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上市影视公司中考:唐德业绩大涨 华谊增收不增利


来源: 启阳路4号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出品文|杨越欣实习生付宇彤

近期,多家影视上市公司披露了2018年上半年财报。

目前A股的文化传媒上市公司共88家,当前市值超过8000亿元(Wind数据)。在已披露中报的影视公司中,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梳理统计了具有代表性的10家企业的业绩表现,其中五家的市值排在行业前十(万达影业、中国电影、光线传媒、华策影视和华谊兄弟)。

据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统计,十家公司2018年上半年的营业总收入达到262.77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0.15亿元。除光线传媒外,其他九家公司在2018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和扣非净利润均有所增长。

  

具体来看,作为影视行业的领军企业,万达电影以608.75亿元的市值在文化传媒上市公司排名第二,仅次于分众传媒,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收73.67亿元,同比增长11.38%;归母净利润8.49亿元,同比增长1.97%;每股收益0.77元。

华谊兄弟虽然受上半年国内电影票房市场火爆的利好因素影响,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1.22亿元,同比增长44.77%,其中影视娱乐板块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增长94.54%。但因崔永元“手撕”冯小刚、范冰冰等人而身陷舆论漩涡,备受市场质疑,股价一落千丈。

因范冰冰、赵薇等明星股东而备受关注的唐德影视,2018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4.9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9.03%;归母净利润为9011.54万元,同比增长50%,但是其制作的电视剧《巴清传》,因为主要演员(范冰冰、高云翔)受到相关传闻影响,截至目前仍播出无望,可能导致高达7亿元的坏账。

而“水逆”两年终于扭亏为盈的欢瑞世纪,在电视剧及衍生品、网络游戏、广告服务三个主营板块仍然呈现负增长,只有艺人经纪板块实现了530.53%的高增长。

北京韬安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立岩在接受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采访时分析认为,影视行业始终是“内容为王”,从根本上来看,行业发展的增长源应该是影视作品的质量提升;在此基础上,考虑到市场“无形之手”的规律,受众消费能力的提升搭配公众日渐增长的文化产品消费需求,促动影视市场的供需结构不断优化,这是影视市场发展的直接推动力。

此外,在传统院线及电视平台之外,互联网、手机等多媒体平台的繁荣,带动了影视作品的市场扩容,为更多影视作品最终投入市场提供了契机。应该说,是多重因素作用,结合行业资源优化整合的大背景,合力形成了影视行业的重要增长源。

王立岩律师介绍称,2018年上半年,影视传媒行业有多个重要法规出台。2018年2月,《关于促进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正式发布;2018年3月,《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正式印发;同月,《点播影院、点播院线管理规定》正式实施等。

除已经产出的政策法规之外,广电总局还就《电影行政处罚裁量办法》公开征求意见,另从公开渠道的消息来看,《广播电视法》的制定工作也有可能正式启动。这些规范文件的制定、推行,不仅为行业市场规范化运营、管理提供重要支撑,也为影视项目合作、知识产权交流提供了更多便利,将继续促进影视市场的繁荣发展。

喜忧参半的万达电影

2018年8月29日,万达电影公布2018年上半年财报,其业绩可以说是喜忧参半。

作为影视行业的领军企业,万达电影以608.75亿元的市值在文化传媒上市公司排名第二,仅次于分众传媒,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收73.67亿元,同比增长11.38%;归母净利润8.49亿元,同比增长1.97%;每股收益0.77元。

其中,直营影院实现票房50.15亿元,同比增长15.8%;观影人次1.19亿,同比增长18.3%;。在票房、观影人次、市场占有率等指标上,万达电影继续保持全国领先地位。

上半年,万达电影最为引人瞩目的操作当属6月25日发布对万达影视的资产重组草案。重组草案称,万达电影拟通过支付现金和发行股份方式,向万达投资等21名交易方购买其持有的万达影视96.83%的股权,交易作价116.19亿元。万达影业方面则承诺实现3年累积净利润32.28亿元。

万达影视成立于2009年,主要经营电影和电视剧的投资、制作和发行,以及网络游戏发行和运营业务。万达影视在电影投资、制作和发行方面的代表作品包括《记忆大师》、《寻龙诀》、《唐人街探案》系列、《滚蛋吧!肿瘤君》、《北京爱情故事》、《警察故事2013》、《火锅英雄》等。据统计,万达影视自成立以来出品影片总票房累计达到415亿元,其中《唐人街探案2》在2018年春节档实现了33.96亿的票房成绩。

万达影视并购案,一直是万达的一块“心病”。

2016年5月,当时名为万达院线的万达电影就对万达影视发起第一次重组。彼时万达影视资产估值达372亿元,被外界普遍质疑估值过高,核心问题在于对海外并购的传奇影业的处置。但是该方案于当年5月24日被深交所问询,8月2日万达电影宣布中止重组。

2017年7月4日早间,万达电影临时停牌,发布公告称:公司拟筹划重大事项,该事项涉及影视类资产收购。而这一停,至今未复。六天后的7月10日,万达电影宣布重启对万达影视100%股权的并购案,并购重组计划不包括美国传奇影业。

2018年6月25日万达电影发布重大资产重组草案后,深交所官网公布了对重组的问询函,共计37个问题,要求公司于7月10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对外披露。而原本称将于7月17日予以回复的万达电影,却在17日发布公告称“鉴于回复问询工作量较大,无法按时回复”,且取消了原定于7月19日的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截至发稿,万达电影仍为对深交所做出回复。

漩涡中心的华谊

近期,华谊兄弟因崔永元“手撕”冯小刚、范冰冰等人而身陷舆论漩涡,备受市场质疑,股价也是一落千丈。即使有今年上半年国内电影票房市场火爆这一利好因素加持,华谊兄弟的半年报数据也仍然不尽如人意。

2018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华谊兄弟实现营收21.22亿元,同比增长44.77%,其中,影视娱乐板块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增长94.54%,取得收入前5名的影视作品《前任3:再见前任》、《好久不见》、《芳华》、《巴霍巴利王2》、《栀子花开》合计实现收入8.5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40.26%。但是上半年华谊兄弟的净利润2.8亿元,同比下降35.54%,增收不增利。与第一季度时营收同比大增160.50%,净利同比大增477.87%相比,二季度的华谊兄弟表现有所下滑。

华谊兄弟“跌下神坛”并不只受负面舆论的影响,还暴露出华谊兄弟自身存在的问题。

作为在创业板上市的民营影视第一股的华谊兄弟以“冯氏喜剧”起家,在观众热衷于冯氏电影的2012-2013年,票房收入位列行业冠军。然而,从2014年开始,影视行业格局发生变化,华谊兄弟票房收入跌出前三,市场占有率仅为7%,被光线传媒、博纳影视、乐视影业等后起之秀赶超。

在此背景下,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提出“去电影化”战略,将资便投入到资本投资、IP经营等其他业务中,电影主业逐渐被边缘化。然而这一多元化模式,从效果来看,仍是任重而道远。财报数据显示,其“多元发展”的三项业务(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产业投资及产业相关的股权投资)表现并不佳,在2018年上半年皆呈现同比下降。四项业务中唯一实现同比增长的,仍是影视娱乐板块。

据wind数据,截至收稿,华谊兄弟的最新市值为158.47亿元。从今年5月末开始,受崔永元“开炮”范冰冰的“阴阳合同”影响,作为《手机2》发行方的华谊兄弟,不断受到舆论攻击,股价暴跌。

7月6日,崔永元一条“下周一出手,将再次公布华谊兄弟逃税违规相关资料。请股民注意”的微博,更是直指华谊兄弟偷税漏税。即便是华谊兄弟发布公告自证清白,于股价已是无力回天。

从5月25日崔永元爆料至今,华谊兄弟的股票下跌38.31%,从800亿元的市值高位下跌至今日不足200亿元。2015年4月2日,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在投资者交流会上曾称,千亿市值的目标应该很快就会实现,前提是公司安全稳健的继续往前走。如今看来,王中军离这一目标只是越来越远。

暗藏风险的唐德与欢瑞

因范冰冰、赵薇等明星股东而备受关注的唐德影视,于8月29日晚间发布的半年报显示,营业收入为4.9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9.03%;归母净利润为9011.54万元,同比增长50%;基本每股收益为0.23元,较上年同期增53.33%。据财报分析,唐德影视的业绩增长主要来源于电视剧业务,该板块在上半年创收4.55亿元。

一片大好的数据背后,隐藏着一颗随时爆炸的雷,就是播出无望的《巴清传》。唐德影视的半年报显示,鉴于电视剧《巴清传》主要演员(范冰冰、高云翔)受到相关传闻影响,截至目前唐德影视尚未收到电视台对于该剧的排播通知。

若该剧最终无法在2018年播出,将导致高达7亿元坏账。财报显示,唐德影视已于2017年度确认该剧收入6.17亿元、结转成本2.98亿元,而在2018 年1-6月确认该剧收入为0.71亿元、结转成本0.36亿元。唐德影视称,若公司与各播出平台最终就合同变更或撤销达成一致,届时公司业绩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同样危机潜伏的还有“水逆”两年终于扭亏为盈的欢瑞世纪。

8月22日晚,欢瑞世纪发布的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2.5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0.61%;归母净利润为5011.31万元,与去年同期亏损3963.4万元相比,增长226.44%,实现扭亏为盈。

看似大好的数据,却经不起细细推敲。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注意到,在主营业务影视行业的构成情况中,欢瑞世纪在电视剧及衍生品、网络游戏、广告服务三个板块皆呈现负增长,唯有艺人经纪板块实现530.53%的高增长。

欢瑞世纪在财报中称,艺人经纪业务毛利率大幅增长,是由于报告期内艺人经纪收入大幅增加,而成本降低。占公司半年度主营业务收入前五名的项目中,仅有两项是来源于电视剧,其他三项皆来源于艺人一、二、三的艺人经纪。如无意外,这三名艺人应是欢瑞旗下的“三大流量”:李易峰、杨紫与任嘉伦。

但是,欢瑞与旗下头部艺人李易峰的合约将在2019年到期,对“以剧养星,以星哺剧”的欢瑞来说,失去对主营业务收入贡献超8%的李易峰,可能会对公司整体业绩产生影响。

[责任编辑:徐彩月 PF101]

责任编辑:徐彩月 PF101

推荐

热门文章

精彩视频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