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财经 > 财经滚动新闻

上市前夕华航唯实“关键先生”蹊跷离职


来源: 中国网财经

原标题:上市前夕华航唯实“关键先生”蹊跷离职   日前,北京华航唯实机器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

原标题:上市前夕华航唯实“关键先生”蹊跷离职

日前,北京华航唯实机器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航唯实”)披露招股书,欲闯关创业板。虽然公开资料显示公司是高新技术企业,不过《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就在四年前,华航唯实控股股东和董事长还干着投行的活,核心高管也多为半路出家,反倒是疑为公司创始人且为技术砥柱的前总经理,在华航唯实谋求上市前夕蹊跷离职。

高管“半路出家”

招股书显示,华航唯实主要从事工业机器人离线编程软件及其系统集成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夏智武通过直接持股和间接持股的方式合计控制华航唯实89.65%的股份,为实际控制人。

值得一提的是,华航唯实成立于2013年6月,注册资本20万元,唯一的股东名叫周珊珊。至于夏智武如何取得控制权,招股书并未提及。《金证券》记者查询发现,2014年12月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夏智武,其通过入股将华航唯实增资至400万元。

从夏智武的履历表来看,这是一个投行大V华丽转身的故事。其出生于1979年5月,2004年4月至2010年11月,就职于华欧国际证券有限责任公司;2010年12月至2014年11月,就职于西部证券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4月至今,就职于华航唯实,2017年10月开始担任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在十年的投行生涯中,夏智武作为主要项目经办人员完成多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分置改革、增发项目,以及嘉麟杰、尔康制药两家公司的IPO项目等。

不难看出,在入主华航唯实之前,夏智武一直在投行领域深耕,并无机器人的相关产业背景。实际上,公司的核心高管同样是“半路出家”。公司总经理伍学哲从2014年7月开始任职华航唯实,在此之前的一年半时间里,他在湖南润久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润久科技)任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兼董事会秘书胡晓于2015年3月上任,往前追溯,其在2012年1月至2014年6月同样就职于润久科技,2014年6月至2015年3月,就职于湖南鑫齐长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

被隐藏的“关键先生”

市场人士难免疑惑,在公司高管大多无产业背景的情况下,华航唯实如何实现技术上的拔地而起?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公司披露的报告期内高管变更信息显示,2016年12月,罗红宇因个人原因从公司离职,自2013年6月,其一直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担任公司执行董事。而2013年6月这个时间点,恰恰与公司的成立时点吻合。

据了解,华航唯实职业教育系统集成产品收入占比近年来维持在90%左右,公司也被外界视为机器人职业教育的概念股。从招股书中也能看出,公司与不少职业院校开展校企合作,双方渊源颇深。记者在湖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电气工程学院师资队伍中的“企业大师”一栏,发现罗红宇的相关介绍。

公开资料显示,罗红宇曾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任教,硕士生导师,2013年创办华航唯实。主要从事智能制造领域关键工艺、装备及技术研究,在工业机器人离线编程仿真技术、工业机器人专业教育技术、工业机器人自动化柔性生产线设计及应用技术等方面有深入的研究。

另外,从不少公开媒体报道看,罗红宇频频以华航唯实代表的身份出现于各种政府调研、签约仪式、技能大赛中。综合以上信息来看,罗红宇极有可能就是公司的创始人,并且是华航唯实完成技术积累的“关键先生”。华航唯实招股书也披露,罗红宇旗下控制公司有教育科技公司、机器人科技公司,与华航唯实业务范围有重叠,其持股40%的苏州唯实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同样于2013年成立,且“唯实”二字撞名,似乎能印证这一推测。

挥袖作别背后隐情

比较蹊跷的是,华航唯实2017年10月整体变更为股份制企业,与罗红宇辞职时点相距不到一年,为何在IPO盛宴可能端上桌前,罗红宇却挥袖作别?

当然,罗红宇并未完全脱离资本盛宴。《金证券》记者注意到,中航唯实为华航唯实的员工持股平台,持有公司1573.6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9.67%。在股东名单中,夏智武位列第一,出资额为600万元,持股比例为52.38%。罗红宇紧随其后,出资额为200万元,持股比例为15.87%。值得注意的是,中航唯实成立时间为2014年3月3日,也就是说在夏智武正式入主之前,员工持股平台就已经落地。

“这极有可能是一出创始人与资本之间的悲情大戏。”《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深圳投行人士推测,罗红宇早期掌权华航唯实,公司有技术有概念,却没资本支撑进一步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创始人只能选择将控股权拱手相让、引资入局。一旦资本力量介入,从过往案例来看,多数创始人会因与资方的分歧而黯然离场。

招股书可见,夏智武掌控了华航唯实后,也引入了赛富投资旗下基金、潇湘资本旗下潇湘君泰,总计融资金额达到数千万元。“罗红宇借助员工持股平台拿到的股权,应该就是资本方给予的补偿”,前述人士称。

深圳投行人士表示,在IPO审核中,证监会对于发行人最近三年(创业板为两年)年内,董高人员对公司的持续治理、经营有一个稳定性、持续性的要求。华航唯实现任高管绝大多数是在报告期内开始任职,且缺乏产业、技术背景,一方面公司未来的决策能力、研发水平存疑;另一方面,当资本方全面上位,考虑到公司成立短短四年资本就开始谋求上市,如果叩关成功,这家企业是否能保持创业初心、借力谋求产业发展也存疑。

(责任编辑:戴婷婷)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