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智诚征信CMO谭砢:防范共债风险需注意队列效应与风险传导

中智诚征信CMO谭砢:防范共债风险需注意队列效应与风险传导

2019年07月22日 08:58:05
来源:猎云网

【猎云网北京】7月22日报道(文/李未)

7月19日,“FUS猎云网2019年度科技金融产业峰会”在北京千禧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和千位业内人士共聚一堂。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AI星球协办。

中智诚征信有限公司CMO谭砢受邀出席并发表以《科技金融转型中的共债风险》为主题的演讲。他认为,防范共债风险需注意队列效应与风险传导。

谭砢用“婴儿潮”现象解释了队列效应——在同一时期经历了同一事件,对于外部会带来一系列的影响:婴儿潮会引起入学后学校的爆满,考大学后宿舍的爆满,进入职场后激烈的竞争,买房时的房价上升。接下来,他又以泰坦尼克号的沉没为例,介绍了风险传导的可怕。

队列效应在共债风险方面的表现是,下沉市场群体的债务水平快速增长且多家负债,构成共债队列。那么,风险一旦发生传递,它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据谭砢介绍,中智诚征信是一家聚焦互联网金融征信领域,长期关注互金领域共债风险的公司。他表示:“我们立志成为科技金融的观测员和领航员,在航路上帮助大家预判可能出现的冰山和礁石,帮助大家解决最根本的风险问题。”

中智诚征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9月,是首批获得央行批准筹建的八家个人征信机构之一,2018年3月,成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的发起股东之一。公司的核心产品——“神月”,致力于服务现有征信系统尚未覆盖的人群以及为这些人群提供普惠金融服务的互联网金融机构,通过各机构信息的共享,解决目前困扰各借贷平台借款人 “多头”、“共债”、“老赖”等难题。

2019年,猎云网以发现产业独角兽为初衷,全面开启“FUS(Future unicorn Summit)未来独角兽峰会”品牌。本次大会以寻找产业独角兽为初衷,围绕“科技+金融”主题,对新时代下的科技金融创新与产业结构转型进行解析,共同探讨科技信息时代的金融科技机遇和挑战。

以下为谭砢演讲实录,猎云网整理删改:

很高兴今天下午来跟大家分享!我们看一下市场的潜力和总量,根据2018年人口统计的总数来看,全国总人口13.9亿,劳动年龄人口占64%,将近9亿,另外根据人民银行的数据显示,央行征信中收集到的数据结果显示,还有4亿人没有在银行借过钱。也就是说,很大一部分这些劳动年龄人口都可以成为金融客户,因为他们能够产生现金流,只是多少的问题。即便可以在银行借到钱,他们依然需要从其他的渠道来补充。

再回到这个,我们对客群做的分布图上,顶层prime,这个客群95%已经得到服务,应该是完全服务的群体,他们有稳定的收入,985、211大学毕业的学生,这个群体已经高度饱和了,下面是near-prime,这部分得到服务的客群是40%,第三是subprime,我们粗略估计不到20%。我们可以知道客群的下沉将会带来风险的提高,这是基于风险定价原理,我们没有办法逃避的现实,而且这样的趋势或者客户下沉的路径其实具有一定的普适性。

在中国,我们当前面临的局面也有一些特殊性,这个特殊性体现在下沉客群的债务分布非常不均匀。我们可以看到第二和第三客群,他们能够得到金融服务的比例并不太高,甚至还不到一半,那么债务或者金融供给在得到服务的人中间分布也是非常不均衡,这样进一步加剧了风险。

梳理基本的观察和思考,带来一个小小的概念,便于后面的分析。队列效应,什么意思?什么叫队列,这是人口统计学的一个术语,很好理解。这是同一时期经历同一事件的群体,我们称之为队列。因为这样的队列,在同一时期经历了同一事件,对于外部会带来一系列的影响,这种影响我们称之为队列效应。比如美国婴儿潮,婴儿潮期间出生的婴儿人数大大大于婴儿潮之前或者之后,比如说这个群体他们入学的时候学校就会爆满,考大学的时候大学的宿舍就会爆满,他们进入职场的时候,竞争非常激烈,他们买房的时候房价就会上升,所以这是一个队列产生以后,他们对于外部带来的影响。

刚才提到了下沉市场这部分群体,实际上,他们在中国劳动年龄人口中占了相当大的一个比例。这几年,很多人群出现债务快速增长,我们称之为共债队列,首先是债务水平增加,其次是多家负债。我们交流之后分析出三个原因,首先是机构原因,因为在此之前这个群体实际上并没有被银行服务过,银行最高的利率是18%,他们能够容忍的风险差不多是2%,不良率是2%,如果超过2%,银行领导会面临严厉的监管。那么意味着这个定位之外的客户没法得到银行服务,可是这个群体又十分庞大,他们的金融需求一直存在,只不过没有被大家当成一个事儿来讨论。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唤醒这个市场,这是一个激活存量市场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机构跑马圈地影响了他的意愿,甚至有的机构出现以贷放贷的策略,加剧了这个情况的形成。

大家不要忘记一个基本事实,中国依然是发展中国家,在我们的劳动力供给大潮中,半数是低技能的体力劳动者。这部分群体,他们长期得不到相应的金融服务,大量的金融供给又使得他们眼花撩乱,所以导致他们对自己的授信额度存在盲目追求,同时又有行业固有的原因存在。种种因素导致消费金融发展较快,但是征信却没有跟上步伐,所以在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时,征信机构是滞后的。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风险传导。回到这个图来看,顶部以银行为主的服务的客群,他们能够接受的不良率是2%,以P2P、消费金融、网络小贷服务为主体的客群,能够接受的是5-10%。我记得之前有一家消费金融公司上市,披露的数据显示,他们的不良率是10%。这种共债不是独立性的,而是穿越各个层次之间的共债模式。说的再简单一些,我们虽然从地域上进行分类,但是消费者不会把标签贴在自己脑袋上,他主要是看到现在的机会他就去申请,不管是消费金融年化率10%还是20%,这样的过程中只要风控有一定的漏洞,或者营销端有策略的影响,都会吸纳一些有风险的客户,这样就使得风险传导成为可能。因为独立分区,某个分区坏了不会影响另外一个区域,但是现在不是这样。多个区域的风险在一起打包,是拆分不出来的。

泰坦尼克号,它在首次航行中就沉没了,为什么会这样?泰坦尼克号设计有16个防水仓,号称即便有一半防水仓进水都不会沉没,但是危险发生时,并不是理想状态下的随机、均匀进水,而是连续、并列、快速地进水,这样就造成船体的失衡,倾斜之后立刻导致其它防水仓进水速度的加快,最终导致船体断裂。所以风险一旦发生传递,它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下面介绍一下我们中智诚征信,我们成立2013年,2015年征信平台正式上线,一直聚焦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征信领域。我们持续向底部个人消费信贷或者个人信贷的领域,一直长期关注这个领域的共债风险。从成立到现在,我们的网贷申请流量达10亿人次,2亿多人,我们有着比较完整的服务体系和链条,立志成为科技金融的观测员或者领航员,在大家的航路上帮助大家预判可能出现的冰山和礁石,希望帮助大家解决最根本的风险问题,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