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安倍请胡德平传话有用吗?

安倍请胡德平传话有用吗?

安倍发出“缓和”信号同时日本在钓岛挑衅升级,错判习近平态度。

柳传志:我不难为政府

柳传志:我不难为政府

你是一个企业,只能顺应环境,你要强硬去做就会被灭掉。

《易见》赵薇特别节目

赵薇:我从不执着于金钱

我不想制造精神垃圾给观众;我不爱世俗美,从未打过瘦脸针或玻尿酸。

法院副院长“双规”猝死背后:传涉河南首富企业

2013年05月30日 06:36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石玉

人参与条评论

法院副院长“双规”猝死背后:传涉河南首富企业

河南省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贾九翔

今年4月23日,河南省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三门峡中院”)副院长贾九翔在“双规”期间死亡,官方称其死于“突发心脏病”,贾九翔的家属则反驳说贾没有心脏病。

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此前,三门峡本地企业天元铝业(08253.HK)在电解铝全行业亏损背景下负债累累,为其债务提供担保的母公司天瑞集团被债权人申请执行,贾九翔恰是在执行该案中存在违法违规行为而被“双规”。

而在贾九翔出事前,三门峡中院行政庭庭长韩博飞已因在一起贷款案中涉嫌违法办案被“双规”,后以受贿罪被批捕。知情人称,正是由韩博飞牵连出了贾九翔。

法院“挑战”河南首富

贾九翔出事,被外界认为是在处理几起针对天瑞集团的执行案件中,无意间引火烧身。

天瑞集团是河南举足轻重的民营企业,为中国500强企业,涉足水泥、煤铝、旅游等多种产业,其水泥产量居国内行业前列。旗下有天瑞水泥(01252.HK)和天元铝业(08253.HK)两家上市公司。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及其家族于2011年、2012年两度蝉联《新财富》杂志评选的“新财富500富人榜”河南首富。

近年来,天瑞集团的铝业板块深陷泥潭。2009年电解铝行业开始每况愈下,至2012年成本竟高于市场价,全行业亏损严重,由天瑞集团控股67%的天元铝业和全资持有的渑池天瑞铝业更是负债累累。而天瑞集团则为这两家公司的债务提供了担保,必须为它们偿债。

自2009年开始,上述两家企业遭遇诉讼不断,分别被三门峡供电公司(电是电解铝的最大成本来源)、三门峡商业银行、三门峡湖滨农村商业银行等单位起诉。案件大多已在三门峡中院审理终结,进入执行阶段。天瑞集团的资产被盯上。

今年3月13日,郑州市郑东新区管委会计划财政局下属非税收入管理中心的农行账户里被三门峡中院划扣9027.5万元,这笔钱是天瑞集团此前缴纳的土地竞买保证金中的一部分。

2011年5月,天瑞集团竞拍土地价款为15.046亿元的“郑政东出【2010】066号宗地”,竞拍前缴纳了6.3亿元土地竞买保证金,竞拍成功后却一直未缴清土地价款。

三门峡市中院相关执行裁定书显示:“因土地款未按合同规定时间缴清,故郑州市国土资源局将土地收回,并退回土地竞买保证金3.29亿元……另查明,郑州市郑东新区管委会计划财政局的财政土地专户已于2012年底注销,其所收的土地竞买保证金全部存入其下属的郑州市郑东新区非税收入管理中心。”

必须指出的是,上述财政土地专户早已被查封冻结。据时代周报记者掌握的情况,2012年4月至今年1月,针对该账户共计有1次预查封和13次轮候预查封,实施预查封、轮候预查封的法院达9家之多,三门峡市中院是最后一家。

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门颁布的《关于依法规范人民法院执行和国土资源房地产管理部门协助执行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十四条规定:“被执行人在规定的期限内仍未全部缴纳土地出让金的,在人民政府收回土地使用权的同时,应当将被执行人缴纳的按照有关规定应当退还的土地出让金交由人民法院处理,预查封自动解除。”“缴清土地价款最长期限是签订合同后的半年内,按照规定,郑州市政府应当没收全部竞买保证金,并收回土地。但本案实际上是退还了部分保证金,而退回的保证金被预查封后,按规定应该交由法院处理。”河南一位法律界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排在第1位,预查封这笔账户资金的是山东省胶州市法院,而前述三门峡市中院划扣9027.5万元的轮候预查封,排在第11位。按照法律规定,胶州市法院应首先享有处置权。

前述法律界人士称:“政府不应该把这笔钱给三门峡市中院,三门峡市中院也不应该要这笔钱,双方都是违法的。”

这还只是开始。今年3月13日至18日,三门峡市中院从郑东新区管委会计划财政局非税收入管理中心的农行账户上,共扣划了4笔共计1.68亿多元。此前的2012年12月24日,三门峡市中院又从建行汝州分行的天瑞集团贷款保证金账户中扣划了2974万元。

天瑞集团对此反应迅速。3月19日,其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递交的一封情况反映信称:“上述款项性质属我公司缴纳给郑东新区管委会计划财政局的土地价款,且该款项存在争议,正处于政府调解中。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应不属于执行财产范围,故请贵院依法责令三门峡市中级法院予以纠正。”

分析人士称,天瑞集团依靠收购天元铝业等国企迅速完成产业扩张,因而积累了雄厚的政界资源。针对三门峡市中院的上述行为,必然会调动所有资源处置此事。

律师牵出法官

今年4月6日下午,河南天地律师事务所主任梁建峰被两名男子带离办公室。三人坐上一辆广州牌照轿车绝尘而去。

梁建峰是三门峡本地名气颇大的律师,有三门峡律师协会副会长、三门峡市政府特聘法律顾问的头衔。更重要的是,在三门峡市供电公司诉天元铝业案中,梁建峰担任三门峡供电公司的代理人。

据知情人透露,当日在办公室,两名男子与梁建峰单独交流后即带其离开,办公室其他人员并不清楚两人身份。入夜后,梁音信全无,同事担心其被劫持,遂报警。警方查询车牌后回复称,梁建峰所乘轿车归三门峡市纪委所有,他已被带至30公里外的陕县神泉大酒店。很快,梁建峰被纪委带走协助调查的消息炸开了锅。

不出一个星期,4月12日,在三门峡市中院院长主持的办公会上,贾九翔被三门峡市纪委人员带走。

据知情人士介绍,梁建峰为落实三门峡供电公司诉天元铝业的案件执行款,可谓煞费苦心。梁曾对天瑞集团一名财务人员表示,如透露天瑞的账户信息,则一个账号支付给他100万元,遭到对方拒绝。

多位知情人士还向时代周报记者提供了梁建峰向贾九翔等人行贿的说法:2012年12月24日,三门峡市中院从建行汝州分行的天瑞集团贷款保证金账户中扣划了2974万元后,梁建峰送给贾九翔50万元表示感谢;而为了天元铝业案的执行,梁建峰除了向贾九翔行贿200万元,还向三门峡市中院的另一名法官行贿50万元。

知情人士称,关于上述一笔50万元的受贿,贾九翔最初拒不承认,当办案人员出具梁建峰转给其银行卡账户的50万元转账小票后,贾又改口称是儿子盖房的借款。

贾九翔被“双规”之后10天,4月23日,“突发心脏病”死亡。之后不久,梁建峰被放出。据熟悉梁建峰的人士介绍,梁自由以后,便在平时生活的圈子里“消失了”,“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手机关了,家里的门也锁着。”而梁本人身体大不如前的说法,在圈里子不胫而走,有称其是“被抬着回家的”。

梁建峰在三门峡法律圈素有“玩得大”的声名。当地法律界人士称,梁几乎熟悉三门峡市中院的每一名法官,其被纪委带走 导致许多法官心情紧张。

据知情人透露,梁建峰被控制两三天后,办案人员在其家中搜出一台电脑,里面有一份详细的行贿清单,至少有包括贾九翔在内的10名以上法官“榜上有名”。

据三门峡市中院一名知情法官介绍,贾九翔被带走4天后,三门峡市中院院长李志增召集全院中层以上干部开会,称“贾九翔的事已经包不住了,你们如果跟梁建峰有交往的,要主动向组织说明,主动的话可以从轻处理,不交代出了问题我可不管”。次日,就有两名法官主动承认曾接受过梁建峰的贿赂并退回了赃款。但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电话采访的一名法官却否认了受贿退赃的说法。

拔出萝卜带出泥

而梁建峰出事,则是由三门峡中院行政庭庭长韩博飞被“双规”引发的。

今年2月27日,韩博飞被三门峡市纪委人员从办公室带走。目击者称其被蒙着头套、戴着手铐拥入电梯。

几天后的三门峡市政法工作会议上,一位市领导宣布韩博飞涉嫌违法办案被“双规”。4月15日,韩博飞以受贿罪被批捕。据称,韩博飞涉嫌在判决一起灵宝城区信用社的逾期贷款案时,事后收受信用社执行款20万元贿赂。

“纪委方面对韩博飞的关系网进行了排查,梁建峰很快就进入了视线。”知情人士称,韩博飞与梁建峰是校友关系,两人均毕业于河南政法干部管理学院(2010年该校并入河南财经政法大学)。

韩博飞和梁建峰二人惺惺相惜。韩被“双规”后,三门峡市中院领导层对其进行了“双开”的投票表决,最终以6票赞成、5票反对通过,贾九翔则是5个投反对票的领导之一。

[责任编辑:li_yuan] 标签:双规 梁建峰 天瑞 
打印转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