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财经 > 财经资讯

大A股专治不服?神秘富豪操纵16股,3年仅赚60万元


来源: 野马财经

作者|缪凌云

来源|野马财经

欲望就像潘多拉的魔盒,打开了便再也停不下来。直到最后,伤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反向交易”操纵股价

2018年12月7日,证监会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通报了对3宗案件的处罚决定。

其中,一位名叫“刘坚”的人士,在近三年的时间内,连续操纵了高鸿股份、西部黄金等16只股票。如此“效率”,令很多业内游资大佬都咂舌不已。

野马财经注意到,刘坚的“股票操纵”手法可谓简单粗暴。

起初,刘坚会在9点15分至9点25分的盘前交易时间,以几百万甚至千万级的资金将股价托高5%至10%,抬高盘前价格;接着,在9点25分之前,他将自己的委托单全部撤掉,进而反向操作,大举抛售此前已经埋伏进入的股票完成套现。

只要资金足够,可以说任何人都能够复制这一操作。

对于如此行为,刘坚向证监会辩解称,自己“买卖委托及交易符合市场交易的规律和逻辑,不存在意图影响虚拟开盘价、推高股价的主观想法和行为。”

他还解释称,“下单买入系真实意图,只因后来感觉市场气氛不如之前想象那般踊跃、股票走势不理想,就撤销了委托,并于开盘观察一段时间后把所持股份全部卖出。”

证监会复核认为,前述理由缺乏相应证据支持,无法令人信服。最终,刘坚被没收全部非法所得60.97万元,并处以了同等金额的罚款。

三年操纵16只股票

除了手法的简单粗暴之外,刘坚的另一个令人“称奇”之处在于选股逻辑。

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4年5月20日至2017年1月18日,刘坚操纵16只股票的方式全部是“盘前大单托价,开盘后反向抛售”。

这些股票中,有化工行业的巨化股份(600160.SH)、龙蟒佰利(002601.SZ);造纸行业的鸿博股份(002229.SZ)、冠豪高新(600433.SH);通讯行业的高鸿股份(000851.SZ);汽车零部件概念的万向钱潮(000559.SZ)、冠豪高新(600433.SH);还有电子元器件概念的华工科技(000988.SZ)、欧菲科技(002456.SZ)、东旭光电(000413.SZ)等,可谓五花八门。

上海一家私募机构人士向野马财经分析,“从这个名单来看,并不能梳理出一个十分清晰的逻辑,有可能是以追热点为主。比如,刘坚是在2015年7月28日、2016年2月26日分别卖出的鸿博股份、冠豪高新,那么他买入时间应该就在这不久前。而2015年7月,适逢国家对利用再生纸进行生产的企业按其缴纳增值税50%的比例,先缴税后返还,以减轻企业负担。造纸概念股出现了一波上涨。”

无论是追热点还是另有逻辑,从结果来看,刘坚的战绩并不出色。《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近三年时间,刘坚获利总额仅仅60.97万元。

不过,前述私募人士认为,不能如此简单地计算盈亏。2015年股灾开始,整个市场赚钱效应都很差,能够成功割肉、解套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以2016年7月28日,刘坚操纵东旭光电为例。他以2010万元的资金,将盘前交易均价上拉了近10%,虽然当日最终亏损129.4万元,但是让自己的150万股(约1800万元)成功逃出。

“他耐心不太好,割肉之后东旭光电很快涨了30%左右”,该私募人士补充到。

A股“奇葩”大有人在

三年时间操纵了16只股票,盈利60万元,最终还被全部罚没,不知道刘坚心中有何感想。

当然,A股比这“奇葩”的事情,可谓层出不穷。

同样是12月7日,被证监会通报的另一宗案件——袁媛参与宗申动力(001696.SZ)内幕交易案。

上图截自四川证监局

袁媛是宗申动力实际控制人左宗申的侄女。

在2017年8月宗申动力收购大江动力期间,袁媛的丈夫何某,也就是左宗申的侄女婿是该次交易的联系人。

四川证监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交易期间,袁媛与丈夫通话频繁,并在消息公布前夕拿出559.19万元大举建仓宗申动力。只不过,在大盘疲软的背景下,一般的资产重组早已不能提振股价,《重组预案》抛出后,宗申动力从当时的7元/股左右,一路下跌至如今的5元/股左右。

袁媛不得已选择了割肉离场,亏损34.97万元,还被处以40万元罚款。

内幕交易反而亏损的案例也不少见。

比如,曾担任多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被称为“最忙独董”的宋常教授,在进行国发股份(600538.SH)内幕交易时动用716.36万元,最终亏损41.26万元。更有意思的是,他在担任神雾环保(300156.SZ)、盛运环保(300090.SZ)、京能置业(600791.SH)等公司独董时,还曾违规交易过这些公司股票,只是都以亏损出局。

身为独董却知法犯法,宋常最终除了被罚款外,还被禁入市场十年。(想知道还有哪些独董参与过内幕交易,欢迎前往微信号野马财经后台,回复“独董”提取相关信息)

更有押错了注,贪小利而财、义双失者。

2017年6月,牛散冀晓斌在得知延长化建(600248.SH)即将注入延长石油的消息后,不惜从ST大控(600747.SH)、陕鼓动力(601369.SH)两只股票中割肉,筹钱330万元买入延长化建。

延长化建随后停牌至2018年1月复牌,冀晓斌抛出了手中股票,合计获利3万余元。实际上,就在他割肉后的不久,ST大控、陕鼓动力都很快走出了一波高潮,涨幅皆一度超过50%。

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二级市场哪些奇葩的内幕交易、操纵股价案件,这些现象又为何屡有发生,欢迎在文末留言。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