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利智汇子公司年亏3400万 总经理为逃避补偿款打人抢公章

鸿利智汇子公司年亏3400万 总经理为逃避补偿款打人抢公章

2019年07月15日 09:19:12
来源:猫财经

原标题:卖车灯一年亏3400万,总经理打人抢公章逃避7400万业绩补偿款

近日,上市公司鸿利智汇比较闹心,子公司谊善车灯发生失控风险,不仅发生公章抢夺事件,还有工作人员被恶意伤害。

据了解,谊善车灯主营业务为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汽车车灯,主要产品包括前组合灯、后组合灯、室内灯前后雾灯、高位制动灯等,主要配套的汽车生产商包括吉利汽车、长安汽车、长城汽车、众泰汽车、长丰猎豹等。

子公司总经理抢夺公章,打伤工作人员

鸿利智汇发布公告称,子公司谊善车灯存在公章失控风险。

2019年7月12日,鸿利智汇收到委派至谊善车灯工作人员的通知,谊善车灯股东之一及总经理郭志强以讨论工作为由,将负责保管谊善车灯公章的工作人员叫到办公室,要求其将公章交由其个人保管,工作人员向郭志强说明其保管公章的职责和公章使用权限后予以拒绝,郭志强随即强行抢夺公章(包括合同章),期间将工作人员打伤。截至目前,鸿利智汇已经向当地派出所报案。

对此,鸿利智汇还提示风险称,鉴于谊善车灯的公章已被郭志强个人控制,如郭志强不当使用公章,将导致谊善车灯的资产流失风险,公司为谊善车灯第一大股东,可能因此遭受经济损失。

其实,这事儿的原因说起来并不复杂,主要是鸿利智汇拒不配合履行业绩补偿责任。

2017年9月25日,鸿利智汇与泽博合伙、郭志强及谊善车灯共同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公司以约2.2亿元的价格收购泽博合伙对谊善车灯持有的56%的股权,郭志强为谊善车灯另一股东。

实际上,泽博合伙也是郭志强及其亲属控制的企业。当时与鸿利智汇签署协议时,在泽博合伙的股权结构中,郭志强占股60%,其儿子郭武俊占40%。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郭志强持有泽博合伙99%的股权。

根据《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泽博合伙、郭志强承诺2017年至2020年四年时间,谊善车灯将分别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300万元、3300万元、5300万元、8350万元。

2017年,谊善车灯扣非净利润为2496.58万元,顺利完成“KPI”。但到了2018年,受汽车行业、整车配套项目延迟等因素影响,谊善车灯亏损3389.04亿元,泽博合伙、郭志强未完成《股权转让协议》中约定的谊善车灯2018年度的业绩承诺。

按照业绩补偿协议,泽博合伙和郭志强需要向鸿利智汇补偿7407.54万元。

鸿利智汇在公告中也表示,公司多次和泽博合伙、郭志强协商解决方案,并且在《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的期限内确认要求其履行协议中的股权回购义务。6月19日,公司还向其发出《律师函》重申该要求,但泽博合伙、郭志强最终拒绝履行。

于是便发生了总经理郭志强暴力抢夺公章据为己有,并打伤工作人员的恶劣行为。

谊善车灯不是省油的灯

实际上,谊善车灯最近遭遇到的糟心事儿不止于此。

2019年7月9日,江苏富新电子照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新电子)以谊善车灯拖欠货款8007.67万元为由,向丹阳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谊善车灯支付拖欠货款及相关利息,并向法院申请对谊善车灯进行财产保全。

就在7月12日,抢夺事件发生的同一天,谊善车灯收到了富新电子起诉自己的民事起诉状。丹阳市人民法院根据江苏富新电子照明科技有限公司的申请,依法对谊善车灯的财产进行冻结和查封。

从被冻结的账户情况来看,谊善车灯四个银行账户中的钱,加起来不足2万元。另外,谊善车灯的部分生产设备被丹阳市人民法院查封,设备查封额度人民币8007.67万元,查封期限两年。这也对谊善车灯的现金流和正常运营造成较大影响。

截至目前,鸿利智汇及控股子公司未达到披露标准的其他在审诉讼总金额为3764.27万元。

鸿利智汇早该发现谊善车灯并非省油的灯。早在这笔收购案披露之初,谊善车灯的债务问题就已经呼之欲出。

从2017年1-4月的财务数据来看,谊善车灯资产总计3.66亿元,然而负债合计竟有3.38亿元,资产负债率极高。同时,谊善车灯4个月的营收为1.26亿元,但报告期期末的应收账款就高达1.13亿元。

不仅如此,谊善车灯还多次卷入对外借款和为个人民间借贷提供担保纠纷案,且部分土地使用权、房屋所有权和机器设备因贷款担保抵押。

截止2017年9月26日,谊善车灯当时正在履行的对外担保余额高达1.56亿元。自己的债务还没理顺,却乐此不疲的给别人担保,可见郭志强家族豪赌的心态有多严重。

这么明显的“雷”,难道鸿利智汇当时没看出来吗?如今,谊善车灯的业绩明显退坡,生产经营受到影响,2019年再想完成业绩承诺,一个字“悬”。

结合2017年各家上市公司的并购潮来看,其实也能理解鸿利智汇当时的心态。但当时的爽,如今却只能用“后悔”来买单了。

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计亏损严重

据了解,鸿利智汇创立于2004年,专注于LED封装业务、LED汽车照明业务、互联网车主服务等主营业务板块。经过多年来的发展,鸿利智汇已是国内领先的集研产销于一体的LED封装器件产品上市企业。

尤其是2017年,靠着数笔并购,鸿利智汇完成了其自上市以来的最好业绩。当年实现营业收入36.99亿元,同比增长63.8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3亿元,同比增长155.84%。

然而,仅过了一年时间。鸿利智汇的利润便出现严重下滑。2018年鸿利智汇实现营收40.03亿元,同比增长8.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9亿元,同比下滑40.91%。

净利润下降,主要原因是谊善车灯2018年度业绩承诺未达预期,公司计提商誉减值1.49亿元;鸿利智汇子公司金材五金受消费电子行业波动等因素影响,业绩承诺也未达预期,公司计提商誉减值0.6亿元;公司计提可供出售的金融资产减值0.49亿元。

另外,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鸿利智汇的净利润作出了很大贡献,这笔补助约9966.49万元,占合并利润总额的比例为39.46%。

除了政府补助,鸿利智汇于2016年12月收购的全资子公司速易网络为其完成了高达9756.19万元的扣非净利润。速易网络三年累计实现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62亿元,超额完成业绩承诺。

公开资料显示,主营业务为客户提供互联网营销业务和汽车互联网服务业务。

可见,鸿利智汇也并没有完全看走眼,只是发展多年的LED业务如今日落西山,“美好”的净利润被新的业务所取代,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然而,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鸿利智汇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7.7亿元–7.61亿元,上年同期盈利2.34亿元。

鸿利智汇称,主要原因是公司主营业务受市场行情影响,与上年同期对比略有下滑,政府补贴与上年同期对比下降约0.4亿元;且参股公司开曼网利有限公司下属子公司协议控制了北京网利科技有限公司,网利宝为网利科技运营的网络贷款交易撮合(P2P)平台。现北京网利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场所已关闭,实际控制人赵润龙失联,公司预估该项投资回收可能性很小,确认损失0.69亿元。

除此之外,谊善车灯受汽车行业市场萎缩,公司业务下降影响,2019年上半年持续亏损,公司预计计提商誉减值约0.25亿元。子公司金材五金受消费电子行业波动,产品转型等因素影响,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下降,利润下滑,公司预计计提商誉减值约1.04亿元。

与此同时,速易网络2019年上半年毛利率下降,利润下滑,预计计提商誉减值约7.18亿元。

业绩承诺刚一完成,利润就转身下滑,鸿利智汇一定有种说不清的无奈,再加上摊上谊善车灯这么个不省心的子公司,心痛无处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