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宁街10号“易主” 英国“脱欧”路在何方?

唐宁街10号“易主” 英国“脱欧”路在何方?

2019年07月29日 07:31:17
来源:人民网

“那些打赌英国会失败的人,最后会输得片甲不留。”

当地时间7月24日,英国新任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一改往日风格,将他的“稻草人”金发梳得格外整洁,在唐宁街10号(英国首相官邸)发表了第一次首相演讲。

前一天,鲍里斯赢得保守党内近三分之二的选票,击败对手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成为保守党新党魁。

眼下,鲍里斯的当务之急就是要带领英国在10月31日完成“脱欧”。

此前,“脱欧”已让“始作俑者”的卡梅伦黯然下台,也让“临危受命”的梅姨哭泣离开。有“英国特朗普”之称的新首相,会带领英国走向何方?

秒换“自己人”

今年55岁的鲍里斯,出生于一个英国中上层家庭,曾先后在伊顿公学和牛津大学就读。在从政前,他曾在《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当过专栏记者和编辑,还出过几本书。

2001年,鲍里斯成功当选牛津郡亨利选区国会议员,开启了政治生涯。由于其行事风格较为乖张,鲍里斯在政治圈也有“英国特朗普”之称。也正是由于其区别于其他政客的古板形象,鲍里斯备受选民欢迎。2008年,他拿下了伦敦市市长一职;2016年,鲍里斯又当选了英国外交大臣,但于两年后宣布辞职,原因是与特雷莎·梅在“脱欧”问题上存在分歧。

此次,在当选英国首相后,鲍里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清除梅政府的关键人物,组建自己的“硬核”内阁。

他先“炒掉”了自己的竞争对手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并任命前“脱欧”事物大臣多米尼克·拉布为新任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是鲍里斯的“亲密盟友”,曾因不满英国在“脱欧”谈判中对欧盟让步太多而愤然辞职。

而亨特本人也因拒绝降级为国防部长后辞职,并称要做回一名普通的后座议员和一个“好爸爸”。

另外,右翼保守党员赛义德·贾维德、普丽蒂·帕特尔分别担任财政大臣、内政大臣,“坚定脱欧派”斯蒂芬·巴克利担任“脱欧”事务大臣。英国《镜报》称,卫生部长马修·汉考克和劳工部部长安布尔·拉德也分别“放下了自己的骄傲和原则”,通过支持鲍里斯来保住工作。值得注意的是,鲍里斯还在新内阁为自己的弟弟留了一个位置,乔·约翰逊将兼任新政府的商务部及教育部国务大臣,并加入内阁。

再加上一些主动辞职的官员,目前在前首相梅的内阁中,有一半以上的人(30人中的17人) 都在这次残酷“洗牌”中,或被解雇,或主动辞职。

英国《镜报》在7月25日的报道中称,此次重组被认为是英国政治历史上对内阁大臣们规模最大的一次清理,也将是一个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右翼的内阁”。

坚定“脱欧”决心

目前,在五个最重要的内阁岗位中,有四个是“硬脱欧派”。英国《金融时报》认为,鲍里斯重组“硬核”内阁的目的,正是要完成99天后“脱欧”。特雷莎·梅力推的“脱欧”协议(即“软脱欧”)或将在鲍里斯的任期内画上句号。

作为“硬脱欧派”代表人物,鲍里斯曾不只一次强调,英国必须在10月31日前“脱欧”。

在7月24日就任后的第一次首相演讲中,鲍里斯多次表达要如期完成“脱欧”。他不仅再次强调了在10月31日前“脱欧”的观点“没有如果,也没有但是”,还表示“完全有信心”英国将在99天内与欧盟达成协议, 但也会对“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做准备。他还承诺,将在实现“脱欧”的过程中承担“个人责任”。

参考消息网7月24日援引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研究员曲兵的话称,目前,对于鲍里斯来说,能够成功化解内部关于“脱欧”的分歧将是他向欧盟展现其能力的机会,这将影响欧盟接下来对英国新政府的态度。其次,他也需要拿出有分量的“筹码”说服欧盟让步。另外,该研究所副研究员张蓓认为,鲍里斯对眼下的“脱欧僵局”缺少好办法,同时比起特雷莎·梅,鲍里斯的手段和资源也更加受限。

嘉盛集团全球研究团队主管Matt Weller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目前市场认为,鲍里斯提出的“脱欧”计划是不可信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这对英镑有一定的下行压力,我们要一直等到10月31日看‘脱欧’是否正式实现。如果最后真的出现无协议的‘硬脱欧’,那英镑会大跌。英镑对美元汇率大概会跌破1.2的水平,这将是几年以来的最低水平。”Matt Weller说。

事实上,在过去3个月里,英镑对美元汇率已下跌近4%。金融咨询公司MBMG集团联合创始人Paul Gambles认为,在未来形势更加明确之前,不建议投资英国。“除非有大的变化发生,否则英镑的走弱趋势不会结束。”

目前,“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已对英国经济产生了连锁反应,因为在英国与欧盟的关系更明朗之前,许多企业都暂停了对英国的投资。CNBC称,若英国以“无协议脱欧”的方式离开欧盟,意味着英国将没有任何“过渡期”,也不再享有欧盟的任何关税优惠政策,从而恢复到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中的一员。而这样的状态,可能会使不少在英企业,以及与英国有贸易往来的企业都无法适应。

对华关系或偏友好

让世界倒吸一口凉气的,还有这位新首相能否让英美之间恢复“特殊关系”。

特朗普与鲍里斯不仅有“相似的发型”,二人私交也非常不错。法媒认为,特朗普和鲍里斯互相示好,今后的重点似乎是恢复美英“特殊关系”。不过,由于两人都十分自我,且利益诉求不尽相同,双方的默契关系可能很快就会变得十分复杂。美国《华盛顿邮报》也认为,两人或许能成为“密友”,但美英两国的分歧无法消除。

一直以来,特朗普都希望英国在伊朗问题上更加强硬。但本月中旬,鲍里斯曾公开表示,与伊朗发动战争并不是“西方国家的合理选择”,在美伊关系紧张之际,自己不会支持美国对伊发动军事行动。他认为,外交是推动双方前进的最佳途径。

而对华态度也是双方潜在分歧之一。7月23日,鲍里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英国政府将非常‘亲华’,我们对‘一带一路’倡议非常热情。英将继续是欧洲对中国投资最开放的市场。”他还提到英国欢迎中国留学生。

清华大学经济学研究所博士后研究员李江涛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英美关系是由历史形成的长期关系,双方走得近些是必然。但中国之所以被重视,是源于中国的实力和世界影响力,任何一个对局势有清晰判断的政治家,都会重视与中国的关系。”

“另外,由于‘硬脱欧’会对英国与欧盟的关系造成很大影响,英国会受到欧盟的制约,所以他们会渴望与中国合作,而且从目前的政策上看,双方也有缓和的趋势。退一步讲,即使不是‘脱欧’的问题,英国也会有与未来强大的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的意愿和商业诉求。所以从长期来看,中国和英国的未来关系应该是偏友好的。”李江涛说。