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负债4205亿,王健林到底错哪了?


来源: 深蓝财经

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国王与王后(ID:kingandqueen2018)。

地处北纬39度的大连是个好地方,背依东北腹地,北太平洋的温润气团夹杂着海风呼啸而至,实在养人。

▲ 意气风发的王健林

本文约5212字,阅读全文约需25分钟

可惜这样的好地方,王思聪并没有久留的福气,他出生第二年便赶上父亲离职下海。

彼时从军队转业而来、在大连市西岗区人民政府任办公室主任的王健林在1989年作出了一个让旁人瞠目结舌的决定。

在那个一毛线就可以填饱肚子的年代,王健林接手了负债150万的西岗区住宅开发公司,自己当上了总经理,早早便成为了“百万负翁”。

创办公司后,思聪母亲林宁也成为了王健林的贤内助,夫妻双双把家还的直接结果便是,2岁的王思聪无人看护,只能被送进寄宿幼儿园,自力更生。

-01-

大厦将起

第二年,王健林和四个朋友去了趟香港。第一次到香港的他,沉醉在资本主义的灯红酒绿和纸醉金迷中。

一行人住在尖沙咀的君悦酒店,晚上迎着海风欣赏维多利亚港夜景时,意气风发的王健林指着眼前一栋高楼说道:“人这一辈子就是应该有这么一栋楼,否则白混了呀。”

谁料朋友一盆冷水泼了过来“小王,你就做白日梦吧。”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就好比鼠目寸光的朋友哪知道小王同志的豪情壮志。

▲ 王健林参军

回到大连,王健林快马加鞭开启了自己的造富之旅。那时王健林相中了大连的一块棚户区,他先是从自己老战友手中拿到了开发指标,后面又从另一个当银行行长的战友处拿到了贷款,轰隆隆地开动了棚户区改造项目,收获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 王健林与朋友合影

几年下来,王健林就接连拿下了大连好几个大项目,到了1994年,他实现了自己四年前在香港立下的小目标,在大连拥有了自己第一栋写字楼。

此后,他的生意越做越大,资金规模如滚雪球般开始迅速增长,只是苦了年幼的王思聪。那些年,忙于生意、分身乏术的王健林把儿子送到了海外。

5岁那年,王思聪就被送到了新加坡Swiss Cottage读小学。小学一毕业,他又被送到英国温彻斯特公学念中学,那是英伦最顶尖的男校,全封闭式、准军事化管理,学习、吃饭、娱乐统统在学校里面解决。

▲ 小时候的王思聪

也许是那段时间长期不近女色给憋坏了,成年后的王思聪酒肉穿肠过,女友一箩筐。张予曦、雪梨等一众网红在他身边来了又去了,却始终带不走一片云朵。

和如今纨绔子弟形象不同的是,学生时期的王思聪成绩非常优异,一度是“别人家的孩子”。中学毕业参加美国SAT考试时,总分1600分,王思聪就考了1550分。

本科时,他就读的是伦敦大学学院,那是英格兰继牛津、剑桥后第三古老的大学。普通人雅思能考到7.5已经是大学霸了,但入学那年王思聪的雅思分数是9分。

▲ 一头秀发的王思聪

那几年,王健林旗下的万达还没完全显山露水,长期远在国外的王思聪也不知道自己家里“有矿”。

青少年时期的他,和大多数青年并无二致。在英国读书那些年,他不太喜欢和富二代们呆在一起,最要好的两个朋友反而是家庭背景一般的普通人,甚至连卖盗版碟的小伙子也因为一来二去的相处,慢慢熟悉而成了好哥们。

▲ 大学时期的王思聪

尚未社会化的王思聪少了几分世俗功利的色彩,那时他的爱好还不是开游艇豪车、炫富玩女人。

他喜欢混字幕组,在论坛上用英文写诗,在学校唱诗班担任男高音,加入乐队吹长笛,俨然一个十足的文艺青年。

这一切在王思聪16岁那年发生变化。

2004年,也不知道是从哪收到了风,一直被蒙在鼓里的王思聪才知道自己家里很有钱,他跑去向父亲王健林求证,王健林笑着回答“这都被你发现了。”

那一年,万达在宁波鄞州开建首个第三代万达广场。在首创“城市综合体”开发模式的口号下,全国各地的万达广场、万达五星级酒店和高级写字楼拔地而起,随之而来的是王健林在富豪榜单上肉眼可见的快速攀升。

深蓝正在举办“2018中国上市公司金坑奖”评选活动,

快来扫描下方二维码参与吧!

"

-02-

叱咤风云

或许是出于多年未能陪伴儿子的愧疚,2009年,王健林拿出了5个亿,让王思聪自主支配,任他投资练手。

一向以治理公司令行禁止而出名的王健林,在儿子面前也难得露出慈爱的一面。

面对媒体,他宠溺地说道“我不过问他任何投资计划,就准备一些钱,让他自己干5年,上20次当,看看能不能成。”

▲ 王思聪与父母

毕竟是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的高材生,王思聪的表现没有让老父亲失望。拿着王健林给的5个小目标,王思聪转身成立了普思投资,首期基金就投了环球数码、云游控股、九好集团和无锡海古德四个不错的项目。

2010年,王思聪进军微博,开启了他“中国第一网红”的封神之路。10月27日,王思聪发了自己的第一条微博“三十万的电脑就这么报废了”

12个字,平均每个字平摊2.5万,炫富色彩浓厚。

▲ 王思聪发第一条微博

王思聪的微博签名是“年少轻狂、口无遮拦”,这些年他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这一准则。他嘲讽买私人飞机的赵本山是农民,骂姜文、冯小刚的电影难看,与范冰冰的粉丝掀骂战,在微博上闹得好不热闹,俨然娱乐圈纪检委。

除了插手娱乐圈之外,他还喜欢嘲讽各路家底没王家厚的企业家。俏江南董事长张兰、小米掌门人雷军等一众人都未能幸免。看着王思聪这么肆无忌惮,王健林也免不了捏一把冷汗,他叮嘱儿子不要骂自己的朋友。

但过不了多久,王思聪便发现八面玲珑的父亲朋友实在太多了,这个不能骂、那个不能骂,太憋屈。

宽容的王健林只能提醒他“你别指名道姓的骂。”

加入微博第二年,闲不住的王思聪在微博上宣布强势进入电竞界。彼时中国的电竞大环境不容乐观,电竞选手得不到社会认可,“戒网瘾”的运动仍在盛行,资本对电竞避之不及,但认准了目标的王思聪一头往电竞里面扎。

▲ 王思聪

他收购濒临解散的CCM战队,组建iG电竞俱乐部,给员工开数倍工资;入股移动电竞研发商英雄互娱;投资游戏直播平台熊猫TV和ImbaTV;拿下最大赛事LPL承办权;牵头成立中国移动电竞联盟,只用几年时间就崛起成为中国电竞圈的绕不开的一方霸主。

作为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遭受的争议从未停止,大众质疑他没有父亲连个屁都不是。

当被问及“人生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时,这个在微博上嬉笑怒骂的“娱乐圈纪检委”收起了平日的嚣张跋扈,认真地回答道

“作为首富的儿子,最大的挑战一定是不要辜负大家的期望,能超过父亲。所以我最大的挑战就是在有生之年,超过我父亲成功的高度。”

所幸,普思资本成为他撬动父辈世界的一个支点。

2017年,王思聪身价高达63亿,与沈南鹏、熊晓鸽、李开复等投资圈顶级大佬荣登“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TOP50榜单”。

如今的他已经是20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在31家公司担任股东、26家公司担任高管。

从拿到5个亿创办普思资本以来,不过7年时光,他迅速建立起了集游戏、娱乐、影视、音乐、体育等为一体的顶级泛娱乐文化战舰,投资回报高达12倍。

儿子旗开得胜的时候,老父亲也春风得意。

2013年王健林以净资产860亿人民币问鼎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此后几年他便长期盘踞在首富的宝座上,仍由马老师、小马哥和许教授奋力追赶。

▲ 中国首富之争

从大连走出来的小王同志已经变身中国财富的象征,神通广大的他靠着资本空手道聚拢了大量的资金,这为各地万达广场的动工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炮弹。

这些年,外界关于王健林背景以及资金来源的小道消息满天飞,但王健林从未承认、也未曾否认。

聪明如他,深知这种神秘感给公司带来的好处。这种放任自流的办法,加剧了外界对王家显赫家世的印象。

2014年,万达商业如愿在香港上市,王健林的身价直接翻了一番。频频出海的他将资本的触角扩展到全世界,美国第二大院线AMC、世界铁人公司、盈方体育传媒集团、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等优质资产相继被王健林囊入怀中。

征服全球的感觉确实容易让人迷失,此前25年谨言慎行的王健林无疑是陶醉于自己的骄人战绩,他开始飘了,嘴巴开始碎了。

都说虎父无犬子,相比儿子仅仅只是面对娱乐圈开炮,王健林的胆子就大多了,他居然敢挑战上级权威。

那段时间,出席各大场合,王健林张口就是“把中国文化输出到全球”,把自己包装成国家意志的象征。他甚至在公开场合肆无忌惮地叫嚣:“万达进入的行业,无论国企央企,都没机会做老大。”

▲ 创业初期的王健林

老王到底还是脑子进水了,他忘了自己口袋里的钱其实都是从国家主管的银行借来的。上级一个不高兴,大手一挥,资金一断,万达便是死路一条。

只可惜,那时的王健林在全球坐拥1300家影院、200个多万达广场、80多家五星酒店、10多个万达城、上千幅名画……到哪都是前呼后拥、花团锦簇的他,哪晓得这一切,不过是凛冬来临前的一时繁荣。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切伏笔在2015年便早早埋下。

"

-03-

风雨飘零

2015年11月,二号人物出席完东亚合作领导人会议,专程去了一趟位于马六甲唐人街尽头的郑和文化馆。

那时高层正在谋划一个野心勃勃的东南亚高铁计划,打算开通从昆明经泰国、抵达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高铁线路,铁轨上跑的自然是大天朝的和谐号。

二号人物回国后38天,央企中铁和马来西亚一家公司组成了联合运营体,以196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地标大马城60%的股权。

醉翁之意不在酒,中铁的终极目标自然不是大马城,而是大马城作为东南亚地区交通枢纽的关键地理位置,这将直接影响中国是否能在吉隆坡-新加坡高铁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 王健林豪言先挣一个亿

正当中铁志在必得的时候,马来西亚政府却在2017年5月3日给了它一记当头棒喝,原因是一家中国私企以两倍的报价拦路杀出。这家和中央亲儿子抬杠的企业不是别人,正是万达。

2017年5月13日,北京的天还是灰蒙蒙的,尚未苏醒过来。前来北京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刚下飞机,便赶上长安街。他拜访的首个目标并不是哪个国家机构的哪位高层领导,而是中国首富、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

两人的见面隆重得宛若两国元首会面。会后,纳吉布对媒体表示王健林对大马城项目“兴趣浓厚”。

而王健林则开心地在“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高调宣布“今年万达要落地两个超过百亿美元级别的项目,一个是马来西亚的大马城,还有一个项目在印尼,目前还在谈。”

▲ 王健林在酒桌上

聪明一世的王健林断然想不到,纳吉布在与他亲密会晤后,转身就和高层领导见面了。那次见面以后,万达就从大马城项目的赌桌上“除名”,直接出局。

张艺谋的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里,周润发饰演的皇帝对杰王子说道“天地万物﹐朕赐给你的才是你的﹐朕不给﹐你不能抢。”

对呀,钱是国家的,国家不给你,你不能抢。

拿着银行的贷款,满世界撒钱扫货,买的是高层喜欢的高精尖科技重工业倒还好,可偏偏王健林却唯独喜欢购买毫无战略价值的文化资产,这不是撞在上级防止资本外流的枪口上了吗?

惩罚来得比想象中的还要快。6月22日,万达遭遇“股债双杀”,王健林的身家半天便蒸发了60亿。

这还没完,中国银监会直接将批斗的矛头对准万达,排查其授信风险,这直接导致万达6份境外项目融资遭到严格管控。

▲ 王健林流年不利

少了银行的子弹支持,28年来专注于资金腾挪的王健林被直接断了现金流,半年前还是一片大好光景的万达瞬间被打回原型。

一个月后,大马城项目重新招标,马来西亚政府收到来自中国的7份标书和日本的2份标书。这一次,濒临弹尽粮绝的万达终于识趣地没有去凑热闹,代表中国参加的是央企门面:中国建筑、中交建和葛洲坝等企业。

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想必大家都清楚。

为了回笼资金,王健林拿出了壮士断腕的决心,他相继将13个万达城、70多家酒店、一大堆万达广场和长白山度假区等项目打包转售。

兄弟有难,怎能不帮?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融创的孙宏斌、富力的李思廉、合生创展的朱孟依和一方的孙喜双纷纷站了出来,平日里竞争拼刺刀见红的同行选择“倾囊相助”,以极低的价格收下了王首富的大礼。

▲ 王健林与孙宏斌、李思廉

不知道在抛售资产的那一刻,王健林心中是否在滴血,不过孙宏斌等人的小雀跃却是写在脸上。

只是,万达的颓势还是没有止住,一切并没有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股债双杀”后两年间,万达文旅被抛售,万达网科面临裁员,而万达电影也经历了复牌即跌停的噩梦时刻。

2018年的万达面临4205亿的债务,王健林不再稳坐首富之位,他被“二马一许”从首富宝座上赶了下来,还被戴上“首负”的帽子。

父子毕竟是命运共同体。看瞅着父亲不好过,平日在微博上张扬得不行的王思聪也低调了起来,他在微博上消失的100多天,吃瓜群众表示很想念他,没有了他的嬉笑怒骂,微博黯然失色。

后来尽管重新发声,但也少了昔日“娱乐圈纪检委”的风采,王思聪也开始学着收敛地对待这个世界。

这两年,王氏父子的新闻少了许多。前不久,王思聪凭借旗下IG俱乐部在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中勇夺总冠军又火了一把。而万达的最新动态则是12月17日王健林出售百年人寿股权,变现27.18亿。

▲ IG俱乐部夺冠

往日叱咤风云的王首富不再高调,他放弃了所有休息时间来学习新趋势,每天早晨5点晨光熹微的时候便抵达办公室,而在晚上12点,王思聪出发到夜店狂欢那会儿,他才缓缓回到家中。

不知道站在北京嘉里中心的顶层,举目远眺的王首富,能否看到万达的未来?

本文转自公众号 国王与王后(kingandqueen2018),深度的八卦,有料的故事。

"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