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真的失去了20年吗?

日本真的失去了20年吗?

2019年03月31日 10:14:12
来源:虎嗅APP

虎嗅注:20年前,地产泡沫破灭似乎给日本带来了GDP增速停滞、经济萧条的20年。

但事实并不尽然如此。日本的王牌电子产业开始了艰难的转型,从C端业务转型到上游核心部件研发、人工智能系统建造的方向。同时,医药行业讲目光投注在癌症治疗、免疫研究等方向。用百年老企的稳健和进取,逐渐掌握了尖端技术的话语权。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ID:CEIBS6688),作者:徐静波,编辑:梁赛楠。

有一位20多年前去过日本的中国人,2018年再次来到日本。从羽田机场到东京市区,他一路上仔细观察沿途风貌,发现和20多年前毫无二致,不由得感慨道:“日本,真的失去了20年啊!”这种感慨,一直持续到他在北海道看到了丰田的氢能源汽车。

丰田公司20年前开始研发氢能源汽车,充一次氢,仅耗时3分钟,花费4200日元,可跑650公里。这不光是一部车,还是一个大型移动电源,遇到地震海啸等灾难、市政供电停止时,可以为家庭提供一周的生活电能。

日本真的失去了20年吗?

我们说“日本失去20年”,是相对于中国过去20年的高速发展而言的。过去20多年间,中国GDP始终保持了10%以上的高速增长。而日本的GDP一直处于零至2%的超低速增长时期。因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日本失去了20年。

日本为什么在过去20年,发展会比中国缓慢?主要原因是它在过去发展过猛,出现了严重的经济泡沫。日本从60年代开始进入经济高速发展期,凭借发达的半导体产业,日本的电子产品大量向海外出口,赚取了巨额外汇。

外汇放到金库里面不生钱,唯一能生钱的方法是把钱贷出去。当时银行给员工们下达任务,一个月必须贷出100亿日元(约6亿元人民币)。日本人甚至将纽约最有代表性的几栋大楼都买了下来。到了90年代初,日本地价飞涨到一日一价的地步。人们疯狂地贷款买房,似乎房价会永远涨下去。忽然有一天,泡沫经济崩溃了。

资料图

泡沫崩溃后出现的第一个大问题,是房地产市场的价格暴跌了50%。整个日本,一片萧条,产生了巨大的产能过剩。日本作为一个市场经济国家,政府不能通过行政手段来强迫企业兼并或关闭,只能通过企业之间相互抱团取暖,把产能过剩消除掉。结果,一百多家钢铁公司相互兼并,只剩下三大钢铁公司。两百多家银行兼并,只剩下三大商业银行。

修复泡沫经济的创伤,日本大概花费了10到15年的时间。这之后,日本企业开始了创新转型之路。在过去20年中,如果要说日本“失去”了什么?应该是GDP的增长数字,而不是它的实力。因为经济实力的比拼,从来不靠GDP,而是靠技术掌控话语权

电子业转型,为未来投资

近年来,我们看到日本许多的电机半导体企业抛弃了白色家电、电脑、手机等传统产业,致力于人工智能(AI)、大数据、物联网(IoT)、机器人等新产业的研发,并取得了惊人的成果。所以,夏普卖给了台湾的鸿海集团,三洋的电冰箱、洗衣机卖给了海尔集团,NEC公司的电脑卖给了联想,东芝的白色家电卖给了美的集团。

日本的创新方向正在发生巨大变化,虽然日本电子企业在大众市场份额快速缩减,但在上游核心部件和商用领域里的话语权却在提升

日本NEC公司是一家半导体企业,它在60年代就造出了日本第一台电脑,并且在过去20年当中,无论在工业用电脑,还是家用电脑领域中一直占据日本首位。

而就是这家公司,在11年前突然宣布退出电脑产业,这在整个日本产业界引起轰动。NEC公司把电脑业务出售之后,保留了大量的半导体业务技术人员,开始研发人工智能。如今,日本的本田、丰田日产,全自动驾驶系统,都采用了NEC的人工智能系统。世界人工智能领域的70%的传感器,来自于日本。在所谓的“失去的20年”里,日本为未来积累了大量的技术储备。

我们再来看老牌的电子企业索尼、松下,它们目前已经放弃了电视机面板业务,但并没有放弃核心技术。我们现在看家电会发现很多“made in China”的产品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是你开箱一看,核心零部件全部是made in Japan。日本人不再做“外科”,而是做核心零部件,因为核心零部件才更赚钱

全世界目前最权威的18种新材料,日本占了16种。波音787客机机体使用的碳纤维来自日本东丽公司,东丽也是世界最大的纺织品生产企业。机体谁造的?三菱重工;机头谁造的呢?富士重工;所有的电子系统又是谁提供的呢?松下电器。

一些老牌的日本制造业企业的转型并不仅仅是把它传统的产业清除掉,更重要的是把技术留下来后去开拓新的产业。可以说,日本企业的创新一直处于在世界科技的最高峰,以一种“俯视”的眼光创造和引领世界。

再生医疗,迎接“百岁时代”

大家听说过免疫细胞和iPS细胞吗?日本在此行业已经引领了全世界。

免疫细胞就是研究如何提高免疫力,杀死癌细胞。日本79岁的本庶佑先生,是去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获得者,京都大学的名誉教授。早在20多年之前,老先生就开始研究:身体的健康细胞这么多,为什么不能把小小的癌细胞杀死?

他最终研究发现,原来癌细胞外面裹了一层特殊的蛋白质,就像坚固的墙壁一样阻止了健康细胞的进攻。他随后去游说几家医药公司共同研究一种能够把这种蛋白质去除的新药。日本几大医药公司对于免疫疗法并不感兴趣,认为靠吃东西把癌细胞杀死,简直是天方夜谭。

终于,一家中型医药公司表示,“行,我相信您这个人。”随后,五种新药问世了,截止到去年10月份为止,临床实验的2万人,总有效率达到45%,尤其对黑色素瘤、肺癌、肾癌等癌症的总有效率达到60%。

这位老先生并不满足于此,他的目标是10年之内,能够像治疗感冒一样治疗癌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把诺贝尔奖的奖金和专利费全部拿出来,筹集了1000亿日元(约60亿元人民币),设立了本庶佑研究基金,鼓励年轻医学专家攻克癌症。

iPS细胞简单来说是细胞再生。现在日本所有的国立和私立大学,都在进行iPS细胞研究和治疗。在以前的观念中,神经细胞是不可再生的。日本庆应大学刚刚宣布已经可以用iPS细胞进行人工脊椎修复。这对瘫痪患者来说是绝对的福音,把自体细胞取出来以后进行培植,再把iPS细胞植入到脊椎,让你重新站起来。

现在日本政府批准的iPS细胞治疗的临床实验已经有六项,几个代表性的有:(1)帕金森病。大概300万个iPS细胞,就可以使帕金森病患者得到康复;(2)失明者。以往我们都得等人捐赠眼角膜,神户市的国立理化学研究所已经进行了10例临床实验,细胞培植后放回人体,就可以重见光明。

日本现在提出百岁时代的概念。人像一辆汽车、机器一样,零件坏了以后可以更换,做到这一点以后,就可以活到100岁。

安全驾驶:日本守护百年企业的法宝

拥有上下五千年历史的中国,到底有几家百年企业呢?有人统计出来是五家:同仁堂、全聚德、王老吉、六必居、张小泉。跟日本相比,这些企业老板已经几易其主,而且中间还出现经营断裂。

而在日本,具有150年历史以上的企业就有2.5万家。现存世上最古老的家族企业金刚组已经拥有1400年的历史。相当于隋炀帝的时候企业就已经存在了,一直延续至今。日本经营界,有句口头禅叫“安全驾驶”, 不求一时灿烂,只求长期永久。他们最大的一个普遍具有的特性是:求稳。这个稳,体现在下面几个方面:

日本的银行协会曾于2017年做过一个针对日本所有企业的调查:即使日本的实际商业贷款率低至0.5%,在日本仍有75%的企业不需要银行贷款。日本“经营之神”稻盛和夫曾说过,拥有5万名员工的京瓷公司,即使七年不赚一分钱,也能做到不裁人,不倒闭。

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是日本企业很注重自我资金的积累;二是日本企业很少有像中国企业那样搞出一个品牌后四处开连锁店,找投资公司上市。150年历史的2.5万家企业当中,真正上市的企业只有1200家。

此外,日本非常讲究诚信文化,假冒产品很少。为什么?风险太大了。日本这个小国家本来新闻就少,一点小事就可以上新闻联播。所以,日本企业讲诚信不仅是为了自身,也是为了家族和个人荣誉。日本大公司在跟任何一家客商做生意的时候,一定要进行背景调查,包括犯罪记录、负债多少,有没有丑闻等。

第三,日本有一个本家和分家的概念,规定财产只传给本家长子。长子生下来以后就有义务来传承家业。下面的弟妹在获得一定经济补偿后,要宣布放弃财产继承权。这样就能保证整个家业不会因为兄弟之间分家而散掉。五代传过以后,你永远能够找到自己的根在哪儿。

日本的企业家更习惯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用自身的产品赢得同行和公众的认可。

资料图

藏富海外,海外还有1.78个日本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刚刚走上战后复兴之路,大量出口电子零部件、半导体产品到美国,导致美国出现巨大贸易逆差,日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旋即爆发。这个过程很痛苦,差一点把整个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全毁灭掉。

日本人当初采取怎样的对策?它说我不跟你谈,它修正了“贸易立国”的政策,不再以贸易作为国家发展经济的支柱,而是选择了一条“投资立国”之路。

这是一条什么路呢?就是鼓励企业向海外投资,到中国、东南亚、中东、美国、欧洲投资,把资产分散到世界各地,然后通过世界各地向美国出口。

数据显示,2018年日本在海外的资产和它的收入超过了日本国内GDP总量的1.78倍。这是什么概念?日本在海外还有1.78个日本,等于是再造了一个日本!

日本40年来所遇到的一些风险,就是我们将要面临的风险。中日两国,国情不同,起点不同,但经济规律是相同的。日本已经爬过山顶,中国还处于爬山途中,浑身有劲,充满希望。如果能够研究过去的登山者走过的弯路,后来者一定会寻找到捷径,攀登高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