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来:有质量的经济增长才有更长远的意义
财经

朱云来:有质量的经济增长才有更长远的意义

2018年11月20日 10:51:23
来源:凤凰网财经

经济发展当前要讲究策略,不必着急,要以退为进,追求有质量的经济增长

“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一路走来跌跌撞撞,不断学习中不断的进步,主要有两个基本方向。一个是市场化,另一个是国际化。”11月20日“第九届财新峰会:全球共探路”上,峰会嘉宾朱云来指出,“有质量的发展才有更长远的意义。”

朱云来认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增长速度快是好事,但我们的发展已经到了要重视质量的阶段,有质量的发展才有更长远的意义。即便是有比较快的发展,如果质量不好,将来也有可能出现更大的问题和风险,所以应该有辩证思维,要有平衡。”

“经过长时间发展以后,现在已经有了相当的基础了,也正因为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更需要有策略地来发展,不必那么着急。”朱云来指出,“有时候需要以退为进。一个经济体里要想救所有的生产单位,有的经营已经有问题了还是去救的话,不但没有把它救好,把原来做的好的也拉下来了,所以需要有全面的综合辩证的考虑,要强调更多地由市场来决定经济的走向。”

朱云来认为,“在竞争中性原则下,关键是看企业是否还有盈利能力。如果因为各种过去做的投资决策错误从而导致其进入了困难状态,然后希望政府再拿钱来救自己,这样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如果做错了还能给钱救,那再做错了不是还要再给钱吗?这不就变成一种挣钱的办法了吗?这样的做法也可能会产生新的经济分配不公平的问题。”

朱云来指出,“我们现在在经济总量上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在一些方面还有所欠缺,比如说科技水平。像当年的改革开放出去学习一样,与国际接轨,系统的向先进的国家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来更好的发展我们自己。我们还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还没有自己的芯片,更别说制造芯片所需要的设备和材料。如果我们认真做一做科技的审计,看看现在到底我们真正的科技含量、科技水平,扎扎实实的发展到什么程度什么阶段了,进行自我检查,这样更有利于建立新的发展方向和目标。”

以下是发言实录:

朱云来: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一路走来跌跌撞撞,不断学习中不断的进步,主要有两个基本方向。一个是市场化,我们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系统的转变,市场化带动整个经济甚至是社会的转型发展。另一个是国际化,我们在不断地与世界接轨,大家同在一个地球上,就会有交往。为什么要开放?因为没有开放可能会缺乏新思想,缺少比较就很容易闭塞,容易固步自封。也正是因为开放,可能就会经常的激发比较,去发现自身的不足,发现别人的长处,同时也会在比较之中发现自己的长处。需要改进的地方就要改进,这就是改革。如果不开放、不改革,一个社会保持系统的进步就会比较难。市场化、国际化,至少从经济发展、经济学规律的角度来讲也是正确的。现在,在经济总量上我们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在一些方面还有所欠缺,比如科技水平。像当年的改革开放出去学习一样,与国际接轨,系统的向先进的国家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来更好的发展我们自己。井总是那一轮在国外学习以后回来创业的,推动了我们新科技的发展。我们确实比一般的发展中国家进步了很多了,但是比起发达国家还存在差距,我们还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还没有自己的芯片,更别说制造芯片所需要的设备和材料。如果我们认真做一做科技的审计,看看现在到底我们真正的科技含量、科技水平,扎扎实实的发展到什么程度什么阶段了,进行自我检查,这样更有利于建立新的发展方向和目标,确认我们一定能够做到我们应该能做的事情。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增长速度快是好事,但我们的发展已经到了要重视质量的阶段,有质量的发展才有更长远的意义。即便是有比较快的发展,如果质量不好,将来也有可能出现更大的问题和风险,所以应该有辩证思维,要有平衡。中国有几千年的历史,曾经一直很强大,西方的研究也表示了同样的观点。但是自从1840年以后,中国迅速的被现代的工业化国家赶超,究其原因,我们过去的强大是在农业时代,农业时代核心竞争力最重要的是规模,中国有一块非常大的平原,一片非常大的耕地,有着延续了2000多年的中央集权制度,所以在农业时代非常的强大。一旦工业时代来临,我们自己却固步自封,就很容易被打败了。经过长时间发展以后,现在已经有了相当的基础了,也正因为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更需要有策略地来发展,不必那么着急。因为如果你做的太快,又难免欠缺系统完整的论证,在未来可能会产生一定风险。所以,有时候需要以退为进。一个经济体里要想救所有的生产单位,有的经营已经有问题了还是去救的话,不但没有把它救好,把原来做的好的也拉下来了,所以需要有全面的综合辩证的考虑,要强调更多地由市场来决定经济的走向。

钟正生:谢谢朱先生,本来是有一个自由讨论环节,但你刚刚说的我实在忍不住要追问一下,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救,您指的是救民企吗?

朱云来:跟性质没关系,竞争中性。不管是什么企业,只要合法地在社会上进行生产活动就好。关键是这个企业是不是有盈利能力?如果因为各种过去做的投资决策错误从而导致其进入了困难状态,然后希望政府再拿钱来救自己,这样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如果做错了还能给钱救,那再做错了不是还要再给钱吗?这不就变成一种挣钱的办法了吗?这样的做法也可能会产生新的经济分配不公平的问题。

钟正生:谢谢,还是要秉承竞争中性。

  钟正生:今天我们讨论了金融开放,很多年前我在上学的时候就说如果你打开了一扇窗户,有阳光会照进来,也有苍蝇会飞进来,您是一个金融专业人士,金融对外开放这一块,如果这个大门洞开之后,对我们中国的金融行业来说,射进来的阳光是什么、飞进来的苍蝇是什么?我们怎么拥抱阳光、驱赶苍蝇?谢谢!

朱云来:你的思维比较艺术。其实一个国家,也就是说一个具有主权的国家,选择自己打开大门、欢迎世界各地的人们来到你的国度?还是选择把门都关上,自己过自己的日子?这个国家是可以自己选择的。实际上到底做一个什么样的选择是对自己国家更好的,我们可以从经济学角度来对两种方案进行比较,选择哪个对自己的发展更好。从综合辩证来考虑,选择封闭,那就是可以跟世界无关,如果选择开放,那就要跟世界打交道。阳光是要我们自己来决定的。比方说我们觉得中国的资本积累还有限,那么我们选择与世界经济接轨,发展当中也可以借用世界的资本,借鉴更先进的科技等等。反过来别人愿意到我们这儿来,也是因为我们有独特的好东西人家可以借用的,在一个友好的前提下我们就可以有这样的交流,这是共赢、多赢。

至于说苍蝇,第一这是不可避免的,第二它毕竟也没多大嘛,还是可以控制的。比方说各种金融的风险,也可能是大家可能还不了解一个新产品,或是一种思维、一种方法哲学。在一些小的问题上,允不允许它发生?我们可以选择非常保险的做法,什么小的风险都不能发生,但是要做到这样的话,可能就会有非常多的限制,也许对创新也产生了一定的阻碍。如果我们选择能够在可控的范围之内的做法,宁愿不要做到那么完美,或许也会给创新带来了更多的机会。

当然反过来讲,你又不能满屋子都是苍蝇,到处都是苍蝇,那也有问题。要有一定的系统化管理,采取系统性措施,找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实际上这也是代表一种对系统的改进,甚至是一种改革。可能一些过去成规的做法不适应新的情况了,或者是不符合金融科学基本原理的做法,就需要系统地进行改进,而这种改进也是为了我们更好的经济发展、更好的生活。

钟正生:谢谢,听了您的话,我们就坚定了很多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