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凤凰网财经 > 财经滚动新闻

老牌星美会是影院寒冬中第一个倒下的巨无霸吗?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 老牌星美会是影院寒冬中第一个倒下的巨无霸吗? 每经记者:毕媛媛 张春楠 丁舟洋 每经编辑:

原标题: 老牌星美会是影院寒冬中第一个倒下的巨无霸吗?

每经记者:毕媛媛 张春楠 丁舟洋 每经编辑:杜毅

2018年5月,《每日经济新闻》曾报道星美的债务危机、欠薪、个别影城关店(详见2018年5月28日报道《欠薪、欠款、上失信“黑榜”老牌星美影院陷经营漩涡》),时任星美控股执行董事郑吉崇还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短短7个月后,这家曾经的明星院线公司情况急剧恶化。

尤其是北京的“标杆”影城——星美金源店,因租金纠纷一度关店,让拥有无数美好回忆的观众心碎一地。

这家老店的轰然崩塌,让外界质疑再起:星美将何去何从?2018年12月初,经历媒体普遍质疑、被恒指剔除、投行取消覆盖后,星美控股选择主动公布目前的经营、财务状况:星美控股经营的320家影院中约140家已经暂停营业,未偿还的贷款接近35亿港币。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国庆档后,全国电影票房大盘一落千丈,院线行业已到市场冰河期。曾经长期排在全国票房前十的明星院线品牌、曾立志“一县一院”在全国开设450家店的星美会否成为寒冬中倒下的第一个巨人?星美的今日会为行业留下怎样的思考?

3年前,明星影城全国排名第一;3年后,日票房仅7.2万排272位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猫眼数据发现:星美影投,2015年和2016年在全国影投公司中排名第三,是行业绝对的佼佼者,2017年降至行业第七位,截至2018年12月23日,排名陡降至全国第23位。

据北青报报道,目前可查询到的北京6家星美国际影院,无一家正常营业。

2018年12月10日晚间,记者前往北京南城的星美分钟寺店,在关店一段时间后影城终于又开张了。

整个大厅门可罗雀,前台售票处无人接待,所有要买票的观众需自行在售票平台购买后到影城的换票机兑换。影城门口搭起的架子,则摆放了红酒的广告牌:买两瓶红酒送两张电影票。当记者询问为何又重新开店时,工作人员回应“要装修”。不过,记者观察发现,这家影城并没有装修痕迹。

影城经营情况不景气,周边附属产业也很萧条。“我们是靠他们活的,他们没有新片我们也‘凉’了。”小吃店的销售商发出抱怨,据她透露,“星美分钟寺店前阵子是闭店过一段时间,在一周前又开店,没有新影片就关了,老放旧片没人看。影城也在等总部发钱才有钱上新片。”该销售商甚至指出,星美分钟寺店在2018年的五一、十一等大档期都处于闭店状态。

“店里不收现金,你看前台都没人,都在那聊天,有9个大摄像头,他们的监控室我进去过,一个格是一个画面,看得清楚着呢,咱们聊天他们也看得清楚,虽然不知道我们在聊什么,但是知道我们在聊天。”

关于不收现金这一说法,金源IMAX店工作人员回应为:“系统调试,不收现金”。

相较于“时开时不开的”的星美分钟寺店,位于北京海淀区的星美金源IMAX店显然赋予了星美更重要的意义。

2018年12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星美的北京金源IMAX店,这家曾在11月初因拖欠房租而被物业强制清场的影城,是星美人心中排名第一的老店。

记者当日探访时,影城已于前一日开始正常营业。不过,数百平方米的影城,只剩一半的场地营业,就连售票台都挪到了影厅口,由两三张木桌子拼接而成,仓促可见一斑。

“我们正常营业,还是星美。”因不时有人询问,工作人员流利地回复说。从他口中得知,他是由星美总部直接调来星美金源IMAX店支援的店长,“我说得已经口干舌燥了,一天无数个解释,但没办法,你们不知道。”

据他介绍,星美金源IMAX店之前确实因晚交租金闭店过一阵子。关于与物业的纠纷,该店长表示都解决了。“可能是租金晚交两天的原因,对方就想把大堂收回,以此为一个借口。大堂我们现在转到旁边的美甲店了。”他称目前的情况只是因设施老旧需要闭店装修,目前9个厅只有3个厅可以正常使用。

来自猫眼的数据显示,2015年12月23日,星美金源IMAX店以当日36.8万元的票房收入坐上全国影城第一把交椅;而3年后,2018年12月23日,星美金源IMAX店以当日7.2万元的票房收入,在全国影城中排名第272位。

据记者了解,在北京的6家星美影城,只剩下星美分钟寺店、星美金源IMAX店、星美西红门店仍在营业,其余三家皆因“物业到期”而关店。

与物业的纠纷,是星美影院这一年多来频上新闻的一个热点,不止在北京,就在最近,成都客流量一直数一数二的星美大悦城店因欠租,也与物业发生纠纷,目前该店已关店将近4个月。

“从2017年开始,星美每年都有很长时间拖欠资金,这不是一天两天,每年都是上百天地拖欠资金,这种情况下按照合同约定我们可以单方面解除合同。”相关物业方对记者表示。

发酵的风波已波及到了院线的品牌形象。“我们这次解约也和星美集团有关系,我们觉得星美公司已经不能正常运营。”上述物业方表示。

“我们存在一定的房屋租赁纠纷,但现在这个纠纷在没有得到合理合法的判决情况下,我们不认同这种单方面宣布合同无效的说法。”成都星美影院相关负责人对记者称。

多位高管2018年相继离职 未偿还贷款接近35亿港币

其实一切早就有迹可寻。

早在2015年前后,就零星出现不同地区星美拖欠工资和供应商货款的消息。2018年3月,为偿还贷款以及补充流动资金,星美控股已经开始出售影院的运营主体成都运润。星美控股打算以1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向投资公司厦门时代出售成都运润5%的股权。据此估算,成都运润估值200亿元。

2018年5月,星美影城欠薪、关店的消息开始大规模流传。当时星美控股的执行董事郑吉崇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表示,星美的困境只是因为集团提前偿还了一笔10多亿元的ABS债务而出现短期的资金困难。

不过,不到4个月,郑吉崇就已经离职,同时9月离职的还有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魏裕泰、执行董事任晓楠、执行董事孔大路。早在2018年3月和5月,星美控股的首席运营官兼执行董事高国森和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杨荣兵都相继宣布离职。

在11月底,自2月份将评级由中性下调至跑输大市后,投行麦格里资本因为复苏的可预见性较低,交易的周转率也在下降,重新聚焦资源,取消了对星美控股评级的覆盖。

2018年12月3日,恒生指数在官网发布消息称因为星美控股持续停牌,将在12月7日收市后以系统的最低价格(即0.0001元)从恒生综合指数等7个指数剔除星美控股。此时星美控股停牌时间已达到3个月。

舆论压力下,星美控股选择了主动公布自己的运营和财务状况。

12月6日,星美控股公告了一则内幕消息,公司称经合理查询后,集团现尚欠足够营运资金,以支持其业务营运。

星美控股表示,截至2018年11月30日,集团对若干雇员工资拖欠总额约为1.08亿港元,对租赁物业欠付的租金总额大约为2.01亿港币,拖欠上映电影相关版权费用总额高达1.5亿元人民币。

同时,星美控股经营的320家影院中约140家已经暂停营业,有11家可能在不久后由于不能支付租金而失去赎回权。对于拖欠电影供应商的版权费,经积极协商,已经达成付款共识,能维持新片供应。

星美控股的若干贷款协议也已违约。除了1笔5000万美元的贷款已完成贷款重组外,截至2018年11月底,公司未偿还的贷款仍有34.86亿港币。

记者此前统计,星美控股在近3年内一共发行了大约11笔可转股债券或票据,融资总额大约在46亿港元左右,通过配售、可换股贷款、增资等方式引入的融资金额也将近40亿元,融资用途主要为收购电影院,补充营运资金或偿还贷款。就在2018年5月,星美控股还曾向TVB发行了大约6.5亿港币的可换股贷款,其中有一半的募集资金(大约3亿港元)是为了偿还计息借贷。

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上半年,星美控股商誉高达71亿港币,接近公司资产总额(151亿港币)的一半。同时,星美控股的资产负债率大约为44%,但若去除商誉,星美控股的资产负债率大约高达84%。

为什么是星美?不能把实业当作金融产业来做

就像一个不速之客,星美在这3年间以异军突起的姿态攻城略地。

从2015年星美年报中可以看出当时的影城数目为200家,较2014年的90家影院增长122%。而2018年的中期报告则显示星美已拥有365家影城、2290块银幕。星美控股的实际控制人覃辉称2019年将会扩张至450家影城。

并购的确曾为星美控股带来可观的业绩。2016年星美控股录得4.07亿港元年内溢利,同比增长大约10%,但到了2017年,星美控股宣布对部分影院资产计提商誉减值,公司因此陷入亏损。

伴随影院扩张,星美以“低价票”吸引了大量用户。2015年各个档期,在猫眼上购买星美院线的电影票,常常可以抢到9.9元、19.9元的低价票。

不过,对比其他扩张同样迅猛的影院,为何独独星美出现问题?

“星美资金链的断裂这其中可能有一些高层投资的因素,包括资本上的一些问题,也和回归A股有关系。”四川某知名院线资深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但对于投资的具体问题对方称“不方便发表更多评论”。

其他业内资深人士向记者透露:星美的大举并购,也引发管理并发症。星美很多高管在2018年相继离职。

星美控股的实际控制人覃辉常年的标签是“天上人间”老板,更是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的运作老手。除星美控股外,覃辉还是港股上市公司星美文化旅游和A股上市公司*ST圣莱的实控人。由于A股的高估值、融资便利性是港股无法比拟的,去年下半年星美控股想通过成都润运借壳宇顺电子,开启新一轮的“回A之路”。

不过这招资本棋局,并未向预想的结局发展。2018年4月,*ST圣莱因在2015年虚增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被证监会采取行政处罚。覃辉因作为知情人和参与者,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罚款60万元。也因为这项处罚,星美控股回A搁浅。

“我们只是终止了和宇顺电子的合作,不是终止回A股。只要对投资人和企业长远发展有帮助的,我们都会规划。”郑吉崇曾告诉记者,“这就像是要结婚,但新郎又不一定是他。”

“这些公司做大后往往是债多了不愁。从银行借了多少亿后,要再往银行借,银行也不敢不借。”另一位资深院线负责人对记者称,“毕竟银行的钱和真正自己挣来、从钱包里掏出来的钱用起来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在星美“危机”之时,先后有消息称光线、万达等将接盘,不过都还没有得到双方的正面回复。2018年12月12日,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在接受媒体群访时,被问及是否会收购星美,他公开透露:“万达收购影城的理念是只买对的,不买贵的,首先必须是盈利的,如果价格合适就买。我们要买的影城,必须要带来利润和正现金流,不会为了市场份额而去收购,这对整体的盈利能力和长远经营能力来讲,都是不好的。”

近期又有媒体曝出“中植系”打算接盘星美,并且部分门店已经悄然易主,这一说法,也未得到官方证实。

“其实星美对我们同行来说还是有很多教训可以吸取的。”前述资深影院经营人士对记者称,“在市场不好的环境下,更需要踏踏实实,稳扎稳打地去做实业。”他表示不能把实业当作金融产业来做。


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