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资本游戏,把150年老品牌的“王牌” 彻底打烂了

这场资本游戏,把150年老品牌的“王牌” 彻底打烂了

2019年04月24日 17:48:49
来源:华商韬略

null

豪言壮语都变成了“牛皮满嘴”。

文 / 华商韬略 曹文密

4月12日,斯太尔(SZ000760)发布公告,预计2019年1-3月净利亏损1550万,比去年亏损缩减5成。

3月17日,斯太尔曾经的合资方,后被反向收购的旗下公司——奥地利斯太尔已被由重组程序转为破产程序。150年老企业的“王牌”被彻底玩坏。

昔日辉煌

奥地利斯太尔——前身斯太尔动力,是斯太尔-戴姆勒-普赫集团于2001年剥离出来的王牌技术——连体机身发动机的资产。

而斯太尔-戴姆勒-普赫集团,于1864年创立,是奥地利大型国有汽车集团,世界知名重卡汽车生产商。

过去,中国黄河牌卡车几乎只有一种车型,1980年代,重汽集团以10亿多引进该集团的斯太尔91系列重型汽车整车制造技术,有15个基本车型,328种变型车,满足当时中国的军民双重需要。弥补了当时中国汽车工业“缺重”的问题。

斯太尔动力后经三次增资,至2012年被武汉梧桐收购。2012年10月,以湖北车桥、荆州车桥为主要子公司的上市公司博盈投资借助英达钢构高达15亿元的定增并购武汉梧桐,以高溢价获得斯太尔动力100%股权。2014年,博盈投资正式更名为“斯太尔”。

将“150历史的斯太尔”纳入上市体系后,博盈投资剥除了车桥业务(汽车配件),主营柴油发电机。

花式资本运作下业绩堪忧

在吸入原斯太尔的发动机研发技术后,博盈投资计划主推斯太尔2.1升的M14机型,并称“在2013年完成第一期扩建后,斯太尔动力总装和客户定制能力扩大到年产3万台,2014年第二期,扩大到10万台”。

但当时M14排量的柴油发动机,中国市场上,江铃、欧意德、全柴等高手林立,斯太尔无明显优势。

2014-2017年,斯太尔的发动机产销量更是由2014年的千余台下降到2017年的数百台,远不及国内全柴、潍柴等企业每年30万台的产销量。

当年收购奥地利斯太尔时,博盈投资曾公告称,其2008年、2009年连续两年亏损而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2010年勉强盈利才避免被退市风险。因此,公司想通过收购奥地利斯太尔,改善公司基本面。

null

而收购奥地利斯太尔后,其大头业务——发动机毛利率大起大落,净利仅2016年实现略微盈利,其余年份都亏损上亿元。

null

null

▲斯太尔动力股份有限公司历年营收与净利

对于2016年净利扭亏为盈,斯太尔解释:是由于当初的“3万台产线”改造完成,年生产柴油发动机达到了1万台;同时常州斯太尔签署了51份技术合作协议,涉及军品、船机、道路、非道路、新能源动力等诸多领域。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年斯太尔的柴油发动机业务毛利率高达64%,相比上年的负值,堪称“洼地变高楼”。

对于2017的亏损,斯太尔则称,主要是受国家排放政策收紧,柴油发动机各项运营工作进程缓慢,不及预期。

而股东们不见得相信这份解释。

面对多年亏损,2017年,斯太尔的股东宁波贝鑫、宁波理瑞、长沙泽铭等计划转让合计2成多的股权,一年中,受让方换了三次。其后宁波理瑞由于减持违规,遭深交所处分。

斯太尔与股东们的“爱恨纠葛”早有先例。

斯太尔大股东英达钢构曾承诺:

斯太尔2014年至2016年实现净利润不低于2.3亿元、3.4亿元和6.1亿元,否则将做出利润补偿。

没过多久,英达钢构的“豪言壮语”变成了“牛皮满嘴”。

null

其后英达钢构为筹10亿补偿款,先后大量质押所持斯太尔股份以融资。至今有4.87亿未支付,为此,斯太尔与大股东对簿公堂,一审已胜诉。而股东英达钢构因股票质押到期而未偿还款项被起诉。

除了与股东们的纠葛,业绩堪忧的斯太尔还“豪掷亿元”投资大项目、“说话不算话”。

2016年,斯太尔花1.3亿元,买了国通信托及天晟同创推出的的一期理财产品。

但去年5月份,斯太尔没能收回这1.3亿元,只得起诉这两家公司。

同年斯太尔投资江苏中关村科技产业园项目,但签协议之后并未履行投资承诺,2018年6月被告上法庭,要求返还技术许可费2亿元。

人事动荡

2018年初以来,斯太尔管理层动荡,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等相继离职,上任一个月董事长失联 ;因与江苏中关村科技产业园的技术授权合同纠纷,16个银行账户遭冻结,涉及资金1.88亿元,几乎是其“全部家当”。

那段时间,其股价暴跌。

业内人士表示:其每次人事动荡,公司都大伤元气。尽管公司在柴油技术上有背景,但董事长李晓振等主要高管,并没有柴油机行业的研发或管理经验,公司还需拓展市场,建立其核心竞争力。

数据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奥地利斯太尔营收约为1.7亿元,约占上市公司营业收入9成以上。

其破产清算,将会对斯太尔的主营业务造成重大影响。

目前,斯太尔股价呈下滑趋势,从15年巅峰时的20多元已跌至3元多。

反观1946年创立的潍柴集团:

80年代末,中国引进奥地利斯太尔项目,潍柴经过学习后于2005年推出高速大功率发动机:“蓝擎”,07年推出全球首款商用车动力总成,自主开发ECU打破国外技术垄断。

曾10年砸150亿在发动机的研发上;战略重组意大利法拉帝、德国凯傲、林德液压、美国德马泰克等优质资源;2018年营收1500多亿,净利86亿,增长近3成。

而30年前,潍柴还在学习斯太尔的技术。

现已迷失在资本运作里的斯太尔债务缠身,痛失爱子,股价一泄再泄,一手好牌打的七零八落,终会走向何方?

参考资料:

斯太尔历年公告及年报

一财网《斯太尔董事长上任一月竟失联 德隆旧部隐现其中》

同花顺财经《斯太尔预计2019年一季度亏损1550.0万》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