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附带30多亿元债务 易到遭韬蕴资本“甩锅”


来源: 北京商报

全文共2515字,阅读大约需要5分钟 1月21日,韬蕴资本的一纸声明让漩涡中的易到再次成为热点话题。

1月21日,韬蕴资本的一纸声明让漩涡中的易到再次成为热点话题。这份声明全名为《关于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的声明》(以下称“声明”),来自韬蕴资本CEO温晓东朋友圈的分享。声明显示“愿意以低于从乐视及贾跃亭先生处的获取成本,全部或部分转让易到股权”、“愿意以一半的价格出让易到股份”。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不惜以当初收购价的一半转让股权,说明韬蕴资本已经无路可走。负债纠纷、停接订单、消费限制等一系列麻烦事也让这家公司彻底失去了继续经营易到的信心。只是,附带30多亿元的债务,有没有人愿意接盘还是个问题,更惶提未来的发展。

01

半价抛售股权

韬蕴资本法务总监孙树明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初韬蕴资本接盘易到是一次承债式的交易,我们接23亿元的债务,并且提供6亿-7亿元的现金给司机提现用,合计对价约30亿元,当时韬蕴资本拿出现金解决了提现问题。”

以此计算,声明中所说“一半的价格”应该是15亿元。那么现在的易到是否值15亿元呢?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这个价格并不高,因为易到已经有一定的规模,而现在很多所谓的“独角兽”都可以估值几十亿元。产经观察家、钉科技总编丁少将则强调,值不值15亿元要看接盘后能否盘活易到的资源和业务。“如果能,就值,如果不能,可能更低的费用也不值。” 丁少将说。

根据声明中所披露的信息,易到目前开展业务城市100余个,拥有城市牌照60余个,数千万注册用户,数百万注册司机。北京商报记者向孙树明询问关于易到不动产的信息,对方表示目前还没有得到准确消息。

不过,截至去年12月,易到还有34.44亿元负债,用户余额有5.92亿元,净资产为-21.25亿元。也就是说,接盘者所得到的不光是易到现有的用户规模,还要承担30多亿元的负债。

韬蕴资本这份声明言辞犀利,尽管委婉说明甩锅原因是“在网约车这种讲究布局的产业当中,韬藴资本的能力犹如沧海一粟,尤其是在近期整体融资市场不甚景气的情况下,韬蕴资本亦难以再向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也直指“对于韬蕴资本这样规模的企业而言,我们已竭尽所能地承担这种由宵小之徒造成的负面结果,然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声明并未言明“宵小之徒”是谁,但浏览全文可以看出,这里指代的就是“贾跃亭和乐视”。声明显示,2017年6月,韬蕴资本从乐视及贾跃亭处接手易到股份的前提是,贾跃亭承诺易到整体负债不超过23亿元,以及中泰创展通过易到提供给乐视的14亿欠款无需韬蕴资本承担。因此,韬蕴资本在2017年6月30日向易到提供首批6.3亿元款项,用于解决司机提现问题。但“实际上,韬蕴资本在接手易到不到两年时间解决了近60亿债务问题。”

孙树明也坦言,在后续的尽调中,韬蕴资本发现易到的债务规模远大于23亿元,接近50亿元。

02

业务几乎停滞

被资本抛弃的易到,目前的业务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北京商报记者试图通过易到APP叫车,从西二旗到和平里北街,但半小时无人接单。一名消费者也表示,自己是易到的忠实用户,但近1个多月来都无法通过易到叫到车。不过,易到APP页面所显示的信息无异常。“可能是因为司机无法提现,所以就不愿意接单了。”

据了解,易到司机端的提现问题已经持续两个多月。多位易到用车司机反映,从去年11月初到现在,易到无法给签约的网约车司机提现,司机们多次拨打客服电话咨询什么时候能提现,客服人员从来没有给出正面回答。

1个月前,易到车主端APP曾发布对司机通知,称韬蕴资本正在全力推进债权追回工作,已通过美国加州法院下发临时限制令,冻结FF中贾跃亭持有的33%股权及贾跃亭在加州的四处房产。预计春节前相关债务纠纷将得到解决,平台也将于2019年1月25日开启线上提现。在此期间,暂停线下提现。

虽然暂停了司机端接单,但易到并没有停下用户端高额充返的节奏,目前仍以50%、60%的充返比例吸引用户充值。

目前看来,韬蕴资本选择低价甩卖股权,或许是因为看不到债务纠纷解决的希望,而韬蕴资本自身也麻烦缠身。

乐视控股曾指出,在乐视与韬蕴资本达成收购易到的交易协议后,韬蕴资本至今并未向乐视方支付任何交易对价以及完成抵债等协议约定的义务,导致了涉及几十亿元的经济纠纷,对此已准备向法院提起诉讼。同时,在乐视与韬蕴资本达成收购易到的交易过程中,韬蕴资本CEO温晓东有涉嫌欺诈行为。

2018年12月11日,韬蕴资本又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出限制消费令,对韬蕴资本采取限制消费措施。温晓东被列入老赖名单。

“1月25日是易到宣布的恢复提现日期,但我们是否能完成提现仍是未知数。”一名易到司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达了这样的担忧。

03

翻身不易

韬蕴资本在声明中称:未来网约车市场的参与者中很难有韬蕴资本的角色,未来是属于能够充分挖掘用户价值的人(金融服务业)、能够充分发掘运力价值的人(汽车产业),以及能够充分进行碎片化整合的人(城市生活服务业)。“现在我们特向社会公开招募有意愿布局网约车行业、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入股易到。”

在丁少将看来,带着30多亿元负债的易到,很难找到接盘侠。一方面,资本方如今的投资都非常谨慎,不会轻易投入巨额资金到一个成熟且趋于垄断的行业;另一方面,易到如今的债务和股权问题较多,市场竞争力不足,盘活业务很困难,并不是简单投入资金就可以解决易到发展问题的。

但崔东树不这样认为,在他看来,韬蕴资本现在公开招募股东,而且是以当初一半的价格,可能已经有一个初步酝酿的结果,先把计划公布出来,观察市场的普遍反应。“这么低的接盘价,偏传统一些的势力可能会接收,对于传统车企来说,需要消化车辆,也可以通过网约车业务把握市场变化,这算是一个机会。而新势力越来越慎重,他们也没有更多持续的资本支持发展。”

那么,经历了重重波折的易到还能否翻身呢?“至少从整体的网约车市场来看,易到的机会还是很大的。经过几年的发展,可以看出网约车市场的定价能够支持需求的推进,互联网企业的成本也不会比出租公司高太多,能够维持体系的合理增长。”崔东树说。

数据显示,目前互联网出行的主战场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其渗透率分别为40.1%和17.3%,而三、四线城市仍是等待挖掘的巨大蛋糕。2017年中国互联网出行市场规模达2120亿元,已进入高速发展阶段;初步估计2018年网约车市场交易规模将增至2678亿元,而后恢复平稳增长,到2019年全国网约车交易规模将突破3000亿元,2022年交易规模将进一步超5000亿元。

但同时,易到的潜在对手也在增加。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仅2018年下半年,即有上汽集团、东风汽车等9家车企先后进入网约车市场。去年11月12日,上汽集团宣布推出“享道出行”品牌,进军网约车业务;11月21日,宝马宣布在成都拿到网约车经营许可证,并于次月14日正式运营;12月5日,东风汽车亦宣布获得网约车经营许可证,在“东风出行”平台上运营网约车业务。

资深汽车专家贾新光对易到的未来持悲观看法。他指出,易到负债太高,何况背后还有贾跃亭的事,且网约车行业已经形成稳定的竞争格局,易到没有咸鱼翻身的机会。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泡泡直播

热门文章

泡泡直播

精彩视频

凤凰证券官方微信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