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996的本质所在:对财富的顶礼膜拜,对现代文明的反动!

这才是996的本质所在:对财富的顶礼膜拜,对现代文明的反动!

2019年04月15日 13:42:00
来源:冰川思想库

原标题:996是对财富的顶礼膜拜,本质上是对现代文明的反动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 连清川

最近,我的工作量大幅度地下滑了。更加可怕的是:我居然有时间看书了!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我一直保持着超高强度的工作。996恐怕对我而言,只是最低限度。我有许多前同事和我说,他们都害怕和我出差。晚上两点钟他们会收到我的邮件,早上九点,我和他们一起见客户。

所以,当我已经闲到有空看书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身体甚至都已经出现了排异现象——生理都很难适应这样非高强度、高速度的工作了。

01

我招聘的时候,一定会问一个问题:你习惯加班吗?如果一个应聘者对此问题有犹豫的话,那么基本上就排除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内了;如果这个候选人在这个问题上,还要提出例如加班费等等之类的要求的时候,那么,也基本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外。

在多数情况下,我非常不喜欢打卡。但是我厌恶,甚至憎恨那些朝九晚五的人。

null

null

你大概看出来了,我赞同马云。

不完全准确。

这个世界上的公司有很多种。但是有一种比较粗暴的方式是两分法:一种公司叫成熟公司;一种公司叫创业公司。

成熟公司的标志是内部有非常成熟的业务模式、赢利模式和管理模式,一切都是制度化的,并且其业务形态也是成熟的。在这种情况下,有序的、制度化、程序化的管理,比起草莽创业时候有很大的不同。所有人抢着干所有人的事情,会让公司的有序执行出现混乱。流水化的、分工化的、一个萝卜一个坑似的的工作分配,是成熟公司最高效率的方法。

德鲁克和稻盛和夫的精髓不在于他们创造了一个多么天外飞仙的理论,而在于,企业的效率如何能够实现最高的配置。

也许我比较孤陋寡闻,但是在美国和欧洲,我很少看见那些倡导996的公司和机构。

创业公司不同,它的所有一切都在成长之中。业务模式在摸索,赢利模式在测试,管理模式在厘清。还有一个我们创业公司常常说的话: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

创业公司的任务是活下来。活下来需要的是一个团队中的人精力、时间和脑子的全方位奉献。如果一个团队无法996的话,它活下来的几率就比996的公司要低。

null

图虫创意

并不是因为我也有着“资本家的獠牙面目”,因为当你面对着千百个面前的坑要去趟,千百个问题要去解决,千百个漏洞要去堵的时候,996对于你和你的团队来说,不是什么要求,而是必须。

当一个求职者来到一个创业公司的时候,他或她必须非常清晰地认知到创业公司所要面临的危局和困顿。他们有职责、有意愿、甚至有义务与这个创业公司的核心团队一块儿去996。它是一种不需声明的契约:以更多时间的付出,来换取公司成长中更大的分配权。

进入这个创业公司是你的自由选择,你应当对这个自由选择负责任。不愿意996或者对996提出诸多的补偿要求,这是你对自己选择的背叛,甚至,你是不道德的。因为你以欺骗的方式(承诺与创业公司共同奋斗)获得了对方的认同。

02

的确,我比之前的工作节奏是慢了很多。但是意味着我的工作时间减少了吗?

除了我是创业者这个身份,我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文字工作者。

一个文字工作者基本上没有什么上班时间,也没有什么下班时间。他应当永远在工作的状态之中:甚至在他/她旅游的时候。

或者更加准确地说,我们的脑子永远在工作的状态之中。

null

图虫创意

我们这个行业最怕的事情的out of date,过时。最起码对我是这样。我们在传统媒体的时候,多少还有些悠然自得。在绝对/相对垄断的行业环境之中,我们无需真正地面对我们的消费群体(读者或受众),因此我们甚至可以奢侈地漠视用户对我们的评价,骄傲地认为是他们不懂我们而已。

可是新媒体时代不一样了。你对于热点的敏感度,对语言的改造,甚至对话题的方向性,全都转向以用户为中心了。你必须懂他们关心的话题,你必须了解他们的语言,甚至,你必须猜测他们对于一个话题的关注模式。

即便你要做一个超然于物外的人,对于知识的增补,是你作为一个文字工作者这辈子永恒的功课。

所以,每天的朋友圈、书籍、电影、音乐、热点、新的app、消费方式、科技动向……都成了必须要关心的事物。

996是什么?12X12是什么?我连洗澡的时候,都在组织语言。

大约在十年前,我在纽约遇见了一个许久不见的朋友,女孩子。那个时候,她比我现在看上去都老。大概在我们相遇之前的三年,她进入了一个投资银行。那个时候没有996,她跟我说,基本上她每天能够想起来的事物就是办公室和床。

她都已经累得想不起工作是为了什么。她一身名牌,并不是因为她要炫耀,只是因为她根本没有时间去做别的,这是她唯一的消遣。

需要和她讲996吗?她选择进入了那个行业,这就是她必须接受的那个行业的工作模式。她没有别的选择。

null

▲华尔街的夜晚通常都是灯火通明(图虫创意)

我的另外一个朋友,住在郊区,大约每天的行程内容是起床、打坐、遛狗、喝喝茶、写写公号。他的读者不是很多,但是基本上都是他喜欢的。他并不要求公号有很多的读者,对于广告也挑挑拣拣。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很年轻,就是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我所知道的他这辈子几乎没有为了什么而蝇营狗苟过。他从根本上就不像我这样的人:他既不想创业去获得财富,他也不想努力写稿去获得声名甚至是对自我的提高。

他是我最喜欢的人之一。高人。

我的朋友中有诗人、画家、做音乐的。他们从来不996。当然他们有自己繁忙的时候,但是多数的时候,他们必须保护清晰的头脑和跳跃的思维。我无法想象,如果他们陷入到996这样的紧张氛围之中,如果他们像我一样,必须对付各式的投资人、客户、供应商、讨债的、员工、合作方……他们大概会变得很无趣吧,不是我喜欢的样子?

工作时间的长短是和你选择的生活方式相匹配的。如果你的欲望是高炽的,你期望宝马香车,门庭若市,期望豪宅深院,名满四海,期望你可以像王健林一样说一个亿小目标,期望像马云一样说赚钱是最没意思的事情,你就得像他们一样,放弃你所有的对于安逸、休闲、旅游、家居等等这样的奢侈,并且明白运道未必在你这边,你必须比努力的人更努力。

多数成功的人都和我重复过同一句话:只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并且,挨了打,也不一定吃得到肉。

但是你如果只想儿女情长,岁月静好,只想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只想老婆孩子热炕头,避开创业公司,避开互联网公司,避开所有可能996的公司。但你也同时得避开所有那些成功人士的光环和富有。

你的付出和你的生活方式是相匹配的。

03

阿里巴巴是成熟公司,还是创业公司?

一个已经在全世界的市值排名稳定在前十的公司,你认为呢?

我所认识的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朋友,没有一个是朝九晚五的。

很遗憾,我所认识的大多数的老外朋友,几乎没有一个是996的。经常是我火急火燎地找他们的时候,他们往往正在度假。

这是中国的成熟公司和国外的成熟公司之间的差别。

我当然不想梦幻式地告诉你,欧美的公司全都是朝九晚五的。华尔街的公司几乎都是催命鬼,和我前面讲到的女性朋友十分相符;互联网公司多数是弹性工作制,加班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但是他们对于假期、对于个人生活、对于张弛有度这件事情,有充分的制度保障和个人认知;创业公司都是一水的疯子,12X12是普遍现象。

null

▲硅谷多数是弹性工作制(图虫创意)

但是在成熟公司里,没有一个企业领袖敢站出来说,996是正确的,是“向奋斗者致敬”。道理就摆在那里:一个成熟的公司,应当是一个尊重制度、尊重法律与尊重权利的公司。所有的个人都可以选择996,但是公司的领袖却不能倡导996。因为那既是对法律的抹杀,也是对制度的漠视。

成熟公司倡导996,就是资本家的贪婪,是对现代职业文明的反动。

我们每个人的奋斗,都是为了朝向更加幸福的生活。幸福的生活包括的物质的增长、职业荣誉感的提高,还有更重要的,是对自我生活自由的追求:其中包括了空间和时间的自由支配。

当马云提出对于996的倡导的时候,他加了一堆的限定词,包括法律。可问题是:他是一个成熟企业的领袖。他要平等对话,我想问的是:这个对话能平等吗?有哪一个阿里巴巴的底层、中层和高层敢站出来说:马老师,我反对996?

我当然也理解马云咯。在整个世界的商业格局中,阿里巴巴尽管已经是市值前十了,但是在中国,有京东追在后面,有拼多多追在后面,还有很多很多。谷歌没有copycat,Facebook也没有copycat。

竞争很残酷,格局不稳定,市场变化快。

所以,我们要更高更快更强。996就是我们的信仰和宗教。

null

▲中国奇迹,基本上就是在996前提之下的成果(图虫创意)

但是996的信仰却来自于一个更高的信仰和宗教:GDP。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处在奔跑和追赶之中,于是所有不崇拜GDP的人都是落后的,所有不追赶进步的人都是余孽,所有不奋斗的人都是败类。

这就是我们的价值观:发展价值观。只有发展是有意义的。一切反发展的东西都是错误的。

生活方式、选择、幸福、自由。这一切对我们还都太奢侈了。

要不要讨论996?其实有什么可讨论的呢?996应当提供的是一种选择:当你选择更加富裕、荣耀和奢华的生活的时候,你自然必须996;但是你也可以选择沉静、自足与安贫乐道的生活。关键的问题是:无论你选择哪一种,你都能得到应有的尊重和认同。

996会在我们这里引发轩然大波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我们缺乏了对选择、幸福和自由的认知度。在这个争辩中,它几乎只有一个朝向:向着发展前进。

我们人类从工业时代开始,从几乎全日制的工作时间,到了六天工作制,再到五天工作制,一次次地向着能够有更多的选择和更多自由支配的时间进发:这是我们对文明的礼赞,也是对人类向着更加自由的境界而前行的共识。

然后突然有一天,我们提出来996是值得尊敬的。

996不过是40年来我们对财富顶礼膜拜的一次爆发。而本质上,它是对现代文明的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