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鄂生:很多资产管理产品不仅是兑付问题,还有索赔问题

蔡鄂生:很多资产管理产品不仅是兑付问题,还有索赔问题

2019年07月08日 20:53:54
来源:启阳路4号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出品文丨杨芳

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财经智库》承办的第五届“中国财富论坛”于7月5日至7日召开,论坛聚拢国内外行业精英,围绕“财富助力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主题展开。凤凰网财经全程报道。

“资产新规出来以后,市场发生了很大变化。资产新规规范了资产管理的业务,但更主要的还是银行表内表外的问题。”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原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表示。

谈到财富管理,蔡鄂生认为首要是分清理财产品、信贷和资产管理的概念。“比如打破刚兑,何为刚兑?作为资产管理,特别是保险和很多财产管理是赔付的,不光是一个兑付的问题,还有索赔问题。”

谈到当前中小银行的问题,蔡鄂生分析道,小机构却要办大事情,这是个命题并不错。但“大事情”是什么?是大客户还是服务群体或者服务对象,这些要清楚。因为很多信用社原来的目标是为当地社区服务,尽管那时候手段不先进,但它追求高利润,再加上风险不匹配,让它越走越错位,最后不得不改成城商行。“每类机构的发展都有本,怎么把握这个“本”,我觉得是很关键的。银行规模可以很大,但服务对象如何选择,怎么能围绕初衷和社会发展永远保持本色不变,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解决金融供给侧改革问题首要是发展

今年以来,金融领域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服务实体经济、防范金融风险、深化改革开放等方面持续推进。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此前表示,目前直接融资较少,间接融资占比较高,在扩大直接融资方面,银保监会增加了对民营企业债券的投资,拓宽了保险资金、银行理财产品的投资范围,为资本市场和债券市场的发展提供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此外,银保监会将创新和丰富的金融产品体系,来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的金融需求。

蔡鄂生指出,资本的测算比例是按照资产结构来算的,原来中国的信贷体制是以存并贷,或者存贷比管理。“中国加入WTO以后,资本不够了,信贷扩张能力就受到限制了。后来把存贷比取消了,资本又不够。银行的高速发展,社会发展、经济发展的规模化问题促使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和银行资产结构发生了极其重大变化。”

蔡鄂生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银行有没有根据变化来考虑整体经营模式和经营特点的转变。现在的资本增加又遇到很多社会的阻力,特别是我们的大行,这些问题都要通过供给侧改革处理好。

对于中国市场,各种信用产品怎么用?蔡鄂生认为,用市场利率价格代替传统的信用评估,这本身就有问题。怎么用好金融产品服务好市场,普惠金融和互联网金融基础的风控和信息是最基础的。现在有很多前台评估认为这个企业能贷款,但是后台风控不允许。蔡鄂生认为,解决金融供给侧改革问题、解决金融不平衡不充分问题,首先还是要发展。

谈到财富管理,蔡鄂生认为首要是分清理财产品、信贷和资产管理的概念。“比如打破刚兑,何为刚兑?作为资产管理,特别是保险和很多财产管理是赔付的,不光是一个兑付的问题,还要赔。我们需要思考如何针对投资者理念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来提供更广泛的金融服务。”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在结构调整和增长方式转变的要求下,财富管理的发展是要有过程的,而且也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没有不付出任何代价而取得的成果。”蔡鄂生表示。

一些信用社追求高利润导致发展错位

4月2日,国家审计署发布的2019年第1号审计结果公告显示,7个省(区)的部分地方性金融机构存在不良贷款率高、拨备覆盖率低、资本充足率低、掩盖不良资产等问题。其中,被点出名称的绝大多数是农商行、农信社等中小型金融机构。

谈到当前中小银行的问题,蔡鄂生分析道,小机构却要办大事情,这是个命题并不错。但“大事情”是什么?是大客户还是服务群体或者服务对象,这些要清楚。因为很多信用社原来的目标是为当地社区服务,尽管那时候手段不先进,但它追求高利润,再加上风险不匹配,让它越走越错位,最后不得不改成城商行。“每类机构的发展都有本,怎么把握这个“本”,我觉得是很关键的。银行规模可以很大,但服务对象如何选择,怎么能围绕初衷和社会发展永远保持本色不变,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小微银行如何对待风险?蔡鄂生提到,从具体的业务来讲,很多小企业获得的是信用贷款,按照传统观念来讲,小微企业风险还挺大的,但现在所有的大数据可以反映即时的数据,把在变化的东西也及时反映出来,那就可能解决好现在在服务上的抵押品和信用方面的问题。

如何防范金融风险?蔡鄂生认为,三大攻坚战的“风险防范”不是一个简单的三年的问题,要通过三年把风险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制度建设加固以后,同时降低整体风险。它是要结合配套,它不是简单地出政策,降了杠杆以后,风险下降,而要有制度和体制的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