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全球没哪个客户像中国企业一样积极参与数字化转型

微软:全球没哪个客户像中国企业一样积极参与数字化转型

2018年11月09日 08:10:27
来源:凤凰网财经

凤凰网财经讯(武辰)首届进口博览会期间,微软宣布微软亚洲研究院(上海)和微软-仪电人工智能创新院正式落户上海。该机构将把世界一流的人工智能研究能力扩展到中国,探索以创新合作模式推动政府和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这是微软努力成为中国“数字化转型”合伙人的又一重要举措。

近些年来,数字化转型为微软带来了可观的收入,目前来看,微软和苹果是全球仅有的两家市值破8000亿美元的公司,在近期美股大跌的形势下,微软不仅屹立不倒,而且市值接连超越了谷歌和亚马逊。

从“卖软件的”到“数字化转型引领者”,这家老牌企业这些年到底做对了什么?

微软中国区首席运营官邹作基向凤凰网财经表示,微软这些年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坚持“拥抱科技”。

2018年,微软第一次在一个完整财年实现了破千亿的营收,这得益于近几年来微软大刀阔斧的“以云为先”的转型之路,也得益于中国企业对数字化转型的迫切需求。

邹作基对此表示,“数字化转型是全世界都正在发生的一场变革,不过微软在全球还没有看到哪个国家的客户像中国一样这么积极地去做这个事情(数字化转型)”。

以云为先

自1975年成立以来,在经历了超过40年的发展后,微软已经从一家软件业巨头成长为一家年营收破千亿美元的云服务巨头。

据其最新公布的2019财年Q1财报,截至2018年9月30日,公司营收为291亿美元,同比增长19%;净利润为88亿美元,同比增长34%,这两项关键数据均高于分析师预期。微软商业云业务(包括商业Office 365、Azure、Dynamics 365等,同比涨47%至85亿美元,毛利率提升至62%。

云业务的发展给微软带来了可观的收入。对于这次转型,邹作基表示,技术的进步推动时代发展,这是一场全世界都在发生的变革。

事实上,早在四年前,微软就开启了其数字化转型之路。

2014 年,第三任CEO 萨提亚·纳德拉开始执掌微软, 并主导了微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转型:全面向云计算发展。

当时的纳德拉认为,windows和office已经不足以为微软带来新的业绩增长点,所以提出了“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新战略。同年,由世纪互联负责运营的Microsoft Azure 公有云服务成为了第一个在中国正式商用的国际公有云。

四年后,微软智能云Azure企业用户突破11万,业绩实现连续四年三位数增长,拥有超过1,300家解决方案合作伙伴和超过10万名活跃开发者。

今年3月,微软迎来重大重组计划,Windows和设备部门分拆,同时成立“体验与设备”和“云计算与人工智能平台”等两个新部门。

根据纳德拉的公开邮件,微软内部结构调整为三大事业部:体验及设备、云计算及人工智能平台、人工智能及研究。

这意味着,微软全面迈进人工智能AI和云服务领域,有业内人士称其为“一个时代的结束”。

对此,邹作基表示,转型一直在进行,微软将朝着AI、云的方向去发展,而windows也将成为一个全新的windows,“过去的windows只出现在你家里,而在云的世界里,它会得到一个没有边界的发展”。

中国“数字化转型”合伙人

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摆在全球各地每一家企业、组织乃至政府部门面前的关键议题,而中国无疑在数字化转型方面具有最广阔的市场。

根据微软与IT行业分析公司IDC发布的亚太数字化转型报告,2017 年,以云计算、移动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为基础的数字化产品和服务,对中国GDP 总量的贡献率约为7%,高于亚太地区平均6%的水平。到2021 年,数字化转型将为中国GDP 的年度增长贡献1%的增速,价值7160亿美元。

根据汇丰最新的一项报告,当前中国有九成的企业正在通过大数据来提升运营效率,而这正是微软寻求改变的领域——成为中国的“数字化转型”合伙人。

自1992年在北京设立代表处至今,微软已深植中国26年。起初入华的使命是普及windows,让全球每一个家庭、每一张桌上都有一台电脑。

“与1992年刚刚进入中国时相比,微软确实在定位和战略上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但这并不是微软特有的情况”,邹作基表示,26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速惊人,中国人对技术拥抱的程度惊人,“微软在全球还没有看到哪个国家的客户像中国一样这么积极地去做这个事情(数字化转型)”。

利用Azure的全球云平台服务,微软已经协助摩拜和小米将业务迅速拓展到了多个海外市场。“我们技术的赋能可以帮助这些客户达成什么目标,这是第一位的”,根据中国企业对于数字化转型的不同需求,邹作基给出了四方面的建议:

第一、打造数字文化: 很多客户选择出海,面对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年代的员工,企业需要建立起鼓励相互协作的文化氛围,让不同职能部门之间无障碍地沟通协作,在一个公司文化底下,怎么样把不同背景的人都能够处理好,这是很重要的。

第二、信息生态系统:在数字世界中,客户是没有领域的,并且有可能并不需要见面,企业可以从内部和外部获取到海量的数据,关键就在于如何改变企业去看待客户的方式,怎么样跟他的客户交流,怎样把他对客户的理解,认知,加深,转化为数据,这是很重要的一环。

第三、拥抱微革新:大多数情况下,数字化转型并非从一开始就是翻天覆地的变革,而是从一系列的微革新开始的。在数据化转型里不可能把所有系统都扔掉,重新建一套出来,这不现实,所以怎样可以在保留原有系统的情况下加进去新的系统,用于数据化的交流,这也是很难的事情。

第四、人才培养:根据领英,目前在中国最抢手的三项职业技能分别是大数据、人工智能和云计算。这意味着,除了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判断思维和数字经济所需要的创造力,更重要的是,企业需要吸引更多的数字人才,以更好地适应技能型人才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