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揭秘企二代联盟入会标准:开兰博基尼先摘掉三根管子

2013年04月24日 10:44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0人参与0条评论

揭秘企二代联盟入会标准:开兰博基尼先摘掉三根管子

陈展生

立白集团董事长助理 接力中国副理事长父亲陈凯臣,副董事长

在北京与平凡谈事的是立白集团董事长助理陈展生。陈展生来北京出差,在接力中国的微信群中得知平凡也在北京,两人抽空见了个面。

作为接班人,陈展生最近玩了一大票。“现在湖南卫视热播的《我是歌手》,正是展生带领团队和湖南卫视合作的,你没注意到舞台上立白的LOGO吗?”平凡忍不住爆料。立白为此支付了高昂的营销费。当时湖南卫视提供的另一节目选项是《百变大咖秀》,主管集团品牌传播营销的陈展生和手下的年轻团队最终选择了《我是歌手》。若此事归陈展生父辈们来决定,未必舍得花这么多钱在营销上。但动辄上亿的项目,29岁的陈展生说做就做了。

“刚进企业时,他们也不信任我们,我们都是靠做成一个个项目来获得认可的。”陈展生现在已经涉足家族企业的地产、金融业务,其中小额贷款、证券、股权投资、保险等金融业务已发展为立白集团的战略单元。

揭秘企二代联盟入会标准:开兰博基尼先摘掉三根管子

罗订坤

大湖水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接力中国副理事长父亲罗祖亮,2011年退位

所有二代接班时都急于向父辈证明自己的能力。从2008年留学回国进入公司打杂,到2010年升任副总裁,陈星言仅用了两年时间。在这两年里,她与身为总裁的母亲沈慧琴冲突不断。“我认为国外的那些管理模式是对的,试图引入,而她更喜欢凭经验做事。”矛盾最尖锐的时候,母女俩话都不说。

二代面临的压力都差不多,因为成长经历、教育背景类似,他们彼此之间反倒成了知音。

互相抱怨后,“发现还有比自己更压抑的,大家哈哈一乐,压力也就化解了。”陈星言说。度过接班焦虑期的她,如今已和母亲和平共处。原本就低调的母亲,如今很少露面,她坐在幕后定调子,具体执行的是陈星言。陈星言形容自己这4年的工作状态像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每个月都有一半时间在天上飞。母亲用20年时间打造的家业,正面临转型,陈星言的任务就是完成家族企业从住宅地产向养老地产、金融投资等领域的转向。

无独有偶,1982年出生的大湖股份(600257.SH)董事长罗订坤从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学留学回国后也做了一段时间金融。2011年,其父罗祖亮从董事长位子退下来,罗订坤只好回归实业。他过早的接班,原因之一是父亲身体需要静养。上任才两年,罗订坤的头发白了一半。

亲金融大概是二代的共性。如果说一代多由地产、能源或者制造业发家,二代则自然而然地将精力更多地放在金融投资上。这一点和欧洲中世纪晚期贵族进化史颇为相像。当时的贵族大部分收入来自土地收益,而到17、18世纪时,其后人则拥有广泛的投资收益,他们甚至会放弃土地占有权。

穷奢极欲、绯闻不断,纨绔子弟都是败家子,这是富二代留给社会的普遍观感。

“那是‘二世祖’,接力中国里的二代,没人有时间玩。”陈展生推了一下眼镜,笑了。他与平凡本是校友,相识却在接力中国。他2003年考入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彼时平凡恰好从该校商学院毕业回国。在英国的语言学校,平凡还曾与天士力集团接班人闫凯做过同学。

接力中国全称为“接力中国青年精英协会”。它低调到几乎没什么名气,但号召力在二代中却很强大。特别的是,它不是一个向所有人开放的组织。

“气场不合的我们不要。开兰博基尼的,进入接力中国前先摘掉3根车管子再说。若是靠自己的本事挣来的,另当别论。这个组织吸纳的会员,不是靠物质确立身份,而是精神。”1.89米高的段刘文,2012年底刚被选为这个组织第二届理事长。他的社会身份是汉朗光电创始人兼CEO,但接力中国的朋友都知道,他是段永基的二儿子。

段刘文是一个典型的北京青年,随和,说话带一点京味儿。他理解人们对他们的第一认知就是他们是谁谁的儿子,但他们也很清楚,不走出父辈的影子就太脓包了。“我们的时代总会到来的。”段刘文说。就像这个组织成立时的初衷:整合资源让富二代集体发声,以积极向上的精英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谋求话语权,进而改善社会大环境,塑造影响力,接力中国经济。

是不是太像政治报告了?

最先说出这番话的是江浙一带的几位二代老板。

31岁的浙江嘉兴人陈豪是接力中国的发起人。他是接力中国中为数不多的“土鳖”,虽然当年也计划留学,但过早就赚到一大笔钱让他的留学计划终于流产。他在大二时开始创业,先是从校园跳蚤市场入手,后来初涉电商业务,在网上销售电话卡。彼时还是易趣时代,淘宝尚未出现。后来他竟然做到年销售1000万元的规模。拿着大学创业积累的钱,2005年毕业后,他便在上海创业,转向金融投资领域,家族的房地产企业则交给亲戚打理。“出国无非是去学习西方的企业管理经验,而我在创业中已经学到东西了,出国已没必要。反倒是带着问题和困惑去国外调研学到的更实用。”

创业过程中无意凑成的朋友圈子是接力中国的雏形。当年经常聚会的7位朋友,就是接力中国的7位发起人:瞿军晖和陈豪一样,大学开始创业,2002年涉足房地产,现任易极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媒体人出身的陈雪频创办了智慧云;顼世栋是“海归”,2006年初从英国回国创业,任英国凯安斯服饰(中国)有限公司CEO;陈天红(吴江静思园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叶凡(长城电器集团执行总裁)、陈曦(东艺鞋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则接手家族企业。

“其实创业和接班的,都是一个小圈子,在拓展社会关系的过程中,这个圈层会慢慢沉淀下来。我们见证了父辈在改革开放中的成长,现在他们正慢慢老去。国家要崛起,二代又该如何完成在家庭、企业和社会中的角色定位?”陈豪自问。

没有组织就没有力量,闲谈式的沙龙需要升级为有章程的协会才能发声。小康之家为尊严奋争,豪门大族为地位奋争,这是圈层进化的轨迹。2008年,接力中国在香港注册,同时挂靠在上海杨浦区工商联青年工作委员会。在接力中国秘书长黄艳看来,陈豪考虑问题比较长远,所以他会将朋友间的散漫聚会发展成一个协会。“他当时也是被顶到杠头上了。”

[责任编辑:fangya] 标签:二代 脓包 陈豪 
打印转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登 录注 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