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束昱辉恐面临16年刑期,有人因涉传销被罚881万,律师:这次跑不了了


来源: 财经天下周刊

原标题:束昱辉恐面临16年刑期,有人因涉传销被罚881万,律师:这次跑不了了 对于刑罚,各方律师仍有

原标题:束昱辉恐面临16年刑期,有人因涉传销被罚881万,律师:这次跑不了了

对于刑罚,各方律师仍有异议。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郭捍东表示,仅立案侦查的组织传销罪和虚假广告罪两大罪名,束昱辉最高或面临16年左右有期徒刑。

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文|荆文静

编辑|明萱

束昱辉15年的辉煌发家史,或将换来16年的有期徒刑。

2019年1月7日凌晨,天津日报发布消息称,从“权健事件”等联合调查组获悉,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束某某(男,51岁,权健公司实控人)等18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对另两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取保候审。其中束某某便是权健实控人束昱辉。


2019年1月1日,天津市公安机关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1月2日,对在权健肿瘤医院涉嫌非法行医的朱某某立案侦查。

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浩然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公安机关以传销和虚假宣传立案,所以此案主要涉及传销。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的规定,这类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有可能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但情节严重的,可能会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对于刑罚,各方律师仍有异议。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郭捍东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仅立案侦查的组织传销罪和虚假广告罪两大罪名,束昱辉最高或面临16年左右有期徒刑。

或将面临16年有期徒刑

权健的神话在法律面前不堪一击。

权健卫生巾“可以治疗男性前列腺炎,除了包治百病,甚至还能吃。”千元一双鞋垫包治百病,权健火疗治愈一切。而《财经天下》周刊查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显示,权健产品中仅有13种通过国食健字批准,多为补充维生素的颗粒和咀嚼片,并且大多数产品资格来自于其他企业转让。除此之外,根据网站显示,权健企业仅有与这些产品相关的30则广告通过保健品广告审核。

如今,这些虚假的宣传最终迎来法律的审判。

天津市公安机关以权健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并将束昱辉等18名嫌疑人进行刑事拘留。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曾介绍,“传销犯罪”和“虚假广告犯罪”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规定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条规定的“虚假广告罪”。

罪名暂定,但对于刑罚年数,律师尚有异议。

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浩然告诉《财经天下》周刊,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的规定: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加入者继续发展他人参与,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但张浩然称,这是从其传销罪名来看。虚假广告罪名并未算在其中。

北京市东卫律师事务所解瑞松律师在之前曾表示,在对“组织、领导传销罪”量刑时,如果其组织者和领导者满足“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且还有其他犯罪行为,数罪并罚,最高有期徒刑可能会达到25年。

郭捍东解释,有期徒刑作为刑罚的一种,数罪并罚,25年是其最高可判年限。郭捍东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若仅有上述二罪,有期徒刑应在16年左右。“组织传销罪单一罪,最高刑是15年;虚假广告最高2年;根据上述刑罚规则,实际处罚大于15年小于17年。”

郭捍东强调,现在讨论刑罚后果还为时过早。“传销罪定罪角度,一是传销行为、涉及人员、层级,二是金额,三是恶劣后果:虚假广告角度,虚假宣传行为及虚假疗效,以及造成的严重后果。”

但是,郭捍东解释,“权健案不仅仅涉嫌这两个罪名,很可能涉及其它更严重犯罪问题,公安机关现仅以这两个已浮现的罪名立案,随着后续更深入的侦查,罪名可能还会变化。”

除了刑事案件,此案或涉及民事赔偿。“此案中,民事方面会涉及虚假产品质量侵权赔偿诉讼。”郭捍东称,至于是否涉及其它侵权以及人身损害赔偿,“则视个案而定”。

流程是先刑事后民事。郭捍东称,“通常,现在民事法院不会受理,要等刑事判决定论,即使民事法院受理也会中止审理。”

此前,权健公司涉及多起民事诉讼。根据无讼网显示,2017年4月7日,邱铁山在权健旗下的无证经营的某火疗店做汗蒸,导致癫痫发作死亡。2018年9月7日,法院判处火疗店的3位经营者及权健公司赔偿受害家属19万元。

《财经天下》周刊查询中国执法信息公开网显示,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8年7月、11月分别被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经销商难顶包

此前,权健多次因涉嫌传销被诉讼,但并未影响到束昱辉。

2012年9月,根据无讼网显示,吉林省蛟河人民法院受理了一起案件。公诉机关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检察院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起诉孟某某、徐某甲、战某某、戴某某(曾用名岳某某)。蛟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孟某某在天津市加入“权健自然医学发展有限公司”以销售“权健牌”保健品为名,设立7个层级进行传销活动。徐某甲、战某某、戴某某相继参与其中。

最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规定,对被告人孟某某、徐某甲、战某某、戴某某予以惩处。其中孟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其他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至3年不等,缓刑3年至4年不等。4人罚款总额为881万。根据案件细节显示,蛟河市公安局追缴4人赃款达720万元。

根据庭审中的举证、质证显示,孟某某直接的领导就是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昱辉。但诉讼走到了孟某某这里就停止了。2012年的刑事案件没有影响到束昱辉的权威。

2013年9月,四川一权健医院院长因涉嫌非法集资案由检察院提起公诉,共有约40名老人被骗,涉案金额160余万元。但其院长声称“与权健公司无关”,有行业专家称,权健公司仅存在“监管失职”。

2013年7月,据齐鲁晚报报道,权健公司的下线团队因在山东涉嫌传销,被当地警方查处,涉案金额80余万元。最后,此次涉案的犯罪嫌疑人也只锁定到了下线成员陈圣忠。

此次案件是否会出现相似的情形?经销商被作为“挡箭牌”,而束昱辉继续逍遥法外?

律师张新年对媒体表示,不排除存在这一可能。在我国现行法律制度下,经销商是难以和企业挂钩的。所以在取证、定罪过程中,需要找到充分的证据用以证明权健公司与其旗下的经销商存在重大的关联,以此打破权健的“挡箭牌”。这增加了该案中取证、定罪的难度。

所以,张新年认为,本次公安机关对权健违法犯罪行为立案侦查,可能也会碰到权健公司同样的说辞。解瑞松也认为,在取证传销组织“组织模式”、“盈利模式”以及“人员多少”等核心问题上,本案中因为涉及人员较多、范围较广,取证也会遇到难度。

但郭捍东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今时不同往日。从舆论上看,“权健案社会影响面较广,受害人较众,而且后果严重,同时不排除还有其它严重问题。”

其次,“既然已将权健立案,18个人被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经销商‘挡箭牌’一说就不存在了。”

郭捍东最后强调,在此之前,权健公司和束昱辉可以用代理公司做挡箭牌,将传销行为推到代理公司。但到了今天,权健已立案,主要人员也已被控制,无法再做串供等干扰办案的行为,涉嫌犯罪的事实将陆续浮出水面。

按照律师郭捍东的说法,束昱辉和权健此次难以脱身。


束昱辉的帝国

2004年,束昱辉在天津武清注册成立了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自此开始建立自己权健帝国。

如果没有这次意外,束昱辉此时应该在阿联酋,看着自己辛苦栽培的球员大汗淋漓备战亚洲杯。在1月7日晚,国足在亚洲杯首战2比1击败吉尔吉斯斯坦,权健队中的国脚刘奕鸣替补参加了比赛。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7月权健集团正式并购天津松江足球俱乐部,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宣告成立。根据企查查显示,束昱辉企业旗下还有天津市权健青少年足球俱乐部有限责任公司,大连权健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据当地媒体报道,因为此次事件,天津权健俱乐部有可能将被天津市足协托管1年。

束昱辉的版图不止于此。根据企查查显示,束昱辉一共实际控股52家企业,旗下有3家肿瘤医院,还涉足房地产开发、参股银行、网络科技、母婴用品等不同方面。其子束长京担任高管或股东的企业有22家。其100%控股的上海金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还涉足投资保险行业。根据企查查显示,上海金慈信息科技30%控股寰海保险经纪有限公司。

多家A股企业也被束昱辉纳入囊中。2018年12月29日,金财互联发布与束昱辉的关系说明公告。公告显示束昱辉通过东润投资间接持有其4.74%的股份;除此以外,束昱辉通过认购公司 2016 年重大资产重组的配套融资份额,直接持股比例为 5.43%。自权健事件爆出后,金财互联股价跌幅21%,市值蒸发13亿元。

根据企查查显示,束昱辉持有南京东旭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9.7%股权,是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束昱辉借助该公司唯一的一家子公司——江苏高投邦盛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高投邦盛)涉足3家上市公司。根据第三平台信息显示,该三家分别为剑桥科技、鼎胜新材、越博动力。截至1月7日收盘,三家企业市值分别为31、84和3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底,江苏大丰农商行冲刺IPO之时,招股书显示,该银行曾向束昱辉的权健集团贷款1亿元。权健位居该银行十大借款人第二位。此前,江苏大丰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一直居高不下,2014和2015年末的数据更是超过了2%,据悉,2%是业内公认的“红线”。

至今,江苏大丰农商行仍在证监会排队。

2013年,束昱辉在接受直销媒体采访时说,要在5年内让权健的营业额达到5000个亿。如今,5年过去,等待他的将或是达16年的牢狱之灾。

—End—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部分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