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财经 > 财经滚动新闻

独家:监管窗口指导部分银行“适度控制“净利增速,四季度贷款利率须环比下降,招行被误伤?


来源: 券商中国

原标题:独家:监管窗口指导部分银行“适度控制“净利增速,四季度贷款利率须环比下降,招行被误伤? 银行

原标题:独家:监管窗口指导部分银行“适度控制“净利增速,四季度贷款利率须环比下降,招行被误伤?

银行股大跌的原因,可能找到了。

证券时报记者独家获悉,近日银监部门对部分银行进行了窗口指导,要求他们“适度控制”利润增速,让2018全年的业绩增速“不要放太高”。同时,还要求某些城/农商行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四季度末的贷款利率须低于三季度末。甚至,连央行都罕见出手,指导部分区域的银行针对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成本适度降低”。

监管的意图很明显:第一条意在促使银行提高拨备,并且充分暴露风险;第二条将令银行让利民企,从而息差收窄。

但必须强调的是:

一适度控制利润增速,和四季度末贷款地率不得高于三季度末,为监管口头传达,未经发文形式;

二接受窗口指导的银行数量和性质未可确切得知,两条要求可能对于某些银行同时存在,对于另一些受指导银行可能单条存在;

三发文主体囊括部分地区的银监局和人行分支机构,但是不是银监会和人总行的最高指示,未曾证实;

四股价杀跌的一些上市行,向记者表示并未收到窗口指导。

或许受该监管举措影响,二级市场已经起了反应——宁波银行、招商银行、常熟银行,这三家分别在城商行、股份行、农商行处于业绩增速第一梯队、且零售业务占比不低的银行,领跌银行板;其他银行均不同程度下挫。

有基金经理向记者分析,银行板大跌,与此一系列监管举措直接相关。

调控利润增长速度

“监管已经窗口指导我们了,全年的利润增速不能放太高。这下有点尴尬,因为前三季度我们的增速确实是比较高的,相当于压力一下子都集中在了第四季度。”有城商行人士告诉记者。

而一名长期重点跟踪城农商行的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这种情况下,唯一的手段几乎就是大幅提高拨备,“藏利润”。“但这显然跟证监会向投资人真实披露的精神,是相悖的。”他直言。

本来投资人喜闻乐见的盈利能力提升,眼下居然成了一些银行的“尴尬”。因为今年以来多家银行的净利增速确实呈逐季上升趋势,已有9家上市银行三季度的净利增速突破了15%,5家突破20%高位。

上述资深银行业分析师向记者分析,事实上不少银行的利润,并不是单纯靠提高资产定价来实现的。看待银行利润增长,需要回归一个基本的逻辑——它是否是自然增长。“自然增长就是纯规模的增长。我分析了一下,目前市场上净利增速比较高的一些银行,它这几年可能通过留存利润、IPO、可转债等方式补充了资本,净资产随即增加,那么可用来经营活动的钱就多了。这就是一个身高和体重呈正相关的逻辑,不能让银行光长个子不长体重,这对股东也不负责任。”该分析师说。

另外,还有受访银行人士指出,看待银行例如的增长也需要厘清银行的收入结构。银行目前主要的利润引擎还是利息收入,而息差跟贷款结构高度相关——如果银行主抓零售业务,而且零售贷款占比持续扩大,那么本来这一块资产的定价就要相对较高。“我们知道监管的初衷也是让我们让利小微企业,但也需要看到我们做出的探索。小微企业贷款户数越来越多,扩面增户降额,基本满足了小微企业贷款需求,在一定范围内解决了贷款难的问题。我们前期只能依靠稍微高一点的利率定价,来做正常的风险补抵。”某城商行人士告诉记者。

简而言之,每家银行利润增长的内生动因不一,该分析人士和一些受访人士,均不建议将靠提高贷款定价和利润自然增长的银行,一刀切管理。

只能“藏藏”利润了

今日招行领跌银行板,而关于招行大跌的原因,有香港市场传闻直指,招行内部定调2019年营收零增长、净利润增速降至个位数增长。

此传言乍一看,后半部分“净利润增速降低”与前文监管“适度控制”银行利润增速的精神,异曲同工。所以招行是否也在窗口指导范围内?招行方面向记者否认了该传言,此外称“不清楚是否接受窗口指导,但极有可能被针对其他银行的监管指示‘错杀’”。

申万宏源金融组将其定义为“不靠谱的谣言”,并测算出如果全年利润增速由三季度末的14.6%压到10%,拨备覆盖率则将由326%提升至342%。此外,这要在四季度不良率只环比下降1bp的情况下,才能说合乎情理。

“多提拨备压利润,还是少提拨备放利润,对银行而言就是左右手的事情,对估值本无实质影响。但我们预计,保持ROE持续提升依然是招行重要的经营目标,2019年,招行ROE回升需要的最低利润增速是12.4%,在上市银行中依然相当亮眼,且仅仅是ROE持平的最低利润增速,是底线要求而非目标”,申万宏源强调,也就是说,无论有无控营收、控利润,银行提高拨备并不利空估值。截至中午收盘,招行2019年PB已经调整至1.16倍。申万宏源强调,对于一个ROE 17%以上且还在持续回升的银行,站上2倍PB之前不要轻言高估。

尽管将招行“控利润”归为“不靠谱”,但上述分析也为我们点明了如果银行真的要完全按照监管指示压降利润增速,几乎唯一可行的路径——提高拨备。记者提取目前2017年末和今年三季度末银行拨备覆盖率数据如下,各家银行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也就是说,如果监管窗口指导实质落地,那么我们将会在2018年四季度,看到更高的拨备覆盖率。

连央行都罕见出手,发文指导降利率

对于小微贷款利率,银监和央行都在出手。

首先来看银监方面:记者从若干银行独家获悉,银监对部分银行(以城/农商行为主),提出了贷款利率上的最新要求:四季度贷款利率不得高于三季度末。

而多家受访银行告诉记者,事实上这样的指导经历过两个阶段:一是三季度的时候,监管要求三季度末的贷款利率水平不得高于一季度末;二是近期,要求四季度末贷款水平不得高于三季度。

甚至,记者还从接近监管的人士获悉,银监还窗口指导过国有大行,要求下降100个BP 的小微贷款利率。

上述为银监方面的窗口指导。央行则是以文件形式,指导部分地区降低小微企业贷款成本。

记者获得的监管文件显示,央行某分支机构要求辖区内各金融机构高度重视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工作,保证完成工作进展,要确保年内“小微企业贷款金额增加,小微企业贷款户数增加,小微企业贷款成本适度降低,小微企业贷款风险有效控制”。

需要注意的是,央行普惠口径小微企业贷款,包括单户授信500万元及以下小微企业贷款、单户授信小于500万的境内小微企业票据贴现、个体工商户、小微企业主经营性贷款。

也就是说,央行不仅仅在银监会提出的“两增两控”基础上更为严格,将其变为“两增一控一降”,而且口径还更为下沉:银监要求针对的是单户授信1000万元以下(含)的小微企业贷款,而央行要求500万元以下。

受访银行业人士的一致观点是:解决贷款难,可以靠引导贷款资源投放;但解决贷款贵,应该要采用市场手段。因为不少银行在开拓小微市场的时候,为了覆盖人力、物力、精力成本,自然要靠稍微高一点的定价来补低风险。“相对大行用5.6个点去做优质客户,中小行用12、13个点去做首贷户,也可以理解,毕竟识别风险就需要成本。”前述分析师说。

有城商行人士帮记者算了一笔账,“我们当时网金部做过一个调研,一笔贷款的净利息收益低于3000块,银行是赔本的,按年化6个点利息来算,单笔5万以下的贷款,还是赔本的”,该城商行人士说。

深圳市场上,记者咨询到,多家大行的小微贷款抵押年化利率,目前三年期也才5.77%左右,小银行则浮动区间较大,但大多数均较年初降低。“大行放出这个利率,真的已经是很优惠了。”受访银行人士称。

最后,再来用监管数据勾勒目前银行业对小微企业,究竟贷款投放如何。截至今年9月末,中资行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为24.54万亿,在其总贷款余额124.99万亿中已达19.63%,较6月末的23.99万亿,增了5500多亿。

“这只是在总贷款余额的占比,在对公贷款的占比不好说。但各家银行在有意识加大小微投放、调整对公结构,这个占比会原来越大。”一名股份行对公业务高管告诉记者。

具体来看监管数据,三季度单季新增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银行在同季度新增贷款余额的13.41%。“监管已经反复强调小微,比重会越来越大的。我们开的全行经营大会,已经重点讨论这块。”该高管如此向记者分析。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