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财经 > 财经滚动新闻

ABS业务费率“跌跌不休” 信托公司考核标准不一是主因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 ABS业务费率“跌跌不休” 信托公司考核标准不一是主因 在冲向资产证券化业务(ABS)的各

原标题: ABS业务费率“跌跌不休” 信托公司考核标准不一是主因

在冲向资产证券化业务(ABS)的各路大军中,信托公司可谓自带光环,不过在实际操作中,作为新进者,信托公司开展ABS业务仍然面临一些困难,其中,信贷资产证券化费率的恶性竞争尤为典型。

中信信托结构融资部总经理施坚表示,其在从事银行信贷ABS业务的数年中,对信托公司间费率恶性竞争感触颇深。在主管机关和信托业协会的倡议指导下,中信信托曾认真实践了ABS产品信托报酬自律公约,虽然中信信托也有两个项目获得了发起人的支持,但更多的项目是丢失了。

有果即有因,在《每日经济新闻》举办的信托业资产证券化研讨会上,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多数信托公司ABS业务费率“跌跌不休”主要源于各家信托公司考核标准不一。

费率恶性竞争不止

现有数据显示,信贷ABS在信托公司的ABS业务中依然占据很大比例,交易商协会资产支持票据(ABN)虽然在2017年迅速增长,但占比不高。而在信贷ABS这个似乎信托公司可以大有作为的领域中,费率的持续低迷,使得资产证券化业务对大部分信托公司而言,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施坚称,一般而言,ABS项目的信托报酬通常不应该低于千分之二,但前一时期,中信信托做的不少项目信托报酬费率都被挤压到了万分之一,这就产生一个问题:从事这项业务不挣钱,但这项业务又是金融热点和发展方向,过低的信托费率完全不能体现信托公司的作用和价值,不仅影响信托公司的积极性,而且直接影响了这个市场的健康发展。

不过,对于费率的低迷,信托业内也并非坐以待毙。施坚回忆到,在主管机关的推动和指导下,信托行业曾为解决费率过低问题进行过努力。信托业协会曾推行过ABS项目信托报价自律公约,当时有ABS业务资质的信托公司都签署了这一公约,然而美好的设计并没有变为现实。

自律公约在实施过程中遇到了两种现象,第一种是信托公司和发起人签署信托报酬远远低于自律公约的信托合同,然而在给信托业协会的报告中,却称信托费率在自律公约的区间里;第二种是以万分之一的最低价格恶意投标,使中标的信托公司被迫接受这种最低价格。

比如某政策性银行发行ABS产品,信托公司费率是万分之一,产品发行总额是100亿元规模的话,信托公司业务收入一年最多也就100万元,对于一个劳动量这么大的项目,信托收入难以覆盖人员成本。施坚说,“保护是为大家好,如果100亿元规模的产品信托费率能够达到千分之一(也不算高),信托公司开拓市场的积极性会成倍增加。信托公司恶性竞争的结果不仅削弱了自身实力,而且还会引起误解,让更多的参与方看不起信托公司”。

对此,中融信托信托创新部副总经理刘畅深以为然。刘畅此前曾在一家银行的金融市场部负责资产证券化业务,一次偶然的经历让他对信托公司的费率问题有所了解。“当时刚从券商到银行,还没有完全适应环境,正好想做甲方,就有一个大券商过来报价,我说10亿元资产包你们报多少钱,千一加50万元材料制作费,当时就没缓过神来,本来想压一下价的,没想到不太好压,最后两家信托过来了,中标价比券商更低”,刘畅调侃道。

部分公司只考核规模

在业内人士看来,费率低迷的背后,主要是各信托公司考核的标准不一。建信信托资产证券化团队负责人杨黎寒表示,信托公司多数还是以通道的身份在恶性竞争,这个事情实际上很难解决,因为各家公司考核标准不一,有些公司只考核规模,只要规模冲上去就可以,不考虑收益,而考核收益的公司跟他们根本无法竞争。“而且他们的价格也不明白”,中航信托高级信托经理马倩补充道。

无休止的恶性竞争也带来了一些恶果,其中,不断被压低的费率带来的一个问题便是,在ABS业务整体工作量繁重的情况下,养不起人。“在工作内容和工作量基本一致的情况下,别人收一千万元你也是收一千万元,别人的政策是可以拿六百万组建团队,你的政策只能拿比较少的成本去养团队,最终的结果就是无法持续保持团队的专业水准和稳定性,从而导致对客户服务质量的下降”,刘畅称。

马倩在研讨会上补充到,就银监会信贷ABS来说,券商可以有四五个人坐在一家银行天天办公,全当自己的人,信托公司怎么会有四五个人坐在一个银行。

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