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DOYU.US)终上市,对手除了虎牙(HUYA.US)还有快手
财经

斗鱼(DOYU.US)终上市,对手除了虎牙(HUYA.US)还有快手

2019年07月17日 09:06:57
来源:智通财经网

美股斗鱼(DOYU.US)终上市,对手除了虎牙(HUYA.US)还有快手2019年7月17日09:06:57 虎嗅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虎嗅APP”,作者古泉君。

游戏直播行业大局未定。

2019 年4 月底,斗鱼(DOYU.US)正式递交了招股书,启动赴美上市。到今天,斗鱼的IPO 流程也终于走到了尾声。上市前夕,斗鱼临时决定从纽交所转战纳斯达克,这也许为了避虎牙之锋芒,后者去年就登陆了纽交所。

招股书显示,斗鱼股票IPO 发行价区间为11.5 美元~14 美元,筹资约8.592~10.85 亿美元,最高估值为45.45 亿美元,而按7 月16 日股价计算,虎牙(HUYA.US)的市值为52.94亿美元。

游戏依然是火热的行业,电竞赛事日益规范,手游市场恢复活力,主机游戏的“云通关”也不再是单纯的贬义词。熊猫直播已经退出,虎牙、斗鱼二分天下,前后登陆美股,而两家都有控股的腾讯(00700),则是背后的大赢家。

但现在,跨界的对手,来势汹汹。

斗鱼与虎牙,尚未“进化”

对于斗鱼来说,好消息是,在上市前的临门一脚,这家游戏直播行业的“元老”终于实现了盈利。

7 月初,斗鱼更新了招股书,披露了Q1 的运营数据,2019 年Q1,斗鱼营收为14.89 亿元,较去年同期的6.67 亿元增长123.24%,净利润为1820 万元,较去年同期的亏损1.56 亿元增长111.67%,而过去三年,斗鱼的亏损分别为7.83 亿元、6.13 亿元和8.76 亿元。

在腾讯“招安”虎牙和斗鱼以后,游戏直播行业基本上已经结束了乱战期。二者在盈利模式、用户调性、主播阵容等层面无法做到绝杀对手,二者很可能会像手机市场中的OV 一样长期共存。

数据显示,一季度斗鱼的月活用户为1.592 亿,付费用户为600 万,斗鱼2.53 亿的注册用户是行业第一;而一季度虎牙的月活用户为1.238 亿,付费用户为540 万,但虎牙的盈利能力要比斗鱼高,Q1 虎牙的净利润为6300 万元,是斗鱼的3 倍还多。

来自艾媒咨询

目前来看,游戏直播依然是烧钱的生意。带宽、主播的签约与维系等,都需要高额的成本,招股书显示,去年斗鱼主播分成费用及内容费用为27.9 亿元,今年Q1 达到了10.67 亿元,斗鱼的“收益分享费”和“内容费”占营业成本的比例在2019 年Q1 已经达到了83.00%,也就是说斗鱼营收的八成,都支付给了主播。

把钱砸过大主播,无可厚非。有流量就有收入,是移动互联网疯狂生长的那些年,投资人与创业者都笃信的信条,于是你能看到各种不合理的补贴砸钱,只为争抢用户,但随着ofo 泡沫的破裂,人们开始明白能挣钱才是企业的根本,流量变现并不是万能的。

具体到斗鱼和虎牙,尽管坐拥游戏直播行业的大多数份额,但二者显然还没有给流量找到合理的变现途径,Q1 斗鱼与虎牙的直播收入的占比分别达到了91% 和95%,显然,流量的故事,还没讲通。

以斗鱼和虎牙为代表的游戏直播行业,在一番恶战之后,并没有太多的进化,依然是传统的模式,多年的苦心经营,斗鱼与虎牙拿下(或推出)了大多数的头部主播:

数据来自主播数据平台“小葫芦”

大主播天然有着更强的吸粉能力,但平台也要面临主播人气的下滑,甚至突然的“垮掉”。斗鱼曾经的《英雄联盟》区头牌“芜湖大司马”就经历了可能跳槽虎牙的危机,一番波折后大司马支付给了虎牙高额违约金,重回斗鱼,但人气已经较巅峰期有了明显下滑。更早之前的那些事,也都是教训。

游戏直播平台,在用户基数和营收上,无法和泛娱乐及秀场直播相比,游戏平台胜在更加垂直。首先是完备的赛事版权,以及活跃的社区氛围。国内直播平台开始尝试在赛事上进行收费,扩充打赏以外的C 端收入来源,但是斗鱼此前在Major(梦幻联赛)上的付费观赛尝试,也以失败告终。目前来看,这仍需要等待用户付费习惯的改变。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风险,是游戏版权问题。腾讯已经开始动用版权的核武器,禁止西瓜视频组织、招募《王者荣耀》主播。而斗鱼与虎牙,基本上不会有这方面的烦恼,国内的游戏直播平台,哪怕你只播腾讯旗下的游戏,也足够你生存。

尽管游戏直播平台刚刚实现盈利不久,烧钱的问题也没有解决,但行业内部的竞争基本稳定,虎牙与斗鱼在游戏直播平台中,已经没有了对手。

挑战来自“外部”。

短视频平台争食

正如上文图表中所展示的,快手的头部主播数成了行业第三,并且还不是那种被归为“others”的第三。

近日快手也高调公布了其在游戏内容上的成绩:快手站内游戏直播移动端日活跃用户破3500 万,游戏视频用户日活达5600 万。2019 年上半年,快手站内游戏相关内容的发布数达到5 亿+,点赞数100 亿+,作品评论数15 亿+,内容分享数1.2 亿+。

3500 万,只占快手2 亿+日活的一小部分,但已经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甚至大于斗鱼(1500 万)和虎牙(1100 万)之和。主播数据查询平台“小葫芦”数据显示,截至6 月30 日,王者荣耀游戏主播前50中,快手游戏主播占据10 个,前100 名中快手游戏主播占据了24 个。

快手顺势推出了“百万游戏创作者扶持计划”,加大对游戏内容创作者的资源扶持力度,给予优秀的内容创作者更多的站内流量,扩大曝光;也将不断从站外引入更多的创作者,鼓励他们在快手进行游戏内容创作。

腾讯科技报道,为了冲刺3 亿DAU 的目标,2019 年快手商业的营收目标将在原先的百亿基础上增加50%。加大游戏领域的投入,也是快手“三亿日活”梦重要的一步。

快手的游戏梦不只局限于快手App,今年,快手上线了小游戏App “电丸”和游戏直播App “电喵直播”,“投中网”指出,在快手公司内部,一直有把“电丸”当作亲儿子的说法,并从陌陌挖来产品经理专门“打磨”。虎嗅文章《头条捕捉钱的小游戏》曾指出,当广告业务人口红利消失、流量见顶时,头条面前只有“出海”和“开辟新赛道”两条道路,对于快手来说,是一样的道理。游戏,就是那个“新赛道”。

快手的思路,也和直播平台有一定的差别。虎牙斗鱼们,以头部主播为核心,重运营的模式;而快手则鼓励用户自发创作内容,发酵。快手、抖音背后的,是庞大的用户数,是大主播为平台带来了流量,还是有流量的平台催生了大主播,永远是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

一个关键数据是,用户并不排斥更换直播平台观看,愿意尝试新平台的用户占到了60%:

来自艾媒咨询

头牌主播,都是与平台利益深度绑定的,一般很难挖动,但是腰部及以下主播,甚至那些兼职主播,也许会在快手抖音上得到更多的曝光机会,有这样的基础,就永远有想象空间。

游戏行业是整个泛娱乐中,来钱最快的。字节跳动也加快了游戏上的布局,今年3 月,其收购了A 股上市游戏研发公司三七互娱旗下子公司上海墨鹍游戏,也开始涉及自研游戏。抖音和快手们,手里有钱有渠道,头条可以利用抖音这个天然的流量平台为自家的游戏做推广,另外,游戏板块的繁荣,也会给抖音快手们带来更多的信息流广告收入,因为买量依然是手游圈重要的新用户来源,也是成熟的玩法。

拿到腾讯投资的快手,也没有版权上的苦恼,目前快手游戏专区人数最多的,依然是《王者荣耀》板块,这也是头条系不得不重仓自研的原因。

总之,先后上市,占据绝大多数市场份额的虎牙斗鱼,在游戏直播上并不是高枕无忧,竞争的下半场,是两种模式的比拼,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高调入局,让虎牙与斗鱼的对手,不再只有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