,企业(长生生物)编造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

高俊芳印象

李秀华和周国健等退休员工曾经和高俊芳共事多年。李秀华说,“原来接触挺多的,是前后楼邻居。”

李秀华对市界(ID:newsseeker)表示,(高俊芳)没有什么社会关系,“当时觉得挺朴素的,农村来的孩子,漂亮、有气质。”不过,后来的高俊芳的快速发迹,他们表示有诸多“看不懂”。

在上市公司长生生物的公告中,高俊芳是“高级经济师,高级会计师,硕士学位”,不过长生所的退休员工回忆,刚来所里担任会计一职的高俊芳仅有中专学历。

长生生物借壳黄海机械上市时披露了公司历史沿革。1992年8月,长生所与长春生物高研所、长生所经销部作为发起人成立长春长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生实业”,即后来的长生生物),注册资本3000万元,由发起人和企业内部职工共同认购,其中内部职工以现金出资840 万股,占股本总额的28%。

李秀华对这一天的记忆也尤为深刻,1992年8月18日,取自“我要发”的谐音图个好兆头。这一天,高俊芳烫了当时最流行的发型。李秀华回忆道,“当时我们的所长还夸高俊芳漂亮。”

▲ 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

“发行价为1元/股,每人1500股,所里的职工都可以买。”李秀华给自己算了一笔账,一旦上市,股价可以翻上十来番,1500股意味着可以上万。

周国健也表示,“本来是给大伙办的福利,希望上市了大家都能赚钱。”然而,这个员工福利最后并没能如愿以偿,李秀华的“万元户”梦碎1995年。这一年,长生实业以每股2元的价格把股票收了回来。

这一段历史也在长生生物借壳上市时做了披露,1995年进行了第一次内部职工股清理,申请回收内部职工股总数的50%。内部职工在长生实业的持股数额变更为420万股,占长生实业股份总数的16.28%。

1996年长生实业通过股东大会决议,将长生所所持的19.38%股份转让给深圳通海,另外19.38%股份转给长春高新。1997 年长生高研所也将其持有的29.17%股份转让给长春高新。

李秀华介绍,这一时间正是高俊芳离开长生所,加入长春高新的时间节点。

而几经周转,高俊芳成为了长生生物的第一大股东,持有长生生物29.19%股权。高俊芳、丈夫张友奎和儿子张洺豪共计持有长生生物54.60%的股权。

收购股份,高俊芳及其家人耗资千万。而长春高新2001年年报披露,实任董事、总经理的高俊芳年薪为5.98万元。

在曾经一同共事过的同事眼里,高俊芳的离开和长生生物的快步崛起,伴随着诸多反常。比如长生所在“狂犬疫苗到了审批的时候,主管没报”“所里走了一批人去了长生生物”“化学符号都不认识的人也可以当主任”。

此外,市界走访长生生物旗下其他机构时,意外发现原本为长生生物研究所办公的一栋大楼——长生大厦,现在为长春市食药监局旗下三家直属单位办公。

7月24日,市界试图走访长春长生生物研究所,此前其介绍显示办公地址位于长春前进大街3255号长生大厦,而目前实际地址为高新开发区越达路1615号质检研发楼。

市界根据导航前往长春前进大街3255号,发现该大楼为长春食品药品综合大楼,分布有食品药品检验中心、食品药品安全检测中心、食品药品认证中心三家单位,均为长春食药监局的直属单位。

▲ 2007年,药监局买下长生大厦,现更名为食品药品综合大楼

市界向长春药监系统人士询问获悉,这栋楼以前叫长生大厦,属于高俊芳的长生实业,后来卖给了药检所做办公楼,2007年长春长生研究所搬离。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秀华、周国健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荣辛 PF049]

责任编辑:荣辛 PF049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证券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