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子被传代孕、次子努力生男孩…91岁四叔交棒,回看香港四大豪门往事

长子被传代孕、次子努力生男孩…91岁四叔交棒,回看香港四大豪门往事

2019年04月03日 15:15:16
来源:金错刀

来源|金融八卦女主创

刀哥说

家族的更迭,是好是坏,是一代又一代人经营的结果。和寻常人家相比,豪门的家族更迭更为复杂、多变,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不管是正面还是反面教材,都可以从他们身上汲取许多家族经营智慧。

时年91岁的李兆基终于到了要交棒给下一代的时候,这也是“香港四大家族”在任时间最长、也是最后一位交棒给下一代的香港风云人物。

至此,香港四大家族全部完成了二代接班,一个时代的传奇已经结束,“四大家族2.0时代”正在冉冉升起。回顾四大家族的更迭,他们似有规律可循,他们也像我们的父辈一样为子女操心,他们甚至更殚精竭虑。

1.

缘聚香江,

地产“四大天王”格局形成 

李兆基有个外号叫“四叔”,这跟他在家中排行第四有关。在他出生时,李父在事业上就已小有成就,拥有天宝荣金铺永生银号两间门店。李父对李兆基很是看重,李兆基10岁的时候,李父跑到中山大学聘请一位文学系的教授当李兆基的老师。

  李兆基

1938年,抗日战争爆发。这一年,10岁的李兆基心算能力突出,在经商方面天资聪颖,在家里帮忙打理生意。而与他同一年出生的李嘉诚,2年后才随父母来到香港。

 李嘉诚

在李嘉诚父亲去世后,他便开始了学徒生涯,从学徒、塑胶厂的工人做起。

 郑裕彤

郑裕彤在那一年刚好辍学,到未来岳父的周大福珠宝行工作。

四个人的命运在香港开始发生转折。

李兆基在这一年刚好到达香港。那一年,郭得胜才刚刚出生

1948年,20岁的李嘉诚在一家塑胶厂中从业务经理做到了总经理。2年后,他创办了长江塑料厂。同年,已经做了4年金铺掌柜的李兆基带着1000元来到香港的一家金铺做黄金买卖。10年后,他遇到了郭得胜,才开始涉足房地产。 

香港四大家族当中,李兆基和郑裕彤出生于广东顺德,李嘉诚出生于广东潮州,郭得胜出生于广东中山

广东人的务实在他们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们基本都在90岁左右才退休。就算是退休,他们都还保留着一定的职务,退居幕后依然操心公司事务。

这种“默契”同样也发生在1967年那场“五月风暴”中。和逃到南洋的生意人不同的是,李嘉诚、李兆基、郭得胜和郑裕彤4人都没走。 

1967年的李嘉诚,用做塑胶花赚来的钱盖了一栋12层高的大厦,命名为“长江大厦”,4年后成立了长江地产,也就是长江实业的前身。而李兆基和郭得胜也尝到了楼市爆发的甜头,两人合伙办起了一家名为“永业企业有限公司”的房地产公司,也就是新鸿基地产的前身。

新鸿基地产上市后,郭得胜和李兆基便分道扬镳,李兆基转身创办恒基兆业地产,后续通过一系列资本操作,以及大手笔购入工业用地,令恒基兆业拥有了“楼宇制造工厂”的声誉。

这三位“楼市闯客”在房地产行业混得如鱼得水之时,另一头的郑裕彤则与周大福珠宝创始人的女儿结婚刚满3年,也意图在房地产行业试试水。和李嘉诚他们三人一样,郑裕彤也是通过在楼市低价时大量购入物业,入行3年,新世界地产便诞生了。

借着香港楼市的发展机遇,李嘉诚的长江实业、李兆基的恒基兆业、郭得胜的新鸿基地产、郑裕彤的新世界地产在香港的地产界稳居“四大天王”之列,四个家族也凭借地产发家,一跃进入香港十大富豪榜榜单。

外界是一直都是在传,说李嘉诚跟李兆基之间有恩怨。

“同行是冤家”,两人都是地产界大佬,在香港这么大的地方发展,没有摩擦几乎是不可能的。

有一件比较知名的“美丽华”事件:

在九十年代初的时候,李嘉诚和李兆基一起看上了一家名叫美丽华的酒店,这个酒店的最大股东是杨志云,是李兆基的好朋友,早年曾一起合作做生意,杨志云去世后,他的五个儿子却无心经营美丽华酒店。

李嘉诚想要强行收购美丽华,并计划在收购之后,将两块黄金地皮拆掉重组,但是杨志云的儿子并不希望祖业被拆掉,于是找到了李兆基。

美丽华当时市值是150亿,但由于李兆基的中途截胡,李嘉诚错失了这150亿的后期爆发。

不知是否因为这些摩擦,李兆基索性给自己的二儿子取了一个跟李嘉诚谐音的名字,叫做“李家诚”比较尴尬的事情是郑裕彤也是给自己的儿子取了一个名字叫做“郑家成”,我们不知道李兆基跟郑裕彤是不是商量好了的。也是有的网友就在说之所以这么取名字是因为应了香港人所说的打仔(打李嘉诚)。

商场如战场,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在70年代,李兆基联手了李嘉诚、郑裕彤、郭得胜,成立了合资公司,联手注资2060万元投到了香港沙田第一城的项目。沙田是香港的轻工业区域,四大家族联手投资的沙田第一城是沙田最大的住宅项目

到了1997年,这个项目的总价值已经达到了400亿元,四大家族的总投资回报率接近2000倍。

这也是四大家族历史上的唯一一次合作

2.

局势动荡,

命运多厄的豪门之子

1959年,一个4岁的男孩随着两手空空的父母来到香港谋生,他的父母在香港油麻地开了一家凉茶铺,周边都是穷人,小学还没读完他便无心上学,还经常打架,后来还开始和黑社会混混们来往,他就是张子强。

31岁的李嘉诚不会想到,这个在油麻地的小男孩会有跟他扯上关系的一天。1996年,张子强策划绑架了李嘉诚长子李泽钜,赎金是10.38亿港元,恰好是李嘉诚名下长江基建港股代码1038。李嘉诚爽快给钱,并将这件事一直保密。经此一劫,李家对后人的人身安全十分重视,以至于他的孙辈们也很少被外界报道。

郭得胜家族相对而言就不那么幸运了。1997年,张子强用同样的手段绑架了郭得胜的儿子郭炳湘,这次张子强开价20亿。面对同是超级富豪的郭得胜家族,张子强打算用对付李嘉诚的那一套谈判方法对付郭家人。

与李嘉诚爽快给钱且以礼待人不同的是,郭家兄弟三番四次杀价,只同意支付400万赎金,最终导致的是:郭炳湘在只有一个透气孔的木箱里,赤身裸体地被关了6天,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受尽折磨。最终这桩绑架案以6亿港元赎金了事,但在郭炳湘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两家人对待同一个劫匪的态度以及处事方式,确实暴露了很多问题。这也可以看到后来,李嘉诚退休后,对两个儿子的安排令人信服,而两个儿子对父亲的行事作风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佩服。而郭家三兄弟在父亲郭得胜去世后,掀起了一番腥风血雨的内斗。最后,郭炳湘去世,郭炳江因受贿罪入狱,这当中家族经营的智慧也略见一斑。

李兆基的两个儿子运气不错,没遇到这样的扎心事,不过对于大儿子李家杰来说,富豪的儿子也不总是过得那么顺心顺意。

据传,李家杰在读书的时候,曾经深爱过一位女同学,两人甚至相约毕业后就结婚。得知此事后,李兆基找“大师”替他俩算了命,发现两人八字不合,如果他们结婚,李家杰会一生被老婆压制。

 李家杰

于是发生了如同狗血偶像剧般的情节:女方父母被钱买通,女友被逼国外读书,之后李家杰还有过几段绯闻恋情,却都无疾而终。

3.

 站稳最后一班岗,

平均年近90才退休

风风雨雨一晃几十年过去了,香港四大家族也到了二代接班的时候。

最早提出退休的是郑裕彤和郭得胜,1989年,64岁的郑裕彤和70岁的郭得胜提出退休,但这二人的命运大有不同,次年,郭得胜因心脏病去世,后面就是大家熟知的他的三个儿子之间“腥风血雨”的豪门家产争夺战。

而郑裕彤因为两个儿子投资失误,令公司债台高筑,他不得不在退休2年后再度出山挽救公司,这一干又是23年。2012年,87岁的他再次提出退休,第三代继承人已逐渐长大成人。

四大家族中,比较幸运的是李嘉诚和李兆基,有郭得胜家族和郑裕彤家族作为前车之鉴,两位大亨在后代的安排上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2018年3月16日,时年90岁的李嘉诚宣布正式退休。退休后,他继续担任公司资深顾问,为公司重大事务出谋划策,但已将公司大部分事务交给两个儿子,这被外界喻为“最顺理成章”的交接。

可以看出,李嘉诚为这一天已经谋划了很久,对两个儿子的心性、喜好摸得很清楚,从家庭日聚餐上对儿子们的循循教导,再到手把手带孩子熟悉业务,可谓事必躬亲。大儿子李泽钜就在股东大会上对记者表示过“爸爸的安排我们永远都OK”。

至于李兆基家族的二代接班安排,被外界喻为“最和谐”。兄弟二人之间并没有“大打出手”的过往,虽然后续家产如何分配还没明确公开,但李兆基曾经在公开场合说过“儿女多很麻烦,香港富豪中有3个儿子以上的多数不行,两个就好很多”,能说出这句话,想必李兆基也心里有数。

豪门家大业大,除了庞大的资产需要操心,还有家事需要烦恼,这恐怕也是几位传奇人物站岗到90岁左右的原因之一。

4.

 二代接班只传男,

三代接班现“公主”

对“家和万事兴”这几个字,四大家族的体会怕是比普通寻常人家要深刻。“家和”,首先讲求的是利益分配的公平,兄弟之间要“有兄弟可做”。

四大家族中,最早安排接班的是郑裕彤家族。郑裕彤对接班人的安排,外界称之为“多角布局”,也就是多个业务分管在不同的接班人身上,事实上这种“多角布局”的模式在香港豪门中很常见。

郑裕彤的二代接班人大儿子郑家纯为新世界集团主席,80后孙子郑志刚(郑家纯之子)出任联席总经理,后者在2015年被晋升为执行副主席。同为80后的郑志雯(郑家纯之女),是现任新世界酒店集团行政总裁。

  珠宝大王郑裕彤孙女郑志雯挺孕肚亮相

第三代接班人的上任,是郑裕彤再度出山后的结果,外界对此评论为“最耗费心力”的接班计划

李嘉诚在家产的分配上算得上是典范的,而外界对李兆基家产的分配上,仍处于猜测阶段,媒体大多评价李兆基“重男轻女”,也因此有“两个儿子为了将来分配更多家产而努力生儿子”的说法。

李兆基的长子李家杰始终未婚,或者说,没有对外公开的婚姻。

次子李家诚在迎娶港姐出身的徐子淇前,李兆基依旧找来命理大师对徐子淇进行严格的“审核”,据说徐子淇的八字与李家诚非常相合,可以开枝散叶宜家旺夫,迎娶她进门的世纪婚礼共花费七亿。

婚礼当天,李兆基心情大好,笑容满脸,先说“一日收入就够婚礼的开支”、“用几千万是小事”、娶媳妇与炒股赚500亿“一样开心”等等。

 李兆基(中间)、李家诚(左)、徐子淇(右)

李家杰虽然未婚,却在2010年的时候,忽然宣布生了三个儿子,这让李兆基非常高兴,他亲自去美国见了三个孙子,还特意捐了3300万做善事。

 李兆基喜获三男孙,豪捐千万庆祝“生生不尽”

传闻李家杰是聘请的商业代母,如果是真的,那么,就违反了香港的相关法律。

香港《人类生殖科技条例》第17条规定,任何人不得在香港或其他地方作出或接受付款,进行或参与代母行为。初犯最高可处罚款2.5万元及监禁6个月,再犯最高可被处罚款10万元及监禁两年。

但是警方消息称,由于事件难以找到证人、证据,又不能随便邀请李家杰协助调查,所以,该事件当时虽被传得沸沸扬扬,但最后依旧不了了之。

一般人的印象是李兆基只有家杰与家诚两个儿子,但其实他还有三个女儿:长女李佩雯在恒基地产的租务部任高级总经理,幼女李佩仪在恒基地产任营业部副总经理,还有一位更为低调的二女儿李佩玲。

因此,李兆基如果要分家产,可能至少要分五份。

郭得胜家族,自从郭得胜去世后,郭家三兄弟便接管了企业。郭炳湘出任集团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郭炳江和郭炳联分别出任副主席兼董事和总经理。新鸿基由郭得胜的一人主持变为“三驾马车同行”。无奈三兄弟合作几十年后因矛盾心生间隙,2012年郭炳江和郭炳联被香港廉署以涉嫌受贿的理由双双带走调查郭炳江于2017年入狱,郭炳湘于2018年去世

二代如此动荡,三代接班人也马不停蹄地陆续登场了。郭炳湘的儿子郭基俊今年出任新地非执行董事,郭基辉和父亲郭炳江一样,负责建筑及住宅发展项目,郭炳联次子、郭基泓于2011年加入新地,协助父亲处理非地产业务。至此,郭得胜家族也走向了第三代继承人“三兄弟并驾齐驱”的时代

创一代在在任期间,和二代一起联手培养三代,是四大家族深谋远虑的一面。到了第三代,四大家族的接班人中悄然掀起一股“公主接班”之风,和男性继承人不同的是,这些女性继承人都很少见报

此前,在李嘉诚宣布退休之后,长孙女李思德第一次走进公众的视野,现年23岁的李思德是李泽钜的长女,现任香港慈山寺董事、香港兆丰地产董事,甚至有媒体认为,李思德是李嘉诚暗藏20年的秘密武器,被暗中栽培多年。

李兆基的外孙女李敬恩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在恒基兆业集团租务部担任助理总经理。郑裕彤的孙女郑志雯毕业于哈佛大学。

二代继承人以“守业”为主,而三代继承人则多呈现出发展的势头。爷爷辈、父辈打下的江山,随着时代的变迁,焕发生机、紧跟时代的任务就落在了三代接班人身上。

以郑裕彤80后孙女郑志雯为例,郑志雯目前掌管新世纪酒店集团,是一位雄心勃勃的女性,进入集团2年内便推出一项需要耗资11亿美元用于拓展新世纪集团新业务的计划。为顺应市场变化,她推出新品牌“贝尔特酒店”,主打高性价比、年轻时尚、休闲,她计划将在2020年达成在亚洲开设80家贝尔特酒店的计划。

迄今为止,香港四大家族挑大梁的角色依然是男性继承者为主。三代接班人频现“公主接班人”,对于香港四大家族来说是件好事,打破了男性继承者争权夺利的局面,起到一种平衡作用,在多元化集团业务中也能充分发挥女性的特长。

5.

 四大家族2.0时代全面开启,

未来会更好吗?

如今,四大家族已全面进入二代接班人掌舵的时代,因为创一代的光环过于强大,人们这些家族的二代们充满好奇,也不乏期望。发展至今,二代们也渐渐分出了两派,一派是“守业”为主,另一派已经悄然退场,三代接班人开始走马上任。

以李泽钜为代表的“守业”二代们,正以一种稳健的姿态延续父辈的辉煌。

而悄然退场的二代们就显得行色匆匆了,比如近日出狱的郭炳江。出狱后,他对外表示将会花更多的时间在个人事务上,把江山交给儿子接管。郭氏三兄弟的后代们,也走上了当年父辈三兄弟“三驾马车”并行的时代,至于是否能延续当年父辈三兄弟齐心协力的局面,还是另有变数,目前都不好说。

家族的更迭,是好是坏,是一代又一代人经营的结果。和寻常人家相比,豪门的家族更迭更为复杂、多变,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不管是正面还是反面教材,都可以从他们身上汲取许多家族经营智慧。

而随着香港房地产业高速发展的终结,四大豪门造富神话也逐渐落幕。这种神话的背后,又是几家风雨几家愁?

香港的普通人,能否借大湾区东风拥有更好的选择?香港需要一个答案。

❖ 刀哥重磅推荐 ❖

点击图片直接阅读

金错刀

取干货,明误区,

优战术,与创始人同行!

转载原创:15201550047

商务合作:15801131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