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牙膏二度陨落,曾年售10亿成全国四强,今复活三年宣告破产
财经

国产牙膏二度陨落,曾年售10亿成全国四强,今复活三年宣告破产

2019年07月16日 08:30:06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尽管顺利重组,但已两年未涉足日化市场的田七并未迎来“第二春”。一次流拍,二次拍卖进入破产程序

文|郭祎然

曾重组成功,又试图二次复活,但这次的田七却不那么幸运,直接进入“破产程序”。

2019年7月15日,《财经天下》周刊在阿里拍卖网站上发现,本计划于7月16日进行二次拍卖的国产牙膏“田七”的运营主体,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撤回了其拍卖标价1.39亿元的资产,理由是“债权人申请广西奥奇丽有限公司已进入破产程序”。

7月15日16点55分,《财经天下》周刊在阿里拍卖网发现,原计划于7月16日10点整进行二次拍卖的13个商标降至229.3万元外,本应一同进行拍卖的广西奥奇丽有限公司标价1.39亿的资产,却被撤回,留下的只有一条句容奥奇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位于江苏省句容市华阳镇杨家巷村厂区的资产拍卖信息,该资产将于8月1日10点整进行拍卖,标价2387万元。

天眼查显示,句容奥奇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大股东为于睿,同时担任广西奥奇丽有限公司的高管、梧州市奥奇丽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东及执行董事。

走向没落的牙膏帝国

公开资料显示,2002年10月,创始于1945年的“田七”的主体运营公司广西奥奇丽有限公司被哈尔滨晓声集团收购。于晓声不惜砸入2亿元的巨额广告费用,让田七重新定位”清热去火治牙疼,中药牙膏选田七“,并让”拍照喊田七“的广告语飞入千家万户,为田七牙膏树立起了牢固的中药品牌形象。2004年11月,“田七”商标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年销量更是超过4亿支,销售额约为10亿元。

并非一切水到渠成。

进展顺利的广西奥奇丽有限公司改变了销售决策。2003年,奥奇丽开始增加多元化销售渠道,陆续推出田七洗手液、田七香皂、田七洗发水、天气洗衣粉等,但在另一层面上,这也意味着,奥奇丽在日化领域跑马圈地的后果,会因为资金投入过多和管理精力增加所急速撑起的泡沫帝国,由盛变衰。

2014年,曾经驰名天下的田七因资金问题被迫停产。

成功重组,却成老赖

2016年,广西梧州日报发出了一则《田七牙膏将重现江湖!广西奥奇丽公司成功重组资产》的报道。这个消息振奋人心。报道称,为保护本土品牌,市委、市政府和各有关部门、金融机构为陷入困境的广西奥奇丽有限公司,引来广西金融投资集团旗下的广西金控资产管理公司入股广西田七公司,与来自上海的全国专业团队一道致力于重塑中国日化行业知名品牌。

尽管顺利重组,但已两年未涉足日化市场的田七并未迎来“第二春”。

据中国产业信息网发布的《2016年中国牙膏市场总体竞争概况》显示,彼时的牙膏市场已经多牌鼎立。第一阵营是由高露洁、佳洁士组成的“外资军团”,占据55%左右的市场份额;第二阵营是由两面针、冷酸灵、田七、黑妹等本土领军品牌组成的“传统国货”,占据25%左右的市场份额;第三阵营是崭露头角的中华、黑人、纳爱斯、云南白药、LG等组成的新兴品牌。本土牙膏所占市场份额虽不小,但由于品牌过于低端化进而造成大众对品牌认知上的严重低档化。当外资巨头与本土品牌在同等价位上竞争时,受众自然更倾向于选择洋品牌。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奥奇丽再度出现经营危机。并被冠以“老赖”名号。天眼查显示,自2016年起,广西奥奇丽有限公司被执行信息16条,失信信息23条,卷入了100多起法律诉讼案件。

一次流拍,二次拍卖进入破产程序

2019年5月,奥奇丽公司某员工在梧州零距离网站上发帖称,120名员工将失业却没有任何的补偿金,奥奇丽公司也已经欠缴自2015年10月至今46个月的社保费。

回复信件表示,“奥奇丽公司总负债额达8.5亿元(利息1.1亿多元),与奥奇丽公司债务有关的资产,价值约4.3亿元已全抵押给金融部门。奥奇丽公司已是资不抵债,虽然多次尝试重组均以失败告终;而其它债权人为了保护各自利益,也不断向法院起诉。据此,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奥奇丽公司位于梧州高新区内的土地、房产、设备以及部分“田七”、“奥奇丽”商标进行资产评估后,进行整体打包拍卖。希望通过司法拍卖,吸引有实力的日化企业进行收购盘活资产,并尽快恢复生产,重塑“田七”品牌。”

结果并未如愿。

2019年6月12日10点整,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在“阿里拍卖”平台上进行拍卖。参与竞拍的为标价1.63亿元的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的房地产、生产设备,“田七”商标,以及标价286.6万元的奥奇丽所有的“建国、卫齿宝、爱尔齿”等13个商标。竞价周期一天内,万人围观,无一人报价,最终流拍。

奥奇丽再次进入二次拍卖,时间定在2019年7月16日10点,并给了大大的优惠折扣:起拍价1.39亿元,比上次减少2300万元。

但在7月15日16点55分,《财经天下》周刊在阿里拍卖网发现,原计划于7月16日进行二次拍卖的、由1.6亿元降至1.39亿元的资产拍卖已被撤回,理由是“债权人申请广西奥奇丽有限公司已进入破产程序”。留下了拍卖时间未变的降至229.3万元的13个商标,以及新挂出的所属句容奥奇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资产,位于江苏省句容市华阳镇杨家巷村厂区,将于8月1日10点整进行拍卖,标价2387万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句容奥奇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大股东为于睿,持股71.43%,同时担任广西奥奇丽有限公司的高管、梧州市奥奇丽贸易发展有限公司的股东及执行董事,在合作伙伴一栏中,与于晓声、曹旭侃等皆有合作。

国产牙膏何以突围逆境?

事实上,并非只有田七一支国产牙膏品牌走向没落。

国产牙膏第一股两面针,同样发家于广西。1941年,柳州两面针股份有限公司成立;1978年,两面针牙膏问世,引发社会追捧热潮;1999年,两面针获中国驰名商标;2004年,两面针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产牙膏第一股。但从2006年起,两面针开始转盈为亏,其主营业务收入4.03亿元,比去年减少24.79%。2018年度的两面针扣非净利润更是亏损7473万元。

与广西相邻的广东省,于1981年生产的黑妹牙膏曾获得广东省著名商标和中国名牌产品证书,在国内也曾有过一段风光的时期,但也逐渐没落。2019年7月15日20点,《财经天下》周刊查在其淘宝旗舰店按照销量排序,其总销量最多的一款名为“黑妹牙膏家庭套装去口气去牙渍成人口气清新护理牙龈共360g包邮”的产品月销量仅980件。

“牙好,胃口就好,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这句熟悉的广告语来自于国产品牌蓝天六必治牙膏,与1954年创立的中华牙膏品牌一样,有着悠久的历史,而前者在2005年卖身于立白集团,后者被联合利华公司收购。如今能与外资厂商“有一拼”的国产牙膏品牌,只剩云南白药一枝独秀,而云南白药还是出自药企的“跨界”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